三、力挽狂澜
第六章
目录
一、秘密社团
一、秘密社团
二、殊途同归
二、殊途同归
二、殊途同归
三、力挽狂澜
三、力挽狂澜
第六章
四、鸦途迷踪
四、鸦途迷踪
四、鸦途迷踪
五、无光之夜
五、无光之夜
六、噩梦之城
六、噩梦之城
六、噩梦之城
七、燃烧之翼
七、燃烧之翼
七、燃烧之翼
七、燃烧之翼
侦探事件簿 乌鸦社外传:O与十
侦探事件簿 乌鸦社外传:O与十
上一页下一页
正是案件A中那棵怪物掉下来的大槐树。
而正是这两个“勤勤恳恳”却又粗心大意的家伙,迫于无奈制造了案件A中那起匪夷所思的怪物事件。
还有几句话送给我们亲爱的校学生会主席胡家平同学:你的这件案子,如今我们乌鸦社已经解决了,你的感激我们心领了,但对于你说要给我们申请活动经费和加入学校社团联合会的事,我看就不必了,毕竟乌鸦社和你们这些等级森严勾心斗角终日自欺欺人无所事事的社团还是有区别的,在我看来,如今的校学生会只是骗入社费的存在,比学校超市也好不到哪里去,我只要求你和你的学生会今后别再给我们使绊儿就行了,OK?
不过,最近我也听到了一些质疑乌鸦社的声音。
当天夜里,那个常人无法做到的四肢落地的跳树行为,其实就是倒霉的接壶者被手机铃声吓到而不小心从树上四仰八叉地摔下来了。为什么他要扮成怪物的样子?一方面当然是为隐蔽自己,另一方面则是为了保护从9号楼传来的壶不受撞击,一件毛茸茸的大外套和一张诡异的面具自然是最好的选择。
“乌鸦社已经不是当年的乌鸦社了,之前他们社团人少的时候办事多给力啊,现在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社团成员良莠不齐,办事效率也差了。以前社团里面有个张奇焱,单他一个人能破多少案子,现在他不在了,一堆乌鸦聚起来把宿舍楼翻了个底朝天,却连个壶都找不见。不是我故意黑乌鸦社,这样下去这个社团真的没什么存在的必要了。”
一切的答案,只要再看一眼学校的地图就全部清楚了。
两位负责人带领乌鸦们分头对这两件案子进行了调查,结果却都陷入泥潭。这也怨不得他们,因为他们各自只掌握了一半线索,所以说等于每队只调查了半件案子,当然都没法看清全貌了。
因为“怪物”是从树上掉下来的,所以那根电线的中间部分还一直挂着树枝,于是当衣服被拽至大树下的时候就被提了起来,看上去像怪物飞上树了一样。之后,传壶者将线连着衣服收回9号楼的阳台,因此任胡家平在树下怎么找都找不到那只本就不存在的“怪物”了。藏书网
“这不是关键,问题的根本是谁赋予他们这个权利的?要是警察来查那我没话说,可乌鸦社不过就是一个学生社团嘛,哪有权利挨个搜查别人的宿舍?说轻了这是不尊重别人,说重了这可是违法的。你难道没发现这社团在学生中越来越嚣张吗?说起自己是乌鸦时那牛哄哄的样子,以为自己是谁啊?”
当我看到A、B这两件案子的调查人员名单时,本来我是很希望你们自己能解出来的,因为我知道案件A中的一位乌鸦和案件B中后加入的一位乌鸦是同宿舍的好友,两人都是这学期刚加入社团的新乌鸦,他们只需要在负责各自的案子时多打听一下对方的情况,也许就能很轻松地破解所有谜团了。然而令我感到遗憾的是最终也没有得到这样的反馈,可见,他们两个分别沉浸在自己的解谜思路里一条道走到黑,以致迷失了方向。
搜查9号楼时,谁也没料到这事后来会给乌鸦社造成多么严重的影响。
不过,仅凭一个人是无法完成这件事的。因为需要电线两头都固定,所以阳台这边需要一个传壶者,而大树那边需要一个负责接应的接壶者,这样才能保证脆弱的暖水壶不会碰到大树而破碎,完好地转移至树林。
其实,当时如果调查人员站在那个阳台上,怀着失落的心情多走两步看看夕阳的话,也许就会受到启发,因为当时有一棵大树一定会映入他的眼帘。
胡家平前半段看到的是人,后半段看到的是毛茸茸的衣服,而他把这二者合一,便生出了怪物。他不过是遇到了一次转移赃壶行动失败罢了,如果他当时能镇定一点,不被吓得那么屁滚尿流的话,也许还能成为替学生抓住偷壶贼的英雄呢。但遗憾的是,他被吓傻了,还把自己的所见所闻加以联想变成了一个玄奇的鬼怪故事,虽然我本没想嘲笑他,但是看到资料的时候还是忍不住……哈哈哈……接下来,就到了案件最关键的地方了。
怎样转移水壶这个问题,看来已经有足够的线索去解决了,相信你们现在也在这样联想着——站在四楼的阳台上,抓住电线一头,将绑着网球的电线另一头直接扔向对面的大树,形成从空中连通大树和9号楼的“空中走廊”,然后将电线穿过水壶的提环,这样,壶就可以顺着这根电线从9号楼阳台滑到大树那边了。如果这行为发生在午夜1点,那可真是神不知鬼不觉。99lib•net
虽然“衣服”被拽走了,可是那个收壶者当时依然在树林里,要知道树林周围一圈都有摄像头监控,显示当晚并没有人进出过学校树林。他又不会飞,那么这个家伙究竟去哪了?
还有,究竟是什么人偷了那些壶?他们又将壶藏到了什么地方?为什么那些赃壶虽然没有被带出去过但搜遍整个学校却都找不到?
张奇焱
——超市。
利益使人变得猥琐。
可这些事情却丝毫没影响到653这二位。我们的小迟,完全沉浸在失恋的悲伤抑郁情绪之中,茶饭不思,形容枯槁,天天躺在床上发呆睡觉,压根就没上过网,更没出过门,不知道外面什么情况;而张乐天,因为坚信从梦中得来的灵感,真把自己当成了矿工,每天拿着铲子在操场上游荡,看见哪不顺眼就来几铲子,想要挖出被埋葬的暖水壶……总之就是乱成一团糟。
好久不见,非常想念。看到如今的论坛上点击量比以往高了很多,比我们那时候好多了,我很是欣慰,可见咱乌鸦社在学生中的影响力是越来越大了,这与各位兄弟姐妹的努力是分不开的,社团在一步步走向壮大,希望你们能把这份努力继续坚持下去。
也就是说,案件A提供的线索能够解答案件B中遇到的问题,案件B中莫名其妙的现象恰恰能解开案件A中遇到的疑惑。其实只要稍有耐心扫两眼学校的地图,就能清晰地看到整个案件的全貌,简直就像摆在你面前一样明显。
这棵大槐树和9号楼之前只隔着一条窄窄的马路。
乌鸦社成员们自然非常郁闷,不仅无法调查手头的案子,就连课都没心思上了,回宿舍还要遭受舍友的奚落。有一个和小迟一起入社的乌鸦,就因为http://www.99lib.net承受不了压力申请退社了。
“人家归根结底也是替我们寻找暖水壶啊,初衷是好的,虽然没找到,但也不用这么苛刻吧。”
在学校水房附近,我们的调查人员通过踩点找到了偷壶的人,但在追着嫌疑人上了9号楼之后却跟丢了,查遍了整栋楼都没有发现之前被偷的那本该成百上千的暖水壶,最后只是在9号楼最西边的阳台上发现了破碎的诱饵壶。
他将那毛茸茸的衣服脱下来,把那根电线绑在衣服上,接着用一声狼一样的怪叫给在9号楼传壶的同伙发信号,那也许是危险信号,也许是收工信号,总之传壶者迅速开始收线,于是胡家平就看到了那件毛茸茸的衣服又反过头朝自己窜来,其实那不过是传壶者在9号楼拿着电线往走廊跑而已。
以上便是这件案子的全部真相。
然而,我要告诉各位的是,寻求真相有时候代价是很高的,在这个过程中你们会遇到挫折、痛苦,会受人冷眼相待,甚至会遭人讥讽嘲笑,你们经常会被挫败感折磨,被绝望感笼罩,那种既得不到旁人理解又无法看到希望的感觉我也曾深有体会。但千万不能就此放弃,也不要怀疑自己,任何常人无法达到的高境界都是建立在常人无法忍受的苦难之上的。
一时间,乌鸦社处在了学校舆论的风口浪尖,一些学生——后经证实为校学生会成员——在学校的大街小巷贴上了社团标志性的黑乌鸦图案,然后在上面画了巨大的红叉,表示抵制乌鸦社。乌鸦社官方论坛的公共板块上,挤满了各类对社团有看法的留言,有苦口相劝的,有坚决抵制的,还有直接出口伤人的,论坛的秩序被严重干扰了,乌鸦社的其他各项调查行动也被迫中止。
这两件貌似完全不相干的案子,其实是同一个案子。
大家好!
其实绊倒胡家平的极有可能就是那根连接宿舍楼与大树的电线,“怪物”逃跑的过程中身上一直带着那根电线,所以胡家平被拌倒的同时他也被扯住了。
卖壶,从水房偷出自己所卖出的壶,将偷的壶经过转移后再次放回超市,再次卖壶——这就是他们卑鄙的作为,他们看准了学生将壶放在水房这一漏洞,也算准了学生不会因为一个壶而报警,所以才会使用如此卑劣的手段,让学生一遍又一遍重复地购买他们的壶,从中大肆盈利。九九藏书网
案件B:放在学校水房里的暖水壶经常被偷,经调查证明这些被偷的大量暖水壶并没有被带离学校,可是几乎搜遍了校内都没有发现这些壶,是什么人偷的这些壶?这些壶究竟去哪儿了?
最先是贴在学校张贴栏的一张海报,一位住在9号楼的学生在巨大的黄纸上用毛笔字写下了针对乌鸦社的“血泪控诉”,大意是对那天乌鸦社强行搜查9号楼整栋宿舍的行为表示强烈愤慨,要求乌鸦社对此进行解释。在社团解释称是为学生找壶之后,学生群中又爆发了对乌鸦社做法合理性的讨论。
当发现胡家平用手电筒照他的时候,他惊慌失措地想要跑掉,而这时胡家平也追了上去,却被什么东西绊倒了,而“怪物”也在同一时间倒在了他的前方。
……而由学生会带头,又牵出了乌鸦社社团的历史遗留问题,说是当年乌鸦社申请学生社团时并没有经过学校社团联合会和学生会的批准,手续不全,应该属于“民间非法社团”。现在学生会正准备向校领导建议取缔乌鸦社。不用说,这肯定是胡家平在里面搞鬼。
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他们只偷新壶,只偷超市所卖的壶,因为超市需要将这些赃壶稍加处理后,摆入货架再次进行贩卖,真是一本万利。
为什么赃壶没有被带出过学校却哪里都找不到?
最近我也收到了很多乌鸦社负责人传过来的案件资料,有的过于简单我也就不说了,让他们自己回去再想想,有的线索不够我已经让他们再调查了,其中有两件案子我觉得挺好玩的,拿出来和大家分享一下我的看法。一件是可爱的谢梦语同学负责的关于学校树林出现怪物的案子,另一件是李志负责的暖水壶被偷的案子。
这时,他想到一个“金蝉脱壳”之计。
唯一的解释就是那些被偷的壶继续流通在学校当中。自始至终,学校内的暖水壶就没有减少过,减少的只是学生们用来买壶的钱,而在这个循环中,唯一增加的就是超市老板腰包里的钱!
99lib•net
最后,一个好消息。下周五晚上8点在学校广场将有我们乐队的演出,这段时间我和我的乐队每天都在为这场演出排练,苦不堪言却自得其乐。如今我觉得已经可以出师了,希望届时能给大家带来一个精彩的摇滚之夜。到时再会吧!
质疑的声音当然不好听,但大家完全没必要去介意,更不要受质疑的影响,因为你们要坚信你们所做的事情是正确的,不介意他人的看法而勇敢地寻求事情的真相,这本该受到赞扬而不是声讨。
如果说被偷的壶就是被带到了9号楼,那么楼内为什么找不到那些壶?一定是被偷壶者转移掉了,会被转移到什么地方呢?又是怎样转移的呢?
调查人员在破碎的诱饵壶所在的垃圾桶内发现了乱成一团的电线,而与之相对的,是另外一组成员在大树脚下发现了一个网球。
所以,这没什么大不了的,那些质疑和抵制……去他的吧!他们早晚会为今天的所作所为感到无地自容的。
案件A:学校树林半夜从树上掉下来一个毛茸茸的怪物,这怪物长相吓人,速度惊人,并且被发现后又蹿到树上,接着就离奇地从树上消失了,然后再怎么找都没法找到这怪物了。这是什么怪物?这怪物究竟去哪儿了?
不过也不要紧,毕竟这只是你们的开始,我很看好你们的潜力。在探索真相的过程中,要注意从自己的周围获取灵感,同时也需要信任和依赖你们的同伴。
我们先从案件B看起。
终于,五天之后,在乌鸦社公共论坛上出现的这篇来自张奇焱的帖子,终结了这场闹剧——社团的各位:
一目了然,唯一一个不用走出树林这个圈子就能匿迹的地方,唯一一栋建在树林范围之内的建筑,就是学校超市了!而唯有超市的工作人员才能打开超市的门进去,这样一来所有问题迎刃而解,那些长期进行偷壶作业的家伙不是学生,不是外来人员,而正是咱们学校超市的工作人员,一群家贼!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