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秘密社团
目录
一、秘密社团
第一章
一、秘密社团
二、殊途同归
二、殊途同归
二、殊途同归
三、力挽狂澜
三、力挽狂澜
四、鸦途迷踪
四、鸦途迷踪
四、鸦途迷踪
五、无光之夜
五、无光之夜
六、噩梦之城
六、噩梦之城
六、噩梦之城
七、燃烧之翼
七、燃烧之翼
七、燃烧之翼
七、燃烧之翼
侦探事件簿 乌鸦社外传:O与十
侦探事件簿 乌鸦社外传:O与十
上一页下一页
打在玻璃上的雨水像一行行划过面颊的眼泪般在小迟面前蜿蜒,那种潮湿阴冷的感觉已经渗透厚厚的车窗蔓延进来。
坐在自己对面的一位中年大婶抖了抖身上的瓜子皮,脱下鞋踩在坐椅上将行李架上的大包取了下来。沉闷了一天的车厢逐渐变得清醒过来,列车的广播开始介绍目的地城市,睡眼惺忪的乘客在朦胧中挠着自己被压变形的头发,纷纷整理行李。
小迟竟然努力思索了一阵,大脑才慢吞吞地告诉他自己在哪里,在做什么。
看着手里的录取通知书,小迟想起来了——从今天起,自己将成为一名大学生,虽然在中学时代就已经幻想过无数次大学生活会是怎样的,可等这一天真正到来他还是会感到兴奋。在这个陌生的城市,会有一群完全陌生的人陪伴他四年的生活。
列车到达月台,缓缓停了下来,小迟背着行李跟随人群走过昏暗的地下通道。
一出来,呼吸立刻顺畅起来,面前站着黑压压一片打着伞等候出站的人群,小迟顿时有些不知所措。走着走着,竟然有不少人向他这边围过来,他感到自己好像电视中被媒体热情簇拥的明星一样。
事实当然不是如此——“小兄弟,住店不?便宜!”“买份地图吧五块钱!”“要伞不?”“小哥您要去哪?再坐一个就走了!”
忽然,一个戴着眼镜的年轻人从人群中将晕头转向的小迟拉了出来。他打量了一下小迟问道:“是××大学的新生吗?”
“是!”小迟大声说道。
“我是来接新生的,一看你就是。看见前面靠边的校车了吗?把录取通知书拿出来,给司机看一下,然后找个地方坐,你先去,我一会儿来。”眼镜男匆匆地对他说,然后又把视线转向出站口。
小迟“嗯”了一声,顺着他指的方向来到了路边的校车处,上了车。
小迟看见车内已经坐了不少提着大包小包的年轻学生,相互都不说话,看样子都是和自己一样的新生。小迟走到后排挑了一个靠窗的座坐下来,过了一会儿又陆续上来几个学生,十几分钟后,戴眼镜的那位学长也回到车上,车子启动了。
穿过城墙,进入市中心。不愧是大都市,即使是这样阴霾的雨天,窗外依然流光溢彩。酒店、影院、商场、天桥,打着伞匆忙来往的行人,平整宽阔的马路和络绎不绝的车辆,而且路的后边还是路,楼的后边还是楼,不像自己家乡那样以山丘为背景。
“嗨,你是哪个学院的?”不知什么时候,那个戴眼镜的学长坐到了小迟的旁边。
“刑事法学院的,我叫陈迟。”小迟答道。打量这个学长,瘦瘦高高,留着一头飘逸的长发,虽然长得不帅,但眼中透着智慧的光。
“哦,我是金融学院大二的,很高兴认识你。”眼镜学长伸出手。
小迟愣了一下,也伸出手,这还是他第一次和别人这样握手,小迟一边和学长握手,一边试图理解他眼镜片背后的意思。
“顺利地接到了你们这些青涩的新生啊,让我想起了去年的自己。”眼镜学长说,“现在快到学校了,还没给家里人报平安吗?”
对,差点忘了,父母一定还在家里着急呢。小迟马上掏手机。
眼镜学长眼含笑意地看着他。
小迟翻着自己的口袋,慌张占领了面庞。咦,手机呢,怎么回事?手机不见了!
“出门在外,自己的东西却不看好,这样怎么行呢?”眼镜学长说道,他的手里忽然出现一部手机,正是小迟的。
这是怎么回事?
“这是刚才你在出站口的时候被人摸走的手机,当时人又多又挤,你一点都没注意到,幸好我发现了,不然你损失可就大了,手机里包含太多信息,像你这样的外地学生,弄不好家里就会被敲诈一笔。”
小迟接过手机,不知道说什么好,眼镜学长又说:“我觉得还是有必要提醒你一下,像你这样不小心,今后在学校会更难办,你可能还不知道,我们学校是出了名的乱啊,所以你最好还是小心为妙。”
小迟听到这样的话,更加惊奇了:“出了名的乱?什么意思啊?咱们学校不是重点高校么,怎么还会乱啊?”
“重点高校是没错,不过我们学校里却经常发生各种各样离奇的事情,小到丢电脑手机,大到暴力伤人事件,甚至发生过杀人事件,还有许许多多至今都没有头绪的悬案,咱们学校很多学生周围都曾发生过一些难解的事件,多么匪夷所思的事情出现在咱们学校你都不要感到太惊讶。”
“怎么会这样?这些事情都是谁干的呢?”
“已经曝光的那些作案者之间,好像都没有什么联系,相互也不认识,但是作案的性质却一个赛一个地恶劣,就好像咱们学校是一个被诅咒的不祥之地,能将人们心中的邪念一下子释放出来一样。”
还没到新的学校,就已经听到这样的传闻,小迟心里顿时沉重起来。
眼镜学长看到他脸色都已经变了,又笑道:“不过你也不用太紧张,因为一群人的存在,这种混乱的情况现在已经得到控制了。这样吧,你给我留一个电话,遇到什么难解决的事情,可以随时来找我。”
校车缓缓地停在校园中,车门开了,眼镜学长拍拍小迟的肩膀说:“好了,到站了,最后还是要祝福你,祝你度过一个难忘的四年!”
“……谢谢。”
小迟下了车,在车门即将再次闭上的时候,小迟忽然拿起手机问道:“对了,还没问学长的名字呢?”
“我是一只乌鸦。”学长意味深长地说,车门接着关上了。
那位学长所说的学校的事,究竟是真实存在还是故弄玄虚呢?还有,“乌鸦”究竟是个什么意思?
提着一推行李的小迟站在眼前这个全新的校园之中,阴云密布的天空之下,隐约看到远处的教学楼如一只沉睡的巨兽。阴冷的风夹杂着雨点抚过小迟的身体,一切就像是一场噩梦的开端。

第一章

门外的人没一个答话。
小迟一看,这位风风火火进来的同学是一位帅气精神的小伙,虽然眉清目秀,但白皙的脸上尽是轻浮,像一个飞扬跋扈的公子哥。
他正在那活跃着,一边的胡须男坐不住了,将军训服塞给这位躁动不安的家伙,冷冷地说:“马上要去集合了,你还是赶紧把这衣服换上吧。”
在这嘈杂的音乐声中,小迟很努力才分辨出身后传来的胡须男那阴沉的声音:“我很不喜欢这个嚣张的家伙。”
只见他摘下戴在耳朵上的耳机,将他那件花里胡哨的衣服脱下来扔在椅子上,大声笑道:“亲爱的同学们,我叫张乐天,以后多多照应啊!”然后将一堆数据线和插线板从包里掏出来。
忽然,厕所门又被打开,张乐天的声音传来:“对了九-九-藏-书-网,咱们宿舍的舍长还没定吧?”
感觉很好,这就是我想要的大学生活,小迟心想;一位稳重可靠的高个儿,一位可爱的小胖子,一位老爱挖苦别人的小个儿,还有一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玩货,这阵容算是齐了……不对啊,一个宿舍应该有六个人,还有一位呢?
“哥就知道,那大家不介意我来当舍长吧?”
“我们几个几天前就来了,以后我们在同一屋檐下,要相互帮忙,共同进步啊。”
“这位体形单薄的兄弟叫蒋成。”胡须男介绍道。小迟看蒋成果然很瘦小,而且小鼻子小眼的,不过却显得很精明干练。蒋成微笑着对小迟说:“扫慈(小迟),里(你)好!”
“你好你好,别听胡须男的,我最讨厌别人叫我肥子九九藏书了,我叫赵飞,叫我飞哥就好。”赵飞眯着眼睛说道。
张乐天干脆地接过衣服,嬉皮笑脸地对胡须男说:“这位大叔,就是因为你爱着急,才老得这么快吧,哈哈!”然后哼着歌去厕所更衣了。
这时,坐在对面的一个看上去很成熟的高个子学生说话了:“你叫陈迟是吗?你来得比较晚,给你介绍一下吧,以后咱们就是舍友了,我叫王大滨。别号胡须男。”他嘴唇上生长着鲁迅式的硬胡子,平头,穿着一件白色短袖,运动裤。看上去像一个健壮的运动员。
“还有一位就是这个床铺的北京哥们儿,他今天一早就出去上网了,现在还没回来。那家伙没别的,就是贪玩。”胡须男说道。
蒋成又用非常生硬别扭的普通话嘲笑道:“也不晓九_九_藏_书_网得那家伙是怎么考上大学的,怎天就知道玩。”
怎么气氛有点尴尬?小迟感觉浑身不自在。
张乐天一边晃着身子一边说:“就是应该有点摇滚才对嘛,大家说对不对?你们喜欢听谁的歌呢?别这么沉默嘛,大家聊一聊啊。”
就在这时,宿舍的门忽然被踹开:“大家好,我来了!”
“哦,对了!”胡须男从他桌子上拿了一套叠好的军训服和皮带交给小迟,“过一会儿咱们就要去广场集合了,你赶紧把这身衣服换上。”
宿舍内比想象中要安静许多,共有三个人,大家都各自伏在桌子上,朝小迟这边看了一下。小迟找到自己的组合床,将行李中的东西一一掏出来摆在桌子上,然后将包扔在床架子上,坐了下来。他晃了晃腿,又找出水杯九九藏书网喝了些水。
“你好。你们以后叫我小迟就好了。”小迟说道。
换好装,小迟将心中的疑问说给了宿舍几个人,胡须男说:“你来得还不是最晚的,还有一个叫张乐天的还没来呢。”
“还飞鸽呢,里仄森(你这身)膘能飞起来吗?哈哈……”一旁的小个子男生用不标准的普通话挖苦道。
小迟这才想起来,大一新生都要进行为期两周的军训。小迟接过衣服,说:“谢谢。”然后拿着衣服去厕所换上了军训服。
“嗨,肥子哥你好。”小迟也不知道这称呼算不算得上得体。
653,这就是我的新宿舍了。他犹豫了一下,打开了房门。
“……呵呵,这个当然了。”小迟汗颜道。
“谢谢大家喽。”门又合上了。
激烈的音乐反衬着屋内众人的沉默。
“坐这边藏书网的这位是肥子眼镜,是个各方面比较博学的人才。”小迟顺着大滨手指的方向看去:这位“肥子眼镜”是个胖胖的家伙,身体和脸都圆鼓鼓的。他放下手中的玄幻小说,扶了扶圆眼镜,青涩地对小迟笑笑,两个酒窝在肉脸上显得很可爱。这样子让小迟想起了哆啦A梦。
踏过长长的楼梯,小迟来到了宿舍楼的六楼,虽然还不到晚上,但昏暗的雨天使得走廊黑得像恐怖片里的场景。小迟需要很努力才能分辨出每个宿舍的门牌号。
小迟看着他像个工程师一样不停地饬他的东西,不知道他要干什么,结果这家伙却只是对小迟放了一个电眼,然后在自己的桌前摆弄起他的音箱来,不一会儿,节奏强劲的音乐就回响在宿舍里,音响里的摇滚歌手唱得撕心裂肺。
还是没有一个人说话。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