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第二节
目录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第十四章
第十五章
第二节
第十六章
第十七章
第十七章
第十八章
第十八章
第十八章
上一页下一页
董延明不肯理解,满脸鄙夷地看着曹贵阳说:“老曹你怎么这样,你做老大的不出头,那这事还有个完了?每个问题都提十个单子,我们光看、光处理,就不用干别的了……”
董延明又好气又好笑,反问说:“你把号码变一个就叫不同的环境?你们测试部都是这么测的?你要这么说我就要问问你们测试经理了,他是谁?他要是说这叫不同环境,那我就没问题。我一会把邮件发出来,让高守、张志明这帮老大都评审一下这几张单子……”
董延明实在是不待见他这个态度,又不想跟他纠缠,心想:你等着我把这点事处理完了,我再跟你计较。他把重复的单子都打回了,然后又仔细看了看剩下的单子,稍微一分析就发现这几张单子居然全都是非问题,全都是曹奇伟不理解协议,自己胡乱下的判断。
董延明接着说:“你知不知道测试的工作职责,你就是找错的,你要证明我错!你还让我给你找协议?你给我找去!你去找协议,找出来哪一条证明我是错的,你再给我提单子。你不懂就去学习你们测试部提单流程去。我靠,从什么时候开始,开发要给测试证明自己正确了,你要是质疑3G架构,我还给你开发4G去啊!我现在就都打回,你把证明我错的协议贴上去,你要还想扯皮我们随时奉陪!”
这就是地位吧,不光是行政上的任命,很多时候是心理上的承认。
董延明骄九-九-藏-书-网傲地说:“我写的代码怎么可能有这么多问题,这不坏我名声嘛!”然后又把表情切回咬牙切齿,他大骂:“我靠,是根本就没有错误!我刚才查了,这三十三张问题单里能有二十多张是重复的,真正的问题也就是七八个!我扫了一眼这七八个问题,最少三个是他妈胡扯的非问题!”
董延明骂了句变态就走了,回座位给曹奇伟打个电话说了一下这三十三张单子重复了大多数的事情。测试部的曹奇伟倒是个死硬派,居然一口咬定说是三十三种不同测试环境所以才有三十三张不同的单子。然后居然还不耐烦地教训董延明说:“你不要以为你某个地方写错了一句代码,然后我针对这个地方开了多张单子就是重复。告诉你,对我们测试人员来说,不同环境下出现的问题,即使是指向同一条语句,那也是不同的错误!”
“谁?测试部曹奇伟那个傻×,快六万号,来公司不到半年就他妈敢跟我作对!”说到这里,董延明突然愣了一下,狐疑地打量着曹贵阳的脸,心里想的是:我靠,怎么又一个姓曹的,难道是你兄弟?你们姓曹的组团来搞我了?
但是最近这段时间已经明显有了缓和——因为这几个月他的代码一直没有走到测试那一块。这次V7R3一走过去就出了这种事情,让他怎么能不愤怒。
董延明压着气头说:“曹奇伟,你这几个单子,6532799lib.net、65328、65329,我都看了,都不是问题,根本没错。”
这事结束之后,部门里便有个“四大刺头”的传说,董延明赫然在列,每个人的故事都可以说得别人哈哈大笑,这让董延明尴尬得不知是悲是喜。
曹奇伟一下没声了,估计没绕明白那句“你提单子跟我讨论了吗”。
董延明经常幻想这样的场景,他身着风衣怀揣利刃,一路摸到测试部实验室紧闭的大门口。他镇定地敲敲门,压低了嗓子回应门里面关于“是谁”的询问,待门刚开了一条缝隙,白色灯光刚刚泄露出来,他抬脚猛踹,抽刀闯入,从门口杀到最后一排试验机座位,一直杀到半掩的大门下面涌出浓稠的血水……
“怎么没错怎么没错怎么没错!”曹奇伟生气地说。
他一刻不停地写了封邮件,把这事情来龙去脉说了说,发送给了宋江和测试经理。还没等测试经理回复,宋江本着看热闹不怕乱子大的精神,迅速把邮件抄送给了全组人还有老巩。
董延明就描述了一下,因为什么什么所以怎么怎么。曹奇伟却不相信,让董延明把依据的协议找出来,发给他然后他再考虑一下。
曹贵阳当然不会想到董延明一瞬间想那么远、那么怪,他思索了一下大概也明白了董延明刚才说什么,居然满脸兴奋地问:“这三十三张都是重复的吗?哈哈,我还担心你这里改不完,耽误了R3的时间点,哈九-九-藏-书-网哈!哈哈!哈哈哈!”
董延明“砰”地挂了电话,一句“我×他妈的”从嘴里迫不及待地喷了出来——这句话他憋了老半天了,但是一直忍着没说,本来他是打算在每句话开头和结尾都加上这个词组,但董大侠总算有点涵养,死死忍住了,挂了电话才能释放出来。
董延明又骄傲地撇撇嘴,然后又想起来自己不是来和曹贵阳显摆这个的,气急败坏地又敲了一下桌子说:“老曹,我不是说这个,我说前门楼子你说胯骨轴子,真他妈费劲。我是说测试部,瞎提什么单子,这么个提法是想折腾我们开发啊!”
他把电话又打过去,那边曹奇伟的声音透着严重的不耐烦。这种莫名其妙就对同事不耐烦的人,董延明最看不惯,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要摆谱,跟他说话,他就好像怀着谁要求他办事一样的优越感。
曹贵阳更高兴了,从椅子上跳了起来,热情地拍着董延明的肩头说:“我就说嘛我就说嘛我就说嘛……”
曹贵阳呵呵笑说:“你不要这么激动嘛,打回去就好了呗,测试部人家绩效看的是单子数量,所以提得有些过分也可以理解嘛,咱们绩效又不是靠这个,没关系的!”
他跑去找曹贵阳嚷嚷:“这还让不让人干工作了,提的这叫什么鸟屁单子!哦,用电话号码13900000001测出问题填了一张单子,马上再用13900000002再测,然后再填一张单子,99lib.net一直测到13900000010,这就填了十张单子!同一个问题他换换数据就敢提十张单子,我们开发的不是人啊,我看十张单子要花多少人力,我还得挨张给他回复,我他妈就伺候他一个人啦!”
董延明见在曹贵阳这里得不到支持就板着脸去找高守,曹贵阳还在后面不依不饶地喊,赶紧把这些单子都处理了吧,然后你就可以全力投入到V8去了!
有了老巩撑腰的董延明腰杆也硬了,突然对老巩产生了一种“亲人啊”的感觉。虽然心里依然有点隐隐担忧,因为他没想到把事情闹这么大,但总归是得到了老巩的认可,想不得意都不行。更何况老巩临走的时候还留下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一天就处理了三十三张单子,延明你要感谢曹奇伟呀,他让你创造了一个BAR空前的记录。
董延明和岳小雄说了一下这事,岳小雄鼓励他去测试部掐死曹奇伟,就说是工作压力大导致自己精神失常,反正最近出了这么多工作压力大导致的破事,多这件也不算多。
曹贵阳一脸迷惘,好像没太搞明白董延明说什么一样,问他:“你说的是谁啊?”
曹贵阳对这事不以为意,董延明却义愤填膺,俩人又扯了一阵子,不以为意的依然满不在乎,义愤填膺的开始火冒三丈了。
曹奇伟不知道在电话那头嘟囔了句什么,可能也是听董延明口气强硬,最后算勉强同意董延明将重复的单子打回。
一会工夫老九九藏书网巩就过来询问,董延明满腹委屈地和老巩痛述了测试部的不人道,重点描述了因为测试部这些莫名其妙的单子所浪费的时间成本,说得好像V8就是因为这些单子,才使得本就入不敷出的人力资源变得更加捉襟见肘。
董延明的炮仗脾气终于忍到了尽头,恶声恶气地说:“你做过几个项目,你敢这么嚣张,你们老大高满军也不敢这么跟我说话!你让他看这几个单子,他要是说这是问题你再跟我谈。从什么时候开始测试人员提单子都不用跟开发确认了?你说是问题就是问题,你是开发代表啊!你懂不懂流程?你提单子你跟我讨论了吗?你想一出就是一出,我还陪你玩,要不你去找开发部部长投诉我吧你!”
高守座位空空的,连电脑都没开,董延明这才想起来昨天就收到高守休假一个星期的通知邮件。他翻了翻高守座位上的书,突然不知道怎么办好了,心里憋了一口气。高守倒是安排了宋江代理资源经理,可董延明又不觉得宋江真的可以替代高守来给他撑腰。
这可戳到老巩的痛处了,他一直以来都在为了开发的工作效率低下、人手不足而苦恼,一说有人恶意浪费人力,他当即就表态他会亲自跟测试部沟通。
他跟测试部的关系一直说不上好,因为他刚进公司时搞过措辞火药味比较足的几张单子,所以总有些测试部的兄弟第一次和他打交道总要说一句“哇,原来就是你呀”,弄得董延明心虚得厉害。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