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第三节
目录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第十四章
第十五章
第十六章
第三节
第十七章
第十七章
第十八章
第十八章
第十八章
上一页下一页
第一个是什么叫A和C差别不会弄混,那意思是我要是A的水平那我这次就算没有A的名额也该打B,也打不了C呗,他还是就想证明我不行呗。
老巩看着董延明又笑了,说:“我们不谈这个,小蔡的事情等待他自己去证明吧。”
岳小雄一愣,问了问老巩说这话的上下文语境,马上笑说:“你听他的干吗呀,他肯定觉得你们跑出去了又没怎么干活。可要是出差的同事都被打C,那以后谁出差?我求你你也不出差啊!你不用听他的,领导嘛……哎,你怎么周末也不去啊?”
董延明心想,说得没事一样,那头几天小蔡要跟老丁走,你当宝似的又不放,背后说人家坏话,什么意思嘛。
高守的头无意识地点了点,看样子是表示“小成把这个都告诉你啦,你们俩关系不错嘛”,然后郑重地说:“欢迎之至呀!不过……等你回来再说吧,我们再讨论。”
这意思董延明是明白了,但是要他承认自己的不足就太委屈了,他皱眉解释说:“巩总,不是这样的。这里面有隐情,我承认我工作能力说不上多出众,而且进公司时间也不长,很长时间以来都是以学生的身份在项目里。所以最开始那几个季度给我打C,我一点意见也没有呀——我的确是没有老员工贡献大,没问题啊!但是上上个季度和上个季度,就已经不是这么回事了。我做的并不少,质量也绝对不比别人差,那为什么我打了C?高守明确跟我说了,他没有名额,当时二组那么多人就两三个B,A一个都没有,他没有办法!我能说什么,我只要问心无愧用心干活就行了,结果我真的不在意,不过这可不能得出来我能力不行的结论……”
董延明跟宋江关系很一般,听说他要走也没什么特殊的感觉,只瞥了瞥宋江的座位,心里木木的,也没说什么。
V8论工作量小刘当得上头几位,董延明也心悦诚服,但是非要把他写得鲜血淋漓,然后再树立成标杆,就实在让人怀疑老巩的用心了。
岳小雄跟董延明说:“这事情已经不是部门级别的事情了,公司高层也很重视。老巩今年工作几大业绩,一个是V8架构改革,一个就是该省全面升级。你知道这事情多重要了吧?不过你过去了工作也不多,也简单得很,流程都给你写好了,你照着做就好了……老巩让我派一个专家去,我第一个就想到你了……高守给你打了好几个C了,我说什么也要把你的考评提升上来,这是个争荣誉的好机会……你轻松出个差,玩几天,回来咱们也好商量考评,呵呵……”
这事情就这么摆上了台面,IBM要出人,BAR要出人,运营商也要出人,大家一起更换设备。
董延明没由来地叹了口气,沉默了一下,看了看一边忙碌的冯越,小声说:“老大,小成跟我说了那事了,我也想,行吗?”
董延明爱冲动,一着急根本就不管面前是大老板还是寻常同事,如果不是老巩www.99lib.net尴尬得呵呵笑出声来,估计他说不定连岳小雄和高守私下对他的承诺都喷出来了。
董延明心里盘算着,又多一条,小刘快累成犊子了,光见口头表扬没见雨点落地,你多少给点经济表示呀,这太让人寒心了!
第三个是……
高守远远看见董延明两眼放光地跑过来,也是满面堆笑。董延明看见高守这么喜形于色更觉得高兴,恨不得迎面跳起来跟他来个撞胸礼。高守问他:“你要出差了,听说升级那事让你轮上了?”
老巩突然想起来什么,皱眉头跟董延明说:“跟你讲啊,你们出差在外,其实工作很少,所有事情都是由后方支援,你们天天还额外拿着补助,按道理说,出差在外的人考评都应该打C,因为你们没做什么工作嘛!”
“我刚吃完饭,你刚出来啊,现在去吃?”
董延明一愣,说:“是啊。”
不过他一扭头的时候看到高守的身影出现在冯越的座位那里,他从岳小雄那里离开又赶紧跑过去看高守。
董延明匆匆把手头工作交接一下,就一头扎进了测试部提供的机房里,用模拟环境来练习现场软件升级。
刚才跟小成聊天的时候,小成告诉他老丁和高守的部门需要人,他已经跟高守表示了自己愿意去那里发展的意思。这事情小成不说,董延明也已经从小蔡那里知道了,不过他倒没想过自己也可以主动表态说自己去那边发展。
小蔡被老丁和高守邀请加入他们的新部门,他欣喜若狂,以为那边等待他的将是赏识和机遇。但是老巩居然拒绝他的转部门邀请,并找他深谈了一次,希望他继续为BAR加油出力,从此小蔡得了一种一见老巩就面部肌肉轻微发颤的怪病。
他看见高守的时候突然觉得,这其实是一个机遇,因为那边缺人,所以过去的每一个人都会受重视,如果将来新部门可以壮大到BAR这么大,那现在的新人就是以后的元老,利益不言而喻。而且最近岳小雄还有老巩,这俩人总是让他觉得很不踏实,经常性地让他脑子里乱糟糟的,所以董大侠看见高守又出现在办公室里,亲切之感大增。
岳小雄正色说:“怎么不是夸,能干事的人太少了。咱们组啊,凡是有点×事大多数人都马上装得跟没事人一样,现在有个能干事还能干好事的,那简直就是……就是……反正这评价老高了。老董啊,你是不知道啊,我一天有多少事情啊。开发部每天N多事情,要我跟下面沟通;咱们这二十来号弟兄,每天N+1件事情要我跟上面沟通。我哪面没沟通到,第二天邮件、电话那就来了。我现在坐着,五分钟电话铃没响,就觉得世界清净了。你现在就看到V8搞得锣鼓喧天,实际上呢,你们都看不到我做了多少工作——V8R1、V8R2全都排上日程了,还有几个实验局马上就开了,这么多项目哪一个放过我了,可我有人吗?就这个破活动,我不搞行www•99lib•net吗?开发部盯着我呢,我不搞就叫消极团队建设。越说越不想让你走了,我靠,嘿,行了,这话我就跟你说说,你别说出去啊!”
中午董延明吃了饭,在测试部门口碰上还没吃饭的宋江,宋江神情凝重地望向董延明,缓缓问道:“你去哪?”
他说起这个,董延明就有些着急解释,刚张开嘴,老巩就挥挥手制止他,继续说:“老实讲,我个人也不是很相信考评结果,出现误差那是很正常的事情。但是如果一次有误差可以,没理由次次都有误差。嗨!次次都有误差也不是没有可能,但是你绝对需要反省了,是不是你自身也存在一些问题,是不是你还有需要改进、需要提升的地方?人不能完美,绝对都有问题,我跟你说这个没有怀疑你的意思,岳小雄对你非常看重,我是希望你多反省多提升。对嘛,孟子说一日三省,咱们三日一省总能做到吧。我跟你说这话就是因为你有上升空间,别的人我根本就不说,爱怎么干怎么干,干不了就赶紧走……咳咳,你肯定能明白我。”
老巩继续口若悬河地说着:“董延明,历史就在你面前,等待着你去创造。从前吴海波可以,今天你也一样可以。当然了,你这次形式来讲比较轻松,可能没有很多机会让你发挥,但是……但是能不出纰漏地完成,能在外面表现出我们BAR技术专家的素质,你就胜利完成任务。”
V8开发工作就这么结束了,前后投入人力、时间无数,让董延明们通宵达旦,开始盼望着迎来荣誉,最后却天天祈祷不要出乱子。该糊涂的糊涂,该骄傲的骄傲,该硕果累累的时候只觉饿殍遍地,开发到后来没有曲径通幽,大家都有一种隔岸观火的朦胧,如坠云雾如坠梦里。
小刘被评为新一代的月度之星,同事评语栏里老巩罕见地为他写了评语,称颂他为BAR之V8项目第一功臣,李茂川写的评语也荡气回肠,说小刘为了项目两个月没有洗澡,最终累得差点视网膜脱落。
老巩夸夸谈了几分钟,大意就是我很看好你、你要努力奋斗之类董延明耳熟能详的对白。说着说着话锋一转,评价起董延明来了:“董延明你这个人什么都好,就是考评一直都不好,我刚才看了一下,都是C……”
老巩开门见山就跟董延明说:“这是个好差事,岳小雄很看好你,说你能力全面应变快速,而且很会跟人沟通,这种需要多方协调的事情非你莫属。你也这么觉得吗?”
老黄无名无分地介入V8的管理工作,李茂川则愁眉苦脸地继续做他的PL,因为已经开始进入维护阶段,所以也没有太详细的工作计划,有时候董延明已经搞不清楚该向哪个进行工作反馈了。
但是,两个月不洗澡就太夸张了,在深圳两天不洗澡就臭了。还有所谓的视网膜脱落也是爱幻想的李茂川老师想象中的事情。真实情况是,小刘有一天左眼干涩肿胀疼痛,照镜子一看发现左九-九-藏-书-网眼比右眼突出,据说是眼压太高劳累所致。小刘休息了半天,滴了眼药水,没事做做眼保健操也就缓解了,第二天依然干得撒欢。
董延明高兴,对岳小雄一顿称颂,还许下了回来请他吃饭的诺言。
董延明虽然听得稀里糊涂,但是也明白岳小雄倚重的意思,心里略略有些得意,嘴上却虚伪地说:“让宋江他们搞呗,还有那么多人呢。”
V8转入测试,小成居然没有进入测试V8的TEAM,他原来还磨刀霍霍,准备多找点BUG,出出这口恶气。
董延明心里不爽,跑去拉小成去最僻静的吸烟室吸烟,迫不及待地告诉他老巩对他的评价,然后俩人破口大骂,都发下宏愿——等老子离职那一天肯定把垃圾桶扣老巩脑袋上再走!
董延明准备了又准备,最终订了下周一的飞机票,看看都准备停当了,临走前便去跟老巩汇报工作。老巩有个习惯,员工出差前他都要促膝沟通一次,加油鼓劲,耳提面命,免得员工出门堕了BAR的志气。这个习惯从他做开发代表的时候就有,眼下做了开发部部长,居然还保留着,现任的开发代表刘彻不知道会不会有种被人抢夺胜利果实的失落。
老巩又笑了笑,他位置变迁之后最大的变化就是很喜欢神秘地笑,让人觉得他心里已经有数了似的。他说:“这个……我还真不太清楚,但是呢……嗯,这样啊。我相信你,我也觉得你肯定不是C的水准,但是B和C之间让人看不清楚是正常的,对吧,但A和C之间总不会弄混了吧?哎,就这个意思,我们不说这个。眼光放长远一些,你拥有的是将来。这几个是C还是B的,对你来讲重要吗?不重要!就算你董延明打了个D怎么样呢!你现在一拍桌子给我搞定一个版本,谁还看你是C还是D,你就是牛人,你就是高手,你想要股票我给股票,想要什么我给什么!哎呀,说考评我就想起来你们组原来那个成什么了,这个伙计呀,人还是不错的,就是想不开。想不开呀,非要盯着这个C还是B的,弄得大家都很尴尬。你说重要吗?你只要在工作里证明自己,这些不会影响你的前途的。想不开呀,你不要像他一样,他去了测试部,但我觉得他在那也不行,他这种想法走到哪里都一样,态度决定一切,斤斤计较是最没用的,有本事工作上见,是骡子是马拉出来遛遛,对不对?年轻人最忌目光短浅,眼光长远才能……”
这一句话就把董延明一肚子的愤愤不平都打得烟消云散,他心灰意冷地一言不发。老巩又自说自话了一会,看董延明驯服的样子,颇为满意,叮嘱他外出诸事小心便让他离去了。
董延明憋了一肚子话想跟老巩争辩,但是老巩根本就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讲得动情还仰天长叹,让董延明不住重温肚子里要跟老巩争辩的几点,以防自己忘记了。
一年前小蔡在V7R3做安装包的时候忘记把可执行文件放进安装包,99lib•net老巩说的是这事情,这事情快成了小蔡在老巩面前一辈子的污点了。之前老巩称赞小蔡说“简直就是又一个吴海波”,之后说起小蔡就是害群之马一样。都一年了,小蔡兢兢业业立功无数,老巩居然都看不到,只记得一年多的那次失误。
岳小雄嘿嘿一笑,半晌不语。董延明也没话说了就想走,岳小雄又想起什么似的拉住董延明耳语说,老宋可能要跳槽了!你别跟别人说啊,这我猜的。
董延明点点头,心里想,岳小雄也没说是你授意的呀,不过就算你授意岳小雄也不见得会告诉我,不对,他也不见得听呀,哎哟,管谁呢,都到这一步了谁说的有什么要紧。他感激地冲高守点点头说:“那我回来请你吃饭,你得来呀!”
董延明有些得意,看来这事情不是个小事,连高守都关注。他说:“嗯,下周一就走了,也不知道去干啥。你怎么过来了,老大?”
岳小雄大概是上次尝到了甜头,这就又想起董延明了。董延明说:“我马上就出差,自己都不去了,你还让我去组织,我这不有病吗?我正好要问你个事情呢,老巩刚跟我说,出去出差的考评必须都打C,你跟我可不是这么说的啊。”
吃饭的时候在领导讲话环节,刘彻除了一句“感谢大家”之外就再也没话了,充分显示了他的技术人员本色。老巩也依然保持了自己的本色,一口气讲了十几分钟,饿得大家直打晃。
BAR要为国内的某省局点更换新设备。之前的小型机性能出现瓶颈,频频出现问题,客户投诉不断。BAR固然苦不堪言,但设备提供商IBM也没有好过。这一个投诉的轮回是这样的:手机用户对服务有问题就投诉运营商,运营商觉得自己没问题,就投诉解决方案提供商,比如本公司的BAR部门,BAR当然也觉得自己没问题,问题都来源于设备,那再投诉设备提供商,设备商没下家了,除了抱屈也没有什么办法。
宋江被派进了测试部,作为一道大闸,他需要审阅所有测试部提出来的问题单,并且甄别出“非问题”,为开发部的兄弟节省了大量的时间。据说这个举措是高满军提出来的,原因是上次曹奇伟和董延明的纠纷让他也很没面子,所以干脆让开发部派人来把一次关,以后再出现“非问题”开发部也不要说是测试部浪费开发部人力。
董延明周一早上要出发了,所以周末不想动弹,岳小雄送他高帽说,这次活动的名义就叫欢送董大侠开赴前线。董延明一听立刻眉开眼笑,居然一口应承下来,然后不辞辛苦地挨个拉人,大家拗不过董延明的厚脸皮,纷纷表示参加,连宋江也被董延明以死相逼摆平了。
第二个是小成的想法很正常,每个人都有,难道大家都不正常,就你姓巩的和姓杜的正常?
“我过来找冯越有点事,”高守说,“你出差那事是我让岳小雄安排的,这就是个放假疗养的机会,你过去了休息休息,回来打个B,这都是你九*九*藏*书*网应得的。”
发泄了一通俩人还是老老实实回办公室工作,董延明刚坐下,岳小雄就踅摸过来了。他计划周末安排一次小组活动,这也是他上任以来的第一次小组活动,重视异常。但是响应者寥寥无几,宋江之类都有气无力地说,最近这么累哪有力气还出去折腾啊,还是在家睡觉吧。
董延明乱说话的毛病又犯了,居然说了一句:“其实吧,小蔡能力还是很好的,那次真就是一时失误。”
董延明跟岳小雄汇报情况,岳小雄大为赞赏,称赞董延明真是干事的人。董延明哭笑不得说,你这叫什么评价呀,是夸吗?
IBM为了永绝后患就提议更换小型机,提升性能之后还可以修正某些方面的问题,BAR当然会双手同意,汇报到某省运营商那里,该运营商也大力赞成。
老巩笑了,说:“嗯,我就喜欢有自信的。不过你可别光说不练,办事和工作都一定要扎实,千万别像你们组的蔡德岩,老干让人不放心的事……”
这就跟头些日子的案子差不多——消费者发现奶粉坏了就投诉蒙牛,蒙牛说怪奶农,奶农怪奶牛,奶牛说,草。
董延明得到了这样一个相当于没有的答复已经很满意了,拍了拍高守消瘦的肩膀,特深情地说了一句:“那我下周就走了,老大你保重。”
抛开这些不提,董延明也算柳暗花明,终于遇到了到公司后少有的好事。
V8完工当天就出去吃了顿饭,刚刚继任开发部部长的老巩和刚刚继任开发代表的刘彻也出席了,两人还一人贡献一千一人贡献五百,老黄也很诡异地贡献了三百,余下的都是V8PL李茂川一力承担,结果那天吃了五千,李茂川强作镇定欲哭无泪。
宋江把座位搬到了测试部,一天受到几百张单子的攻击,还有几个测试人员喋喋不休的问题,苦不堪言。
高守笑说:“吃饭这好事我怎么可能不来,随叫随到!”
BAR出的人就是董延明。
他正盘算着,老巩又换话题了:“你看看刘申齐,真叫神奇。谁关注他了,难道从进部门起我有特殊关照他了吗?没有,我告诉你实话,我很不看好这个人,还想着他要是不行就早早让他滚蛋!结果呢,人家默默无语地工作,埋头苦干,一个那么复杂的架构单枪匹马干出来了,这是人干的吗?对于这样的员工,我能说什么,我需要说什么!放到哪里都让领导放心,这样的人不受重视谁受重视,这样的人没机会谁有机会!”
小刘因为设计了V8架构,所以很忙是真的,他这人也认干,一面要维护新架构,不断定位、修改新架构的问题,一面还承接了和董延明相同甚至更多的业务处理代码工作量。每天从鸡叫干到鬼叫,而且从无怨言从不推卸责任。V8到后来可以正常运转,也全靠他连番加班保证了架构可用。
“嗯,”宋江神色凝重地答应一声,然后跟着董延明向座位方向走去,董延明以为他去拿东西,结果走了两步宋江又问一次,“你去哪……”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