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第四节
目录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第十四章
第四节
第十五章
第十六章
第十七章
第十七章
第十八章
第十八章
第十八章
上一页下一页
小成看了看他,说:“凭什么你是C我就不能激动,我做了这么多事情凭什么打C,打B的那些比我做的就多?”
高守摆手说,你听老巩说的有用啊,没准的。全部门打考评,几百人的他打得了吗?他不愿意费劲,也不愿意得罪人,就把名额下到各个组,可是每次下发他都有倾斜。如果按照公司正常的百分比,5%A,45%B,50%C,咱们组应该每次都1个A、9个B、10个C。实际不行,每次都他说了算。小蔡上个季度连轴出差,解决了多少问题啊,国内国外跑了那么多地方,不该得A吗?没办法,只能是B……
反正这种套话又说了几句,小成一听就火了,反问杜贵峰:“我的工作量刚达到胜任,那咱们组哪个人超过了胜任,你举例给我听听?我工作态度不积极,你举例出来谁的工作态度算积极?”
董延明突然发现一个问题,他问小成说:“你这事是多长时间的事情?”
他吃惊的是高守的态度,好像头几次高守沟通,说你是C就是C,不需要过多的解释。尤其是第一次沟通,高守居然还很不严肃地问他,“你认为自己是什么?”董延明害羞地说是C吧?高守拍着大腿说,对,你猜得真对!
董延明说:“靠,这事你瞒我就没意思了,我……我……我又不会给你乱说。”
高守坐在他对面,笑嘻嘻看着董延明欲言又止的表情,伸出手来拍了拍他的膝盖,推心置腹地说:“你不要不平衡,这次……我是真没办法。咱们那位领导要在考评上对V8项目倾斜,所以一组分配的A和B比较多,咱们组因为一半在V8项目里面,一半不是,所以……一个A也没有,连B都只有两三个。我是因为手里没九九藏书网有名额,所以实在不能给你更好的了。但……这事你也不用放在心上,你做了什么我都心知肚明,你对团队的贡献,你组织的出游,你在V8里受到的好评,我都已经在心里给你打了分。嘿嘿,如果我这次手里有名额,你肯定是那个……那个……啊,呵呵,你自己心里也知道,是不是,呵呵。”
听到这里董延明差点没笑了,心想:这也太直白了吧,这能叫开玩笑说?
小成叹口气说:“过去是过去了……我没想到那个考评挺重要的,老巩说,打不满意之后部门在整个产品线的考评成绩也要受影响,最起码是组织氛围比较差,要是多几个人打不满意,开发部部长本人的考评也要受影响……”
于是第二天杜贵峰继续找小成密谈,口风缓和了不少,还很客气地称呼他“成总”。他说:“你来一组时间太短,满打满算也就一个季度,你之前的工作业绩我也不太清楚,所以给你打了个C。我们以后肯定要长期合作,慢慢了解,你会得到公平的考评的。”
杜贵峰当时也很尴尬,不过也没让那个腔,马上就指责小成早上来得比较晚。小成说:“那好,咱们去内网查考勤记录,这个月我要是有一天9点后来的,你给我打D,要是我天天都没晚,你给我改成A!”
他接着跟高守聊了几句,问了问部门不是说全部门打考评吗,怎么考评名额落实到组了?
之后两天老巩又亲自和他谈了两次,最终小成勉强承认了这次考评结果。
小成说:“知道?他都找我谈了两次话了,杜贵峰找我谈了三次了,知道得不能再知道了!”
小成这事情一说,董延明心里舒服多了,觉得高守不管真假还是给了自己九-九-藏-书-网面子的。他安慰小成说:“也不是多大的事情,C就C,又没少给你发工资,你这么小题大做干什么。”
高守呵呵地笑,董延明接着胡扯:“什么C啊B啊,就那么回事,重要吗?对有些人重要,对我来说这只是字面上的肯定,我其实更想要的是你心里的肯定。”
董延明一愣,心想这是什么意思呀,说我打C是对的,他打C是不对的?
俩人默默地看了看对方,半晌董延明激动地评价说:“成总,你他妈太牛×了,真没看出来你原来这么牛!你……你真是……真是太监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
这么说了几句之后自己居然不那么堵心了,看来精神胜利法还真是保持心理平衡的良策。
原来小成跟杜贵峰吵了架的第二天,收到干部部的《考评满意度调查表》,小成直接就在所有的选项里都选择了“不满意”。干部部通过考评表,收集被考评的员工对于考评结果以及沟通结果的满意度。董延明一直认为这也是官样文章,看着好看实际没用,每次填写都是“满意”、“很满意”地乱填一通。
董延明点点头,想了想说:“吵就吵吧,这事你就别宣扬了,到我这就完了,要是大家都知道这事,杜贵峰就没台阶下了,还不跟你死磕。”
这么不严肃的沟通,都有些戏谑的味道,但这也是高守一直以来对董延明的正常态度。但是这次高守明显有些惴惴不安,对董延明的安抚也是诚心诚意不遗余力,这……这……太不正常了吧。董延明很快想到了,莫非自己在高守心中已经升格到不能得罪的人,或者是不对他好,就心里有负罪感那类人?
小成说:“杜贵峰要是跟我这么说,我也不能火,关键是99lib•net他非要找出来我哪里不好,因为这个不好我才得了C,老子工作一年多了,就数最近这个季度累得像个傻×,他还说我这个季度干得不饱满不主动,我×他先人板板……”
小成说:“一个礼拜了呀,怎么?”
小成把董延明拉出去,痛述自己转组之后如何被杜贵峰迫害,还没开始说,董延明就一句话塞住他——大哥,我也是C,你激动个毛啊。
高守这么说董延明心里依然很不舒服,脸上表情几番阴晴,但又没胆子在高守面前表现得太明显——已经得C了,这个都改不了了,你给高守脸色看也没用,惹他不高兴了他回头给你小鞋穿。
他勉强笑说:“老大,要说C呢,我也不是很冤。胜任嘛,我确实也没做出来多大贡献,尤其跟你比。胜任这个概念其实很空泛,做多少工作算胜任?我写一百行代码叫胜任,一百二十行就是超额完成任务?其实都是完成工作,都叫胜任,我要是现在下班了还去坂田十字路口指挥交通,我估计这可叫超额了。”
董延明又得了个C,他装作大度地耸耸肩嘟嘟嘴点点头,但没沉默几秒就忍不住叹了口气。
董延明突然明白了高守的态度为什么那么诚恳了,点点头说:“没啥,我是昨天才沟通的,觉得你沟通得挺早的。反正,这事过去就过去了,你也别多想了。”
董延明表示赞同,虽然心里对这个结果不满意,但想想小蔡确实做得不错,于是自己安慰自己说,有点城府行不行啊大哥,不用什么事情都写在脸上吧,你要闹你要跳你要滚蛋,不能不让高守知道吗?回家做个纸人扎他,晚上加班路上堵他……
小成拖着董延明往外走,一直走到了户外,外面青天绿草空气清新。俩人走到九_九_藏_书_网一片树荫下,小成一脸悲愤地给董延明讲了自己的沟通经历。
小成也不清楚自己当时怎么那么嚣张,反正是继续对自己的考评不满意,对杜贵峰不满意。
俩人沟通到这里,董延明心里其实有些吃惊,不是因为打C,他对这个虽然不舒服但是也早有心理准备了。毕竟自己资格算不上老,组里二十来个人,自己能力也好资历也罢,各项综合起来排名总不是最靠前的位置,打B也正常打C也正常,眼下高守说自己小组只有两三个B,那董延明自然不会在这两三个人之列——他自己都不是很有信心,更何况高守。
俩人就这么争吵起来,吵了半个小时,杜贵峰一摆手说,你回去吧,以后再沟通。
董延明的心情渐渐平复,但问到小成的时候,小成突然满脸怒气差点拍桌子跳起来。董延明以为他被打了D,结果一问也是C,心里腻味他事多,嘴上也只能安慰他说,又没给你打D,你激动什么,平常心平常心。
这次季度考评谈话之后,董延明陆续询问了几个关系不错的人,除了小蔡之外大家的考评结果都是C,连小刘这个负责了V8架构改造的红人都是C。
小成看了他一眼,继续说:“我这不是告诉你了吗?唉……现在老巩都知道了,还扯什么低调,我跟杜贵峰算是没完了。”
“老巩都知道了?他怎么知道的?”
小成狠狠吐了口吐沫,说:“晚了。我本来也没想说,寻思过去就过去了,你看我都没告诉你。”
小成是V8开始后才从二组调剂到了一组,基本上从组长杜贵峰到下面的组员同事都不算太熟悉,到了考评的时候自然有些心虚,觉得其他老组员跟杜贵峰共事的时间长,杜贵峰从感情的角度一定有倾斜。结果考评九九藏书一沟通果然是C,他自忖工作量不算少,就开玩笑说:“杜老大我这个季度工作量可挺多,打C是有点不公平吧。”
小成这次一怒填了不满意,马上就捅了马蜂窝了,干部部可能也不经常收到不满意的调查,异常重视,马上联系了老巩。这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不清楚,总之老巩也异常重视,责令杜贵峰继续沟通、好好沟通、使劲沟通。
这事说起来真是郁闷,初中升高中,他就在尖子生和一般生中间晃荡,高中升大学他又在重点大学和非重点大学中间晃荡,老师都搞不清楚他算哪类——中人之姿,这句话简直就是给他量身定做的,走到哪里他都是这么个尴尬地位。
小成接着描述,杜贵峰沟通的时候不苟言笑,一板一眼地说:“打C是因为你的工作量只能达到胜任的地步,而且你的工作态度也不是很积极,没有主动地对整个项目起到带头作用。”
高守赶紧点头说:“我肯定,我充分肯定你,你放心吧。你上季度又组织活动,又参与V8,还负责了实验室环境协调,这些事情我都有记在本子上,跟领导汇报工作,总结组员能力,我都没落下过。这次给你打C,肯定是有点低,但是你放心,我保证,下次一定给你补偿……啊这个,啊,哈哈。”
董延明对这俩人的评价是俩二×,然后摆出一副过来人的表情说:“杜贵峰真二,太不会沟通了。高守跟我说的是,真没办法,他没分到几个A和B,手里没有别的了,只有C,如果还有名额,保证给我打B或者A。说得多好,先肯定我,又他妈的给我打了C,我还得跟他说我能体谅他的难处。”
小成说:“他不跟我呛火,我也不能,这次冲动了我也知道,不过他真给我气得没法了。”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