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第三节
目录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三节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第十四章
第十五章
第十六章
第十七章
第十七章
第十八章
第十八章
第十八章
上一页下一页
至于小成这事情就有些糊里糊涂了,高守只是有一天突然通知他,他被转移到一组了,即刻生效。之后不管小成怎么问,高守都一脸无奈地说是老巩的安排。不过好在大家都在同一个项目里,座位也相距不远,除了心里稍微有些不爽外,生理还是没有什么变化。
弹性工作制是说研发人员保证每天工作八小时的情况下可以将上班时间延后一个小时,也就是九点上班,你却可以十点钟前到,但是月底计算工作时间的时候要保证每天都有八个小时的工作时间,也就是说早上晚来可以用晚上加班来冲抵。因为工作比较忙,所以大家晚上都有加班,因此早上晚点来一点不会影响每个月的工作时间,所以这个制度变相地成了研发的福利。
紧跟这个制度,李茂川也推出了V8项目内的强制性的下班时间制度,甚至一反常态地要求大家,如果想要提前走,必须要得到他和资源经理的双方面同意——这同样被大家口诛笔伐一番便默默接受了。
老巩看李茂川犹豫,就鼓励他说:“这事就这么定了,你不要担心大家习惯了弹性工作制,不喜欢九点上班,我私下告诉你,部门最近马上就会有相应制度出台,你尽管放心……兄弟们实在是太散漫了,也确实需要紧紧了。”http://www.99lib.net
V8继续进行了一周,大家手里的规格写作进度各不相同,快的写完了,慢的连十分之一都没有完成。李茂川不想等了,快刀斩乱麻把每个人的规格都分配下来,与之一同分配的还有紧迫的完成日期。顿时BAR全员陷入癫狂的气氛中,不知道有多少人暗暗地诅咒李茂川喝水呛死吃饭噎死。
李茂川踌躇不语,他倒不介意延长工作时间,而且他每天在公司待的时间肯定超过老巩希望的时间,所以这对他来讲完全不是问题。他担心的是同事们的情绪反弹,因为最近工作上的安排让很多人对他表示出极大的不信任,高守就数次在他面前暗示过,他的组员反映说李茂川的任务安排很不合理,甚至阻碍了工作进展。
老巩摇摇头说:“茂川,你这就叫、叫、叫……我跟你说,我们当年……不用说我们当年,你当年刚进公司的时候,九点钟有谁走的?这几年公司的风气变啦,但是不代表我们不能捡起来。过几天我会调西研的几个人来,那是真正的铁军,你看看人家的管理,看看人家的素质,看看人家的自觉性。茂川,咱们现在工作非常紧迫,如果时间上不能保证,那什么都不用提,干脆散伙回家抱孩子好了。你是九-九-藏-书-网知道我们后面还有多少工作量,而且人都是有惰性的,如果咱们把工作分给兄弟们就不管了,靠他们自觉的话,我去他妈的,过五年这些工作也做不完啊,对不对?我知道你担心兄弟们的情绪,但是这就要看你的能力了,你要让大家拿出自己的潜能,兄弟们都是年轻人,年轻人自制力弱,所以需要你不断地鼓励大家、带动大家,火车跑得快全靠车头带!你李茂川就是这二十多个人的火车头,你指哪大家打哪,我把这二十多人交给你,就是对你有信心,你能做好,咱们BAR将来就是你带领兄弟们打下来的天下,我们BAR的历史上就有你李茂川的大……”
对项目管理者来说,不可预测的危害恐怕是要大于延期,因为延期还可以做出补救计划,但是不可预测往往只能期待运气,尤其是如果该项目管理者还需要时刻面对着一个非常喜欢指手画脚的领导的时候。
老巩接着说:“但是你既然已经把工作都安排好了,我也不会越俎代庖。这样,你要适当地延长大家的工作时间,懂吗,适当地延长,比如,硬性规定大家每天都要早九点到晚九点,我看最近有些人下了班就走了,他们工作都完成了吗?”
BAR最近发生了几件大事,一件事情是一藏书网个凶猛的谣言悄悄流传——老丁要离开BAR了,一件事情是小成被调到一组去了。
李茂川心里委屈,心想:这不是你让我简单粗暴、快刀斩乱麻把任务分配到人,给他们压力,逼他们加快吗,你自己说没有压力就没有动力嘛。
这样又过了一个星期,工程的进展却变得完全模糊了,李茂川每次询问大家的完成情况得到的答案都是千奇百怪的。这也难怪,就好像搬运工,当他搬一车货物的时候他可以告诉你,两个小时就搬完了。但如果是面对一座大仓库,他估计今天告诉你三天、明天告诉你五天、后天告诉你十八天,再问他说不定又改回九天。李茂川面对的就是一大群这样的搬运工,因此他的时间计划EXCEL表格改了又改,最终自己都气馁地承认没办法统计了,这个项目计划在他面前变得面目狰狞不可预测。
俩人沟通的这个时间是吃晚饭时间,大家都去吃饭了,办公室里鸦雀无声,在老巩的座位上李茂川正襟危坐,他说:“会不会太早了?而且……每天?这帮人还不造反了。”
这样,V8的开发大幕,在工程进行了几星期后,才算真正地缓缓拉开。
坐在他这个位置上很尴尬,既直接负责了项目管理,换句话说得罪人的工作量安排他来做,又九九藏书不负责考评,换句话说就是没有量化工作质量的权力。后果是他不敢逼大家太紧,紧了人家就去自己的资源经理那里哭诉,一般遇到这种情况,资源经理都会暗暗默许自己的人“你能干多少干多少,我给你打考评,你怕什么”。
老巩的手指甲在桌子上有节奏地敲,低头沉思片刻,抬起头目光坚定。他总是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尤其是对李茂川这个会把他说出来的每句话都严格执行的人,他更要表现出自己超出一般的管理能力——虽然这种表现很无聊,因为他所要表现出来的能力,只能证明他可以胜任比他还低两级的岗位,但是人的虚荣心就是这么奇怪。
而这种情况他又没能力改变,他甚至都没有老黄当初提出给他考评权的欲望——老黄倒是提了,可是结果呢,老巩答复说,你不是有资格打评语吗,你的评语要在这个员工的季度考评中占40%或者80%的分量——这当然只是领导的理论。实际上怎么样,人家资源经理愿意的话就把你的考评语当做得罪人的挡箭牌,不愿意就把你的考评语当成收买人心的垫脚石。
老巩的意思很简单,他需要工作时间的保证,当任务多到连他也觉得无法控制的时候,只有足够的工作时间才可以让他觉得安心。
但是有一天,产品线的二九-九-藏-书-网号人物邓总九点半在楼下发现一堆一堆的BAR员工,拎着报纸拎着包子,晃晃悠悠地来上班,见到他还睡眼惺忪毫无愧色,顿时大怒,“就跟一帮国民党匪兵一样散漫”,邓总这么说。这事情直接催生了老丁发布命令,要求BAR全员在部门内取消弹性,必须九点钟上班。这个制度推出自然遭到大家在背后以及邮件上的口诛笔伐,但是也只能是无可奈何地接受。
李茂川叹了口气,心想,自己虽然后面有老巩撑着,但是大多数情况下管理的最后法宝居然还是要靠大家给面子,这不由得让他理解了老黄从前的非分之想。
李茂川那张佃户老农一样的脸上倒放出光彩了,每天都穿梭于他下属们的座位间,满脸新闻联播里最常见的笑容,亲切询问进度。大家对他心怀愤懑,也用自己的方式反抗着他,色厉内荏的横眉冷对,无计可施的苦苦哀求,李茂川一面享受权力的快感,一面忧心工作的进展,在众人忽冷忽热的态度里感受着冰火的温度。
头一件事情完全没有预兆或者理由,但空穴来风事必有因。因为涉及到大领导所以有些犯忌讳,大家不太议论这事情。
老巩说:“茂川,你这么安排不行,压力太大,如果逼迫他们时间长了,他们肯定破罐子破摔,虱子多了不咬,债多了不愁嘛。”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