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第五节
目录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第十四章
第十五章
第十六章
第十七章
第十七章
第十八章
第十八章
第十八章
第五节
上一页下一页
董延明又欢天喜地地拿着病历跑回办公室,恨不得广播宣传一下自己的伟大事迹。
宋江后来辞职了,去了迅雷风,临走被老巩真心实意地挽留了好几次,宋江态度很坚决,要求涨工资,老巩虽然挽留的态度坚决,却在这个问题上不肯让步,只是许诺明年一定让他超过他想要的数字。这跟从前小刘离职前的戏码一点不差,看来通过离职来加薪在老巩这里是行不通的。董延明很舍不得宋江,虽然这家伙说话比较刻薄,而且在董延明还是新员工的时候没少给董延明摆大爷的谱,但人还是好人。董延明已知的,在老巩面前为自己说过好话的,毕竟就这一个——工作这么多年,深知同事间的人情冷暖,不抹黑你就是好人了,这愿意背后夸人的简直可以当圣人了。
对方表示,你尽管来,不管成不成往返机票都报销。
董延明也到了V9的前期分析中来,他一厢情愿地相信这个版本将是由他来带,这是个比V8稍小一点的版本,但是注定了是更成熟、更受重视、卖得更多的版本,他挺了挺胸膛,暗自算计需要的人力——小蔡肯定是要,方志久也跑不了,反正V7要转维护组了,一组还有个牛……
医生说,倒不严重,注意工作间歇的休息,注意用眼习惯。不过董延明坚持说自己需要回家休养一个星期,医生一听,二话没说给他多开了两瓶眼药水,便在病历上加上“需要休息一个星期”的字眼。
董延明大喜,心想:这不是给我机会去北京旅游吗?于是满口答应。
对方依旧表示,机场来回的打车钱也都可以报销。
就这样,董延明结束了自己的华为生涯,临走两个星期没闲过一天,组内为他送行,很多人好像蒋思君、小蔡、方志久之类的还要单独请,这http://www.99lib.net让董延明发自内心地触摸到了自己的存在感。岳小雄总是欲言又止,却又不说什么,以他的智商估计早把董延明归到早有预谋一列,但他不说破,董延明也没法解释,除了一声“互勉”就再无法正常沟通了。高守也很给面子地参与了董延明的送别宴,居然跟董延明说,走了好走了好,外面天高地阔。董延明听到这话突然一阵伤感,把他最近一段时间对新工作的憧憬全都冲散了,甚至他还想到,如果我不走,是不是会更好?他们喝了很多酒,说了很多肝胆相照的废话,到了9点来钟和往常一样,就这么散了。
他离职的事办得太突然了,自己没有心理准备,规划也就无从说起。等高守这一说,他才开始认真思考,自己居然是离职之后,才发觉这么大的事情自己没有深思熟虑。这一步有没有行差踏错,这个下家究竟是不是自己理想的下家,都没有思考。走路被烧饼砸了头,捡起来就吃,大概就这个感觉。
老巩很给面子地挽留了他三次,以为是董延明觉得自己不受重用,所以许诺接下来V9的新版本就由董延明顶上。董延明不为所动,心里还冷笑“除了我你还能用谁”,但实际情况是,第四天老巩就找方志久来坐这个位置。老巩可能猜到董延明找好了下家,就拿吴海波说事,让董延明眼光放长远一些,说吴海波年薪已经有五十万了,这都是潜心在公司作贡献的结果。董延明虽然大吃一惊,但是觉得自己达到吴海波的层次可能性实在不大,所以也坚决地无视之。沟通到第三次,老巩已经词穷了,甚至口吐不抛弃不放弃这话,让董延明完全摸不到头脑,但又非常感动,觉得离开老巩这样赏识自九九藏书网己的领导似乎不见得是一件好事。
V9的开发也提到了日程上,新晋的开发代表刘彻主抓这个版本,可能是老巩不适应自己升级,多做了许多开发代表的工作,所以刘彻闲得慌,抓这个版本抓得很用力,以至于连前期特性分析他都要问问。
宋江离职之后,董延明又接手了一些零碎的活,中间还被吴海波借来派到香港出了次差。其实是个跟香港运营商客户PEOPLE沟通的任务,董延明的作用就是为用户讲解BAR产品如何满足客户需求的,简单得很。吴海波手下没有空闲的SE,所以去业务组求援,看到偷偷用从前的招聘账号上网的董延明,眼前一亮,他需要的就是这种可以在客户面前夸夸其谈说瞎话不眨眼睛的家伙。
回了深圳,董延明一切如常上了班,一个星期后对方公司打来电话发来OFFER,居然要了董延明。董延明看看薪酬还算不错,而且对董延明这类好动的人来说,未知事物的新鲜感有着致命的吸引力,他再一想传闻中外企轻松的制度,顿时下定决心。
董延明追问,那打车的钱呢?
第二天董延明拎着包就去了北京,先面试再游玩,待足一个星期才回来——他忘了问人家会不会给他报销间隔时间是一个星期的往返机票。
董延明回去的一个星期后,香港办寄来了立功喜报,老巩照例将之抄送全部门,以示表扬。估计是董延明刚认识的哥们给董延明帮个忙,但他忽略了这次任务实在是太微不足道了。吴海波跟董延明说:“明哥,要不要这么夸张啊,你就去一天而且只是个沟通,合同什么说不上,你立什么功喜什么报啊,会不会太假了啊!”
几年后,迅雷风上市的事情已经被人遗忘了,宋江倒踏踏实实地在那里干了下www.99lib.net去,董延明一直想问那五千股股票到底价值几许,但话未出口自己就有些心虚,也就忍住了。
当时是晚上六点,六点半兄弟们就都下班了,董延明在门口站了一会,想起再过半小时从前的同事便潮水一样涌出这个门口。他不想等到下班时候再看见一堆已经说过无数次再见的人,还要尴尬地再说一遍再见,便匆匆离去。
董延明大骂老巩抠门,他倒不担心有人把这话传过去了,因为他还想让老巩觉得大家都因为工资待遇低都起了离职的念头——让他变光杆司令,看他怕不怕!
在北京的时候,蒋思君打他电话,说晚上跟几个兄弟去他家里看他,董延明好言谢绝。但蒋思君居然表示他非去不可,而且还要喊上所有人,气得董延明真想骂他猪头。好容易拒绝了蒋思君,老巩又打来电话,慰问董延明的病情,董延明幸福得浑身抽搐,恨不得在北京的地铁里大声歌颂老巩英明神武。
董延明要说不心动是假的,但是终究是对一个下载软件没有信心,他开玩笑地说让宋江给他去探路,宋江也开玩笑地说如果情况属实那他就拉兄弟们一把。
董延明去了香港,香港办事处负责PEOPLE的市场经理接待他,居然是同城老乡,俩人聊得极其开心。客户是两个香港本地人,就跟电视里看到的那种香港人差不多,普通话说得巨烂,一句话十个字,有三个是英文单词,四个是粤语发音。这样也好,因为客户问出来的问题董延明听懂也可以装不懂,给自己留足了思考的时间,而且就算说错了也可以有理由推卸。两个小时后董延明浑身大汗地跟客户结束了这次沟通,与市场经理一起离开了位于元朗的客户办公室。
后来一天董延明眼睛痛起来了,自己照镜子一看99lib•net,觉得自己右眼球突出了。他想起从前小刘连续加班时的症状,基本匹配,于是也不去考虑自己是不是真的有小刘那么劳累,欢天喜地地跟岳小雄请假,说自己积劳成疾,要去在百草园的华为内部医院。
他踌躇满志,在纸上画了很多人的名字,分析各个优缺点,好像沙场秋点兵一样。
V8前方的实验局跑了一段时间,虽然跟爆竹一样总是响个不停(宕啦,又宕机啦),但慢慢趋于稳定了。
宋江去了迅雷风,工资涨了一点点,但是迅雷风给了五千股的股票。据说当时迅雷风刚融资五百万美元,正准备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上了纳斯达克最低也有一股五十美元,这五千乘五十乘八就等于两百万上下人民币——当时迅雷风的口号就是“百度上市造就一批百万富翁,我们一样也可以”。
在华为的最后一天,冯越通知董延明到公司交工卡,取离职证明。董延明把工卡郑重其事地交付给了冯越,这是他在华为最后的痕迹。冯越说了句“董哥以后常上网”便埋头干自己的事情。冯越见惯了部门里的人来人往,或者说她的一部分职责就是迎来送往,不管董延明在自己看起来多么特殊,在她看来也只是一个名字一个符号。董延明这几天被人环绕惯了,一时有些冷清,但不想让人觉得自己依依不舍,所以快步穿出办公区,自己的办公座位连看都不想多看一眼。反正只要离开这里,这里所有的一切都与自己无关了,说什么“公司不会忘记你、部门不会忘记你”或者“我曾在这里战斗、在这里挥洒青春”,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糟天下之大糕。
天已经黑了,路灯全开,光线照在地上又被树影撕得粉碎。董延明就踩着斑驳的光影快步走出华为,一路没回头,不是不留恋,是没什么可留恋藏书网的。
这事董延明无心插柳,事前没有一点准备,想一想自己都吓了一跳,但事到如今也百口莫辩了——本来离职是件光明正大的事情,但他这次病假却让他自觉有点欺骗大家爱心的感觉,有关离职原因也只好借口说自己想休息一段时间这么蹩脚。
他心里空落落的,仿佛失去了什么,他安慰自己,过去的过去了,但其实还是自己的。
董延明脖子上空空地出了大门,门口的警卫只拦进门不带卡的人,出门不带卡他就不太管了,这让董延明有点失落,他还想嚣张地问,老子离职了,不带卡不行啊?
之后的日子董延明过得还舒心,带过两个项目之后好歹有点特权,终于摆脱了一棵菜的命运——谁想要就剜到碗里,自己连点反抗能力都没有。他还计划着,下次老黄再打他的主意他就可以推辞说,“我那个版本还有些事情要跟前方联系呀”,牛烘烘地推托掉。不过老黄却再没动过他的念头,所以他的这番说辞也没能实践一下。
不过老巩不可能太了解情况,所以对于董延明看法还是不错的,偶尔也在其他场合透露过“董延明办事我放心”这类意思,这让董延明非常开心,觉得这不仅仅是好的开始,还是一个必然会实现的承诺一样。
董延明下午回了家,美美地睡了一觉,傍晚时分被电话吵醒了。电话是北京的一家知名大公司打来的,说是从网上搜到董延明的简历,邀请董延明去北京面试。
等出了门,外面一样的风淡云轻月影朦胧,跟大门里并无任何不同,只是董延明再想一步就跨进大门里是有些难度了。他觉得好像又回到了从前一样,和华为又重新保持了距离,只是站在门口再也不是入职前那种激动憧憬的心情了。
董延明被人吵醒了,老大不愿意,老气横秋地问,那路费怎么解决啊?
更多内容...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