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第一节
目录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一节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第十四章
第十五章
第十六章
第十七章
第十七章
第十八章
第十八章
第十八章
上一页下一页
初十刘自明回来了,笑嘻嘻地和董延明拉话,问董延明对于这个版本质量有信心没有。董延明矜持地说,对自己那一部分代码有信心,对别人的不好说。还吹牛说,我这部分代码基本上测试部测不出什么问题。
万幸的是大家测得比较缓慢,而且和董大侠负责的部分交互的不多,所以上至曹贵阳、刘自明下至小龙女都相信了董延明的鬼话。除了小龙女间歇地打电话请教董延明有关测试的技巧,基本上董延明没有接到工作的电话。小龙女的电话比较气人,她会的不多,不会的不少,董延明一走,她就完全迷失在工作流程中。头几个电话董延明还客客气气,后几个电话董延明就不耐烦地露出气急败坏的嘴脸了,由此也看出孔子“诲人不倦”这四个字的伟大。
董延明已经自己看过自己的两个问题,确实是意外退出的时候没有释放内存,这才搞出来的问题。源代码中没有释放,那是因为在调用函数的外层有处理。可是他移植过来后,调用函数的外层并没有这种处理,而董大侠也不够细心,没有看太多层,只是完全COPY,制造出这么个问题出来。
结果话说大了,没出两天代码飞检小组又不请自来,找上了BAR,这次盯上V7R3,一查就查出来好几个错误,打了个六十分。
那是有天下午,董延明去上厕所,正小解呢,听到厕所隔间有www.99lib•net人说话,还敲门。那人一边敲一边说:“外面的兄弟,给我递张纸好吗,我这个里面的纸没有了……”
董延明又觉得输给刘自明一次,见了刘自明打招呼居然有些害羞,似乎心虚了。
彷徨的董延明问曹贵阳,为啥让他去开发新版本?曹贵阳说:“我们这个版本肯定要释放大多数资源,只留少数几个人维护,这在项目初始阶段就已经定下来了。”
曹贵阳说:“你不是说你的特性质量好吗,测试部一个问题都测不出来,那就不用维护了呗。小刘他那部分质量自己也没信心,我要留了你放了他,他那部分出了问题,你要修改的话,还要先学习他那部分的代码,哎呀,这一来一回,那可就两倍的人力投入啊。”
春节前董延明走得最早,连部门的聚餐都没有参加。据说那次聚餐老王大显神威,每桌一杯酒,从头敬到尾,一个小时不吃菜,不停地喝酒,喝了十几瓶的样子,让董延明感叹当领导没有度量可不行。
结果没有直接发送出来,而是先发给了项目PM、PL和开发代表——一方面是先礼后兵,一方面是要等待开发的兄弟承认,毕竟有很多时候同样的代码有不同的理解。这也是代码飞检小组的新工作方法,给大家也留足了面子。
董延明回家前几天,他跟大家说,他的测试工作已经做完了。众人交藏书网口称赞,都说董大侠高效率。其实他也没测完,只是简略地跑了几个流程,感觉肯定不会阻塞别人也就停了。他没时间了,他跟曹贵阳提前请了好久的假,牛已经吹出去了,现在说不走太没面子,所以打落牙齿肚里咽,只能希望自己走的这段时间这帮人不要测出什么大问题,好让他可以在春节回来后加班加点测完。这样就皆大欢喜,也维持了自己一贯的光辉形象。
等见了一面董延明差点没笑出来,他发现这人从前和自己还真打过交道呢,而且不客气地说,自己还给过这人莫大的恩惠。
董延明心想,我这算大恩大德了吧,你多少也要给点面子吧。结果孟宗夫这个人倒还真较真,一板一眼地和董延明理论C++的基础知识,甚至还在笔记本上画野指针的原理以及危害。
曹贵阳笑得像蛤蟆一样,说:“延明啊,我反倒觉得是你不想待在我的项目里呀。”
董延明觉得自己这两个问题没什么可以争论的,确实是自己眼高手低,不过听曹贵阳的意思好像还有转圜余地。他跑过去问高守怎么办,高守说,飞检小组也不是上帝,他们说啥就是啥啊?他说有问题,你也可以让他给你把问题抹去啊。
董延明灰溜溜地回了自己办公区,觉得自己怎么这么没脸没皮呀,回想一下刚才的种种表现真是恨不得一头撞死——太没尊严了不要紧,关键是一http://www.99lib.net点技术含量也没有,死乞白赖软磨硬泡。
董延明让他说得脸红了,心想没法再问了,再问就剩下赤裸裸地问人家,老曹你烦我不,你稀罕我不。他要走,曹贵阳倒推心置腹地拉住他,说了两句实话。他说:“延明啊,你怎么总让我觉得你走钢丝啊,总是让我觉得漫不经心的。要说你的活,做得真不错,我挑不出毛病来。快,而且质量也说得过去,问你工作上的细节,每次你都能给我讲出一番精彩的道理来,可是……怎么你总让我觉得不踏实啊,我……我呀,还真说不好你。”
董延明愕然不解,因为他从进入公司以来开发了多个版本,都是开发阶段刚要完事就投入另一个版本开发。虽然说起来好听——“参与了BAR近一年来所有重要版本的开发”,但是这就跟狗熊掰玉米一样,走一路扔一路,最终就留下最后一个玉米棒子。他各个版本的特性或者代码都懂一些,可是又都说不上特别懂,这种程度让他自己都觉得不踏实不安心。样样通样样松,这事情往好了说,可以统观全局或做救火队员,往坏了说,不就是公司里最让人觉得不重要的人士的普遍特征吗?
董延明从另一个隔间里拿了纸,从门下塞进去,实在忍不住好奇心,就在门口站着看这个人是谁,结果出来的就是这位老兄。
董延明恍然大悟,跟刘自明打个招呼,就去找http://www.99lib.net飞检小组的人理论。
董延明也没什么可反驳的,但是还是觉得不踏实,他又冒着被人鄙视的风险问:“那你呢,老曹你说实话,你是不是也不想让我待在你的项目里。”
年后董延明回了公司,初八初九办公室冷得要命,人来得也很少,他冻得哆哆嗦嗦地加班赶工程,一边赶一边觉得自己可笑——似乎自己一直在争什么,但仔细一看又似乎是自己跟自己过不去,这就是年少无知的注解吧。
俩人从下午三点一直扯到五点钟,孟宗夫几次表示自己要工作了,董延明却厚着脸皮不走,没话找话说些天气对开发的影响、地形对开发的影响,最后孟宗夫有些恼火,说你这样我们飞检小组的工作没法做了,我现在就给老巩打电话,问问他怎么办。
曹贵阳心里不爽,心想,你没时间还休那么多假!嘴上却说,我也相信延明你不会出这种娄子,不过问题出来了,你还是好好研究一下代码,跟飞检小组的人沟通沟通,看看是不是他们的理解和我们不太一样。曹贵阳这些年的处事原则就是一个“和”字,跟谁都不红脸,即使对董延明这家伙也一直留着面子。
飞检这一关过去,测试工作也随之进行得差不多了,曹贵阳休假结束回来通知董延明说,新的版本要开始了,他被安排去开发新版本。
董延明不死心,开始很直白地问:“那为啥不释放小刘?”
当时曹贵阳正在九-九-藏-书-网休假,他的假期比较长,打算休到正月十五。刘自明通知他这个事情后他有些待不住了,他给董延明打电话询问情况,因为董延明的部分有两个问题扣分了。董延明辩解说,自己那两个问题都是移植过来的代码,不是自己写的,因为移植的太多了,所以他也没有时间细看,这才导致了这种情况。
后来这事情被刘自明解决了,据说他和孟宗夫认识,还是打过交道的,还是同学什么的,反正结果是抹去了两个问题,最终V7R3得了八十分,算是在代码飞检这一关上大大胜过了V7。
董延明气得够戗,心里已经后悔上次在厕所里的事情了,嘴上却还要应承着:“对对,你说得对,但是你要考虑到这部分代码是移植过来的,我没时间,真没有……对了,你放心好了,这个问题后期肯定会被查出来的,真的,我不骗你,我们下一个阶段就要上PURIFY,一跑这种问题就出来了,肯定不会影响质量……哎呀,你看你要让我说几遍啊,这个问题真的不是问题,我承认我大意了,但是谁没有个五迷三道的时候呢……我能把整本C++PRIMER背下来,不存在……”
他先给发信的那个飞检小组成员打电话,很客气地说自己对于一些问题有不同看法,是不是可以找个时间讨论一下。飞检小组那人叫孟宗夫,马上就很热情地说,那你来我座位上讨论吧,我在F4的5楼137座位。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