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第三节
目录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三节
第十四章
第十四章
第十五章
第十六章
第十七章
第十七章
第十八章
第十八章
第十八章
上一页下一页
这么着被冲击了几次之后,董延明赫然发现,他刚入职时听说的离职的牛人和他之间的距离已经不是那么远了,当然和他第一个接触的离职人员——金吉金老大依然没法比,但是童君跳槽的时候他可着实发了一阵子感慨——在V7的时候,童君是负责他那部分的对口测试人员,俩人电话当面交锋不知多少次了,没觉得这小子有什么牛的,况且长得也不像能拿个高薪的样子呀。
V8最开始的时候,董延明也发愁过几天,但是想想大家手上的规格都是这样,恐怕上至老巩下至李茂川对此都心知肚明,后果应该也有心理准备,所以董延明“嗖”的一声就释然了——不是我军无能,实在是……我军无能。眼下解决方法……也只有等待以后的各个阶段的文档写作时,大家凭着自己的经验发现问题,或者到了UT、ST阶段,靠测试来发现问题,再不行,测试部那还有一关,他们也会发现很多问题。虽然大家心里清楚这都是大大的隐患,大家的工作根本就没做到CMM流程要求的“质量落实到每个步骤”,倒是把隐患充分落实下去了。可是时间来不及了,时间点上已经到了SRS启动阶段,所以大家再怎么心存疑虑都要把规格放下。更何况在这规格上面,董延明折腾了一个月,起早贪黑披星戴月,已经审美疲劳到看见“××规格”几个字就要吐了的地步。
“都懂了。”
董延明不可置信地说:“你都懂了?”
董延明当时就被噎了一下,可是一想又没错,他们这伙人平http://www.99lib.net时嘴上都“生是华为的人,死是华为的死人”,实际上谁不是想捞点工作经验,找个轻松悠闲工资丰厚的下家,而海外工作经验对于董延明心仪的那些企业来说,肯定是一个不错的条件。
小蔡突然被通知马上去印尼出差。
董延明一想也是这个道理,毕业的时候另一个同学龚明明被华为约去面试,人还没去呢,同学们就觉得这孩子不简单。那时候看见华为的、听见华为的心里都是一激灵,面试的时候浑身坚硬手心冒汗,那种感觉就好像你面对的不是人,是传奇一样,心里想的是,我要是能到华为,那得多爽多满足多幸福啊。结果呢,现在自己成了华为一员,还不是天天抱怨这个那个。
“这个文件嘛,从这到这,是吧?都懂了!”
“……”
就跟爬山一样,看着那个山更好,你费尽九牛二虎之力爬上去往往是觉得这个也不过如此,前面那更高的比较好,如此循环直到你没有力气再爬。上了山心满意足地高喊“哇,无限风光在险峰哦”,这也就是刚上去头几分钟的事情。
董延明看着他的身影嫉妒得要命,实在忍不住了就抓住他手腕低声跟人家说:“蔡总,你真要去啊?你说老大怎么不让我去啊,你要真不想去的话跟老巩说说,让兄弟我替你去吧?”
“我说的是这个文件,不是这个函数!”
柳景正的眼睛里又出现狂热的光芒,董延明看着好笑又熟悉,讽刺他说:“别着急,好好干,对你来说出差就是http://www.99lib.net个水到渠成的事。不过,出差和在家里工作不一样。你在家里一大帮子兄弟混战一处,好点赖点领导都看不出来,也无暇去逐一区分。出差到现场,那可就指望你一个,部门也好,领导也好,都盯着你,他敢随便派个啥都不会的人去吗,那不是给自己掌嘴吗?不扯没用的,好好干,干到叫领导都没法忽视你,做个领导放心的人,那么……下次有这事,领导不想着你,难道想着他都不认识的人,到处给他捅娄子的人?”
董延明实在是忍不住了,跑去跟高守要求出国。高守安慰他说,机会有很多,他从前组里十四个人,有六个同时在国外出差,大家出得都不爱出了。所以用不着着急,小蔡仅仅是第一个,又不是最后一个。
他突然想起从前在食堂和小刘们一起说笑的凤凰和烧鸡的故事,看看柳景正、想想自己,不由得感叹:呀——原来烧鸡也有这么多种啊。
董延明倒是想问,怎么不第一个派我?但是实在没傻到那个地步。
董延明心情低落,偏偏这时候柳景正又闲聊天问起出差的事情,他只好敷衍柳景正说,这种机会多的是,将来我们的产品卖到哪里,我们就要出差到哪里,说不定你一年到头从这个国家飞到那个国家,连地都不落。
董延明赫然发现,自己从工作以来一直追寻的目标——换家大公司拿个好工资,居然在他不断完善追求的过程中慢慢变质。目前华为是这样,将来的另一家恐怕也难逃此类命运。从前的追求变得淡而无味如同鸡肋,九-九-藏-书-网将是上班族的最终境界吧。但是他从什么时候正式考虑自己也会有离开华为的一天呢?不知不觉间。
小蔡脸上本来一脸的凝重,突然之间笑得贼兮兮,郑重摆手简短地说:“不干。”
柳景正点头称是,说了句:“我的奋斗目标就是离职之前出次国!”
后来他跟同学桑军说了这事情,桑军倒比他看得开。从前桑军看待能去日本的人都跟神一样,觉得那得多厉害的人呀,我这辈子能有这个机会吗?现在自己去了日本再看,就觉得怎么跟我想象的不一样啊,什么鸟人都过来了,这什么破工作啊。
第三天小蔡就把所有的事情都办妥了,拎着一箱子火腿肠一箱子榨菜,背着笔记本从蛇口去香港,又从香港直飞雅加达。
“啊?它包含好几个流程啊!CCK,RTY,这好几个流程啊?”
出国出差这可是董延明梦寐以求的事情,他跟高守早就打过招呼,高守也说了没问题。可是这次怎么又先轮到小蔡呢,小蔡上次不都出过差了吗。
不知不觉间董延明已经开始打算离职跳槽后的生活了,没办法,在以人员流动性大著称的IT企业里,这个是无法回避的话题。你会经常看到朝夕相处的同事收拾铺盖走人,别的公司收拾铺盖是个泛指,但是在华为真的有铺盖要收拾。会经常听到某人在某处拿到高薪的消息。上个月测试部的童君跳槽去了上海的一个通讯企业,爱立信还是诺基亚的,据说要了10K/月的工资,结果HR连犹豫都没犹豫就同意了,大家都说童君肯定要少了。平www.99lib.net台组的辛什么的家伙,去了北电,多少钱不知道肯定不会比这里少啊,还天天在QQ上跟人抱怨太无聊了没事干。
柳景正笑嘻嘻地离去了,董延明宽慰自己说,别给别人操心,自己从前可从来没遇到操心自己的人,不往沟里带就不错了。对这个柳景正自己已经仁至义尽了,他愿意做天才梦就做吧,愿意急功近利好好表现自己也别横加阻挠。至于他……枪还不会用就冲上战场……那也不是我的错呀。
董延明心里想,我他妈现在都不敢说懂,你怎么可能这么快搞懂了。董延明心想,我三四个月一边实践一边学习才明白的东西,你一天要明白了,我还不成了棒槌了?不过这话没法说出口,他看看柳景正狂热的眼神,突然理解了他的意思——这人可能也是听说华为某员工如何努力工作,如何展现出与众不同,结果如何如何青云直上。青春年少做梦时光,他一定还想着放开手脚玩命工作好好表现,不过这个表现手法也……他还梦想着自己是另一个李一男吧。
“都懂了,都懂了!”
柳景正满口答应,第二天一早回来交差,说看完了,并且看懂了。
既然对董延明来说项目的问题不算是最严重的问题,那么恐怕就是人力了。
柳景正接手了董延明的两份规格,中规中矩地按照评审意见修改,相安无事。董延明考虑到柳景正往后还要根据这两份规格写SRS,乃至CODE,乃至进行将来的测试,便担心他没搞懂规格的内容。可询问之下柳景正居然满口答应,我懂了懂了。董延明真不太相信,99lib•net因为柳景正刚入职,从前又没有通讯方面的工作经验,乍一接触通讯居然只花两天时间便没有一点阻碍就融入,这实在太匪夷所思了。
小蔡神色凝重地在办公室跑来跑去,他要准备很多东西:出差要带的资料,要联系机要室借一台笔记本,要联系印尼当地同事了解当地情况,要为印尼同事带点急需的生活用品。
董延明不太痛快地说:“你要是明白了那就开始写吧,不过我觉得……真正开始动笔前还是多琢磨琢磨比较好,磨刀不误砍柴工这话真他妈太有道理了。”
董延明依然面临着很多问题,但眼下的问题最严重的倒不是V8的问题了——V8已经那样了,前期的人力投入紧张导致规格写作千疮百孔,评审也没起到应有的责任,不是董延明一个人的事情,所以他已经有了老巩担忧的“债多了不愁,虱子多了不咬”的感觉了。
董延明说:“你既然懂了,那你该赶紧看看这部分相关的老代码,虽然SRS阶段开始了,但是你也不用着急马上开始写,应该先用两天时间理顺思路,要不然慌里慌张地开工了连自己做什么都不知道,保证出错。你看,这个文件是V6里这部分的代码,我写规格就是参照这个代码写的……当然了,正常的规格应该是参照协议或者客户文档写的,但是我们这次是大手术架构移植,所以你这一部分是把V6的代码移植到V8。你仔细看看这部分的代码,我写的时候都没时间细看,说不定有问题,而且你好好看看,争取提前理解,那么你以后写SRS还是CODE都事半功倍了。”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