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第四节
目录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第十四章
第十五章
第十六章
第四节
第十七章
第十七章
第十八章
第十八章
第十八章
上一页下一页
表面上看这事情就算解决了,至少董延明成功地把自己从客户与当地办事处的矛盾中拉出来。他也想过这事情有没有完美的解决方案,可以让客户和公司都不受损失,皆大欢喜。但想来想去也没想出来,因为客户利益最大化的解决方案,就只有更换设备一种,公司利益最大化的解决方案,就只有不更换设备一种。这双方的利益最大化完全对立,除非一方退步,绝对无法两全其美。
董延明得到老巩的首肯,着手准备培训资料,准备得非常充分,结果当天运营商所谓的技术人员挖鼻孔剪指甲发短信,把董老师晾得眼冒金星。董老师仔细地观察了又观察,发现连半个听课的都没有,偶尔抬起头的人也是仇视地瞪着董老师。“看来大家也是被领导逼着来完成任务啊”,董老师真想拂袖而去,但只能尴尬地讲下去。
后来小董又经历了几次当地运营商的设备告警问题,运营商的技术人员要求小董尽快解决,小董与开发部的专项技术人员讨论之后得出结论——只能更换该设备的解决方案。但落实的时候,老巩亲自打电话跟小董说,换设备这事情不能由开发部来办,必须由当地办事处技术服务来办。说白了就是换设备的这笔钱,开发部肯定不出,必须由当地办事处出。
随后这班被投诉的人一起升级了全省的四个局点,胜利还巢,立功喜报由当地办事处发出,董延明的名字排在中间,从前面数第八位,后面数十一位。第一位是从没露面的办事处主任,第二位是也一样没露面的老巩,以此类推一直到第七位才是露过面的高督。不过董延明已经很高兴自己被排上号了,据岳小雄说,这喜报老巩也抄送整个开发部了——这好歹也是一件出名的好事吧,前提是大家能从那一堆名99lib.net字里敏锐地发现“董延明”这三个字。
结果他当然没被几个老大碰到,岳小雄说几个老大下午不知道去哪里开会了。大家瓜分了董延明带回来的礼物,有吃有喝,每人还有一个极具当地风情的纪念品。这纪念品是头几天他打电话给老巩请示“我是否能回来”时,老巩授意他买的。老巩的想法是:每次出差大家都带些吃的,搞得办公室里乱糟糟的半天不能平静,吃完了抹抹嘴大家也都忘记了,不如带点小纪念品,省钱又有利于组织氛围建设——大家电脑前都放着一堆一堆的纪念品,这是什么样的感情啊。
小董改变了策略,不再号叫“我要回家”,转而向老巩表示,自己天天没事干,太浪费部门的人力资源了,还是分配一些他可以在公司外操作的工作,让他继续为部门分忧吧。这一招果然好用,老巩居然在一次公开的场合提到了思想上积极进步的小董,要求大家向他学习。但同时小董也发觉自己弄巧成拙了——老巩既然认为自己在外也能工作,那更没有必要把他放回来。
又过几天,前方办事处的表扬信如期寄来,大力称赞董延明在本次活动中的优秀作为和专业素质。办事处有个高级督办是董延明的同乡,俩人几天交道打下来如胶似漆,这点表扬还不是小菜一碟。
董延明怒道:“你他妈这个级别的能看到吗?你去问问老巩啊!”
第二天依旧是上班,足足悠闲了三天,这才有些工作找上来。
后来没过多久,老天似乎听到了董延明的召唤,特地为他降下来一次狂澜。
董延明从机场直接打车到坂田基地,很夸张地把大旅行箱拖进了办公室——他多么想迎面碰见老巩、老王、刘彻这几个领导呀,他们一定会眼含热泪把九*九*藏*书*网“给风尘仆仆的这丫涨工资”这想法填满脑内所有的空间。
董延明马上明白了,又打电话与岳小雄沟通了自己的想法,获得岳小雄首肯后便着手实施。
董延明傻眼了,心想,我×他大爷的,一点活没开始干,就先被投诉了,这可真叫出师未捷身先死啊。
时光荏苒,董延明离去的时候天气还有些凉,等他归来深圳已经满街都是极短的裙子和细细的吊带了。
那兄弟挂了电话,对董延明说:“我不为难你,我就为难他,他不解决我下次都不让他进我们机房。”
董延明又给主任打了电话,解释说:“你们最开始又不告诉我不能给人家换设备,光让我尽快解决,结果我已经把解决方案和人家沟通了,你们这才又告诉我说不能给人家换,我是真搞不定他了,邓总你看现在怎么办?”
董延明其实可以在家里待一天再来公司报到,不过他还是一厢情愿地坐着等老巩回来,再送上自己的纪念品,领受了老巩的夸奖才离去。
但意外情况还是发生了,市场部跟运营商的省级领导已经做了沟通,运营商的省级领导和当地政府以及电视台也已经做了沟通,这次升级要有领导参观、新闻参与,总之一堆上得了台面却上不了桌面的烂事。董延明这几人说停就停,那边连电视台带政府领导都被晃了一跟头,严重影响了人家的日常工作,市场人员大约受了些气,大怒,直接把负责这事的所有人都投诉了一遍!
他有点恐慌地给岳小雄打了电话,岳小雄说,我也没看到什么投诉邮件啊。
就这样还连番上了几天的课,听课的和讲课的都被折磨得精神快崩溃了。胜利完成任务之后,董延明以为这次可以回家了,但技术支持主任老邓又想出一样工作,让董延明去一个局九-九-藏-书-网点观察环境。
这主任沉吟片刻说:“也是啊,这也不利于我们跟客户的关系,这样吧,你就早点下班躲着他们去!”
主任忿忿地骂一句:“他们移动这帮人太没文化了,就知道威胁我,算了吧,过几天他们自己就忘了,你也别再提了,先这样吧。”
董延明差点晕过去,心想,我吃住都在人家的地头上,我能躲得了吗?他想了又想,知道跟这个老邓主任是讨论不出任何建设性结果了,他跟岳小雄沟通了这事情。岳小雄也不太清楚怎么办,但他可以肯定的是,绝对不能让开发部受损失。
董延明在这次出差中还被投诉了一次。原因是要升级的头一天,大家在运营商机房准备升级环境,结果跑了一个命令发现小型机参数出现了异常。董的同乡督办为了稳妥,马上中止了该次升级,直到第二天调查好环境参数才继续升级。
董延明在岳小雄那里仅仅拿到了一个大方向,没得到任何有帮助的答案,他便又打给高守,高守很热心地听了前因后果,非常确定地告诉他:“不用怕那个主任××,你是开发部的人,岳小雄给你打考评,老巩给你发工资,主任这么为难你你也不用给他留面子。你不能让客户投诉你办事不力遇事推诿。如果你继续为那个主任遮掩,结果是费力不讨好,因为客户对你不满就是对开发部不满,投诉你就是投诉开发部,你一定要搞懂这个。”
董延明被骗到运营商那里,经常挨骂,他恨死了技术支持主任,但是又没办法,只能以周报的形式向老巩诉苦,老巩也只是劝他坚持。董延明知道老巩希望保持和前方良好的合作关系,很不希望为了这一点芝麻绿豆般微不足道的小事弄僵。但是这点微不足道的小事却实实在在关乎小董的利益,这让小董实在没办九九藏书法冷静地以大局为重。
董延明侥幸地想,不管谁退步,这事情最终可别闹大呀,闹出个上新闻联播的大事,把我也扔里头就糟了。从前总听人说吴海波怎么牛×、怎么力挽狂澜,真不容易啊,你说要摊上这事他怎么挽?怎么不出个技术问题,让我也力挽一次呢?!
这兄弟也很实在地说,其实不影响使用的话也不是一定要换,但是总报警这比影响服务质量还要恶劣。原因是机房总有些领导光顾,他们看到警报一定会有错觉,觉得他维护得不好——影响领导对他的看法是万万不行的。
董延明竖起大拇指,心想,甲方对乙方就是强横啊。
董延明当然不相信这个油滑的家伙许下的承诺,但是老巩也同意了,他也只好去做。好在到了现场实在没什么事情,每天除了应对当地运营商技术维护人员的指责,再也没有多余的事情。董延明后来才明白,他是陷入了公司内部办事处和开发部之间的人力抢夺事件,简单地说,办事处但凡是抓住开发部的人就往死里用,既为自己减轻人力缺乏的压力,又符合环保标准——万一出了事自己可以推到一干二净。
升级之后董延明按照惯例在当地蹲守了一个星期观察情况,玩了一个星期后发现情况很稳定便想离去。当地办事处的技术支持主任老邓却不放人,要求董延明为当地客户运营商的技术人员提供一次通讯基础知识以及公司产品的培训。
董延明再跟当地的技术服务主任沟通,这讨厌的主任告诉董延明,让他们将就用吧,谁有钱给他们换啊,拖几年他们就要全网更新换代了。董延明再次傻了眼,觉得自己跟个白痴一样让人耍了,大怒道:“你不换你早说啊,先前又让我好好给人家解决,我他妈都告诉人家解决方案只有更换设备一条路了。我……九*九*藏*书*网就算我现在愿意自己打嘴巴,那也得人家相信啊。这种事情你们怎么能不先把底透给我呀!!”
那兄弟身在国企自然明白其中的玄机,马上便给主任打电话,要求主任限期解决。主任推诿说:“我们不是有个叫董延明的专家在你们那吗?他对此事全权负责。”那兄弟恶狠狠地说:“不行,我就要你解决,我不信任他!他说来说去,就是不想给我们换,过几天他回深圳,你又把这事扔了怎么办,你不给我解决我就投诉你!”
他先跟客户的技术老大沟通了一次,这技术老大平时不苟言笑,但也吃了董延明不少顿饭,与董延明还算有些许交情,至少不是凡事都上纲上线的官僚。董延明和这老大坦白了这个设备问题的严重程度——可以继续使用,但是会有间断警报,不会影响服务质量。如果要修正这一问题,的确只有更换设备一个方法。
董延明心想,你左一个事右一个事,我是你的小弟啊?心中不悦,脸上便表露出来了。老邓呱呱地笑着:“小董你不要有意见,我们都是为了公司,你部门内的工作我会跟你们部长沟通,我一定让他为你记上一功。”
岳小雄安慰他说:“我去主动问,万一没事却问出事情来呢?你别慌了,有事我给你做主,市场投诉技术的不是一次两次了,哪个月不投诉个几十次他们能睡着觉?整得好像他们天天给公司作贡献,我们天天扯后腿一样。领导心里都明白,老巩也不会往心里去的,你怕什么呀,再说了,最后来还不是我给你打考评,你怕他们××啊!”
董延明这才安心。
董延明自然明白这些,便又如是说:“更换设备呢,我董延明是没有那个能力,你也知道我的身份,有那个能力更换的只有技术服务主任老邓。我与他分属不同的部门,我不可能指挥得了他。”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