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殊途同归
目录
一、秘密社团
一、秘密社团
二、殊途同归
第一章
二、殊途同归
二、殊途同归
三、力挽狂澜
三、力挽狂澜
四、鸦途迷踪
四、鸦途迷踪
四、鸦途迷踪
五、无光之夜
五、无光之夜
六、噩梦之城
六、噩梦之城
六、噩梦之城
七、燃烧之翼
七、燃烧之翼
七、燃烧之翼
七、燃烧之翼
侦探事件簿 乌鸦社外传:O与十
侦探事件簿 乌鸦社外传:O与十
上一页下一页
早晨七点半,天色蒙蒙亮。
一阵清脆的闹铃声响起,刺耳的声音如同冲出牢笼的麻雀般在宿舍里四处乱撞。
653宿舍的四位舍员依然无动于衷,一个个睡得像木头一样,对闹铃声完全没有反应,继续演奏着“交响乐”:肥子眼镜有节奏地打着呼噜,胡须男伴奏一般地磨着牙配合他,“说唱歌手”张乐天则说着梦话哼着歌。唯有闹钟旁边的小迟终于有了反应,可他却在半梦半醒之间迷迷糊糊地关掉了闹铃,翻个身继续睡。宿舍的地面上,散落着一堆啤酒瓶……一个小时后,太阳当空照。
“我去!世界末日了!兄弟们别睡了,出人命了!”第一个醒来的舍长胡须男光着膀子一个空翻从床上蹦下来,一脸急躁地抄起拖把棍,挨个戳醒了熟睡的舍友——“今天有马哲课!”
“你说什么?天哪,马哲课!那老头子今天肯定要点名,我已经身中两枪了,今天再不去的话这门课必死无疑。”肥子眼镜慌张地翻下床,穿起裤子套上T恤趿拉着拖鞋翻出课本叼了一根香肠就破门而出扬长而去了,整个过程不到5秒。
“先帮我答个到!”胡须男对跑出去的肥子眼镜大喊道,然后叹了口气说道,“我说什么来着,乐极生悲啊!昨晚非要玩什么狂欢喝什么酒,结果全被撂翻,这下可惨了吧。我说你们两个快一点啊,哎哟,张乐天,你怎么还睡呢?”
“起了起了,头晕死了。”张乐天极不情愿地坐起身子,拿出枕边的小镜子开始整理起自己的头发来,“魔镜啊魔镜,告诉哥谁是咱们学院最英俊的男人?”
“别骚气了行不?”胡须男鄙夷地说,“你再这样下去,就必然是咱学院挂科最多的男人了。还有你——小迟,你那闹钟怎么回事,总是关键时刻掉链子。”
小迟也一脸纳闷地盯着自己的闹钟,他怎么也想不起来这东西为什么就不响了。
忽然,小迟的目光被一个东西吸引。那是挂在自己墙上的海报下的一张月历,其中的一个日期上划着一个大大的红圈,定睛一看,正是今天。
记忆碎片在脑海里重新组装,小迟立刻来了精神,对胡须男说:“舍长,今天的课我不去上了,还有一件重要的事要去做。”
“你也变得这么有胆了。”胡须男说,“不是约妹子出去吧?”
“比这个还要重要。”小迟笑道,“你到教室也替我答个到吧,拜托了。”
“没问题,一顿午饭的事嘛。”胡须男猥琐道。
“还有我,帮我也答个到吧,也不过是一顿晚饭的事嘛,对吧舍长?”张乐天求道,“我实在不想去上那老头儿的课了,跟坐牢没什么区别。”
“好吧,你们狠啊,期末考试过不了可别怨我没提醒你们。”胡须男捋捋胡子说,“我得赶紧走了,不然我们都得死。”
说完他便消失了。
宿舍只剩小迟和乐天两人。小迟下床洗漱,对着镜子仔细刷着牙洗着脸。
乐天消遣道:“第一次见你洗脸洗得这么认真,我就不信不是约会。”
“乐天,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小迟转身盯着躺在床上睡眼惺忪的张乐天,眼中散发着闪亮的光芒。
“……不是,到底是什么事啊?”乐天被小迟给盯怕了,“我课都翘了,就为睡个回笼觉,你有能让我下床的理由吗?”
“我觉得这件事你应该会感兴趣。”小迟说道。
他等这一天确实也等了很久了。
“今天是乌鸦社社团招新的日子。”

第一章

“乌鸦社主要负责调查并解决学校中发生的各种疑难事件,同时也接受委托业务,相当于侦探事务所,不过相比其他社团和组织,乌鸦社具有一套严格的制度和完整的管理机制。
教室的黑板前吊着大屏幕,投影打在上面,显示的是电脑桌面。教室前后的门都被关上了,使屋内显得非常昏暗,台下众位学生窃窃私语,气氛有点躁动不安。
而同一时间小迟还发了一条短信给另外一个人,那条短信他至今也没有收到回复。
“以你的才貌,她们迟早都是你的,咱们先把正事办好行吗?”小迟敷衍道,他可不想再浪费时间了,挽着张乐天的胳膊进入电梯。
不过小迟清楚地知道,自己心里已经因乌鸦社而变得无法平静,那一群戴着乌鸦袖章在雨中探索真相的年轻人,沉着冷静一丝不苟的眼镜学长李志,还有时而冷酷时而疯狂、拥有高超头脑的摇滚青年张奇焱,这些与众不同的家伙的独特魅力已经深深烙在小迟脑海里。
他俩一同进入了C座教学楼,日光打在光洁的地板瓷砖上,教学楼干净得如同教堂一般。此时楼内人头攒动,一堆堆学生在一间间教室门口聚着聊天,九-九-藏-书-网似乎在等待着什么,只见各个教室的门上都贴着纸:“学生会”、“阳光爱心社”、“动漫社”、“网球社”、“轮滑社”……原来这两天正是学校各个社团招新的时间,难怪会这么热闹。
而坐在教室最后的小迟,则忽然好像被人掐住了喉咙,一脸惊愕地死死盯着投影屏中央。
“乌鸦社的社员分为初、中、高三个等级。作为一名初级社员,可以通过调查委托事件和领取社团任务来获得积分,从而提升自己的等级,将自己负责的事件轮廓调查清楚并整理出来,是初级社员的主要任务。中级社员除拥有初级社员的所有权利之外,主要负责总领一个案件,并有权利委派任务给初级社员。而高级社员除拥有初、中级会员的权利外,主要负责侦破案件的真相,并有权利委派任务给初、中级社员。”
李志学长扶扶眼镜看着他们,疑惑地说道:“是你们啊,我还以为你们不来了呢。”
台下发出掌声,不过或许是光线昏暗的原因,小迟并不确定是否有人站起来。
不会是这儿吧?两人走到教室门口,忽然从门内闪出一个高瘦长发的眼镜男,猛九九藏书一看还以为是约翰·列侬复活了。
小迟也纳闷,不过李志学长提供的地址确实是这里。“再往前看看吧。”
“没有了!”台下学生的情绪被点燃,个个摩拳擦掌,跃跃欲试。
“好了,社团基本情况介绍完毕,我们来说说本次考试。入社考试分为初试和复试,初试即将开始,而复试则会在下午三点进行。”女生走到投影屏中央,问道,“还有别的问题吗?”
她点了下电脑,投影屏上出现了一幅巨大的乌鸦图腾,血色瞳仁,高展黑翼,显得狞厉无比——正是袖章上的那图案。
在不知不觉中,小迟已经在心底渴望同乌鸦社再次邂逅,甚至融入其中。
小迟回想,在开学时那次天台密室案中,李志学长是总领那起案件的社员,而且可以招来一批社员替他工作,可见他应该算是中级社员了;那些在雨中埋头做调查、拍照片、拿个本子做记录的社员肯定是初级社员;而坐在屋内翻阅资料,召集案件当事人和李志学长到自己房间并且破解事件的张奇焱,想必就是高级社员了。
“这个就是我们社团的标志,乌鸦。乌鸦社是三年前由我校学生创办的,这个创始人今天九_九_藏_书_网也来到了我们现场。”
“你们差点就错过了,招新考试马上就开始了,你们赶紧进去吧。我还有事要先走了,你们加油啊。”
“你确信我们来对了?”张乐天疑惑道。
到达四层之后,映入眼帘的是一幅与之前截然不同的景象,空荡荡的一排教室空无一人,连走廊上都没一个影子。
终于在走廊的尽头,小迟看到了一间教室,正是李志学长说的那间。
加入乌鸦社这个决定是小迟在天台密室案被解决的那天晚上决定的,当时小迟通过短信向李志学长说明了自己的意图,李志学长立刻就回复了,清楚地告诉了他加入乌鸦社的方法及考试的时间和地点。
“哦,马上就到了,跟我来。”小迟的思绪回到现实。
那是小迟在校园中遇到的一个女孩,从看见她的那一刻起,小迟就深深地喜欢上她了。在经过漫长的跟踪并设计套出女孩的手机号码之后,小迟想要通过短信认识她,然而出乎意料,短信有去无回,小迟一颗火热的心仿佛被抛入冰冷的大海,失落之情犹如雨中独行。
“我们起晚了,是今天招新吧?话说,这里怎么看起来这么冷清?”
原来这是一个大阶九九藏书梯教室,教室的窗帘是拉上的,灯也没有开,此时正黑压压地坐了不少学生。在无数眼睛的注视下,小迟和乐天猫着腰从教室一侧来到最后面,找了两个空座位坐了下来。
李志学长把门打开。
投影的光线打在女生身上,虽然不强,但他绝不可能看错——台上这位女生,正是小迟跟踪过后来发短信不回的那位让他魂牵梦绕的女孩!
自从刚开学时小迟宿舍发生的杀人事件尘埃落定之后,乌鸦社这个神秘的组织似乎就从小迟他们的生活中销声匿迹了。那时候他们还是军训的新生,如今已经过了一个多月,完全进入标准的大学生活了,上课下课学习娱乐,这个学校好像并没有因乌鸦社的存在而有何不同,只是平时经常能听到关于乌鸦社又解决了什么校园案件之类的新闻。
“你没事苦什么脸叹什么气啊?考试的地方到底在哪儿?”张乐天捶了一下走神的小迟。
“李志学长!”小迟喊道。
“哇!小迟你看,动漫社那边好多美女啊,咱们要不要过去看看?”张乐天的两只眼睛变成了桃心,脖子伸得老长。
讲台上出现了一个苗条的身影,看样子是一个女生,只是光线太暗看不清容貌藏书网,她拿起麦克风,优雅却不夹杂任何感情的声音传来:“非常欢迎大家来参加这次乌鸦社的招新考试,既然大家来到这里,就应该多多少少对乌鸦社有一定的了解,校园中也流传了不少关于乌鸦社的传闻,不过这些流言大都比较零散,有些则完全不真实。在考试之前,我想简单地对我们社团做一个介绍。”
在之后的一段日子里,小迟曾在学生食堂和学校对面的小巷子见过那女孩两次,但都仅仅是远观,却没有勇气上前搭讪。唉,别再自作多情了,也许她对你根本就没有任何印象,这样让自己难受又是何苦呢?
而现在则是他融入乌鸦社的最好时机,因为今天是乌鸦社社团招新的日子。如果能够顺利通过入社考核的话,小迟将会成为乌鸦社的新社员,从此将会和张奇焱、李志学长成为同一战线的战友,分享同样的情报,寻找共同的敌人——那个隐藏在暗处的幕后黑手,曾蛊惑他的一名舍友杀死另一位舍友的元凶“猎枪”。
“每一个乌鸦社的社员都会有一个账号和密码,进入社团的内部网站,就可以分享到乌鸦社的所有内部情报、其他社员的案件资料整理情况以及委托人发出的委托请求。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