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第三节
目录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第十四章
第十五章
第十六章
第十七章
第十七章
第十八章
第三节
第十八章
第十八章
第三节
上一页下一页
董延明疑惑地看着他:“你到底喝醉了没有啊,咋说话还这么有逻辑性呢?”
“小龙女错了,错大了,她觉得搞技术用脑子累,搞人际关系只怕要更累,还有比人更难琢磨、更难把握规律的吗?她在咱们部门里都没混明白,怎么就觉得自己到了市场那边人精扎堆的地方就能混明白了呢?做技术没前途,做市场有前途,其实做什么最后来还不是要做人?你在大学里做好了吗,你在程序员堆里做好了吗?这就跟在羊群里打架你还没有拔尖呢,就蠢蠢欲动要去狼群里打架。理由是什么?狼群里有肉吃,羊群里只能吃草!你真以为狼群里所有的狼都能吃上肉呢?吃屎的大有人在!就生命的本质来说,狼和羊没有本质区别,未见得谁就高过谁,所谓的机会之类的那也是你们这帮傻×硬加上去的。”
小蔡摇手说:“不对,干活是不假,但……干活也有开心不开心的啊,你觉得没有区别?”
小蔡问董延明小成最近怎样,董延明撇着嘴说:“也就那样,天下乌鸦一般黑,外企松是松,忙也一样忙,你那么关心他你自己问他呀?”
小蔡连连点头,说:“对,老巩老说,年轻时候不努力,老了留遗憾,刚入职时我觉得太有道理了,现在就觉得不太对了,又不知道哪里不对,反正这话不能算全对。”
小蔡听了这话也笑得跳起来,说:“老巩要是听到了他还不气死了,这要是任老板听到了更气死了。”
“对,在微软实习,”小蔡悻悻地说,“我在微软实习的时候,跟着那些人,真是望尘莫及,一举一动一言一行我都受益匪浅,天天在学习天天在进步,感觉太好了……我,真是不喜欢,现在的状态,一堆人跟着你就跟你会什么似的。”
董延明一愣,没反应过来,到底www.99lib.net他是SHIT还是项目是SHIT。
小蔡说:“我真不喜欢这样,我喜欢跟着别人干,让别人带着我,喜欢那个提升的状态。我从前在微软的时候……”
董延明自言自语说:“妈的,你不喜欢但我喜欢啊……”
董延明“哇”的一声叫出来:“你也要走啊,你还有五万股票呢!老子还没有呢!”
小蔡点头说:“我就知道你也觉得没意思,真的,我来公司这么久,最近这半年,一点东西都没有学到。而且你知道吗,现在开始有人向我学习了,等着我去带领大家,去给别人指引方向,啊?别人跟着我干?”
小蔡说:“延明啊,我说真的呀,你没想过吗?我跟老巩说,你看看公司这个环境,看看周围,最高层建筑就是我们的办公楼,穷乡僻壤穷山恶水,一天到头除了同事就见不到别的活物。与世隔绝啊,我想了解外界信息,除了早上看报纸就没途径了,我真够了,来年我想换个去华强北工作的地方,沾沾人气。”
“你看你看,说漏了吧,哈哈!”小蔡指着董延明说。
他想打断小蔡,结果小蔡整个人趴他肩膀上,拍他的大腿问他:“延明,你说实话,你开心吗?”
小蔡为了表示自己真的喝多了,站起来解开裤带对着路边撒尿,董延明慌忙跳起来。远远的有几个人走过来,好像是女人,董延明赶紧侧身挡住小蔡。小蔡一泡尿完事,大模大样地提着裤腰带,俩人沿着路漫无目的地走着。
顺利转测试后,董延明说要请组里大家吃饭,大家都说要狠吃他一顿。结果一转眼董延明又到处喊人拉赞助,最后变成了二组大会餐。不过名义既然是董延明的项目完工,董延明自然成了主角,所以又见他拎着酒瓶子,绕九-九-藏-书-网着酒桌追着别人灌酒。
董延明点点头,其实他觉得小成的新领导这话说着假,但总是透着点人文关怀,好歹做出了关心下属的样子。
小成换了工作之后还不错,工资优厚工作轻松,再也没有人在你耳边叨叨“努力啊奋斗啊”,他的领导反倒要求大家注意身体,居然说出来“你就算挣到了钱,可是你疏远了家人,那你挣钱有什么用”这种话,在华为听起来简直大逆不道啊。
董延明脸一红,辩解说:“你不要跟着瞎扯了,我自己从来没想过转什么市场,就咱们这帮人瞎传。我还就纳了闷了,市场真有那么好,真有那么好混?你说咱们这帮人,小龙女话都说不利索,她去市场干什么呀?觉得不用写代码的工作,就是她能干好的工作了?钩心斗角不比我们现在写代码难多了?还有李茂川,好好的事都能让他办得乌烟瘴气,他能处理好人际关系?老实说啊,我要比他们,这语言表达这一块我他妈强太多了……”
小蔡继续说:“你说这项目你带着有意思吗?做的什么呀,有技术含量吗?你做着开心吗?”
小蔡挠挠头,好像刚才他说话的时候忘记了这事。董延明抱着他的肩膀,觉得人家跟你推心置腹,你不掏心掏肺说两句就特不好意思。所以他想了一下,说:“要说这事吧,我也觉得挺郁闷的。我早就想过你说的那些不开心了,也觉得天天妈的活着就好像为了工作似的。这肯定不对啊,我工作是为了更好地活着,现在好像活着为了更好地工作一样,本末倒置嘛!”
董延明不去理他,难得有兴致说两句真心话,他继续喷着:“可是换个地方呢,都他妈口若悬河的人精,我还能玩转了?或者说,我能比现在玩得更转?谁还会因为我这个德行愿意给我面子。九*九*藏*书*网上次老巩跟我谈心,我跟他说,一个常胜将军之所以百战百胜,是因为他会选择战场。嘿嘿,老巩听了可高兴了,把这话记他的本子上,说他从此以后都记住我了。搞技术的大多不善于表达、不喜欢沟通,我喜欢,所以我顺风顺水,很多人给我面子,高看我一眼。这里才是适合我的战场,做技术的最不缺的是什么?技术人才!最缺的是什么?哈哈哈!打乒乓球赢了象棋冠军,下象棋赢了网球冠军,你觉得这只是个笑话?”
小蔡鼓掌说:“好,明天你指着鼻子去跟李茂川说去!”
小蔡又连连点头说:“就跟沙加说的一样,根本没有绝对的对和错嘛!”
“没有?”董延明说,“凡是干活我就不开心,哪有开心的,变态啊。你听说那个笑话没有,世界上最伤心的事情是什么……”
董延明放心了,原来小蔡没说他是SHIT。他思考了一下这个项目过程,其实挺开心的。这个过程中也没遇到什么大问题,偶尔遇到小波折董延明一出手便解决了,引得几个不知深浅的新员工发自内心地崇拜他。做这个项目时,在部门里他也挺长面子。无论平台组数据组,凡他去交涉事宜,大家都给他面子——当然因为这个项目特殊,老巩提前打过招呼,让所有人为此让路。但董延明不去想这个,他宁愿相信他也变成了让人不得不尊敬的人物。但小蔡这么说肯定别有深意,他自然也顺着小蔡说,不开心,太没意思了。
董延明无奈地翻白眼:“我比他们强,说老实话,我比咱们组大多数人都好那么点,但那又怎么样?矮子里面选将军,还真觉得自己高过门框去?上次老巩跟我谈话,我就说,我吧,也就是这一堆这一块显出我来了,能说会道跟大家挺不一样的,谁都愿意跟我怎么九九藏书着似的。真的,我去出差那几个月,宋江每次喝酒都记得给我发短信,说我不在吃饭都味同嚼蜡。哥们受欢迎吧?咱们组有谁不把我放眼里了,我说话谁敢当放屁了?”
董延明皱眉说:“我倒觉得没啥不开心的啊,不就是干活吗?走哪不是干活,不干活我还能干什么……”
董延明点点头,小蔡对BAR的知识以及通讯的知识是非常扎实的,而且屡屡有让人佩服的见解,这是董延明不及的地方。
沙加?董延明对圣斗士里这句话也印象深刻,他顺着自己的思路继续说:“我们从小受的教育就是要报国、要发奋什么的,要为了什么事业奉献终生什么的!我是挺落后的人,我始终就不明白,有些人做这些事做得开心你就去做,有些人做这些事不开心你就不去做呗,这事有什么好强求的!嗯?咱们俩原来说什么来着?”
董延明和许多离职的同事都保持着密切的联系,他就是有这个习惯。而小蔡或其他人,跟小成这种关系即使还不错的同事,一旦分开也就断了联系。所以很多人对旧同事或旧单位都有人走茶凉的尴尬,但大多数时候并不是说人情冷漠如此,而是大家疏于沟通所致。
小蔡也喝得七八分酒意了,舌头有些大,说:“SHIT,你带的就是一坨SHIT!”
董延明不屑地说:“他那是偷换概念,难道所有人的人生都得努力啊、奋斗啊、燃烧啊、爆发啊、小宇宙啊,都跟圣斗士一样?他也就是糊弄你们这些书呆子吧,我从没听他的。难道所有人的价值观都必须跟他一样啊,我都不稀罕说他。你说,理想这个东西有对有错的吗?咱们任老板可以以产业报国为理想,我姑且不论这到底是不是出于他的本心,我就说他的这个口号,就冲这四个字,你得说牛×。但问题是,那九-九-藏-书-网难道我想天天回家吃晚饭就是错?他为国为民就是伟大,我就想老婆孩子热炕头就是肤浅?价值观不同而已,哪有谁对谁错的?”
俩人又闲逛了一会,小蔡突然提出来要去董延明家里睡觉,吓了董延明一跳,思路马上转到断背山上了。小蔡看董延明犹豫,脸色立马变阴,董延明抹不开面子拒绝,勉强同意。俩人一路回家董延明都心里后悔,觉得小蔡跟他其实没有那么铁,突然提出来借宿不会想酒后乱性吧!
小蔡拉拉杂杂说个不停,董延明本来还以为俩人能谈谈心说些部门的八卦,结果听小蔡说了这么些东西,一点兴致也没有。
喝到八点多钟,因为要赶晚上的班车,大家都走了,剩下小蔡和董延明满脸酒色地坐在万科城门口的马路牙子上。
董延明皱眉提醒他:“实习,你是实习!”
小蔡打断他说:“你不是吧?反正我挺受不了现在,真的,头几天老巩谈心,问我哪里不满意。他问我对现在的部门环境有什么不满意?我跟他说,这氛围我不满意,受不了,天天就是为了工作,没有别的,回家睡觉为了第二天可以工作,锻炼身体为了可以更好地工作,我去看电影也是为了休息头脑可以继续工作,我不开心。”
小蔡笑得快蹲下了,附和说:“谁都不敢把你当个屁,必须的!”
董延明被几个新员工叫了一晚上的董老大,屁股轻得快要飘起来了,他拍着小蔡的脖子,得意地说:“小鬼,你看洒家这项目带得如何呀?”
小董白了他一眼,尴尬一笑。他也就是随口说说,捍卫自己的选择,是非对错这本来就不是一定的事,他也没有争辩的乐趣。
小蔡哈哈大笑:“难怪大家都说你要转市场才行,你一说起话来劈里啪啦一套一套的,虽然说着说着就爱跑题,但说得真好听,我爱听,哈哈。”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