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力挽狂澜
第三章
目录
一、秘密社团
一、秘密社团
二、殊途同归
二、殊途同归
二、殊途同归
三、力挽狂澜
第三章
三、力挽狂澜
四、鸦途迷踪
四、鸦途迷踪
四、鸦途迷踪
五、无光之夜
五、无光之夜
六、噩梦之城
六、噩梦之城
六、噩梦之城
七、燃烧之翼
七、燃烧之翼
七、燃烧之翼
七、燃烧之翼
侦探事件簿 乌鸦社外传:O与十
侦探事件簿 乌鸦社外传:O与十
上一页下一页
“如果怪物从树的另一侧跳到马路上逃掉,一定会被监控拍到,然而那天晚上那个时间段的监控没有拍到任何活着的物体。我做的工作还不止如此,围绕整个树林一圈的马路上都有监控,这些监控画面连起来,使整个树林外围一圈都处于无死角的可见范围,就像一个长着眼睛的大圆圈套在树林外一样,从树林进出的任何东西,只要在地面都会被它看到。然而,除了我在半夜1点进入树林和在1点半左右出来的画面之外,录像里什么都没有。要么它飞走了,要么就只能解释为人间蒸发了。”胡家平一锤定音,让任何妄图用理性解释这现象的猜想都成为泡影。
小迟拿起它,一脸茫然地转向其他人,弱弱地问道:
谢梦语还在沉思,可能她注意力集中的时候听不到别人的话,不过这还是极大地打击了小迟的自尊。
那尖锐的嘲笑声和谢梦语冷酷的背影深深地刺痛着小迟,他将这恨意追加在这个网球上,远远地将它抛向树林深处。
她都不会正眼看你一眼,你这个该死的无名小卒!
谢梦语说:“它看见你倒地,就像狼一样叫了几声,然后又掉过头朝你跑来了?”
黑衣男生活动了一下四肢,双手撑地,臀部翘起,标准的百米姿势。接着他卯足了劲儿向胡家平快速跑来,跑完大口喘气。
众人叽叽喳喳,众说纷纭。
嘲笑声中众乌鸦离开的脚步更快了,小迟看到谢梦语纤弱却决然的背影渐行渐远。
一想到谢梦语那失望的表情,阵阵难过就涌上小迟心头。要是她能对自己绽放出笑容,无论让他做什么都可以,可他有能力让她开心吗?小迟为自己感到悲哀。
而那位留着分头指点江山颇有点国家领导人范儿的西装男就是写邮件的学生会主席胡家平,而他旁边的女生正是本次行动九九藏书的负责人谢梦语。
学校树林大树学生食堂操场阴影线穿过道路为监控道路南门13号楼11号楼12号楼10号楼9号楼7号楼8号楼5号楼6号楼3号楼4号楼1号楼2号楼湖教学楼图书馆超市水房书店宿舍区在这片树林的最东端,与宿舍楼相隔一条路的地方,有一棵十分粗壮的大槐树,枝桠四处蔓延,像一把巨伞。
那是一个鹅黄色的网球,已经被弄得很脏了。
“看来如果那只怪物是人假扮的话,那么他极有可能是从树上掉落下来的。”西装男旁边,一位宁静中略带几分威严的气质女孩分析道,她有一张如梦般的容颜。
小迟和其他乌鸦一样,再不多嘴一句,低着头向外走。
“好了,不要再说了!今天的调查就到这里。”
落在地上的黑衣男生无辜地说:“你的意思是四肢着地落下?我可没那个技术,那样非把胳膊扭了不成。”
但胡家平却听见了小迟的话,他不屑道:“鬼獒?小子想象力可以啊,亏你想得出来,全世界的鬼獒也没几只,怎么就能跑到咱们学校来了?要是我那天晚上遇见鬼獒还能活着回来?再说了,我见到的怪物腰身也比鬼獒细多了。美女,你们社团招的不会都是这些异想天开的人吧?”
“也可能那怪物根本就没有离开这个树林,只是躲在树林里的某个地方了,说不定它的巢穴就在这里的某处……会藏到哪里去呢?”乌鸦乙说。
“可能是一种我们没有见过的鸟类吧?或者是变异的蝙蝠。”乌鸦甲说。
“可当时那怪物就是那样落地的。”西装男耸肩道。
“你站的这个位置是大树的西边,那东边的情况你能看清楚吗?当时天那么黑,也许是它从东边跳到路上逃走你看漏了也不一定啊。”
忽然,小迟感到地面某处有很不九*九*藏*书*网协调的东西扫过自己的视野,仔细一瞅发现不协调之物来自大树旁被落叶遮蔽的地面,是一个小黄点。
“哈哈哈哈……”胡家平狂野的嘲笑声打断了小迟,“乌鸦社的人真是可爱啊,你该不会觉得这个破网球跟这怪物有什么关系吧?也许真的是怪物变的也说不定哦,你们社团一定要把它保管好哦,哈哈哈……”
“所以嘛,比起人,如果是动物的话就更好考虑了。如果是人肯定就溜了,但如果是动物……你一定见过猫或狗遇见人时逃跑是什么样子吧,有时候你跑它也跑,你停它也停,而这只怪物就是这个样子的。”
“奇怪了,如果是人假扮怪物,并且想要逃跑的话,应该趁你摔倒在地上时溜掉才对啊,为什么也会停下来?”谢梦语不解道。
“小迟,愣什么呢,快到这边来。”谢梦语招呼小迟道。
而在谢梦语眼中,小迟很可能仅仅是一个不爱说话的学弟,一只没有经验的乌鸦,或者一个木讷吃力的手下。
“别说我不可能看漏,即便是我看漏了,机器也不会看漏。你往大树东边的路上看,看到那个路灯了吧,看到路灯上那个红外监控了吧?”
最后,所有人都离开了小迟,他孤零零地站在树下,被沮丧所吞噬。
“会不会你看漏了,其实它还在树上?”
浑身长着黑毛,一张魔鬼般的脸,拥有过人的速度和惊人的跳跃力,行迹隐蔽,甚至可能会飞,这就是通过今天的询问调查所能得到的结果,真的要逼自己相信这样的怪物存在吗?小迟看着眼前的大树,它仿佛散发着鬼魅的气息。
“呃……说实话,他比怪物跑得要快。”胡家平汗颜。
“我想,我完全可以确定它不是人假扮的。”胡家平说,“它与我擦肩而过,我既能看到它的样子也能感受到九九藏书网它的毛发,当它以那个速度冲过来时,它的高度只到我膝盖附近。”
据胡家平描述,怪物飞上树的地方距树干大约有一米的样子,等于几乎是垂直起跳,严格来说真的可以算是飞了。
如他所说,在路灯杆上确实挂了一个摄像头。
这完全是不可能做到的,若是让人弯着腰达到这么低的高度,连走路都困难,若是双手着地像动物一样跑,又肯定达不到刚才的那个速度。
“你想想当时怪物的速度有这么快吗?”谢梦语问胡家平。
没有人可以做到,就连动物,小迟一时半会儿也想不出哪一种可以有这么好的弹跳。
如果怪物当时没有离开的话,那么它很有可能还在这片树林里的某处,我一定要找出它!小迟周身散发出一种破釜沉舟的气势,孤独的身影被埋没在树林之中……
小迟屏气点头。
小迟慢慢地走过去,小心翼翼地拨开落叶。
“不会看漏,你自己站在这看看就知道了,虽然这棵树枝繁叶茂,但主要的枝桠就这么两三条,其他的枝桠都太细了,根本无法承受那怪物的重量。而当时主枝干上连怪物的影子都没有。
谢梦语制止了众乌鸦的猜测,转过头对小迟说,“你把今天调查的情况详细整理出来,明天再给我吧。”
“都说了不可能是人类假扮的了,你们这样的分析毫无意义。”西装男不屑地摆摆手。
谢梦语陷入了沉思。她那认真的侧脸让小迟有些心疼,于是小迟对她说:“相比人类,我觉得这所谓的怪物更像是一只动物吧?我在网上见过一种叫鬼獒的动物,它的样貌和体型跟他所描述的怪物挺像的,会不会是谁家养的鬼獒跑出来了?”
谢梦语对跳树的乌鸦说道:“你用你最快的速度跑过来。”
学生会主席胡家平朝西走到一处停了下来,说:
“好,99lib•net散吧。”谢梦语用平静的语气对众乌鸦说,但大家都能看出她眼中的失望。纵观今天的调查,确实也没挖出任何新鲜的东西,所有调查结果无一不是对胡家平邮件内容的复习。
“是的,硬生生跳上去,直接就飞入枝桠中了,起码有五六米高,很给力吧?你们就可劲儿猜这到底是个什么吧。”
“是啊,但只是从我身边跑过去了,当时它速度很快,人不可能有那么快的速度。”
胡家平指指自己的膝盖对谢梦语说:“你再让你们的人弓着腰以不超过我膝盖的高度跑过来试试。”
“不对!当时那怪物是伏身落下的,而不是像你这样蹲着落地的。”一位西装革履,戴着金丝眼镜,梳着一丝不苟的分头,身材略胖的学生皱着眉说。
言外之意很清楚,我太高看你们了,你们乌鸦社虽然在学生中口碑不错,其实也不过尔尔,跟我们学生会比算个屁啊。
“那只怪物被我发现之后就立刻朝西逃去,我紧跟着它走,大概走到这个位置的时候我就不小心摔倒了,而那只怪物也紧跟着伏身不动了。”
刚才跳上跳下的乌鸦跑到胡家平前面大约七八米的地方被他叫住,那是怪物停住的地方,而胡家平所在位置距那棵大树有十几米远,小迟将这些数据都记在了本子上。
“为什么这里……”
见到自己喜欢的人,却总不敢多看一眼,小迟恨自己没出息。其实他大可以坦然一点,反正他也没戏了,人家谢梦语已经名花有主,自己完全不该有压力,但毕竟他曾与她有过一段想象中的美好未来的回忆……这次见面,他还是单方面觉得尴尬,非常不自在。
谢梦语也没接话,又自顾自走回大树底下,朝上看了看说:“从你身边过去之后,那只怪物就径直跑到这里,然后又蹿上树了?”
只有找到那只该死的怪九-九-藏-书-网物!如果自己能够找到它,抓住它,把它带给所有人看,那时肯定会令所有人都对自己刮目相看,谢梦语也会为自己感到荣耀吧。
“它蹿上树之后,我又跑到树下用手电筒照着想把它找出来,可是却再也找不到了,它就这样凭空消失在这树上了。”胡家平说。
此时小迟正拿个本子在他们旁边做记录,这是他报名参加“树林怪物案”后被安排的工作,这是一次实地勘察行动。虽然乏味,但比起那假扮怪物一次次从树上往下跳的哥们儿可轻松多了。
“天哪,太可怕了,传出去谁还敢来这片树林啊,从这里经过都要小心被怪物袭击。”乌鸦丙说。
而胡家平也看出了乌鸦们的低落,反而变得幸灾乐祸起来,他用手指松了松扣得太紧的扣子,以让自己那肥大的脖子通通风,说:“没关系啊,别灰心嘛,是我的错,以为委托一个学生组织就能顶用。真是靠学生社团就能解决的话,我们学生会人更多,关系网更广,还能解决不了吗?”
从天空向下俯视,学校中心有一大片绿色的圆形地带,这就是学校的树林,这片树林连接了宿舍区到教学楼、操场到饭堂,是学校的一个交通枢纽,小迟与谢梦语那次擦肩而过的邂逅正是在这边的小道上。可能是为了让学生在大自然的氛围中放松心情,也可能是学校不想多花钱改造这片原本的荒地,这片树林如今郁郁葱葱,杂草丛生,弥漫着原始丛林的气息。夏天从树林里转一圈出来能被蚊子叮得肿一圈,有时在路上走还能被两旁蹿出来的小野兔吓一跳。
“所以,你并不一定完全能确定这怪物不是人假扮的咯?”
此时,阳光透过树叶的缝隙投下数道光线,大树的枝干上蹲着一个穿黑衣的年轻人,他右臂戴着乌鸦图案的袖章,从树上一跃而下,“噔”的一声落在草地上。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