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秘密社团
第八章
目录
一、秘密社团
一、秘密社团
第八章
二、殊途同归
二、殊途同归
二、殊途同归
三、力挽狂澜
三、力挽狂澜
四、鸦途迷踪
四、鸦途迷踪
四、鸦途迷踪
五、无光之夜
五、无光之夜
六、噩梦之城
六、噩梦之城
六、噩梦之城
七、燃烧之翼
七、燃烧之翼
七、燃烧之翼
七、燃烧之翼
侦探事件簿 乌鸦社外传:O与十
侦探事件簿 乌鸦社外传:O与十
上一页下一页
“我们先来看肥子眼镜的证据:他9点25分离开宿舍,9点30分到达食堂刷了煎饼果子,用5分钟时间到食堂,合理。9点43分刷了米线,9点47分刷了可乐,9点49分刷了鸡蛋,9点55分刷了香肠,其中最大的时间差也只有6分钟而已,不足以回去杀人。他回宿舍的时间是10点10分,用了10分钟回去,但除去必需的5分钟路程,他最多也只有5分钟的不明时间,而刚才我们推出的是凶手至少在天台待了10分钟时间。因此,姑且算他是回来的时候吃饱了走得慢吧,排除嫌疑。
“没错,的确是凶手控制雨伞让被害人坠楼的,至于怎么做到的,我们可以从长柄伞与折叠伞的区别上找突破点。不知道大家平时打伞的时候有没有遇到过大风天气,刮大风的时候,折叠伞受不了强风力,伞面会很快倒翻过去,而与之相比,长柄伞则能够支撑更长时间,不过一旦倒翻过去伞基本上也就坏掉了。原因是折叠伞的伞骨是可以折叠弯曲的,而长柄伞的伞骨则是一根根坚硬的钢线,所以,折叠伞承受风力的极限是不及长柄伞的,这是凶手选择长柄伞的原因之一。还有更重要的一点,长柄伞的伞柄底端有一个‘J’形的手柄,而折叠伞为了方便携带一般不会有这个钩,这也是凶手选择长柄伞的又一个重要原因。”张奇焱说道。
“哈哈哈!”张奇焱的笑声比他还大,“我跟你素未谋面,连你的名字都不知道,干吗要诬陷你呢?以上结论全都是逻辑推演的结果,不服来辩。你可以找出漏洞来推翻我,但我相信你是做不到的,除非这资料本身记载有误。”
李志学长眉头紧锁,“伞怎么能够把人推下楼呢?你的意思是凶手控制雨伞把蒋成推下楼的?太离奇了吧。”
“下面我就给大家揭开这个天台密室之谜吧,其实制造这样一起谋杀,仅需要一件简单的道具就可以完成。
“到现在为止我还没有解释现场为什么会有两把坠落的雨伞。偷伞者偷的是张乐天和陈迟的伞,坠落的http://www.99lib.net却是陈迟和胡须男的伞,凶手这样多此一举的原因是什么呢?为什么要把张乐天的伞放回宿舍,把胡须男的伞带走?这两把伞究竟有什么不同?想来想去,不同之处也只有样式而已:张乐天的伞是伞骨可以收缩的方便携带的折叠伞,而胡须男的伞则是伞骨无法收缩,即使合上伞面也只能依附到伞柄上的长柄伞,而陈迟的伞也属于第二种类型。偷伞者——也就是凶手为什么会选择第二种类型的雨伞上天台呢?
“怎么会呢?”李志说道,“网吧也是实名登录啊,而且网吧负责人也说了网吧男的登录时间是从9点20分到9点50分,中间没有间断过啊,为什么他的证据就靠不住了呢?”
网吧男愕然地看着指向自己的张奇焱,无辜地说:“我靠,怎么会是我呢?”
“不需要多大的力,即使是落在悬崖边的千斤巨石,有时候只需要一个指头的功力就能让它滚落悬崖。凶手只需要掌握好使被害人的身体处在落与不落的临界点附近就可以了,雨伞的拖拽力可以远远小于被害人本身的重量,况且凶手为保险起见挂了两把长柄伞,就是为了防止拖拽力不够,诡计无法实现。然而诡计最后还是奏效了,被害人从天台上翻落下来,挂在皮带上的雨伞也解开了,由于材质不同,被害人的身体会先着地,接着才是缓缓坠落的两把雨伞,这就与李志和张乐天他们在楼底看到的情况一致了。所以,这就是所有的真相,所谓天台密室,无非就是这样一个小把戏而已。”张奇焱一副下棋将军了别人的表情狞笑道。
众人哗然,而小迟更是感到纳闷。从进门到现在,所有的人都还一直没介绍过自己呢,大家都穿着军训服,张奇焱怎么知道谁是谁呢?这不是胡闹吗,他不会真的喝醉了吧?就这样指出凶手,这怎么可能?
李志学长说:“那为什么不能是他边打电话边上天台呢,如果是这样,既能保证通话的连贯,也可以腾出时间作案啊,不能排除这种可能九*九*藏*书*网吧?”
“只要把打开的雨伞颠倒过来,雨伞就变成了一个盛雨的容器,凶手之所以选择伞骨更结实的长柄伞,就是因为长柄伞能承受更多的水量,能够成为实施凶手诡计的更好的道具。这样,凶手即使不在天台,也能将被害人从天台上‘推’下去了。
“凶手离开天台之后,楼管锁门之时并没有注意到黑暗中躺在天台边沿的被害人。随着雨不停地下,挂在被害人身上的两把雨伞内部的雨水积得越来越多,把被害人向下拽的力也就越来越大,终于,这力量足以打破平衡,雨伞随着被害人一同坠下楼去了……”
“当然。把时间比作一条线的话,三人提供的证据其实可以分别看做是‘点’与‘线’的证据。
“谁说没有证据?”洪亮的声音响彻房间,所有人都将目光转向声音的来源——小迟。
“被害人坠楼的时候,两把撑开着的伞与被害人同时坠落。这时有两种情况,一种是凶手将被害人推下楼,这种情况大家知道,不但无法解释同时坠落的雨伞,也无法解释打开铁门后天台上空无一人,所以这种情况解释不通。第二种情况,也是唯一一种可能,被害人是自己掉下来的,凶手当时并不在现场,而这种情况的出现必然与两把坠落的伞有关系。
“哼,你以为你这样说我就会认罪了吗?你这样只用理论分析,警察是不会定我的罪的!单凭逻辑是不行的,你缺少的是证据,懂吗?没有证据!”网吧男垂死挣扎。
“而网吧男的证据就显得薄弱多了,他的证据最多只能证明他在9点20分和9点50分这两个点在网吧而已,而这两个点间的时间则并不一定在网吧。”
然而此刻,正当小迟还木在张奇焱的那句话中时,一旁的网吧男则再也坚持不住了,终于,他扑通一声跪倒在地,抽泣起来。
原来是这么回事。昨天让所有人的思路都陷入死局的“天台密室”,竟然这么轻易就被眼前这家伙解决掉了。而张奇焱本人却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好像这一切就像公鸡打鸣母鸡下九*九*藏*书*网蛋一样显而易见。
张奇焱指着网吧男一动不动,大家都以为他要说什么让网吧男认罪的证据,不料他却叹了口气,耸耸肩说道:“唉,好吧,你赢了。我还以为你会就此认罪呢,没想到你这么顽强。我确实没有证据,我只是通过手头上的材料推理出你是凶手罢了,我的结论就是这样,其他的我也就无能为力了。”
“再来看胡须男的证据:在宿舍打电话,9点22分开始通话,一直到10点05分,起始时肥子眼镜还没离开宿舍,结束时网吧男刚回来,可靠。通话时间是一个连续的时间段,与之通话的人也可以算得上是可靠的人,所以排除嫌疑。”
“你说什么?”网吧男的脸变得很难看。
网吧男大笑着说:“就因为我有作案时间,所以我就是凶手了?这也太滑稽了,这种诬陷你觉得有人会信吗,哈哈!”
“你是说凶手选择长柄伞是因为它可以承受更大的风力,可是这跟他作案有什么关系呢?难道是像风筝一样把被害人吹向半空?这也太夸张了吧。当时下了那么大的雨,飞也飞不起来啊。”李志学长不解。
“你说到点子上了。”张奇焱表扬了一头雾水的李志学长,“当时的确是下着很大的雨。我们一般人打伞为的是躲雨避雨,而凶手恰恰相反,打伞是为了盛雨。”
“昨天下午,我和张乐天才第一次来到宿舍,当时与宿舍的其他舍友都见了面,唯独没有和去上网的网吧男见面。在军训的时候,我跟网吧男打了个招呼,而张乐天跟网吧男则是互相不认识的。后来在宿舍发现张乐天的伞时,网吧男却叫出了:‘张乐天这不是你的伞吗?’你既然没有见过乐天,怎么认识张乐天的伞?除非你就是那个偷伞的人,亲自将伞放入盆中,张乐天自己还没说什么,你就先慌了。这句话像个心结一样一直留在我心里,现在终于可以给它一个合理的解释了。当时在场所有人都听见了,你要怎么解释这件事?”
“分析到这个份儿上,案情其实已经很明朗了。被害人并不是被人推下楼的,而99lib.net是被伞‘推’下楼的。”
张奇焱好像是看出了小迟的疑惑似的笑着说:“怎么不可能,在刚才所有人的目光聚焦到这三个人的时候,我知道我说的嫌疑人应该就是他们仨了,而你就是张乐天和陈迟中的一位吧?我从资料中得到这三个嫌疑人‘肥子眼镜’、‘网吧男’、‘胡须男’的外号,而当中唯一既不胖又没有胡须的就是他了,没错,凶手就是你!”
“首先,凶手将被害人约上天台并将其击晕,然后将被害人的身体放在天台边沿的台子上,露出半个身子悬在空中,接着便拿出偷来的两把长柄伞,由于被害人穿的是军训服,腰上系有皮带,而长柄伞的伞柄又有钩,凶手可以将伞撑开,挂在皮带上倒悬于天台外侧,然后在10点天台门被锁之前离开现场,这样一个可以将被害人推下楼的延时装置就做成了。(如图)
“等等,伞内的积水能有多大的力啊?竟然能将一个人拖动,这可能吗?”李志学长问道。
“为什么是他?他的证据有什么漏洞?你能给我们解释一下吗?”李志学长不解地问道。
“我……我……”
“盛雨?”
说完他往床上一躺,闭目养神。在场众人皆汗颜,网吧男紧张地看着这个怪物,一点也不敢放松警惕。
“不可能。”张奇焱摆摆食指说,“做不到。昨晚下着很大的雨,拿着手机上天台,接听的人必然会听到雨声,然而却没有提出。况且接听人是一直在跟胡须男通话,也不可能是胡须男提前将手机放在什么地方挂着然后上楼,更何况一边手拿着手机与人聊天一边还要撑着伞一边还要进行杀人作业,那这画面也太玄幻了,所以胡须男的嫌疑也可以排除。
“真是一个漂亮的绝杀。”张奇焱翻身起床,浑身散发魔鬼般的气焰,“没想到被一个初出茅庐的小子搞定了,真是后继有人啊!不错,陈迟,要不要考虑一下加入乌鸦社?”
“事到如今,我也可以将我心中一直以来的疑惑说出来了。之前因为‘天台密室’的坎儿过不去,我一直把它压着,如今既然没有了这个障99lib•net碍,我也可以放心地说了。
“哼,什么逻辑推演,什么狗屁乌鸦社,你以为你戴上那个破袖章就真的有权判定别人了?我看你们不过是一群闲着没事干的小混混罢了,所有的推理全都是在搭空中楼阁,最重要最直白的证据却故意视而不见,就算我有杀人的时间又怎么样,我在蒋成坠楼前20分钟就已经回到了宿舍,这还不足以证明我的清白?蒋成坠楼时,天台是一个完全的密室,任何人都不可能进入或离开,试问如果凶手是我,那我是怎么杀完人之后离开天台的?这根本就只能是一起自杀事件,你们却非要一个劲地往谋杀上面想,这不是走火入魔是什么?赶紧继续听你的摇滚睡你的觉吧,我可没时间跟你们这些妄想症患者耗下去了,晚上我还有球赛要看呢。”网吧男第一次说了这么多话。
“因为那是网吧。一看李志你就是好学生,平时不怎么去网吧吧,可能你也没听说过‘挂机’这个词吧?你可以去网吧看看,每个网吧几乎都会有几台机子虽然插着卡,但却没有人在用,只是在屏幕上贴着挂条。这种情况一般是在玩网络游戏作弊时使用的,即使人不在,游戏中的人物依然可以进行游戏,升级加经验。而这恰好可以成为网吧男伪造不在场证明的手段,而且周围的人一点也不会在意的。三个人之中,其他两个人都能完全证明自己的行踪,只有网吧男的证据最薄弱,无法证明自己当时没时间作案,所以凶手只可能是他了。”张奇焱看着网吧男笑着说,“网吧男,我说得对吗?”
加入乌鸦社?这个想法第一次在小迟意识中出现,正是因为张奇焱的这句话。这句话也彻底改变了小迟今后的命运。
“呵呵,我想你晚上的球赛肯定是看不爽了,你倒是刚好替我引出了最后的这个话题。其实那个天台密室已经被破解了。你只是利用了一个小小的诡计罢了。可惜你这个诡计虽然奏效了,但却留下了明显得不能再明显的痕迹,用你们玩游戏的人的话说就是个‘BUG’吧,这‘BUG’就算我想视而不见都做不到。”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