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殊途同归
第四章
目录
一、秘密社团
一、秘密社团
二、殊途同归
二、殊途同归
第四章
二、殊途同归
三、力挽狂澜
三、力挽狂澜
四、鸦途迷踪
四、鸦途迷踪
四、鸦途迷踪
五、无光之夜
五、无光之夜
六、噩梦之城
六、噩梦之城
六、噩梦之城
七、燃烧之翼
七、燃烧之翼
七、燃烧之翼
七、燃烧之翼
侦探事件簿 乌鸦社外传:O与十
侦探事件簿 乌鸦社外传:O与十
上一页下一页
小迟其实听得并不是太懂,不过正是因为听得晕乎,一时间也没想出什么要问的。还是在游戏中再领悟玩法吧,不着急。
3号玩家:与小迟正面相对,是一个看上去有点邋里邋遢,其貌不扬的矮个男生。油腻的头发紧贴着额头,黑框眼镜下是一双无神的死鱼眼,穿着背心和短裤。令小迟吃惊的是,他竟然穿着一双拖鞋来到这里参加考试。该男生看上去有些兴奋,一脸古怪的表情。
小迟看着自己面前的牌,心想,自己会是什么颜色的乌鸦呢?
大家坐下后面面相觑,显得有点尴尬,正当所有人都感到纳闷的时候,乌鸦社考官做了如上讲话。
2号玩家:这位体态娇艳的高挑美女算是考场上一道美丽的风景线。白皙的皮肤跟上一位形成鲜明的对比,她身材高挑,修长的双腿在桌下跷着二郎腿。笔直的中分长发如瀑布垂下,额头饱满,五官如童话中的公主般标致,神情孤芳自赏般慵懒着,手中夹着一支徐徐燃烧的香烟。
之后,考官走过来给每个人桌上发了一张卡牌,卡牌背面朝上。考官什么都没有说,所以也没有人动面前的卡牌。
“黑鸦想要获得游戏胜利,必须通过场上的发言和自己的推理判断找出隐藏在黑暗中的红鸦;而红鸦想要获胜,则必须想方设法隐藏自己的身份,获取多数人的信任,成功欺骗黑鸦。虽然跟杀人游戏很像,但这个游戏中不会有人‘死掉’,获胜的方法很简单,在五轮游戏中,哪一方获得九_九_藏_书_网三次胜利就将获胜。
“打个比方,这游戏就好比桌上摆了五盆清水,两个阵营中,一方玩家的双手都是干净的,另一方玩家右手都沾满污泥。现在每轮都要从这两拨人中选出几位,将手伸进一盆水中,如果过后水是干净的,双手干净这一拨人就赢了,如果水脏了,则右手上有污泥的这拨人就赢了。而且手上有污泥的玩家并不一定非要把沾有污泥的右手伸入盆中,也可以出左手来混淆视听。就是这么简单。
小迟环视一周,这两个红鸦,究竟会是谁呢?
“好,那么接下来,我们的游戏就开始了。”乌鸦社考官拿出一沓崭新的卡牌。
“接下来我就给大家讲解一下游戏规则。”冷面考官继续说道,“大家肯定也会奇怪,为什么两个阵营的人数不是三对三,而是四对二?相信大家一定知道‘天黑请闭眼’这种类型的游戏,即寻找杀手的游戏,与此类似,现在将要进行的是寻找红鸦的游戏。在游戏开始阶段,我会用‘天黑请闭眼’的方式使拿到红鸦牌的玩家相互确认并了解场上的所有信息,而黑鸦们对场上所有人的身份是一无所知的。这就是公平,红鸦了解足够多的信息,而黑鸦占据人数上的优势。
冷面考官说道:“相信大家已经确认好自己的身份了,下面请听我的口令——天黑请闭眼。”
两位红鸦睁开了眼睛,扫视一周,看到了自己的同伴和场上其他闭眼的玩家,一位红鸦向另一位比九-九-藏-书-网划了几个手势。
大拇指一翘,他把牌的正面翻向自己。牌面上,印着黑色的乌鸦图腾。
“好了,现在游戏正式开始!”冷面考官说道。
“你们将被分成两拨进行竞争,那些和你们同样经过初试的胜利者,现在将变为你们的敌人,如果想要最终成为乌鸦社的一员,就必须用你们的头脑打败另一批竞争者,而被打败的人,也就将被淘汰,这虽然很残酷,但却是绝对公平的。在座的六位挑战者,你们做好准备了吗?”讲台上,一位面色冰冷的乌鸦社考官望着台下围坐的六位考生。
“欢迎各位来到我们的复试现场。通过上午的初试,你们已经向我们展示了实力,各位通过五花八门的方法却共同进入复试。能来到这里的三十多个初试通过者都已经是佼佼者了,不过,单从笔试的题目无法完全判断你们运用逻辑推理能力的本领,因此,接下来的复试考核,将会直接将你们带到具体的环境中去,你们要运用实战本领来赢取胜利。
“好,既然没什么疑问,就进行下一步吧。现在请大家看一下自己拿的是什么身份的牌,注意看的时候不要让其他人看到你的牌面。”
1号玩家:一位身体结实、皮肤黝黑的男生。高鼻深目,嘴唇很厚,穿着一身白色的大褂子,看上去像是少数民族或者印度的留学生。这位印度男看见小迟盯着他,对小迟展现了一个微笑,露出一口白牙。
4号玩家:张乐天,他本是一脸茫然,看九*九*藏*书*网到小迟后又故作帅气地放了个电眼。
“拿到红鸦牌的玩家请睁眼,确认自己的同伴。”
“从现在开始,你们就被分成了两个阵营,游戏的最后,只有一方阵营的玩家获得胜利,而另一方将会被淘汰。
“如果提名成功,如何进行任务呢?我会给每一位被选中做任务的玩家两张牌,一张‘成功’,一张‘失败’,之后,每位做任务的玩家从中选取一张牌暗自给我。我洗过之后会亮出收到的所有任务牌,如果亮出的牌里全部都是成功,则任务成功,黑鸦就胜一轮;只要亮出的牌里出现失败,无论有几张,这次的任务都算失败了,那么红鸦就获得这轮的胜利。
“所以黑鸦的目的是争取任务成功,红鸦则要让任务失败。黑鸦只能投成功牌,而红鸦既可以投成功牌也可以投失败牌,投失败牌是为了破坏任务,不过有时红鸦也会投成功牌,这是为了隐藏自己的身份。
看样子好像是各组分别进行考试的,也不知道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所幸的是,张乐天也跟自己分在了一组,相互之间可以有个照应。
考官让他们依次坐下,面向圈内。小迟看到自己桌上的号码牌是6号。
“这张卡牌发下去后,场上所有人的身份也就发生了变化。”发完卡牌,冷面考官说道,“我刚才发下去的卡牌有两种不同的类型:一种牌的正面画着一只黑色的乌鸦,得到它的人就代表黑鸦的身份;另一种牌正面画着一只红色的乌鸦,得到它的人就代表九九藏书红鸦的身份。发下去的六张牌中,有四张黑鸦牌,两张红鸦牌。
场上所有人都闭上了眼睛。
小迟自进入指定的考点起,眼睛就四处搜寻着“她”的身影,心想如果能见到她,自己一定要鼓起勇气上前搭话。可是找了半天也没再看见她的影子,取而代之的是考生匆匆忙忙的身影和乌鸦社管理人员冷冰冰的点名声——他们念着各个考生的名字,将前来参加复试的三十多名考生分成了六组,每组六人,在考官的带领下一队队离开大教室。
其他五位也都看了身份牌,清楚了自己的身份之后,大家相互观察,希望从别人的表情里得到更多的信息。
乌鸦社复试,终于开始了。
台下的六位考生用相互对视的坚定眼神做出了无声的回答。
小迟松了口气,毕竟比起要不断通过谎言来隐藏自己的红鸦,只需要判断别人身份的黑鸦要轻松很多。
“红鸦闭眼,天亮了,请所有玩家睁眼。”
而此时,小迟的世界还是漆黑一片,周围安静得出奇。
他俩和另外四名考生在这位冷面考官的带领下来到一间小教室,教室里空荡荡的,一个人也没有,只有六张桌子在教室中央被摆成一圈,每张桌子上立着一张号码牌,从1至6。
“下面我说一下五轮游戏中每轮的任务人数,分别是2、3、4、4、4,也就是说,第一轮的参与任务人数是两人,第二轮是三人,以此类推。五轮游戏中任务成功次数累计到三次,则所有黑鸦取得最终胜利,反之,任务失九-九-藏-书-网败次数累计到三次,则所有红鸦获胜。
小迟按住自己桌上的牌。自己是黑鸦还是红鸦呢?希望别是红鸦。
“游戏规则就是这样了,大家还有什么疑问吗?”冷面考官问道。
“怎样判断每一轮的胜负呢?是由做任务的方式进行的。每一轮都会从六位玩家中选出指定的人数做任务。就拿第一轮游戏举例吧,第一轮任务是由两个人做的,在这一轮中,每位玩家都可以对场上的所有人员进行分析,提出自己希望做任务的两位玩家,最后由每轮的长官做最后的提名——第一轮的长官由1号玩家担任,以此类推——长官提名之后,由场上所有玩家进行投票,如果赞成者超过半数,则两名被选人就参与任务,否则提名失败,下一位玩家接替长官位置,继续前一轮的程序。
睁开眼后,小迟发现所有人的神态和自己闭眼前几乎没什么变化,看来想靠这些细节判断红鸦的身份是不可能了。
“也就是说,最终被乌鸦社录取的,要么是四个拿黑鸦牌的人,要么是两个拿红鸦牌的人。”
而此时,小迟也第一次细致地观察了场上的其他各位玩家。
其他人也都没有说话,看样子大家都挺紧张的。
5号玩家:一位即使坐着都比小迟高出半头的高个子家伙。他长着一张英俊得有些犯邪的面孔,从穿着和气质可以看出,他应该是一位和张乐天一样的富家子弟,不过与张乐天的张扬轻浮相比,眼前这位显得更沉静内敛一些,一双冷若冰霜的眼睛扫视着在座的每一个人。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