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力挽狂澜
目录
一、秘密社团
一、秘密社团
二、殊途同归
二、殊途同归
二、殊途同归
三、力挽狂澜
第一章
三、力挽狂澜
四、鸦途迷踪
四、鸦途迷踪
四、鸦途迷踪
五、无光之夜
五、无光之夜
六、噩梦之城
六、噩梦之城
六、噩梦之城
七、燃烧之翼
七、燃烧之翼
七、燃烧之翼
七、燃烧之翼
侦探事件簿 乌鸦社外传:O与十
侦探事件簿 乌鸦社外传:O与十
上一页下一页
沉重的脚步声从走廊传来,夹杂着愈加急促的喘息声逐渐接近。节奏越来越频繁,喘息声越来越粗重……伴随刺耳的吱呀声,门被粗暴地推开了……满头是汗、两手空空的肥子眼镜出现在宿舍门口,一脸惊魂未定地叫道:“壶……壶不见了!”
这消息令整个653宿舍都崩溃了。
舍长胡须男怒目圆睁,厉声质问肥子眼镜:“太掉链子了吧你,要知道你拿的可是咱宿舍最后一个暖水壶,这下可好了,咱宿舍彻底断水了……”
肥子眼镜委屈道:“我就是把壶放在水房最偏僻的一个角落,然后去食堂买了个包子,回来……水壶……就不见了。”
这种事已经不是第一次出现了,本来宿舍里每人都有一个暖水壶,但是从开学到现在,这些壶就已经陆陆续续地丢在水房了,唯一幸存的这个被大家精心保护、严加看管的壶,承载着653宿舍四个人生命之泉的“宝贝”,终于在今天也不慎丢失了。
“太没素质了,真猥琐!”胡须男愤怒道,“都是大学生了,还干这些偷鸡摸狗的事!”
“也许是别人错拿了吧。”肥子眼镜怯懦道。
确实,大家买的暖水壶样式几乎都一样,颜色也大都是红、蓝、绿三种,水房经常放着一堆暖水壶,偶尔有谁拿错了也是可能的,不过……“错拿?之前的如果是错拿就不说了,这个壶的壶盖上可是贴着咱宿舍四个人硕大的照片啊!这也能拿错?这分明就是素质问题,龌龊!”
一旁正对着电脑玩游戏的张乐天不以为然道:
“不就是个壶么?至于吗?再买一个不就完了,或者渴了直接向隔壁宿舍借水就行了呗,还能把人逼死不成?”
胡须男面部抽搐道:“再买一个?你就是再买一打也还是丢。向隔壁借水?他们宿舍比咱们还惨,早在一个月以前壶就全丢完了,还是靠向咱们宿舍借水为生呢!我说乐天,你能不能少玩两局游戏,关注一下咱宿舍生活,这可关系到每个人的切身利益,你总不能什么都不管吧?”
张乐天继续推塔补兵,选择性失聪。
胡须男理智的最后一根稻草断裂了,他拔掉张乐天的耳机,高声喝道:“你不还是什么乌鸦社的社员呢吗?不是号称专门解决学生麻烦的乌鸦吗?现在正到你解决麻烦的时候了,你却是这德性,有本事解决咱宿舍饮水难的问题啊!”
“小迟也是乌鸦,你怎么不找他?”张乐天无辜道。
宿舍瞬间安静了,所有人同时望向躺在床上的小迟。小迟幽幽地盯着电脑发呆,看样子完全没有听见他们在说什么。
“唉,自从受了那件事的刺激,小迟是越来越迟钝了,可怜的孩子。”胡须男叹息道,又转过头苦口婆心地对张乐天说,“你忍心打扰沉浸在失恋中的小迟吗?你忍心让他一口热水都喝不着吗?”
张乐天叹了口气,关了电脑站起身来。“好吧,反正有你在宿舍我玩也玩不好,不如就解决这个问题。不就是个壶么,我今晚不回来了,待我回来之时你们就再也不用为水壶的事发愁了。”
张乐天穿起衣服,对着门后的镜子整理了下头发,然后离开宿舍。
“喂喂……你真不回来了?你打算怎么做啊?”
胡须男问道。
门外回荡着张乐天自信的声音:“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屋内的胡须男和肥子眼镜努力思索着张乐天最后一句话,半晌,胡须男喃喃道:“这家伙不会是偷壶去了吧?”
这时,床上的小迟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哈欠,仿佛刚睡醒般后知后觉道:“这么晚了,你们还不睡啊?都在发什么呆呢?咦,张乐天怎么不见了?”
肥子眼镜无奈地与胡须男对视,胡须男也耸耸肩,表示对宿舍的这两只乌鸦实在是无语了。

第一章

从前,我一听到谁说什么诡异离奇的事情总会笑话他们都是添油加醋或是信口胡说,如今,我对别人提起这事,别人也会报以我当时的嘲笑。是啊,要是之前把这件事情说给我听我肯定也不信,可是我真的没有骗人!
校园树林惊现奇异生物我叫胡家平,是新闻学院大三学生,校学生会主席。
这个女生自从小迟入学第一天那次算不上浪漫的对视起就深深地扎入了他的脑海中,从此小迟便着了魔一般被她吸引着。随后他又幸运地获得了她的手机号,无奈谢梦语对这个小学弟似乎并不感兴趣,发短信也不回。就在小迟痛苦地决定放弃之时,却惊奇地发现谢梦语竟然是乌鸦社的一员,抱着一线希望,小迟拼尽全力加入了乌鸦社,与谢梦语的距离又进了一步。就在小迟对未来充满希望之时,却得到一条毁灭性的消息——自己中意的谢梦语正是社团领袖张奇焱的女朋友。
张奇焱,这个社团乃至整个学校里如雷贯耳的名字,所有人都把他当做偶像般看待,当然他也经得起那些赞誉。在开学之初,小迟曾与他有过一面之缘,那是一个面容精致,浑身散发邪魅气质的摇滚青年,即使身处肮脏破败的民房内,也丝毫遮挡不住他独特的光芒。当时他不费吹灰之力就破解了困扰所有人的天台密室杀人案,揪出了杀害小迟舍友的凶手,而他本人却毫不在意自顾自地练起了吉他。
从这位学生会主席的话语中可以看出,他是一个比较理性的人,而且应该没有理由要撒谎,他所说的看来就是他亲眼见到的。
它没有任何反应。这下我感到头皮发麻了,这究竟是个什么东西?好奇心被激起,我决定一探究竟。
小迟还以为像张奇焱这种奇葩是不会有女朋友的,没想到他的女朋友正是自己魂牵梦绕的谢梦语,真可谓呜呼哀哉。想想光芒四射的张奇焱,再想想平凡的自己,小迟觉得谢梦语对自己来说就真的只能是个梦了。
我努力想要站起身来,可是脚腕太疼了,我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如果这时候被这个怪物袭击,我一点反抗能力都没有。
(尚未领取)学校后门的流浪猫尸体。(已解决)……标题后面有人名的,就说明这件案子已经被这个负责人受理99lib.net了,这里面有一个令小迟不爽的规定:只有中级以上的社员可以做案件负责人,初级社员如果想调查自己感兴趣的案件,就必须联系受理该案件的负责人,并且服从负责人的调遣,最后,由负责人对整个案件进行整理,交由高级会员处理,而负责人可以根据每个参与该案件调查的初级会员的表现进行打分,会员的等级就是根据积分多少来决定的。
真是越想越离奇,到底是什么呢?小迟心中渐渐勾勒出在黑夜中穿行的“幻影兽”的形象。
到底该怎么办?
还有,通过这位倒霉的学生会主席事后的调查,那时段所有校园内的建筑都已封闭,各个道路上也都有监控,这怪物如果不会飞,是不可能逃过这些“永不闭眼”的家伙的。
求助乌鸦,校园北门连续抢劫事件!(赵信)乌鸦社调查下水房暖水壶老被偷的事吧!(李志)我的女朋友失踪十六天了,帮忙找一下啊。(李志)教学楼A座跳楼自杀者的遗书里的矛盾。(崔少阳)昨天我放在阳台上的乌龟不见了,谁是嫌疑人?
忽然间,一道黑影从树上直落而下,发出一声闷响,落在树边的草地上。
那么这只巨型蝙蝠般的怪物确实存在吗?也不一定,虽然是他亲眼所见,但当时天那么黑,又是一个人,惊慌失措之下难免会有夸大的成分也说不定,况且,这种从来没有见过的生物竟然出现在校园里,要让人怎么相信?
小迟打开乌鸦社的网站,输入账号密码,进入论坛。
就在我这样想的时候,最奇异的事情发生了,这画面至今都深刻印在我的脑海:那怪物忽然极速向我冲来,我心想完蛋了,我要成为这怪物的食物了!但没想到它只是从我身边擦肩而过,我感受到了它的毛发从我腿上划过时那令人窒息的恐惧感。
这案子勾起了小迟想要调查的欲望。只要在帖子后面报名,他就是调查这起案件的一员了,这也将是自己加入乌鸦社之后的第一案,要不要试试?
这玩意儿到底是什么?
那件匪夷所思的事情要不是亲眼见到,我肯定会嗤之以鼻,然而当时发生的一切却深深地印在我脑海里。绝对不会有错,我见到了一只幽灵,或者一只从来没见过的怪物,一个新99lib.net物种。直到现在写这邮件的时候,我仍心有余悸,那可怕的画面又在我眼前闪现……那是上周三晚上10点钟,下了晚自习,我约我的女朋友一起出来散步,我们就来到了学校中间的那个树林,虽然那片树林里没有路,也没有人清扫,枝繁叶茂,杂草丛生,不过正因为如此,倒没有人会去那里,反而可以成为我们幽会的好地方,我们俩在那黑漆漆的地方待了大约半小时,然后我将她送到宿舍楼下,就回自己宿舍了。
谁知一看到内容,小迟就被内容吸引住了:
社团有一个对外的公共论坛,学生当中谁遇到了问题或怪异事件都可以发在这个论坛上,接着,乌鸦社中级会员就会将这些事件整理成一个个帖子发在内部论坛上,所有内部人员都可以进行浏览和评论。
当然,除了可以自行领取任务之外,初级社员还需要履行社团指派的任务。这些任务是必须领取的,如不接受,会受到社团的处分,轻则扣分,重则被开除,至于指派任务的内容是什么,小迟也不清楚,因为他和乐天的主页里还从来没有接收到指派任务的短消息。
这时这受惊的怪物飞快地起身,向远处窜去,我看到它身形大约有半人高。我当时竟然追上去了,可能心里还有最后一丝侥幸认为它有可能是人假扮的吧。我远远地看到这怪物朝湖的方向蹿去,难道它还会入水?
收不到短消息也不能就这么一直闲着啊,不然不就白加入社团了?而且等级也永远得不到提升,所以小迟一有空就登上论坛刷新帖子,看有没有什么自己感兴趣的案子可以参与调查。
我绕着树找了半天,可树上哪里还有那只怪物的影子?绝对不会搞错!那只怪物已经不在这棵树上了,就这么消失了?!光秃秃的枝干上什么都没有,我彻底傻了,我从它飞上树起就一直盯着这棵树,难道是它跳到其他树上,抑或是飞走了?
自那天晚上之后,我就再也没睡好过觉。第二天,我和同学再次去了那片树林,搜遍了整个树林也没有见到那个怪物,我动用了在学生会的关系,调查了一下当天晚上的情况,结果也是徒劳的。据宿舍执勤人员说,当晚十二点之后所有的宿舍楼都已经关门了,唯一的藏书网出入登记者只有我一人,所以不可能是学生假扮怪物——当然我压根也没觉得它是个人;不光是宿舍楼,包括教学楼、行政楼、食堂、学校超市等所有学校内的建筑当晚都封了,当时的值班人员也都说没有异常情况出现;学校大门警卫说学校的北门和南门都关闭了,而且监控录像显示当夜不可能有人进出学校,除非是飞出校园,否则监控都可以拍到它的身影。
我将手电筒的光打在它身上,看到了它那一身黑得发亮的毛,像是熊的皮毛一样,但身形比熊要小得多,我调整光柱想要看清它的脸……突然,这怪物猛然转过脸来,光正好打在它脸上,我看得清清楚楚,着实吓了一大跳!这是怎样可怕的一张脸啊——青色的皮肤上布满褶皱,瞪得溜圆的眼睛直直地盯着我,夸张的朝天鼻子,一张狰狞的嘴朝外露出尖锐的牙齿,整个脸看上去就像是被放大数倍的蝙蝠的脸!我的心咯噔一下凉了半截。
我摸黑来到了小树林,因为树叶的遮挡,这里显得更加阴暗,再加上脚下的草地坑坑洼洼崎岖不平,我不得不打开手电筒防止摔倒。我记得我和女朋友是在靠近东边的一棵大槐树附近待着的,于是我一边向那个方向小心翼翼地走去,一边拿出舍友的手机给我的手机打电话。
会不会是人假扮的?世界上很多离奇事件揭晓真相之后都有人为因素,这起事件会不会也是一场恶作剧?可这也有很多解释不通的地方。如果是恶作剧,有必要大晚上躲到树上吗?况且他来到树林只是因为手机落在那里了,是一起偶然事件,怪物又怎么会算得那么准?再有,更解释不通的是,如果是人假扮的,他为什么要逃走?最令人匪夷所思的是,他又怎么能够一下子跳到五六米高的树枝上?!
我不甘心让这么匪夷所思的事留在心里,于是在树上刻下了记号。
自从加入乌鸦社以来,小迟经常会到社团网站转转,如今对乌鸦社的运转模式已经有了基本的了解。
我听到自己的手机铃声在寂静的夜里响起,眼前大树边的草地上隐约出现微弱的光,那应该就是我的手机了,于是我便迈步上前。
小迟浏览着内部论坛页面上一个个待解决事件的标题:
校园树林惊现奇异生物。(谢梦语)九九藏书吸引小迟目光的倒不是这一惊一乍的标题,而是标题之后的负责人——谢梦语。
我抬头看这棵树,这棵槐树相比周围其他树确实更大一些,枝繁叶茂,不过主要的枝杈也就那么几根,我打开手电筒照在树上,想要把这只怪物找出来拍张照片。
假定这怪物不是真的怪物,那又会是什么?是其他动物?野猫或者松鼠?不会,文章中写得很清楚,这怪物身形和人差不多,浑身长着黑色的毛,相比较起来,如果是一只黑色的大狗的话应该还有可能,但是如果是只狗的话,他又怎么会认不出来?
我出发的时候已经午夜1点左右,楼管已经锁上宿舍楼大门睡了,我叫醒楼管说明了情况,让他把我放了出来。午夜空无一人的校园静悄悄的,没有了白日的喧嚣,因为路灯已经断电,街上很黑。
那团黑乎乎的东西就那样伏在地上,看不清是人还是动物,像是一只巨大的蝙蝠。我停下脚步,弯下腰警惕地看着它,同时把手机挂断了。那东西依然待在地上没动,不过我隐约看到它的身体有微小的起伏。是什么呢?是人吗?我鼓起勇气喊道:“谁啊?你没事吧?”
看来,我那天所见的确实是一只会飞的怪物,它栖身在学校树林的树上,受到我的惊吓又飞走了。但如果真的有这样的生物,这样一只超大型号的蝙蝠,为什么之前从来没有见到过?而且为什么只有我一个人见到过?
从我身边经过之后,这怪物又直直地向之前的那棵大树蹿去,在接近大树的时候突然腾跃而起,一下子就轻盈地飞上了树,这一下至少跳了有五六米高,绝对不是人类能做到的。这下,我彻底相信这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怪物了。
小迟读完这帖子,不禁思考起这离奇的事件来。
上周三之后,我对这个世界的认识发生了改变。
此时看到谢梦语这三个字,小迟当下就想关闭页面,但是人总是自我矛盾的,在经过一番内心挣扎之后,小迟最终还是选择点开帖子,看看她领取的任务究竟是什么样的。
可是,看到谢梦语是这案子的负责人,小迟又陷入纠结之中,如果再次看到她,自己又会是怎样一种心情?何苦让自己再次陷入两难的境地呢?
树叶沙沙作响,接着一切又安静了,只剩我一人呆呆地九*九*藏*书*网站在那里。我这时才想起此行的目的——我的手机还在大树下呢,于是我又壮起胆子朝大树这边走去。我思索着这怪物一定还在树上,所以一定不能掉以轻心,我伏着身走到大树边,捡起手机。
我向前跟了几步,忽然脚下一拌跌倒在地上,疼得叫了一声。远处的怪物好像听到了声音,也再次警惕地趴在地上不动了,发出像狼一样的呜呜声,听得我心里发毛。我的胳膊被旁边的植物划伤了,脚也崴了,疼得要命,我有点后悔自己的好奇心,还不如刚才就拿起自己的手机回去呢。
如今,一个帖子进入了小迟的视野:
我只有向贵社求助了,虽然校学生会之前一直向贵社施加压力,觉得贵社手续不全,不是什么正规的学生社团,但如今我才知道乌鸦社存在的必要性。如果贵社能帮我调查清楚这个怪物的来历,帮我解除心头的疑虑,我将不胜感激,并在这学期给贵社赞助一笔活动经费,也将为贵社加入学校社团联合会出力。
我活了二十多年,一直是一个坚定的马克思唯物论者,我不相信这世上有鬼,不相信有超自然的现象存在,也不相信有外星人。虽然从小到大接触灵异传说和UFO之类的书籍音像很多,但在我看来,那些无非都是哗众取宠的骗钱物,只是为了吸引眼球和满足人们猎奇的欲望,我认为一切现象都必然有合理的解释,那些暂时无法解释的现象只是因为目前的科学水平达不到,而并不是因为有鬼魂。
努力静下心来想想,虽然这怪物相貌狰狞可怕,但其实好像没有什么攻击性,相反,它很胆小谨慎,一直东躲西藏的。我再一想,现在手机在我身上了,如果我能拍到这只怪物的照片,岂不是为生物领域又开拓了新的疆土?
深夜,我躺在床上的时候,又想给女朋友发短信,却怎么也找不到自己的手机,我用舍友的手机拨打我的手机号码,无人接听,我又给我女朋友打电话看是不是她恶作剧拿走了,结果她也不知道。我静下心来仔细一想,手机肯定是刚才在树林里玩的时候从兜里掉出来了。本来我可以等第二天天亮时再去小树林找手机的,可没有手机总觉得睡不踏实,于是我向舍友借了手机,拿着手电筒向小树林进发了。
另,请勿公开此信,谢谢!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