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秘密社团
第四章
目录
一、秘密社团
第四章
一、秘密社团
二、殊途同归
二、殊途同归
二、殊途同归
三、力挽狂澜
三、力挽狂澜
四、鸦途迷踪
四、鸦途迷踪
四、鸦途迷踪
五、无光之夜
五、无光之夜
六、噩梦之城
六、噩梦之城
六、噩梦之城
七、燃烧之翼
七、燃烧之翼
七、燃烧之翼
七、燃烧之翼
侦探事件簿 乌鸦社外传:O与十
侦探事件簿 乌鸦社外传:O与十
上一页下一页
“嗯,我会找人核对你的口供的。”学长转过来对胡须男说,“那么第二个出宿舍的又是谁?”
一阵沉默之后,最成熟的胡须男最先开口了:“9点钟军训结束之后,除了小迟和乐天之外,我们四人陆续回到了宿舍,回来之后,除了我以外其他三人又分别出了一趟宿舍。而我回到宿舍后就再也没出去过。”
张乐天忍不住吐槽道:“大学食堂的饭你都吃得这么爽,真心给你跪了。”
“哦?那你们有没有注意到他出门时拿了几把伞?”
“做什么?那我这两天吃什么?不干!”肥子眼镜义正词严地拒绝。
“为什么这么说?”
面对突如其来的怀疑目光,小迟和他的舍友一下子紧张起来,整个宿舍的空气顿时凝重得令人窒息。
“有谁能证明你去了网吧?”
“因为当时下着雨,大家走得很快,差不多10分钟就基本上都回来了。”
“9点半吧,我在食堂也没遇见什么熟人,不过我是刷饭卡吃饭的,http://www.99lib.net不知道食堂那些师傅对我有没有印象。不过应该会留下刷卡记录:一开始我先点了一个煎饼果子,吃完之后觉得没有想象中过瘾,于是我又跑到另一家点了一碗砂锅米线,吃了一阵又觉得太辣了,正好看到角落处有卖饮料的,又去刷了个可乐,顺便刷了个鸡蛋。直到把这些全部吃完,我终于觉得有点饱了,离开的时候还吃了两串香仔肠。我大概10点10分就回到宿舍了。”
“是网吧男,就是抽烟的这个哥们儿,他就回来了一下,取了个东西就走了。”胡须男说道。
“确实是这样。好了,你们宿舍所有人的情况大致就问完了。”学长看向旁边。
“因为你们宿舍一直没有来过外人,而在花坛被偷的张乐天的雨伞却出现在你们宿舍内的盆中,伞自己是不会走的,也就是说偷伞者只可能在你们宿舍的人当中,如果偷伞者不是死者,那么偷伞者就极有可能是凶手了。”藏书网学长说完摆摆手,“不过,这一切还都是我的推测,剩下的事情就交给乌鸦社里的另一帮人去解决好了。”
学长问一直没有说话的网吧男:“这位同学,你回宿舍拿什么东西?”
李志学长将卡交给身后的一位同学,继续说道:“离开宿舍的两位都已经问过了,现在我想问一下一直没有离开宿舍的胡须男,谁能证明你是一直待在宿舍的?”
李志学长说:“能将你的饭卡借我们一下吗?”
“第二个出宿舍的就是蒋成本人了,他在网吧男出去后没多久就出门了,谁也没问他去哪儿。”
肥子扶扶眼镜说:“前面两个人走了以后,宿舍就剩下我和胡须男了,胡须男又打起了电话,我百无聊赖,想起学校食堂晚上还提供夜宵和小吃,训练的时候我就已经感觉到饿了,所以我就去了食堂。食堂没多少人,好吃的倒不少,于是我就在那里大饱了一下口福。”
那位一直做记录的同学将手里的笔记本交给学长:“www•99lib•net他们所说的话的要点已经记录好了,另外,这是根据他们的陈述所画的草图。”(如图)“好的,没有问题了。非常谢谢你们的配合。”李志学长对宿舍所有人说,然后转头对乌鸦社众人低声说,“我们走吧。”
李志学长问道:“你是什么时候到食堂的,有没有人可以证明你在食堂?”
“我刚来学校没多久,不可能有人对我有印象。不过,我的上网卡是身份证实名办的,网吧应该有我的上网记录,可以证明我从9点20分到9点50分是在上网,加上来回路程20分钟,这就是我这段时间的行踪了。回到宿舍后,胡须男也在宿舍,剩下的时间就不需要证明了吧。”网吧男说完又吸了一口。
“拿身份证啊,我去网吧要用的。”网吧男吐了个烟圈,说道,“我说,这是做调查是吧。我取了身份证就直奔学校旁边的网吧了,在那上了会儿网,上到9点50分就回来了,回到宿舍应该刚好10点。”
99lib•net深夜,躺在陌生的床铺上,小迟辗转反侧。来学校之前想过一万种可能,但万万没想到自己的大学生活,竟是以这样一种方式展开的。
肥子眼镜极不情愿地交出了自己的饭卡。
胡须男将手机交给李志学长,学长接过来看了一下,又把它交给一旁一直在做记录的那位同学,最后又还给胡须男。
“那第三个出去的就是肥子眼镜了?”李志学长把目光转向这胖乎乎的家伙。
“目前还没有任何确切的理由,不过,如果蒋成是他杀的话,凶手出现在你们宿舍的人当中的几率就很大了。”
“第一个从宿舍出去的是谁?”
乌鸦社众人离开653宿舍,宿舍终于恢复了平静。
“没有注意,当时谁会注意这个啊。反正他在9点15分出去,一直就没再回来过。”
“哦,你们回到宿舍是什么时候?”
“我们做个调查就还给你,不会拿你的卡乱刷的。”
阴霾的夜晚和凌厉的暴雨之下,空气中弥漫着丝丝的寒意,被偷窃的雨伞九九藏书和离奇死去的舍友,诡谲的疑点和神秘的社团,还有隐藏在表象之下的未知的秘密,一切看上去那么不真实,却又感受得那么真切,明天又会是怎么样的,这场梦魇会过去吗?熄灯后的宿舍鸦雀无声,宿舍的其他床铺也没有传来任何声响,看来大家都难以入眠吧。
正这样想着,对面床铺就传来了张乐天轻微的呼噜声。
“学长等一下!”久久没有发话的小迟终于将自己心中的疑惑说了出来,“学长为什么会怀疑到我们宿舍身上?难道我们宿舍有人可能是凶手吗?这样怀疑有什么理由?”
“我想,没有人能证明。”胡须男说,“在舍友离开之后,直到最后网吧男回来,在此期间我就一个人在宿舍待着。不过,我一直在跟我们辅导员打电话,谈论竞选班干部的事情——我想竞选班长,通话时间是从9点22分到10点05分,40多分钟的时长,所以,我也根本没机会干其他事情。如果你还不相信,可以给我们辅导员打电话问清楚。”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