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秘密社团
第五章
目录
一、秘密社团
第五章
一、秘密社团
二、殊途同归
二、殊途同归
二、殊途同归
三、力挽狂澜
三、力挽狂澜
四、鸦途迷踪
四、鸦途迷踪
四、鸦途迷踪
五、无光之夜
五、无光之夜
六、噩梦之城
六、噩梦之城
六、噩梦之城
七、燃烧之翼
七、燃烧之翼
七、燃烧之翼
七、燃烧之翼
侦探事件簿 乌鸦社外传:O与十
侦探事件簿 乌鸦社外传:O与十
上一页下一页
站军姿,齐步走,一列列队伍像一块块巨大的拼图一样在广场上分裂整合着,每个新生脸上都展现出一副半死不活的精神风貌,汗水从脊背和裤腰带两旁渗透出来,使浅绿色的军训服变成墨绿色,又在炙热的阳光下被晒干,显出大片大片的白印子。
小迟面无表情地走出教室,到拐角后长松一口气,接着拿出自己的手机,美滋滋地看着那一串可爱的数字。
对,没错,直接去搭讪的话一定会是这个下场。还有什么方法,既能够让她认识自己,又不显得太生硬呢?小迟思虑着。一定得制造一个意外的巧合,使得自己的搭讪显得自然而然顺理成章,那么如何去做呢?
现在,有了这位女神的手机号码,未来会不会变得有所期待呢?
“听说昨晚宿舍楼下停了好几辆警车呢。”
对于不善言辞的人来说,世界上最难的事情莫过于主动和一个陌生女孩搭讪了,因为这本身就不符合他的性格。该怎么去问好?第一句说什么,第二句再说什么?她会是什么样的反应?面对不同的反应又该如何应对?越想越觉得这是一项恐怖的任务。
九*九*藏*书*网挂掉电话之后,小迟紧悬的心终于放松了下来。不过在小迟心中,还有一个疙瘩却始终没有解开。也许是自己多虑了吧,小迟逼自己不再想它。
“可能能解释的人就只有自杀者蒋成了吧,谁也无法理解一个自杀者的心理。”
“确实如此,既然这样,就让这件事过去吧,昨晚实在辛苦你和你的舍友了,实在抱歉。”
他们去网吧男去过的网吧进行调查,网吧管理员调出了上网资料,证实了网吧男的确实名办了一张网卡,上网时间为昨晚9点20分到9点50分。
小迟接过手机,在离女孩稍远的距离用左手给自己的手机打了个电话,然后右手在裤兜里按下自己的手机通话键,对着左手里的手机说:“阿黄啊,你在哪里?哦,行,我知道了,我马上过去,拜拜!”
在早些时候,小迟给李志学长打了个电话询问最新情况,得知昨晚整理的全部材料都已经交给乌鸦社社长和其他干事了,并且派人把昨晚653宿舍成员的行踪做了核实:
忽然手机亮了起来,是李志学长打来的。
“马上到学http://www.99lib.net校门口来一趟。”学长的声音听起来很着急,“把你们宿舍的所有人都叫上!”
这个女生正是昨晚在训练的时候看到的那一个气质女孩,浑身透出魔法般的魅惑气息,令小迟不知所措。此时女孩正面对面朝他走来,虽然眼睛并没有看他,但女孩每走一步,小迟感到周围的氧气就稀薄一层,当他们擦肩而过的时候,小迟窒息了。直到女孩远远地离开,他才懂得如何呼吸。
……
他脑中的小灯泡亮起来,一个计划诞生了。
女孩转过头瞪着他,这一看让他紧张得差点把计划给忘了,隔了两秒才想起来,说道:“同学能借你手机用一下吗?我的手机没电了,我想给我舍友打个电话。”
雨后的校园黄昏显得格外清晰明朗,整个校园散发着迷人的香气,天空依然是湛蓝色,眼前的景物已经逐渐变暗,树旁的路灯悄悄亮起来。石头小路上不时会出现出来透气的小蜗牛,吃完晚饭回宿舍的学生和背着包去上晚自习的学生在路上来来往往,小迟很替那些小蜗牛担心。
“好啊。”女孩莞尔一笑,将手机给http://www.99lib.net他。
忽然,他整个人都僵在那里,动弹不得,迎面过来的那个女生,就好像神话中的美杜莎一般瞬间使他石化了。
“嗯,再联系吧,有什么难题再打电话哦。”
“喂,学长,什么事?”
昨夜发生的事情依然在小迟心中历历在目,不过这件事情好像并没有在学生当中流传开来,很多人根本就不知道昨晚发生了什么。原因可能有两个:一是昨晚下着暴雨,很多学生一回宿舍就休息了;二是既然警方认定这只是一起自杀事件,校方当然也不愿把事情弄大,适当地封锁消息能避免学生们以讹传讹造成的人心惶惶。除了乌鸦社和653宿舍之外,其他人即使知道也只是知道皮毛。
“可……可是,我们一会儿还要训练呢。”
天气就是这么极端,跟今天这火炉一样的天气相比,昨天那狂风暴雨好像已经是上辈子的事情了,本来还发愁湿漉漉的军训服该怎么穿呢,结果不到一会儿就被太阳晒干了。
“管不了那么多了,你们现在就往这边赶,昨天晚上那案子有突破了!”
他们又带着肥子眼镜的饭卡去了学生食堂的管理处,www.99lib.net查出肥子眼镜昨晚的饭卡消费记录,消费时间分别是昨晚9点30分(煎饼果子),9点43分(米线),9点47分(可乐),9点49分(鸡蛋),9点55分(香仔肠)。并且,一个卖米线的师傅说确实有个胖胖的家伙来过。
“也就是说,包括我和张乐天在内,我们宿舍所有人从军训结束一直到蒋成坠楼这段时间的行踪全都调查清楚了,看来每个人都不可能成为杀害蒋成的凶手。况且当时的天台可以称得上是一个巨大的露天密室,不可能有人能穿门而过离开现场的,所以应该能排除他杀可能了吧。”
我该怎么认识她?
“没那么夸张啦,听说是某个宿舍的电脑被偷了,这年头毛贼防不胜防啊。”
经过西湖,穿过花园广场,绕过图书馆,小迟一路尾随女孩来到了教学楼。女孩找了间空着的教室坐下来开始看书,小迟就找了个她斜后方的位置坐下来,托着下巴痴痴地看着她。
回头看去,女孩的背影即将消失在夕阳之中,小迟心中涌起一种怅然若失的失落感,一种莫名其妙的难过,这是他以前从来没有过的感受。
“哪有,是我们www•99lib•net应该感谢你们才对,把事情追究到底,才能让我们感到安心。”
“去死吧色狼。”女孩蔑视道。
黑熊教官像一个地狱来的判官一样虎着脸在队伍中来回游荡,并且时不时给动作不规范的学生的屁股上来一脚。
他们还去查询了胡须男的通话记录,通话时间确实为9点22分到10点05分,也询问过了刑事法学院的辅导员,证实了这段时间里胡须男一直在跟他谈论竞选方面的事情,从电话中他也没听出什么异常情况。
吃过晚饭,还没到训练时间,小迟决定在校园中闲逛。
他将自己的手机调成静音,然后轻轻拍了下女孩的肩膀。
“是吗?我听说好像有人跳楼了。”
“嗯,不客气。”女孩接过手机,又开始看书了。
“嗯,仔细想想确实应该是这样,而且乌鸦社多数成员也认为没有再调查下去的必要了,可是我依然对那些雨伞耿耿于怀,这要怎么解释呢?”
挂掉电话,小迟将手机还给女孩:“谢谢你啊!”
终于他下定决心,好像获得某种使命般地悄悄地跟在这女孩的后面,尾随她。
“美女,我注意你很久了,能认识一下吗?”小迟优雅地说。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