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力挽狂澜
第二章
目录
一、秘密社团
一、秘密社团
二、殊途同归
二、殊途同归
二、殊途同归
三、力挽狂澜
第二章
三、力挽狂澜
四、鸦途迷踪
四、鸦途迷踪
四、鸦途迷踪
五、无光之夜
五、无光之夜
六、噩梦之城
六、噩梦之城
六、噩梦之城
七、燃烧之翼
七、燃烧之翼
七、燃烧之翼
七、燃烧之翼
侦探事件簿 乌鸦社外传:O与十
侦探事件簿 乌鸦社外传:O与十
上一页下一页
“嗝。那么,接下来怎么做?”
“我们对一些丢壶者进行了询问,发现规律是越新的壶就越容易被偷,有时候做记号的壶也丢,而那些老壶旧壶以及样式独特的壶反而不容易被偷。这就说明偷壶者担心偷那些印记太明显的壶容易被发现,进一步可以得出结论:偷壶者偷壶的时间不一定是四下无人之时,很可能在正常的时段,所以他才会有这样的顾虑。”
走到水房附近,套头衫男四处张望了一下,然后猫着腰鬼鬼祟祟地拐入水房,当再次出来时,他已经双手各拎了两只暖水壶,接着若无其事地向宿舍区走去。而她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
两人碰杯,张乐天将可乐一饮而尽。
“你想表达什么?”
“如果你留下来和我一起完成任务,我会跟负责人反映给你加分,况且你难道不想知道咱们暖水壶经常被偷的原因吗?”
“也就是说,不光是我们,整个学校学生丢暖水壶已经是很普遍的现象了,光这学期乌鸦社接到报案就有近百起,所以,你们就认为有人故意偷别人的壶?”张乐天咬着吸管说。
史娜莎也被自己的表述所感染,眼睛发亮:“那些被偷的壶被藏在什么地方?是什么人偷的那些壶,以及他们偷壶的意义何在?这就是我们调查组的任务。怎九九藏书么样帅哥,有兴趣加入我们的寻宝行动吗?”
是时候行动了!她从路边的草地中起身,像一只猎豹一样从后面迅速跟进套头衫男,步伐灵动轻盈,套头衫男丝毫没有察觉。她瞬时已经移动到他的身后,能够听到他不规律的喘息声。
他惊恐地转身,她果断将帽子掀开,他睁大了眼,她锁住了眉,他倒吸口气,她捂住了嘴……最后他俩同时叫道:“怎么是你?!”
“那你是我老妈吗?”
“俗话说,永远不要低估一颗侦探的心。”张乐天沉思一阵,说道,“我依然觉得偷壶者是学生的可能性不大,因为没必要,所以没动机。会不会是校外人员偷的?要知道咱们学校对面有个城中村,那里面鱼龙混杂,难免会出现偷鸡摸狗之士,说不定是专门偷壶去卖钱。”
一个美艳的笑容在她脸上绽放,接着她上前一把按住他的肩头:
“这一点我们早就考虑进去了,因为学校丢壶现象严重,从这学期开始学校就采取了措施,之前人员进出学校只需要对携带的电脑等贵重物品进行登记,如今携带暖水壶进出也要登记了。据门卫反映,这学期暖水壶被学生带出学校只是极个别的情况,总共也就五六回,这与庞大的丢壶数量相比实在是九牛一毛,因此完九-九-藏-书-网全可以排除是校外人员作案。另外,如果暖水壶自己不会飞的话,那么可以肯定那些丢失的暖水壶目前还在咱们学校的某个地方。”
“切,你随便。”
张乐天唏嘘道:“太神奇了。也就是说,咱们学校的某个角落里很可能藏有成百上千的暖水壶?这下有趣了,会是在哪里呢?”
史娜莎别过头吐了个烟圈,回头用愤怒的眼神瞪着张乐天,“气死我了,你也太差劲了吧!你这跟偷有什么区别?”
“所以你们就开始在水房蹲点找可疑的人,是吧?”
史娜莎说:“你分析得很有道理,如果壶在流通中的总数不变,丢壶只是学生之间的错拿,这也没什么。但事实上,经过我们调查,壶的总数却是不断减少的。我们对宿舍区进行了抽样调查,结果显示大约只有30%的学生在丢壶之后会在水房挑一个和自己的壶样式一样的带回去;50%的学生在丢壶之后则会买一个新壶;还有另外20%的学生在丢壶之后干脆就不再用壶,以借水为生,而且这其中大部分学生都已经丢过好几次壶了。可见除了那些错拿的壶和现在水房遗留下的这几十个壶之外,还是有数量庞大的壶在此过程中不翼而飞的,因此我们判断是有人专门进行长期的偷壶
www.99lib.net
作业,所以乌鸦社成立了调查小组,而我也是其中的一员。”
“嗯,不过因为水房人流量很大,很多人进进出出的,我们也无法分辨谁是可疑的人,即使有谁空手过来拿起几个壶走,我们也不能判断他是不是偷壶的。为此我们延长了监看的时段,所以才会有我清晨踩点逮住你的场面。”
“站住!”史娜莎说,“你必须留下来跟我一起,否则,因为你破坏了我的任务,我要向社团告状把你开除出乌鸦社!”
……超市旁边的公共亭子里,两人对坐,桌上多了两杯饮料。
超市旁边的公共亭子里,两人对坐。
凌晨六点的校园一切尚未苏醒,虽然夜的浓度已经稍被稀释,但大地却仍是一片昏暗,秋风吹过,干枯的落叶扫过地面发出沙沙的声音,此外,万籁俱寂。
张乐天若有所思地点点头道:“听你这么说,确实挺夸张的。不过,要这么多暖水壶做什么啊?你们目前调查出什么没有?”
“Yes。”
“也就是说,是因为你们宿舍的水壶被偷光了,于是你就夸下海口要替他们解决饮水问题,所以你才会在学校外的网吧包了个夜,然后趁天没亮从外面回来,到水房随手拿几个壶回去交差的,是这样吧?”
“一言为定!”史娜莎端起奶茶。
99lib•net“不……不是啊。”史娜莎感到莫名其妙。
说着他拎起四个壶就准备走了。
“谁没事偷那么多壶啊?我估计是拿错的可能性更大吧。咱们学生的壶基本上都是在学校超市里买的,超市的壶无非就是那两三种,一般就是女的选个粉的男的选个蓝的,如果不做记号根本就认不出谁是谁的。还有,学校水房刚好在宿舍楼和教学楼之间,很多学生出去上课或上自习时拎着壶放到水房,然后回来的时候再到水房找出自己的壶接水提回宿舍,如果记性不好忘记自己的壶放在哪里了,索性就拿个别人的走了就行了,一个人拿错壶之后,一连串的人都将拿不到自己的壶,除非遇见不好意思拿别人壶的,就空手而归了。你看这大清早水房里的这些壶,肯定是一连串错误之后剩下的。”
“没想到乌鸦社调查起事情来这么认真,不光要挨家挨户询问丢壶情况,还得日夜守候踩点。唉,当一只初级乌鸦真不容易,只能干这些脏活儿累活儿,那些高级乌鸦倒好,只需坐在屋里看资料就行了。”
“姐姐我终于逮住你了,你这偷壶的小毛贼!”
她的“猎物”出现了——灰色的路面上出现了一个人影,穿着套头衫,双手插兜,头被帽子遮得严严实实,只能看到帽子下哈出的气,那人就这样缩九_九_藏_书_网着脖子埋头向前走着。
张乐天懒洋洋地靠在椅子上,完全不在乎她在说什么。这个史娜莎,正是他和小迟参加乌鸦社考试时的战友,虽然在外人眼中她绝对可以算是一个妩媚的大美女,但在乐天看来她也无非就是一颗被包装成艺术品的炸弹而已,坏脾气随时会被引燃。
张乐天朝史娜莎端起自己手中的可乐瓶子:“事成之后,从那些赃物中抽出十几个壶给我们宿舍留着!”
史娜莎继续抱怨,“对了,还有上次的入社考试,就是你害得我们差点全军覆没。唉,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张乐天站起身来:“你什么都不是,我凭什么还要傻呵呵坐在这儿挨你的骂呢?咱井水不犯河水行吗?兄弟们还等我回去解决饮水问题呢,我就先闪了,你呢就继续扮你的特工等你的偷壶哥出现吧。还有,这么冷的天你这大光腿别冻着了,后会有期。”
“少在这里说风凉话,你也是初级乌鸦,也没见你为社团做什么事啊,有本事你倒是把这案子破了,说不定还能直接给你升级呢。”史娜莎埋怨着。
“亏你还是乌鸦社的社员,真是把整个社团的水平都拉低了十条街!我在这里整整埋伏了一早晨,现在可好,节奏全被你打乱了!你怎么这么讨厌啊!”
“等等,你是我女朋友吗?”张乐天忽然问道。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