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第一节
目录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一节
第十四章
第十四章
第十五章
第十六章
第十七章
第十七章
第十八章
第十八章
第十八章
上一页下一页
董延明毫不关心西安还是东安的兄弟,因为他推测这几个人的到来,不会影响也不会帮助他干活,那他干吗还关心老巩调人的事情,调头猪来也不要紧。
岳小雄又反映说,V8现在的人员管理太混乱了,二十来号人跟一锅粥一样。他最多一天收到十几封评审会通知,谁知道该参加哪个,不需要参加哪个呀。而且评审的时候,凡是遇到规格上咬不准的地方,就算是抓瞎了,问谁都没空搭理你,问SE,刘彻也没空,问PL,李茂川跟个农民一样……
余下还有一些思想顽固、守旧的不愿意参与,他们觉得周末如果不加班就要休息,因为这样周一就可以有精神工作了。董延明也不觉得意外,反正这个行业大多数人都是安心做宅男,一面哭喊自己和社会接触太少,一面宁愿闷在家里为工作养精蓄锐。
开V8例会的时候,董延明提出来过“文档质量不可预计”的风险,李茂川没有好的解决办法,便一面敷衍大家说:“相信大家都是老员工、都是有责任心的骨干,质量就靠大家努力自觉。”一面又紧锣密鼓地制定惩罚制度,想以罚款来逼迫大家提高规格质量。
离开华为之后董延明总被人问,华为是不是很苦,董延明每次都要不厌其烦地与人解释,外界的传闻往往夸大其词哗众取宠,哪有把人活活累死、活活逼死的?可惜大家都满脸不信的表情,打量董延明的眼神也立时有些犹豫——不太相信他是华为出来的。董延明气得半死,改口说,好累啊,自己要不出来肯定死在里面,于是听众皆大欢喜,恭贺他九*九*藏*书*网脱离苦海。
V8的规格写作已经进入评审阶段,大家前期写得急,到了评审的时候乱糟糟地发现一堆有的没的问题,每天都有七八个评审会,一会评别人一会评自己。每天都是没头苍蝇一样被这个催那个追的,越评审越心浮气躁。心浮气躁的原因是大家都写了很多规格,但懂的不多,虽然赶鸭子上架也硬写上百页,那却都经不起推敲,随便一评审就是千疮百孔。问的人和解答的人往往同时陷入尴尬的沉思,不明其然也不明其所以然,董延明从来没有遇到过这么奇怪的事情。
高守突然变脸了,面无表情地看着他说:“你有这么忙吗?进了V8连我业务二组的正常活动都没法参加了?那我得去问问李茂川了,到底怎么给你安排的工作,看看他能不能给你减少一些。”
高守说完扭头走了,董延明对着蒋思君无辜地耸耸肩,也悻悻地走了。
高守笑呵呵地说,也不全是,V5之前的版本大家都用一套制度,也挺好的。
高守蜜月去过海南岛,还没玩够,心想这次自己组里的人和家属正好就可以组一个团,玩得更充分,何乐而不为呢,也就同意了董延明的建议。董延明找各个同事挨个沟通,挨个劝说,最终搞定了十几个人——毕竟出去玩一次要超过一千块,这对相对保守的众人来说是个不小的挑战。
董延明想想当年,好像真的加了很多班,累得除了累没有别的感受,可是他真的不觉得苦。那时候有梦想有奔头,似乎铆着劲往前冲,自然就有收获在前头。所以他转过头来重新打九九藏书量过去那些难熬的日子,似乎也不那么难过了,不过在当时他肯定不是这样想。
这种恶作剧也只能在厕所这种地方玩玩,出了厕所的门董延明就不敢说这话。当时V8如火如荼地进行着,老巩非常开心地看到他手下的人终于可以一个人干两个人的工作,这个时候不合时宜的声音无疑都会被归结为质疑老巩的安排。
逢人就说见人就讲,最后宋江无奈地跟大家总结董延明说,你们就看他不要脸的样子,真有大人物的潜质呀。
蒋思君满心以为自己可以表现出不同董延明之流的成熟,结果却被高守误会成了找麻烦,他疑惑地对着俩人的背影满脸通红张口结舌。
高守安抚了一阵子做V8的同事,又咨询了一下做V7或者维护V6的同事,每个人都发了一次言,他这才作势抹了抹头上的汗说:“组里人多就是这点不好,从前十来个人的时候多轻松,现在二十多个人光让每个人发一次言就半个小时。管不过来呀,管不过来呀。”
二组的人都笑了,高守也笑了,当即表态他会向老巩反映,并一直跟进这件事情。
大家都很配合地大笑,仿佛这是一件很尴尬的事情一样。
也许从数字统计上,老巩会开心,因为每个人在这一阶段的生产率都出奇的高,文档写作上百行,评审文档上千行。每天办公室人声鼎沸,点灯熬油通宵达旦,效率和工作量都和打了鸡血一样大幅攀升。
宋江还没炫耀完,他拍拍大腿继续说:“你来得晚,没跟西安的人打过交道,他们可难缠了。”话说完,正待再吹两句“想九-九-藏-书-网当年老子如何”的时候,却发现董延明人都没了。
老巩说得多了,很多人都刻到脑子里了,有一天董延明如厕时,居然在厕所一个蹲位的门板上发现了这句话,遂大怒,专门回办公室拿笔在这句话下面御批道:吃饭也一世吃屎也一世,何苦浪费粮食。
董延明问蒋思君参不参加,蒋思君说周末有事不参加。董延明问他有什么事,他一板脸说:“有事就是有事,我说有事就得了,你问那么多干什么。”
董延明欣然领命,答应尽快研究出几条旅游线路给大家选择,会议就这么结束了。
董延明一愣,心想怎么个意思,这是不允许我犯错了?
高守叹口气说:“不过大家也别这么累,一定要注意身体,除了身体之外剩下的都是身外之物。延明来组织一次活动吧,过几天你们只会更忙,趁现在……趁现在天气不冷不热的,咱们组集体出去玩一次,算是给大家放松一下被李茂川上紧了的发条。”
闲也一世,累也一世,何苦到老留遗憾。他总这么说。
高守对蒋思君倒没有一味安抚,他笑眯眯地说:“虽然李茂川的管理风格我不认同,但是他说的这话却是没错。虽然你进部门时间短,但你是从别的部门转过来的,已经在公司工作很久了,所以没办法把你当成全新、崭新的新员工。你说你来的也不是时候,部门里现在就围着这个版本转,也没有别的项目可以让你适应一段时间,你说怎么办?改变不了就接受吧。不过你跟延明他们这帮从进公司就在咱部门里的家伙又不一样,所以其实我从情感上,还是99lib.net允许你犯错的。”
董延明笑笑走了,他知道蒋思君跟他摆老员工的架子。蒋思君是另一个部门的老员工,据说是因为另一个部门人员过剩所以派到BAR来,看着董延明这种比自己晚不少的员工活蹦乱跳的,心里可能多少有些不平衡。
后来组内例会的时候,岳小雄对高守说,李茂川又在自己钻研新制度了,难道咱们部门就没有一个可以通用的奖惩制度吗?怎么每个版本都自己推自己的一套制度?
老巩从西安空运过来几个人,加入V8项目和正在进行的V7R3,他说西研所(西安研究所)是公司的铁军,是公司最有战斗力的队伍,加入深圳的队伍可以让双方互相学习共同进步。
董延明这才知道原来BAR产品在西安还有一支队伍,宋江给他解释说,不光西安有,上海也有一队人马呢,不过人太少了,所以一直也不是很被重视。西安的人不少,有几十人,一直负责老版本的维护工作。
老巩还是一如既往地经常给大家打气,告诫教育年轻人不能只看眼前利益,要处处为企业为团队着想,要能准确清晰地看到美好的未来,为了这个未来,应该无偿加班,应该薪水微薄,应该只拉车少吃草最好不吃草。
海南之旅成行之后,董延明同时多了两条吹牛的素材,他到处跟人讲,BAR过去所有的活动里,除我组织的,余下那些还能叫活动了?蒋委员长除了高守和我眼里还有谁呀!
老巩一定会说:你看,我就说是从前潜能没有挖掘出来,你看我这一挖掘潜能就出来了,所以说呀,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
九-九-藏-书-网延明听得啧啧称奇,没想到这个部门还有这么大的地盘。宋江炫耀地说:“我告诉你,老王每个星期都飞到西安一次,给西安这帮人开会,每星期一都在西安,晚上飞回来。”
接下来的议题也都是围绕着规格的质量来的,董延明这些懂些的普遍反映时间太少,刚从其他部门转过来的蒋思君就大吐苦水,说自己还一点不会呢,李茂川非逼他接下来独立写一份规格的任务,他受惊似的说:“他还说哦,会写得写,不会写更得写,不写永远不能会了!”
转过天来,董延明推出一份《海南岛两天三夜双飞旅游计划》,一发出来就把大家吓了一跳,因为谁都没想到组内活动会远到出省。董延明倒得意洋洋——从前的各组活动都是找个海边玩半天就回来,每次活动的区别只是地点不同,这怎么能满足董延明那颗好大喜功的心呢。他总想着不鸣则已一鸣惊人,搞次活动也想搞得惊天动地与众不同,所以极力煽动高守同意这次小组远行活动。
飞来飞去的老王?董延明肃然起敬了,这种程度的飞不就是董延明理想中,高级管理人才的必做功课嘛。
董延明走了,过了一会高守又拖着董延明回来了。高守问蒋思君怎么不参加集体活动,蒋思君不好意思地说有事。高守说,最好还是参加,可以放松一下,而且有助于融入这个集体。蒋思君矜持地笑了,深明大义地说,话是这么说没错,不过他本人习惯周末自己休息一下,V8也比较累,周末有时间还可以加会班,毕竟自己是新员工,要学的比较多。工作重要,这种活动参不参加意义不是很大。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