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殊途同归
第九章
目录
一、秘密社团
一、秘密社团
二、殊途同归
二、殊途同归
第九章
二、殊途同归
三、力挽狂澜
三、力挽狂澜
四、鸦途迷踪
四、鸦途迷踪
四、鸦途迷踪
五、无光之夜
五、无光之夜
六、噩梦之城
六、噩梦之城
六、噩梦之城
七、燃烧之翼
七、燃烧之翼
七、燃烧之翼
七、燃烧之翼
侦探事件簿 乌鸦社外传:O与十
侦探事件簿 乌鸦社外传:O与十
上一页下一页
时间一分一秒地飞过,焦虑的气氛如藤蔓般在场上蔓延。
“好,下面进行投票,同意这次任务的请举手。”
高富帅冷静地说完长篇大论,在场的玩家都安静下来,因为所有人都知道,最关键的时刻已经到来了。
小迟暗笑。这下,一切都清晰如明镜一般了,下一轮,自己将成为长官,扭转乾坤的时机终于掌握在自己手上了。
3号拖鞋男现在则是一副小人得志的样子,臭屁地说:“看吧,我说没有我黑鸦会死得很惨吧,你们还不信,现在,谁也没办法再对我说什么了吧。现在我也无所谓了,你们随便吧,带不带我全看你们想不想赢了。
这究竟是什么意思?说出这样疯癫的话?游戏还没有结束,为什么他就可以这样肯定?本轮的人选不是还没确定吗?难道……5号高富帅是本轮的长官,他稳了一稳,还是非常有条理地说道:九*九*藏*书*网“不管怎样,这都是决定胜负的一轮了,我来做一下总结。首先我非常谢谢黑鸦们对我的信任,我也从被怀疑的人变成现在毋庸置疑的黑鸦。愿老天保佑我这次的提名可以带领黑鸦走向最终的胜利。虽然我们黑鸦开局不错,连得两分,将红鸦逼上绝境,但却不幸被他们连下两城,落到现在千钧一发的境地。
冷面考官环视了下众人,说道:“由于赞成的人数未过半,本次任务作废,长官更换,直接进行下一轮!”
小迟低着头思索着,并且偶尔抬头瞅一眼张乐天。张乐天那句红鸦必胜的话语一直在他耳边回荡,而他眼中则全是游戏开始后的所有细节,前四轮的每一个人说的每一句话,每一句话背后的每一层关系,那些看似气势逼人的发言其实深究起来也并非无懈可击,而那些不经意间说出的句子里却99lib.net可能蕴含了致命的信息。
1号印度男显得有点躁动不安,他从上一轮开始就有些不耐烦。“就剩一个红鸦了,怎么半天找不出来?黑鸦同伴们到底在犯什么傻?就按我刚才说的啊,6号和3号换着上,刚才换6号出事了,可见他是红鸦,这一轮换3号上就行了,而且3号第二轮也做过任务,没问题啊,还愣着干什么呢?我的建议是1、2、3、5号做任务,发言完毕。”
这一轮5号高富帅做长官,所以由小迟首先发言。
“不过,我们也在这个过程中逐渐理清了线索。
“我们从4号自曝红鸦这个切入点入手,先是确认了6号的身份——红鸦不会愿意和同伴做任务。继而在两个四人局中确认了我和3号绝不可能是红鸦,那现在四个黑鸦确定了三个,两个红鸦确定了一个,最后一个黑鸦和最后一个红鸦就在1号和299lib•net号之间了,究竟是哪一个?
他边思考边说:“刚才那一轮,1、2、5、6号中出现红鸦,而前一轮又是1、2、3、6号出现红鸦,现在可以确定的是4号是红鸦,那么另外一个红鸦肯定不是3号或5号,因为他俩在两轮中只各出现一次,而两轮却都出现红鸦,因此他俩的嫌疑可以排除了。我也是一只黑鸦,所以最后的红鸦应该在1号和2号之间,至于是哪一个,因为他们都做满了前四轮所有任务,因此现在也无从判断。发言完毕。”
这样看来,现在真正到了最危险的时刻。
就现在的形势,只能说这么多了,接下来还是要仔细听听1号和2号的发言。
不是这样的,事实远比现在所呈现出来的复杂,目前这个结果,其实是由另外一重因素所推动的,而不仅仅是表面的这层逻辑。
第五轮的决胜局开始了。现在的比分是藏书网2比2,这就意味着谁再拿下一分就将获得游戏的胜利,而在前面四轮游戏中,黑鸦们依然无法确认两个红鸦究竟是谁。
这个家伙,真是一点团队合作意识都没有,小迟心想,这么关键的时刻竟然还有时间耍性子。不过小迟也看出来了,到了这个局面,所有人的发言都带有一定情绪,这是随着游戏的进行所带动起来的。
“现在不可能给出绝对正确的答案,只能从一些细节推断谁的可能性更大。我记得在第一轮的时候,是史娜莎主动提出和1号做任务的,那么如果两人中必有红鸦,史娜莎的可能性就更大一点。正因为这微弱的差别,我提名这一轮1、3、5、6号做任务,希望大家能相信我的选择,虽然我承认这一次有冒险的成分在里面,但事到如今这也是我们黑鸦最好的选择了。”
“发言完毕。”
2号史娜莎则摇摇头对印度男说:“九-九-藏-书-网6号肯定不是红鸦,这是4号红鸦的言行让我们可以确定的结果。其实,就按6号的分析,红鸦确实应该在我们两人当中,那其实我也就非常清楚你的身份了,因为我的身份就是一只黑鸦,你也不用装蒜了,你可以糊弄其他人,可咱俩之间心知肚明。虽然还不明白你之前为什么不出失败牌,但既然红鸦走到现在这个局面,说明你们的战术还是挺成功的。别挣扎了。我的建议是2、3、5、6号做任务,不带1号。发言完毕。”
而这情绪却好像完全没有波及张乐天一样,只见他笑道:“红鸦已经赢了,无论黑鸦做任何努力都是一个结果,这场游戏的胜利是属于红鸦的。发言完毕。”
小迟闭上眼睛,没有举手。当他再次睁开眼的时候,眼前只有高富帅和拖鞋男举起了手。张乐天盯着小迟面色迟疑,史娜莎一副愤然的表情,而印度男则双手叉在胸前,神色肃然。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