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第一节
目录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第十四章
第十五章
第十六章
第十七章
第十七章
第十八章
第一节
第十八章
第十八章
第一节
上一页下一页
几个人不说话,沉默了一会倒都把视线集中到董延明脸上,董延明心里明白,这意思就是现在没辙了,你不是负责人吗,你说吧,是不是该让哥几个回家了。
这事之后平静了几天,林左和老王又跑到欧洲去参加什么宣讲还是投标的,据说新产品V8受到世人的瞩目……
又几天后,林左和老王又跑到哪个洲参加什么活动,又据说V8受到客户的吹捧……
可惜老王和林左他们看到雪片般飞舞的问题单,他们听不到北风那个吹雪花那个飘,所以他们依然找不到北。
一个小时后,修改完毕,上机测试,速度数据不仅达到了要求,甚至还超出不少。
小刁一摊手:“就两天,根本就不可能呀。这种底层改动,没有两个月都不行,就算是实验版本不用考虑稳定,我估计光让系统能运行起来没有两个星期都跑不起来。”
老巩到底比老王和林左更了解现实一些,一看工期就觉得不太对劲,跟刘彻研究一下,又找来老黄一问,彻底明白老王这个决定下得多么草率了。老巩震怒,老巩彷徨,老巩仰天长叹,但是老巩www.99lib.net无计可施,因为老王是他的领导、他的上司,他打牙和血吞、眼泪肚里流……
老巩来到董延明的座位上,看着董延明,微笑着说:“延明,我听岳小雄说,你很想裸奔?”
最终他给高守打了电话,高守对整个产品乃至业务的熟悉程度远在今晚众人之上,而且……他大概也会比较了解一些内幕,比如假如因为这个原因本次投标失败,董延明会不会有什么处分!
他咬咬牙说:“大家再仔细看看代码,多想想,万一有对策想出来,我们就算没栽!”
大家对此无异议,各自分开想辄去了,吴海波面色轻松地安慰董延明说:“延明,没事,这事叫措手不及……”
董延明说:“那就改吧,能改多少改多少,能改成什么样就改成什么样吧。”
话说回当前,董延明并不知道这些猫腻,所以对自己侥幸过关最大的感触是技术才是硬道理——你看看人家诺基亚,什么叫牛,什么叫风,什么叫马……
董延明浑身汗毛都在一瞬间收缩了,原来真有办法呀!
岳小雄以为他承认了,其实http://www.99lib•net董延明想的是:原来你也能想到呀,我还以为就高守有这个准备呢!
老王和林左到处参加宣讲及投标,但他们很惊奇地发现,这次大改动后的V8即使性能上大幅度提升,却仍然没有达到世界顶尖水平,仅仅算跟上脚步而已。
这是一个版本,另一个版本是……
他想给老巩打个电话再请示请示,又觉得打了也是挨顿骂,便决定还是把骂都留到彻底失败之后再统一挨吧。
这两种传言其实对董延明影响都不大,他又有幸被老巩想起来,再一次承担了堵枪眼的责任,也就是负责为这个某客户专门定制的小版本。
很多人都不知道中间有过这些波折,不了解这中间的惊心动魄,这让董延明很没有成就感。他希望能跟人吹吹牛,说说自己曾经面临的局面,自己曾经力扶大厦力挽狂澜,但是这件事情最惊心动魄的地方偏偏是见不得人的,这让他又没法跟人分享这种惊心动魄,憋得董延明一会笑一会警惕地东张西望,活像个小偷。
董延明傍晚从珠海坐船返回深圳,又从蛇口码头打车回99lib.net坂田基地,算了算自己长途奔袭的总距离,居然很有成就感。
后来他这心结被岳小雄解开了,岳小雄算了解整个事情来龙去脉的,但是他不了解当晚的解决,可人家一针见血问到了问题重点:“你是不是搞鬼了?”
老王和林左不抛弃不放弃,继续为了BAR、为了公司的明天努力打拼,有条件要卖,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卖!
但高守又慢悠悠地说:“不过要说吧,也不是完全没办法,这事情我早两年就想过了,觉得万一有这么一天,我还真能对付过去……”
事后董延明这几个人被通报表扬,还记了红色事件,大家劫后余生觉得世界无比美好。
董延明心想:让你们走了,谁想辄去?我死也要有个垫背的呀!哦,原来从前每一次李茂川逼我们加班心里是这么想的啊……
众人安心回家睡觉。
几年后一次偶然的机会,董延明了解到了当初诺基亚之所以在那次测试中稳若磐石八风不动的原因——测试用例是人家提供的,人家是真正的既当裁判员又当运动员,你奈我何?
吴海波居然在一旁频频点头,恨得董九_九_藏_书_网延明牙根痒痒,心想:要不是你那么草率地作决定,我能被动成这样吗!他倒不去想吴海波当初有没有作决定误导他,其实都无法改变眼下的窘境。
董延明五体投地了,没有正面回答,只是发自内心地感叹:天下聪明人即使经历不同但看事情往往都会惊人的相似呀!
董延明听了高守的办法,又急急忙忙给老巩打了电话请示,老巩不置可否地表示你自己看着办——这就算恩准了。他赶忙又把大家纠集起来讲了讲应对策略,大家瞠目结舌,不过又无法反驳,赶紧匆忙去实施。
于是老王不得已才答应了客户的一个苛刻的要求——需求全部实现,工期提早。
高守笑了笑,说:“我也解决不了。你一说这事我马上就反应过来,怎么可能有那么快的速度!不过,要说诺基亚那还真是牛啊,我都没想到真有人能有那么快的速度!”
这些消息听了几次,连董延明都有些飘飘然了,觉得V8俨然已经跃居世界技术潮头吹风了,还好有兢兢业业的测试部的兄弟们,用一张一张的问题单,让董延明这些人牢牢地找到了北。
于是找不到北www.99lib.net的老王和林左,终于在一个正式场合答应了一个客户,为他们定制一个版本。这是好事,只是问题出在答应得太痛快了,工期也压缩得很紧。
高守没推辞,只是问了问吴海波有什么意见。董延明讽刺吴海波:“他们SE就懂协议、业务,他们知道什么呀,他们写过代码吗,知道代码都是怎么实现的吗?能跟老大你比吗!”
后面说什么董延明已经听不见了,他拎着手机跑出去给岳小雄打电话问计。不过电话还没打出去他又摁死了,他无端觉得这事问岳小雄也是白搭。
第二天董延明重新跑到珠海,现场一测,这一条顺利通过,余下还有几条未能通过,但是这都是提前预料到的。董延明收集了日志发回家里分析修改,第二天再跑就全都顺利通过了。
董延明听他也这么说,这才死了心,最后一点希望也破灭了,随之而来的就是困意袭来,他想马上挂了电话,想找个桌子趴睡一会。
他们几个人连同吴海波,准备熬了一个通宵讨论该如何解决,不过这事情太过明显,讨论半个小时大家就技穷了,除了从根上修改业务处理的方式根本无法解决。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