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第三节
目录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第十四章
第三节
第十五章
第十六章
第十七章
第十七章
第十八章
第十八章
第十八章
上一页下一页
一年半后部门真正有了人事变动他才明白自己距离看得见的山峰多么遥远。
董延明这帮做小的仰着脖子看了半天,本来还以为能有个龙虎斗什么的,结果人家上面干什么对下面来说完全看不到,深刻感觉到阶级的差别——虽然老巩的座位跟大家是坐一起。
所以后来董延明搞招聘的时候,看到有的工作两三年的仁兄的简历上,写着自己管理能力强、适合做管理,他眼泪都快掉出来了——我还没混上呢,一堆兄弟都没混上呢。
不过他实在高兴不起来,V8的工作着实不轻松,他每天不光要埋首工作,还要应付来自于柳景正和蒋思君的骚扰,觉得日子过得真是无趣,恨不得找出点娱乐事件来调剂一下自己的心情。
跟绕口令一样,绕来绕去就想说,如果上面不犯错误,下面的人想上去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董延明最近在工作中突然有点不同的感觉,从前在V7和V7R3里工作,总是稀里糊涂、懵懵懂懂地往前赶,做到V8这个时候,很多东西从前不懂的99lib.net知识突然就明白了,一夜之间融会贯通了,仿佛打通了任督二脉一样功力大增。董延明排除自己智商激增的可能,看来时间就是功夫这话没错,老巩逼人这个管理方式也不能说一点没效果。
不要看老巩那个级别,就连高守那个档次的都一堆人看着,宋江、小雄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更何况高守也就比董延明大几岁,等他自动退休怕有几十年要等。
传闻中即将掌管数百人的BAR的老巩也才三十五岁,传闻中即将卸任的老丁三十四岁。
后来各种路边社的大小消息就铺天盖地地来了。
董延明连回答都懒得回答,这要搁平常,他还不马上顺杆爬,谈论自己和丁总那完全不着边际的嫡系关系。
公司人员结构也是个金字塔,不光形状像,从力学角度来说,坚固程度也是很类似的。
这事情大家谈论了好几天,每天总有些添油加醋的消息交流,大家的生活越来越有滋味了,再也不用担心午饭因为没有谈资而吃得如同嚼蜡。
据说,老王是要退休藏书网,去武汉办事处做个办事处主任或是副主任,这其实就是公司内部的养老。传言里说,反正老王这个级别年收入百万不成问题,何苦天天熬在第一线累得跟三孙子一样,脾气暴躁的老王还是懂得知足常乐点到即止的。
可能老天感应到了他的呼声,很快事情就出来了。
一年半前,董延明刚入职,满腹的理想。他想象着自己如何努力如何奋斗,被表扬一次就会意淫自己如何飞黄腾达平步青云,就跟孙悟空说的那样轻松——“皇帝轮流做,今年到我家”。
董延明最近在思考的一个问题是……传说中要退休、实际上还蹦跶的老王才四十来岁。
这事情讲了一个多星期,老巩慢慢被大家妖魔化了,无数人观察他走路说话的动作都看出来心虚。又传了一个星期,谣言演化得甚快,老巩最后都快变成妄图占领地球的哥斯拉了。
宠辱不惊?
但是有些消息明显太离谱了,例如说老丁激动地对老巩说,这么多年兄弟了,我拉你上来你不拉我一把,我真看错你了!
99lib.net总而言之,这件事情历经半个月的流传以老丁搬座位告终,虽然一直没有发公告,但是老巩的一些群发邮件已经说出“大家不要胡思乱想,要聚焦工作”这样的话。
他们有时候也会问高守,但是高守总是讳莫如深的表情。
他惊得着吗?这些事情跟他一点关系也没有,是宠是辱,还是云卷云舒,都是人家的事,部门里再乱,再更天换日,哪怕是上层领导死一茬子,也不会影响到董延明,就跟戏里说的一样,吹皱一池春水,干卿何事。
最先是小成神秘兮兮地告诉他老丁和老王都要退休了,部门里要人员大变动了。
半个月后,老丁座位搬走了,老王还在。于是事情似乎尘埃落定,看起来老巩即位是板上钉钉的事情,大家也停止了讨论。大概也都发现讨论这些事情毫无意义,搞不好还被人打小报告,变成诽谤领导的家伙。
小成见没反应,自己解嘲说,董总胸怀广阔,宠辱不惊啊。
除非是碰上老王这种要退休的领导,否则你想熬上一个位置,你就等吧。
九*九*藏*书*网独小成对这事情还保持着新鲜感,他敲打董延明说,你可是丁总的嫡系呀,是丁总内定的接班人,你怎么不给丁总喊冤啊。
董延明和大多数人一样,不太理解老丁的这个调动的初衷,但他本着国人特有的阴谋论的观点来分析,认为老丁被人踢出局了。
没过几天季度考评开始了,董延明没了从前的激动,也不知道算是胸有成竹还是心如止水,默默地等待高守的沟通,但等高守真正沟通的时候他还是吃了一惊。
这和许多经典职场小说里描述的小人物发家史,实在是太不同了!你看那些小说,这人进公司一两年就能搅得公司风云变色,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可实际情况是,同样是小人物的董延明身处惊涛骇浪中,却从来没有机会兴风作浪,连谈笑风生都算不上,反而晕晕乎乎的有点晕船的感觉。
关于老丁,传说他是被调动到了市场线,单独成立了一个小部门,可能是负责战略方案的制订。
V8就这么继续着,董延明每天按部就班地工作,生活归于平静。他的蹦跶劲似乎也九九藏书用完了,看见李茂川也觉得他的面目也不能说多可憎。
这就太像电视剧台词了,而且就算真说这种话,以老丁和老巩的政治觉悟,也不会允许第三者在场倾听。但八卦就是这么个界限模糊的东西,真实性永远不是第一要求,娱乐性才是大家最关注的。
当然了对他来讲无所谓,他也够不着那么高的位置,能够得到那个位置的有十几个人,高守、刘彻等一批实力派,十几个人瞪着这一个三十五岁人的位置,这个三十五岁的人和另外几个人瞪着另一个三十四岁人的职位,三十四岁瞪着一个四十岁人的职位,四十岁瞪着同样四十岁的人的职位(二级部门老大邓总),这个四十岁的人又跟另外一大帮四十岁瞪着另外一个四十岁的人的职位(产品线老大贺总),这个四十岁的人又混在一帮四十岁的人中间瞪着另一个四十岁的人的职位(七大金刚里分管研发的费总),这四十来岁的瞪着自己想不退就不退的老家伙(任老板)……
太年轻了,太年轻了,有这么年轻的领导还真是一件——不幸的事情啊。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