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第二节
目录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二节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第十四章
第十五章
第十六章
第十七章
第十七章
第十八章
第十八章
第十八章
上一页下一页
高守不知道说了句什么,老巩说:“这不行啊,我不说你要输出六个吗?”
高守说谁要是愿意去一组可以跟他说,他一定不会阻拦,这种大版本真是个锻炼的好机会啊。
老巩说的话董延明没听到,只听高守说:“那你撤了我吧,让老杜来管吧!要不让小潘来顶我算了!”
高守说,他支持小刘的选择,也预祝小刘可以在V8中大放异彩,同时二组永远都是小刘的大本营,无论遇到什么困难、得了什么荣誉都不要忘了二组的兄弟们。
方志久也确实做得不错,他这人细心勤奋聪明好学,喜欢问问题的变态程度丝毫不逊小蔡。有时候他咨询董延明从前开发的那些代码的问题,会经常性把董延明问得张口结舌,弄得董延明听到方志久那标志性的广东普通话“阿明哥”,便有逃的欲望。
小刘突然表态说,他也想去V8锻炼锻炼。大家都是一愣,小成还故作姿态地用手去抚摸他的额头,小刘打落他的手,脸红地说,他对架构最近比较感兴趣,想参与那边的软件架构设计……
宋江是最早加入V8的几个人,也是V8的核心骨干之一,不过他还没资格做到这个版本的管理层。宋江不算是一个安分的人,他也急着冒头,所以言语中对老巩的这种安排颇为不满,原因是董延明后来想到的。
大家继续面面相觑都不说话,高守后来钦点了小龙女等另外两个人去一组,小龙女说不想去,高守就安慰她说在哪里工作都是一样,连座位都不用换,能有什么变化?他这么说小龙女就不说话了,只是满脸阴云密布,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九九藏书网
老巩倒没打击老黄,只是劝慰他说,他更适合做项目管理的工作。
董延明是那种得过且过的人,看问题总是一知半解,讨论的时候喜欢夸夸其谈,虽然往往能抓住问题的重点,但是却非常恐惧一板一眼的深究细节。大多数人评价旁人时喜欢看反应、看临机决断,董延明偏巧符合这些人对于聪明人的定义,所以在部门里口碑不错。
大家哈哈大笑,小成和董延明一唱一和说,小刘必须要去参与设计,反正下雨天打孩子,闲着也是闲着。
最终方志久负责了测试后期的琐碎事务,老黄因为高守根本不愿意行使PM的权力,多管V7诸事宜,他这个PL实际上已经兼任了PM,虽然名分不到,但自从有了方志久,他居高临下指手画脚,还是颇有一览众山小的感觉的。
方志久和董延明的特质却正好相反,所以早期的口碑不是很好,等到他擅长挖掘细节、基础扎实的特点随着时间的沉淀显山露水之后,同样特征的小蔡又横空出世,所以方志久的光芒总被比他早入职几个月的这一拨人掩盖,就连高守有事情也时时想不起他。
高守声音大了些,说:“那我手下的项目也不能都扔了啊。”
当时BAR分为三个业务组,一组的资源经理是杜贵锋,二组是高守,三组是潘安,每个组都有十几二十个人。V8总人力投入五十至八十个,业务组起码要投入三十个左右,正好是一个半组的编制。老巩的计划安排是一组主攻、二组协从、三组重点维护从前版本,意思就是一组全组投入V8,二组投
九-九-藏-书-网
入一半人力,另一半自然是用来和三组一起维护从前版本——V7和V7R3这两个版本的开发主力都在二组。
V8的PM原本老巩是中意杜贵锋或高守的,但是高守对此并不领情,他还提议说以后资源经理都应该不兼任版本经理,否则将出现职责上的混乱。老巩也接受了这个意见,据说之前也确实有过前车之鉴。不过这么一来高守不做PM,别的资源经理也做不了了。
大家面面相觑不说话,董延明心里紧张,因为他从V7R3里面出来的原因就是投入V8,莫非高守要把他送到一组去?
好在老黄赏识他,提升他做了一个没有名分的PL,又多次在大家面前做领袖状点评,“方志久有大将之才呀。”不过这话老黄其实算拾人牙慧了——从前老王当众称赞过潘安有大将之才,后来潘安就成了资源经理,可惜老黄没有老王那种点石成金的能力,所以他的这种夸赞更多时候被大家用来讽刺方志久。
一个版本一般十几个人,不超过二十个人。部门一年会开三两个版本,宋江的资历能力也都到让领导慎重考虑怎么安排他的地步了。本来他以为今年要么做个大版本的PL,要么做个小版本的PM,就好像老黄和曹贵阳那样。但是眼下的V8一出,明显这一年不会再有其他版本了,V8的项目又很大,领导也特殊重视,所以他满心希望今年可以收获一个管理职位的计划看来也泡汤了,因为他也知道自己还没有让老巩对他产生足够的信任。
宋江更是私底下说V8肯定会变成个无底洞。V8的五十九-九-藏-书-网至八十个人力投入是什么意思?就是人力的无底洞,各个版本随便往里扔人,扔多少个都不会有立竿见影的效果,这种版本肯定是加班加班再加班,最后大家苦不堪言,老大们还不满意,就跟《孔雀东南飞》里面说的“三日断五匹,大人故嫌迟”。
但是V7流程走到后来,剩下的已经都是和测试部打交道——交涉、改单、出版本、新一轮测试。这些工作技术含量不高,但是显然又是非常重要,之前小蔡替黄大仙出安装包的时候就搞出过事情。老黄不堪忍受这种琐碎事情,便从下面仅有的几个人里面,又找了个细心能干的人来全权打理这些琐碎事务。中国人一贯讲究名不正则言不顺,所以名目是少不了的。但是老黄自己本身就是项目经理(PL),不可能再整出一个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职位来,而且他也没这个权利,所以他就别出心裁地跟V7项目众人宣布方志久就是V7测试后期的“开发测试经理”,意即开发部负责测试的经理。
这个拗口的名字起因是其实V7有个真正的测试经理——测试部会有专门的人员负责这个版本的测试,就和负责开发的项目经理一样。
老巩欣然同意,然后高守也在项目组的例会上,笑嘻嘻地表示现在V8的人力安排出现了问题,所以要从二组抽调人手去补充一组。高守重点强调了V8项目的重要性——这可是未来BAR产品的大方向,做上V8,最起码几年内不用担心失业了。
高守又不知道说了句什么,老巩继续大嗓门说:“你这让V8怎么开始呀?”
后面的话董延明就没听到了,九_九_藏_书_网他趴桌子上笑死了,心里想:这V8还没开始呢,这几个老大就先斗上了。
董延明虽然进部门的时间不长,但是也知道如果整个软件架构起了变化,那工作量与平时的增量开发自然不可同日而语,而且部门里其实也有风传,说“一进V8扒层皮”,所以董延明一万个不愿意进入这个版本,只是不能说罢了。他私下里还很质疑老巩的脑子——头几天的大事情才过去没多久就整出一个V8出来,现在V7还没结束,V6还在维护,V7R3更是如火如荼,哪来那么多人啊,太没有规划了吧。他当然不知道V8的规划早就定下来了,因为V7的质量让老王们太不满意了,所以老巩才又弄出一个V7R3,这才分散了人力。
方志久现在在V7里面已经是一人之下几人之上了,V7测试了几轮之后人员释放了大部分,连前伪PL小蔡同学也被送到前线出差,余下人员由方壮士统领,老黄口头任命方志久为“开发测试经理”。
董延明从V7R3出来了,他想了想,唯一的好处就是把小龙女扔了下来。但小龙女依依不舍的,让他想起V7的时候扔掉方志久的事情。他安慰自己说,我也是比他们早不了几天的新员工,我对他们也不好,总是不耐烦,而且从方志久的事情来看,自己走了人家还冒起来了,所以自己走还是好事,省得自己的光芒掩盖了人家的光芒——董延明不无得意地想。
晚上董延明加班的时候,听见老巩跑到高守座位上说:“你怎么就输出了四个人啊。”
老巩小点声说了句什么,高守嗷了一声:“老大,还调人,你让我九-九-藏-书-网以后怎么干啊!咱们往后两年内还指望不上V8产粮好不好!”
高守跟别人说这个自然是不屑老黄的作为,董延明也跟着附和,附和多了竟然也慢慢地鄙视起老黄来了,殊不知高守有资格鄙视老黄,他却不够格。
董延明从V7R3出来后,并没有立即投入到新项目中去,实际上这个新项目在初期也确实没有什么事情做。新的这个项目叫V8,是个全新的版本,从架构到硬件全都有了修改,这次修改已经不是V7当初那种开发部级别的修改了。这次V8出台是因为业界的一个走向,需要把存储技术进行一次提升,为了实现这个目的,BAR产品需要一次大改革,从里到外易筋洗髓的改革。老巩跟高守几个领导说,预计人力投入将达到五十至八十人,几百个人月的工作量。董延明一听五十至八十的人力投入就断定了“肯定是五十,绝对没有八十”,因此立刻就有些心虚腿软。
后来杜贵锋为了方便控制人力,向老巩提议说,其实有必要把开发V8的兄弟集合到一个组里来,这样大家合作也方便,PM管理也方便,简直可以把项目例会和组内例会集合在一起,连时间都节省了好多。
高守说老黄就是个官迷,没坐上PM的位子就千方百计给自己过干瘾,之前让小蔡做伪PL,现在又找方志久,头几天还跟老巩建议说,之所以头些日子会有那么多事情出现就是因为管理上没有跟上,他希望老巩可以分出方志久等几个人给他单独成立一个组,他有信心让V7项目成为历史上最好的版本。
大家听得挺顺耳朵的,便齐齐鼓掌,连小龙女也不再沮丧了。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