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第三节
目录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第十四章
第十五章
第三节
第十六章
第十七章
第十七章
第十八章
第十八章
第十八章
上一页下一页
“咳咳咳……”
他多想跟人倾诉一下呀:哥们呀,我一天就处理了三十三张单子,吴海波能处理吗?高守能解决吗?你知道这是多么疯狂的事情吗?
小刁的导师是高守,任务被李茂川分到岳小雄那一组,岳小雄依旧把他分到董延明那一部分。
老巩跟小成谈了次话就把这事情定下来了,小成默然接受,没有过多争辩。
董延明想起小龙女的轴劲,越看小刁越喜欢。
过了一个星期,虽然小刁介入阶段就是测试阶段,但他通过许多零零碎碎的阅读代码,居然得出来系统架构不太合理的结论。
董延明多想提醒他,你知道是谁打回的吗?
这就算为这件事情打上结论了,董延明终于因为自己的一次无心钻牛角尖,而被老巩夸奖。高守回来之后的二组例会上,高守还表扬了董延明,说董大侠非常值得表扬。然后他想了一分钟,笑着说:“不过你说这事该夸延明什么呢?这事整得这么大好事居然找不出一个冠冕堂皇的夸奖点。”
董延明帮小成收拾东西,搬到了测试部那边,其实也就一百米的距离,却一下子让人觉得很多东西从根上都变了。
董延明大骂他:“你姥姥的,再加一个不成日本人啦!九九藏书你怎么不把你大爷的姓也加你名字上?哦,你大爷也姓蒋……”
董延明使劲收起自己的惊讶,装出一副“老子早就知道了”的表情,淡淡地说:“这事我也很担忧呀,不过要改的话还是颇有难度的,这里……那里……这几个地方也有问题你看到没有。”
小成被调到了测试部。
可是怎么说呢,他的问题是只能在数字层面夸耀,却无法上升到技术层面,自吹自擂也总是有些心虚,渐渐的自己都说不出口了。
可小刁不同,人家虽然不懂通讯,但却是开发了几年C的老程序员了。看看代码马上就明白这是做什么的,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要这么做,但这比许多自诩老人的家伙都要好,他们只根据协议知道要做什么,却不知道怎么做。
老巩亲自发了一封邮件给BAR的测试和开发人员,描述了开发人员董某和测试人员曹某的事件,严厉重申了测试提单的流程,邮件结尾用粗大的红色字体写着: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全文未加评论,但结果不言而喻。
董延明脸红了,心想:一天处理三十三张单子还不够你表扬的?
董延明终于发自内心地脸红了,还颇有知音之感地http://www.99lib•net先冲高守又对大伙做了个抱拳团揖。
他带头鼓了掌,大家也马上跟上,岳小雄还一边鼓一边喊,请客!
可惜后面的人明显完全没这个兴趣,这让董延明着实狠狠郁闷了一阵子——难道处理单子的人,不应该比搞出单子的人更值得被大家记住吗?
换个小部门,大家都安心,老巩这么处理就算是细心又大气的领导,对小成也算公平。
“啊?哦,真、真是……你们是不是也讨论过COX了?”
唉,世上事,不如意者十之八九,可与人言曾无二三呀。
倒是曹奇伟成了名人,有一次中午吃饭排队,一组的一个兄弟居然跟董延明说:“你看见那边那个格子衬衫了没有,可傻了,头几天提了三四十张问题单,结果一天就全被打回了,哈哈哈,测试部三大傻之一。”
“没,没事。让口水呛了,老毛病了。”
刁金龙崇拜地看着董延明,惊奇地说:“果然啊,呵呵,还是董老师牛啊。”
“董老师你怎么了?”
这事几天就过去了,也不知道大家刻意压抑还是真的无法挑动大家的兴奋点,总之董延明完全没有得到什么奖励,连他觉得最该有的提升知名度都没得显著提升。九九藏书网
小成想想,觉得这也不算老巩整小成,毕竟他跟自己的直属领导(杜贵峰)吵过架,还继续放一起工作,俩人难免不心生芥蒂——哪有那么多心胸坦荡的人,因此影响工作都算是很正常的事情。如果把他调到本部门别的组,怕别的老大也会想:怎么给我送个刺头过来。
一边的宋江接话说:“还是表扬曹奇伟吧,那根本就不是智商正常的人能干出来的蠢事。咱们给他做面锦旗送测试部挂上,就写上四个大字——二百五十。”
董延明询问他谈话细节,小成爱答不理地说,他能说什么呀,就说换个环境,希望我可以焕发出第二春呗。
高守最终给这事情定性说:“这事情虽然是曹奇伟干的蠢事在先,但是也绝不能抹杀董大侠的能力。换个旁人,说不定把这些单子分析完毕,就已经一个月了。虽然最终结果肯定是相同的,但这中间的差别就是一个人力月——都足够一个小项目完工了。什么叫效率,开发部怎么提升效率?大家都经历过这种非问题单的情况,可以想象一下自己当时的处理,延明对知识的熟练掌握和自信绝对是驱动这一事件的第一要素。”
高守管理就很忙了,所以早就不带新人,这次九九藏书网破例带了也只是挂名,小刁就跟从前的小龙女一样,事无巨细都要请教董延明。董延明又不敢让他问自己导师去,只好勉为其难地一一解答。不过好在小刁实在是聪明,大多一点就透,碰上董延明自己都说不清楚的,也不追问,给董延明保存了莫大的脸面。
小刁赶忙谦虚说:“哪有,我也看的不多,就是随口一说,不过我觉得底层上做个修改也许会好点。你看我们现在用的是SDOG,它的缺点就是等待机制问题太明显了,如果改成COX实时触发一定有改观……”
大家都笑了,董延明却有点不高兴,恨恨地偷瞥了宋江一眼。
小成反过来安慰董延明说:“换了也好,我就受不了老杜,他他妈就是个白痴,而且还总想要把别人也拉到他的层面上去,然后再凭借他的白痴界的经验把你打败、同化。我可算能躲开他了,你……你挺好,有高守给你撑腰,用不着跟这白痴打交道。”
本来他还想,自己工作不少,分进来一个新人又干不了什么,还要花费自己时间为他培训,最终结果往往是领导只看到“人多了工作却做少了”,太得不偿失——小龙女不就是活生生的例子嘛。
“哦……哦,没,我突然想起来那个谁还有99lib•net点事,你、你、你先干别的吧,我回头再找你吧。”
董延明眼睛都直了,因为岳小雄刚转到业务组的时候,看了一个星期的代码之后,提交了一份引人注目的文档,这文档还被老巩一顿猛夸,说是大行家手笔,其中说的就是这个问题。
小成走后又填进来三个新人,从人数上看V8一直在节节高升,但是从工作能力上就不好说了。
小成的座位坐上了一个叫刁金龙的新人,自我介绍的时候说:“父亲姓刁,母亲姓金,奶奶姓龙,所以我叫了这个名字。”
他跟董延明聊闲天的时候说:“我刚看咱们这个玩意啊,这几个大模块之间通信机制有点问题,我估计这么搞会有延时,系统性能受损。”
他扭头往后看看,多希望身后也有人指点说:“你看见那个帅小伙没有,他一天处理了三四十张问题单,BAR的大牛。”
蒋思君掰着手指头算了一下,疑惑地问:“你姥姥的呢,怎么就单单把你姥姥的姓给撇了呢?”
董延明继续装作满不在乎地说:“这次我们这个V8架构改动这么大,唯独这一部分没改,为什么?牵扯太多了,我们搞通讯的是稳定压倒一切……不过你刚看了这么几眼就能看出这个问题来,你……你功力很深啊!”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