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第二节
目录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第十四章
第十五章
第十六章
第二节
第十七章
第十七章
第十八章
第十八章
第十八章
上一页下一页
俩人抽了两根烟才说完话,董延明当然是同意岳小雄的建议,他对宋江的大模大样早就看不顺眼了,况且岳小雄这个建议实在没有理由反对。
“他们的关系呀?你不觉得很混乱吗?”
宋江不卑不亢地拒绝了,剩下的人也不说话,毕竟大家在繁忙的工作之余能仍旧保持高昂的学习斗志太难。
看董延明迷惘的表情,岳小雄想想说:“是不是因为没有了偶像、标杆的力量?就是往前看不到方向了?就好像从前你不是说嘛,你一直就是以达到高守的水平为目标,总觉得要达到要达到,结果人家夸夸一席话就又让你觉得还有几年的差距。”
董延明点头,心想:岳小雄这人也真奇怪,这些道理直接说出来难道大家还能不认可吗,为啥想先让我听听?
岳小雄有些得意,觉得自己真是干政治的材料,不过美中不足的是宋江这次根本就没站出来反对,让他连斗倒宋江的乐趣都没享受到——实际上宋江漠不关心得连声都没出。
岳小雄浑然不觉,继续说:“所以呀,我们组想发展壮大,像从前一样涌现那么多专家,指望个人自觉是不行的……”
岳小雄笑着摆手说:“你想到哪里去了!我是说他们的组织关系混乱。”
董延明不解,岳小雄接着解释:“你看啊,人力上杜贵峰给李茂川打考评,他是李茂川的组长,但是,嗯,杜贵峰现在又在V8写代码,所以项目上李茂川又给杜贵峰打考评,你说这混乱不混乱!”
冷静之后,他就想着以后再提方案就不能光靠这张嘴了,要先找几个人统一意见,免得又被宋江一顶,大家继续鸦雀无声,又让他下不了台。
岳小雄说:“烂摊子呀,高守后来这段时间没有培养起来梯队人才呀……”
岳小雄继续说:“你说V8是我们的未来,V6以及之前的版本是我们现在的产粮地,V8是一组负责,V6之前都是潘安带着三组负责,我们有什么?V7?都被判了死刑了,就方志久带俩人在搞,这还看不出来?我们什么都没有啦!人啊,还是组九*九*藏*书*网织啊,到什么时候都有阶级,都分三六九等,手里抓着部门需要的项目,领导看起来是什么样,手里啥也没有,跟着别人组屁股后面捡着活干那是什么印象。从前我们HOME模块怎么走了那么多人,不需要啊!有你没你都一样,你说会怎么样?”
岳小雄犹豫了一下回答说:“这工资吧,其实也看表现……我、我一年涨过五次工资……董大侠,你好好干我肯定给你使劲,老巩愿意给什么人涨工资?肯定是让老巩觉得离不开的人,你快了,真的……”
信任这事情建立很难,失去却很容易。董延明失去对岳小雄的信任,对他的猜度便毫不顾忌地向最坏的一面发展。
哦,管理混乱,一组没有能够很好地承担起主攻的质量,这有联系吗?董延明还是没绕明白。
岳小雄对“高守那时候”明显有些不悦,但却也只能忍住,若无其事地交代说,那就V8结束之后我们再讨论吧。董延明想,他一定是心虚,其实他完全可以直接安排培训日程,反对的必然是少数,绝大多数都是习惯了服从。但是他不敢像高守一样指挥,他担心有人激烈反对,怕下不来台。
董延明想想也是,岳小雄继续说:“所以咱们组现在干劲不足就是因为没有动力。觉得大家都一样,干一天算一天,反正别人又不比我强,混呗。”
董延明老脸一红,被说中了心事。
岳小雄上台,宋江并没有表现得像董延明一样热情,其实他到公司的时间比岳小雄还要早一些,若论在二组的时间那他更有夸耀的资本了。高守离去他没有获得提升,小小地闹点情绪实在是太应该做的事情。但技术人员就是这点好,就事论事,顶多翻翻白眼,阴谋诡计那些“非不为也,实不能也”,翻译一下就是,不是不搞阴谋诡计,是不会呀!
“你是说杜贵峰不该去写代码,应该像高守那时候一样专心地管理?”
他又说回到他刚提议的搞集体大培训的事情,董延明辩解说:“不光是没有标杆,公司也没给涨http://www.99lib.net工资啊,我干一年多快两年了,没给我涨钱,我还保持热情,我他妈成小刘了!老巩明天给我涨一万块钱,我给他干出血来!”
他搞了一堆培训制度,把每个人擅长的部分都罗列出来,要求每天晚上都要搞一个简短培训,董延明钻研BAR中的CBD业务居多,那就负责为大家培训这一部分,宋江信息全面那就培训BAR架构,刁金龙对版本提出新的解决方案,那他就培训新的解决方案……
老巩一直就担心岳小雄镇不住组里比他资格更老、到二组更久的人,但是眼下一看也没什么,做技术的人毕竟还是单纯,还是好管理。他们习惯了附和和沉默,你问同意这事的请举手,就一两个爱表态的人举手,你千万不要觉得反对的人多!因为你再问反对这事的人举手,发现还是那一两个。总之大多数的人就是不表态,默默地等别人作决定。
其实岳小雄刚开始搞培训只是很单纯地希望提高大家的专业水准,然后再借此为自己建立威信,无论是动机还是结果都是利人利己。但毕竟岳小雄就算是领导那也还是年轻人,宋江出来一顶撞,他一生气就把反驳的话给忘了。然后他很尴尬地发现,即使自己已经在二组半年有余,但扶正之后还是面临着孤立无援的空降兵局面,就算他的提议完全是利组利民的好建议,也一样会被人反对,而且大多数仍然习惯性地保持着沉默——其实这也是一种变相反对。
“不是,凭啥他不用写代码,我现在不是还写吗!我就说这管理混乱,你说他们俩怎么互相打考评?没法打!V8管理太混乱了,得纠正纠正才行。而且我们二组在V8里没有发挥自己的全部实力,一组是主攻的,但你看现在开发的质量,那还能看吗?”
岳小雄是深思熟虑过了,他直言说,我们二组实力已经不比当年,“专家组”这个称号现在叫出来怕会笑掉大牙。他这话倒是实话,董延明刚到组里的时候,真称得上高手如云,高守也夸口说BAR一半专家都在二藏书网组。但后来一些人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离去,有转组有辞退有离职有升职,当初的一时豪杰风卷残云一般所剩无几。眼下资格最老的就是当年也不算出众的宋江,连董延明这种不到两年的家伙也恬不知耻地自称骨干,但专家这个考究实力的称谓却没几个人敢夸口了。
新官上任三把火,岳小雄也不能免俗,况且高守虽然离去,但余威仍在,岳小雄又心比天高,有着年少得志的野心十足,自然不甘心让大家把高守治下的老二组印象始终留在脑子里。
即使董延明之前认为他和岳小雄关系很好,但也没到推心置腹的地步,身份一旦出现差别,仅仅几天的工夫董延明就清楚地知道俩人之前的关系其实真是浅到了一定程度。可怜董大侠居然还曾经很有童心地幻想过自己狐假虎威的场景,他每念及此都只能自我解嘲说,我终究还是年轻人。
“什么怎么样?”
董延明连连点头,心里想:你到底要说什么呀,我也不明白啊。
岳小雄若无其事地恳请董大侠对于管理二组多贡献金玉良言,董大侠才不信他是问这个,也就随口敷衍两句,大意就是人心散了队伍不好带。
在他上台后的第一次组内例会,岳小雄刚提出来这个计划就被宋江拒绝了,理由也很充分——V8还没结束。高守那时候为什么没搞培训呢?很明显嘛,能搞他早就搞了!任何项目到了收尾阶段都是一片慌乱,V8从头就开始慌,结尾不慌出花来才怪,还有闲工夫培训和被培训,那就是白日做梦——宋江言之凿凿。
董延明心理活动很剧烈,因为所谓的没有培养起来的梯队人才,不就是指自己这一批人吗,这岳小雄说话也太不注意了,一竿子打死一船人,还把我也打进水里了。
岳小雄是多虑了,技术人员这一堆人里有心思斗智斗勇的太少了,尤其是在华为这种每天累个臭死的环境里,脑子里已经没有多少空间去思考工作之外的事情。宋江上次是就事论事,这次他看不少人同意也就认为这种培训是有需要的,他也没那个脑藏书网子在这种琐碎事情上和岳小雄一较长短。
董延明连连点头,想起上次打C时高守说的话了。
“所以呀,”岳小雄扶着董延明的肩膀更小声地说,“我一定帮着兄弟们要把V8抢过来,也许会忙点,但是受重视,我们出来工作为什么呀?还不是钱!这事你得帮我统一意见,别我一说要多接工作、多抢工作,又一堆人不理解我。我这话是不能公开说的,但是我心是公正公平公开,是为了大家的。唉,你知道当领导的无奈,有时候办好事却让人以为办坏事……”
平心而论,岳小雄搞的这一连串培训制度,如果得以推行,确实是可以大幅度提升组内诸人的业务素质,但是还是没能推行下去。
他兴奋起来了,这一件事情就可以向老巩表明自己的能力,老巩也颇担忧自己能不能挑起这副重担,同时自己对待这份工作的态度也一定会让老巩称赞。老巩对他说过,高守这人就是太散漫,太喜欢让员工们自觉,总希望他们自己主动学习。可人都是有惰性的,你放纵他们就后退,所以太需要有个人驱赶大家了。
董延明嘿嘿不语,心想:HOME不是因为你开发出先进的维护系统,才不需要那么多人的吗?
岳小雄很诚恳地说,他也是为了全组好,毕竟他刚做组长,需要依仗大家的很多。现在二组的能力很一般了已经,如果大家不能迅速提升水平,那么以后二组就真是只能吃老本了。业务组的地位已经不如从前了,不进则退,现在他当然想提升二组在业务部的地位,但这需要大家的能力、水平做后盾。只要大家做出成绩,老巩自然会重新看重我们,到时候不是他一个人得利。如果真是干得不好,那就让所有人都看扁我们,那他脸上无光不要紧,以后大家一样抬不起头,嘿……大实话就是考评名额给我们的都不倾斜,涨工资我们都比别人少。
岳小雄继续说:“这事咱们得把项目抢过来,不能像高守那样什么都不要,他不怕,他是老大,有钱有股票,兄弟们怎么办?你说考评吧,现在一组人家主抓V九-九-藏-书-网8,考评能不给倾斜?”
董延明眼睛都直了,“哇”了一声再没话说。岳小雄毕竟是传奇人物,董延明知道不可能让老巩也那么赏识自己,不由得有些气馁。“做领导离不开的人”,从前高守也这么说过,看来这一点上是没有捷径的,真实能力到什么时候都是最被人看重的。
原来的老丁就喜欢倡导这个无为,跟高守还真是合拍,但严重不符合岳小雄的审美,也跟现在老巩的御下方针差得太远。看来,有时候一朝天子一朝臣也是很单纯的因为审美不和谐。
岳小雄又想起来什么,问董延明:“你觉得杜贵峰和李茂川怎么样?”
这可问住董延明了,因为高守走了?当然不是了,大家干活挣钱又不是高守给的。因为工作太忙?这也说不太通,众所周知我们的公司就是以忙出名的,从前忙现在忙将来还是忙,这是常量不是变量,既然没变过那就没道理因为这个变散。
岳小雄摆手示意离开吸烟室,俩人并肩走在走廊里,岳小雄一边走一边小声说:“我觉得咱们组的人现在都像温水青蛙一样,舒服得啥都不想,这话我也就跟你说,跟别人说了也不明白。”
会后第二天,董延明同学被岳小雄拉去抽烟,董延明并不抽烟,但岳小雄非让他去,也没必要拒绝。俩人跑到最偏僻的吸烟室抽烟,董延明很浪费地把一根芙蓉王吸进来就吐出来,在云雾里得意地看着岳小雄。
那是什么呢,董延明喃喃自语:“就好像……不知道往哪走了,就是……从前我老跟着高守……真不好说嗨!”
下次开会,董延明大力支持岳小雄的意见,柳景正、蒋思君都是一贯附和董延明,余下二十来人虽然人数上占优,但都习惯了沉默,所以仅仅他们几个人鼓噪起来,居然也把沉默的大多数都裹挟进来了。
岳小雄说:“为什么会散呢?”
“啊?”董延明听说他们俩关系混乱立刻想到不好的地方,满脸的惊讶。
岳小雄见大家一致同意,连忙趁热打铁安排了V8结束之后培训开始的时间,具体后续的内容以及人员可以留待会后统筹。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