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第四节
目录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一章
第四节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第十四章
第十五章
第十六章
第十七章
第十七章
第十八章
第十八章
第十八章
上一页下一页
李茂川就是老巩精心挑选的PL人选,斗争了许久的人选,更是无奈的人选。BAR说不上高手如云,也有不少蠢蠢欲动的人,说找不出几个备选方案肯定是托词。黄大仙就主动请缨了好几次,但老巩不肯答应他。要说黄大仙各方面都算合适,年纪大行事稳重,又有工作热情,最主要的是在V7上栽过跟头,这是多么难得的经验啊。可是老黄张嘴就跟老巩说,我觉得要想让我施展开拳脚,就一定要有这三十个人的考评权,只要我有这个权力,我一定能带好!
董延明看看文档,只有三页,还有好几张图,但是已经把问题说得清清楚楚了。董延明叹了口气,心想:我做了一年多了,还没把架构弄明白,更不要说找出系统速度延迟的根本原因,这差距……没法说呀。程序员还是崇尚实力的群体,连半个回合都没有,大家看到岳小雄也都肃然起敬了。
V8的项目一开始就是讨论系统架构,林左提出的仅仅是一种实现方向,落实还是要靠这拨底层工作人员。头一个星期是大家自己设计方案,然后再汇总讨论,董延明这类对软件架构没有概念的就无所事事,或者没事找事,天天装作绞尽脑汁地设计方案,这么清闲了一个星期。
老巩鼻子没气歪了,心想:这个官迷,怎么又扯回这个了,上次就想把V7这班人单拉出一个组来,这次更狠,想把这三十多人都拉出来。
岳小雄正式搬过来没几天就写了一份《BAR现行业务代码分析》,由老巩发送给所有人,还九九藏书加了注释“所有开发人员都仔细看看,看看什么叫行家出手”。
一个管理三十人的PL,比许多只管几个人小版本的PM都要重要得多,况且还是V8这么有背景、这么重要的项目,而且这个PL如果单论手下人手数量的话,居然还要超过高守这些资源经理,这PL多让人眼热啊。
第二天早上董延明起床失去了一段记忆,完全不记得怎么回家的,谁付账也一点印象都没有了。岳小雄也脸色不好,但他看董延明装得若无其事,所以对董延明的海量佩服得五体投地,俩人的关系就好像干柴碰到烈火一样,飞快地如胶似漆起来。
秉持这样的原则,李茂川坐稳了V8PL的宝座,他坐得很稳,总是面带微笑——从前他看到董延明这类新人是不打招呼的,现在居然也会喊董延明一起吃午饭。他的表现无疑是一个大人物的表现,所以董延明怀疑他把老巩某句话当真了,觉得自己真的功成名就了——“你们是什么人,是V8的缔造者,V8是什么?是BAR的明天,是华为的明天。你们今天努力、流汗、拼搏,明天你的名字就刻在BAR的丰碑上,就写进华为的历史中……”
老巩就说,老黄对V7很重要,轻易不能离开。就这么打发了老黄。
师太从前是高守的领导,心狠手辣。据说她对别人狠,对自己也狠。她原来做业务组组长的时候,把整个BAR搞得鸡飞狗跳,做起项目来通宵达旦,还经常把大家都拉着一起做运动。那时候还是九九藏书网小弟的高守,经常晚上九点多眼巴巴地看着师太——她不走谁也不敢走。好容易师太站起身来,走出办公区,高守欣喜若狂收拾东西要走,却看师太一拐弯去了厕所,一分钟不用就又出来坐了回去。年轻的高守被逼无奈,经常熬到半夜、熬到周末、熬到暗无天日。后来他还总给董延明上忆苦思甜课——“我周六早上九点多来了一看,嗬,人都坐满了,就跟周一一样”,“我晚上十点连羞带臊的要走,居然还有人跟我说,走这么早啊”,一字一泪。不过董延明之前听乔学峰乔帮主也说过类似的话,所以倒也不是很震撼。
业务组的PL恐怕更是重要,因为业务是最重要的模块,而且业务组在人力投入上也总是所有模块里最多的,工作量也是最大的。
V8项目中,业务组的人力投入占总人力的60%,最终将达到三十至五十人的规模。虽然究竟是三十还是五十老巩心里也没有底,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就算是三十人那也将是个非常庞大的团队。任何项目组或者任何资源组都没有达到这个人数,怎么管好这么多人,怎么能把工作合理分配,这都将是一个很大的挑战。
部门内部习惯叫HOME这个模块“猴”,谐音有趣,也好记。岳小雄刚转过来的第一天,刚把电脑搬过来,小成跟董延明在远处指指点点说,瞧见没有,那就是做猴的岳小雄。董延明赶忙跑过去,做出慕名拜访的样子,可是张嘴就喷出来一句,“你就是做熊的岳小猴啊?”说完九九藏书网俩人都愣了,最终勉强哈哈大笑,握手了事。
这份报告把BAR的架构分析一遍,代码结构级别抛开不提,单把几个模块之间结构分析了一次,并提出了一个问题——几个模块之间消息传递机制造成了整个系统速度的延迟。
最终人选定在李茂川身上是因为李茂川有老黄几乎所有的优点,年纪大、稳重,虽然工作热情方面不太明显,但那是因为他几乎和老黄一样老资格,却一直郁郁不得志的缘故。老巩跟他宣布由他出任V8的PL,他的眼睛瞬间就点燃了,激动得在椅子上来回圈腿。另外李茂川还有一个最大的优势,就是和所有的领导走得都不近,管理上没有经验,老巩容易把自己的管理经验灌输给他。
第一个星期,吴海波提出来一个方案,他这个方案刚起步就被大家拍死,设计细节不赘述,总之让大家觉得设计得有些无厘头。
V8开工了,PM是钱多多,业务组PL是李茂川。
不知道这么扭曲的生活怎么没把刚毕业的高守逼出扭曲的性格。让人安慰的是,师太也把领导折腾得够戗,哪怕一个标点符号的误差,她也能半夜打电话把当时还是大SE的刘彻从床上喊起来。如果有争论,师太从来不管时间地点,给老巩打电话就好像打移动客服电话一样随意。后来可能是老巩觉得师太再这样下去,自己先熬不下去,这才高升师太,让高守顺利接任。
可V8就不是这样,每块都有自己庞大的工作量,至少也有五六个人,大工作量就对应着庞大的问九-九-藏-书-网题群。假如V8所有的事样样都要PM管,估计累死钱多多也搞不定,所以V8这种大版本中各个模块的PL就尤为重要。
V8一个大产品分成几块,BAR的外接模块、测试、文档、数据、硬件等等,每块都有自己的一票弟兄,其中“业务”无疑是最大的一块。正常情况下项目中的PM各个模块样样都要管,样样都要协调,但从前V7R3或者V7的时候,除了业务这块之外,别的模块工作量度很小,有的模块连一个人都不到,只有0.5的人力投入,所以PM的工作也变成了只要盯着业务这一块就好,也因此衍生出一批像曹贵阳一样和PL抢活干的PM。
现在师太回来做PM了,据说是因为老巩觉得杜贵锋、高守都不做PM,找个别人能压制五十来号人不容易,而且眼下看各个组之间不是那么协调,所以找个能压住杜贵锋、高守的就显得非常有必要。
这两个人都大有来头,钱多多一听名字就是女人,而且细一想还应该是个风姿绰约的女人才对。可惜事实往往是残酷的,钱多多和那些普通常见的形容女人的词汇大多挂不上钩,唯一和她联系紧密的却是一个算不上称赞的词——师太。
岳小雄是BAR产品中一个模块HOME的人,也是名动江湖的传奇人物。据说HOME的普通员工一个项目能写三千行代码,他就能写一万行。这还不算,他到HOME工作了一年半,觉得现有的代码模式太过老旧,自己蒙头写出来一个新的框架,经过他的框架改良,www.99lib•net速度提升不要紧,还把维护以及以后新增特性的工作量大大减少。通俗地来说,他的框架导致了HOME的大多数人的失业。老巩经常在大家面前称道岳小雄,说这人就是放在哪里都会放光芒的那种人,交什么任务都放心的那种人,涨工资第一个想到的那种人……
这时候岳小雄加入了董延明所在的业务组,也参与进了这次软件设计方案中来。
高守为迎新送旧组织了一次欢迎聚餐,就是迎接岳小雄、欢送小龙女这伙人。饭桌上高守总拿话点董延明,圈他去和岳小雄拼酒。董延明是个酒桌二百五,但凡有人叫阵从来不曾退缩过,更何况老大示意,他更是肆无忌惮。岳小雄倒是个豪爽的人,酒桌上你来我往也不落下风。一直到八点半大家要坐免费班车回家,这次聚餐才算结束。但董延明和岳小雄仍不过瘾,拉着小蔡一起去百草园门口接着喝,结果在百草园门口遇到了部门秘书冯越MM,四个人坐下聊天。董延明和岳小雄见了女生更兴奋,结果一逞强就换成白酒。最终喝得岳小雄左手摸右手,脸却对着冯越说些色迷迷的鬼话,董延明拍着小蔡的大腿大喊,我们四野的战斗力就是比一野牛×。
很多人身居底层经常站着说话不腰疼,就好像董延明,他们总觉得自己的领导如何草包,管理不善。如果是自己来,那肯定要略胜一筹。其实老巩这类身居高位的人,也会有类似的毛病,不过他们是向下,他们会觉得他们下层的管理者管理手段粗鄙简陋,如果他自己来,那肯定会大胜几筹。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