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第一节
目录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第十四章
第十五章
第十六章
第十七章
第一节
第十七章
第十八章
第十八章
第十八章
上一页下一页
董延明听了半天电话会议,也分不清楚谁是谁,但是CVF那个女人还是听得清楚了,“肯定是BAR的问题”这种话也能听清楚。他马上分辩说,这不可能是BAR的问题。然后就列举了几条证据,大意是如果是BAR有问题,应该出现什么什么样的症状,但是实际情况和现场参数是什么什么样的,绝对不是BAR的问题。
董延明也知道这帮人都四六不懂,但是一听问题解决了,又是通过更换什么卡什么板也推断出不是BAR的问题,他悬着的心也落下了。
电话里马上静寂无声,也没个人体贴地说句“那你快吃饭吧”。董延明忿忿地又说一遍:“有没有我干的事,有没有了?没有我吃饭去了啊!”
那天下午突然出现很多手机用户电话无法接通的情况,集中高发在一个县城。董延明非常有幸地就身在该县城的上级机房。
董延明吃完饭回酒店睡觉,早上醒来抓起手机没发现有未接电话,这才放心,到了运营商机房,看看所有人都面色如常,心里更镇定,抓住运营商的技术人员一问,人家也http://www.99lib.net说不清楚,但是知道是解决了,问题出在更上一层机房的什么卡还是什么板的。
这个比喻并不恰当,但是他也找不到恰当的比喻了。他本来是不希望BAR出事,事发的时候他还惊慌得心跳加速,但是事情一过他脑子里萦绕的却全都是吴海波、小蔡怎么力挽狂澜力扶大厦、怎么火中取栗、怎么为人称颂。年轻人谁能不好高骛远,谁不愿意一步登天?
事故出现后,从总部到分公司办事处,所有涉及到的网元部门全都组织起来,迅速成立了攻关小组。这事件从表面上看和小蔡碰到的那次完全一样,但是通讯领域就是这么奇怪,看似一样的结果往往都是不同网元不同原因造成的。
大家依旧在电话里面吵来吵去,一晃就是几个小时,董延明就守在机房里饿得头晕眼花。一直到下半夜还没个结果,董延明握着的电话已经开始发烫了,他实在受不了了,大声问:“谁还有想知道的参数、想运行的命令,赶紧告诉我,我快饿死了,我想要吃饭了。”
董延明走出九九藏书运营商大楼,已经快凌晨了,外面哪还有吃饭的地方,找了半天找了个烧烤摊,也就剩下一些猪脑花之类的东西。
他从头捋了一下昨天事情的经过,想搞明白是不是自己错过了什么,但是想了一遍之后发现自己根本什么也做不了,这事情简单到一句话就可以概括——出了事,开了会,解决了。我在哪里呢?董延明苦恼地想,这事情里面我在哪里呢?全过程都有我,不过也可以都没有我,妈的,搞了半天老子还是个可有可无的角色……
先前说话那人不耐烦地说:“宋迎春你不要捣乱了!哎,BAR的兄弟你是开发人员是吧,你能确定这个问题对不对?我们不是推卸责任,只是公司的流程上也要求所有相关网元的支持人员必须参与,所以呢我们还是要等BAR的人到了才能下结论。现在就麻烦你了,多注意观察现场环境,多收集现场数据,毕竟你人在现场就是代表公司……”
董延明答应了一声,那人又说:“脾气挺大呀你。”
事后客户依旧投诉了公司,影响几万人半天的通话毕竟不是小九_九_藏_书_网事。公司内部的邮件也依旧是前方传来胜利的喜报,几个人名字写在上面。
从前董延明在总部也观摩过攻关小组通宵达旦地工作,当时就看见高守他们跟平时一样写写画画开会讨论,等真在现场了才知道这种小组压力之大、范围之广、响应速度之快。
他出差时间长了,连算球这种方言都学会了。这时候电话里有个人说话了,他说:“BAR的兄弟,你是在现场吗?”
速度有多快呢,客户从投诉问题到电话会议开通不到十五分钟,董延明进到电话会议专线的时候里面也就七八个人,不过BAR的人居然还没有参与。
之后就是大家乱糟糟的讨论,要求董延明做这个做那个,半小时后BAR负责支持现场的人上来了。董延明居然都不认识这个人,不过那人也是经验丰富,听了些参数就很直接地断言这不是BAR的责任。
线路里很多人都开着电话忙别的事情,只有几个人窃窃私语,CVF那边声音稍微大一些,说,别听他的,赶紧去联系BAR的开发人员来定位,肯定是他们……
这事情让董延99lib•net明觉得索然无味,就好像刚看见一个落水儿童还是失足少女的,他这里刚一惊,那边“嗖”的一声已经被人救起来了。
这时候CVF的女人又出来说了一句:“肯定是BAR的事,肯定的……”
董延明让CVF的女人气得青筋暴跳,他还没遇到这么勇于推卸责任的,他还以为都是一个公司的人,凡事都是互留脸面,第一次遇到这么赤裸裸的、像孩子耍赖一样的“就赖你,就赖你”。不过另外那人一说话,董延明也冷静了,感觉这个是个领导,也收敛了不少,心想,天塌了老巩顶着,我替BAR出什么头啊。
董延明说:“你说什么?我就是BAR的开发你听不到啊,有话跟我说,喊什么人喊人!现在我们在干什么呀?推卸责任啊?你推我推都他妈别承认,等明天问题没解决一块死了算球!”
他自报家门,“董延明,在现场机房”,线路里的人马上哇的一声,“现场居然有人啊!”。然后在现场的董延明就要不断解答那些不在现场的人的问题,为他们提供参数,帮他们运行命令。一段时间后,大家已经排除了外力www•99lib.net因素,断定就是公司的产品出了问题,但是是什么问题呢?最有可能的是BAR以及和BAR接口的网元CVF。
又沉默了半晌,声音貌似领导的那人慢慢地说:“现场的兄弟,你先吃饭吧,不过手机要保持开机,有时候还是需要你在现场的支援……”
董延明大怒,差点摔了电话,大声说:“我就是BAR的开发人员,我开发的我怎么不知道!别的不敢说,这个问题我就可以肯定,这个事情绝对不是BAR的问题!如果是BAR的问题,我以后倒过来走!”
董延明辩解说:“我这是出差憋……不,我不是脾气大,是有事说事,不,我是就事论事。你们非要等BAR的人来也没关系,反正找不到我的责任,愿意浪费时间那由你们,拉大锯呗。”
CVF那边的是个女人,一口咬定是BAR的问题,可是BAR这边的人居然半个小时了还没有上线,这女人跟起哄似的来来回回地说:“跟我们没关系啊,是他们的事啊,跟我们没关系啊,是他们的事啊……”
CVF那边很坚持,说:“又没有代码你知道什么呀,你就瞎说吧。”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