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第四节
目录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四节
第十一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第十四章
第十五章
第十六章
第十七章
第十七章
第十八章
第十八章
第十八章
上一页下一页
就好像董延明讲这些故事给同学桑军听,桑军听后抓耳挠腮地问:“点解?”
“你怎么说?”
当时小蔡还没回来,“客户对我司产品丧失信心,坚持要我司工程师留守观察”,这就是官方的说法,私下大家都说小蔡被当做人质扣留了。
小蔡收到了一个E-MAIL,邮件上面是通知所有收件人都分到了股票,等待开发部部长的逐一沟通。
早几年的时候,我国的企业对于形象是不怎么在乎的,尤其是垄断行业。但是在当地情况却不是这样。当地移动和联通两大运营商正打得不亦乐乎,互相抢客户,对自身形象要求比较高,意识很超前。两大运营商在当地的矛盾据说起因是移动出了一张猛虎卡(你知道,就跟如意通神州行一样的一个产品,只不过名字怪异了一点),资费上很合算。联通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出了一个打虎卡,资费上更合算。问题不是资费标准,是这两张针锋相对的卡的名字——我们中国人一贯讲求和气生财,但那却是建立在大家互相给面子的基础上。打虎惹怒了老虎,移动下令猛虎卡资费全面打折,据说直降到四折,总之搞得当月联通营业大厅门可罗雀,无人开户。
关于这个事情,高守的言论充分99lib.net表明了他对老丁的拥戴,他说:“丁总已经打了两次D了,一次是几年招聘都没招到足够的人,一次就是这次。就咱们公司,一般的领导如果打一个D,基本也就没什么戏了,老丁打了两次都没事。这就叫牛×,这就叫公司离不开的人。如果换了他,咱们BAR恐怕……嘿嘿嘿嘿……”
俩人一来一往聊了两天后,上层的甲乙双方达成协议——象征性罚款和郑重道歉,老丁也得以随着费总一起回总部受训检讨。
不过这些事对于董延明都是没有影响的,大家依旧很欢快地加班,没有沮丧惶恐,也没有老巩希望的那种警钟长鸣、战战兢兢的心理。
移动有苦说不出,因为当地联通用的也是华为的设备,可是手机客户又怎么会知道呢,他们看到的是一家不太稳定、一家更不稳定。
得知这个消息后,董延明一宿没睡,辗转反侧,第二天两眼通红地让小蔡请吃饭。最终小蔡请几个关系好的兄弟吃了顿饭,强烈要求大家保密。
说了几章事故了,可是这些和董延明有什么关系呢?
“……”
董延明听说赔偿金额的时候吓了一跳,这是真正的天价——上亿。高守倒很镇定,说:“这只不过是漫天要价,等的九九藏书网就是坐地还钱。好家伙,用户几十万人的小城市停几个小时就几亿?BAR产品这么多年总共挣的钱也不够呀,真要赔这些,那还不如包个专机把大家都拉到当地,找个空旷的马路直接排枪扫射,全部击毙算了。这事吧,损失事小,丢人事大,那个城市注册用户也就几十万,企业基本没有,停机直接经济损失,你找再黑的会计也算不出来一千万,之所以赔偿金要这么高,也是表明了自己对这种恶劣事件的态度——痛心疾首加绝不姑息,一定要表明自己的立场。”
不过这个细节终究不是问题的关键,面对冲击营业厅这种恶性事件,它只能做作料笑谈。
是的,董延明嫉妒得两眼通红,震撼得寝食难安,满脑子都是惆怅失意,肚子里倒了调料瓶一样五味杂陈,这才是桑军问“点解”的那个问题的正解。
到了年底,老丁的考评被打了D,大家不知出于什么心理奔走相告,既有幸灾乐祸又有兔死狐悲。
他似乎天天都忙着做检讨,毕竟这种恶性事件他作为开发部部长是躲不开的,后来这事情还被编进了华为大学的教材,以警后人。开发部开了一次大会,老巩主持的,老丁和老王都没有露面。老巩讲了一个半小时,说得语九九藏书重心长,悲痛得肝胆俱裂,对大家提出了很多要求很多希望。然后高守几个人也上台发了言检了讨,花团锦簇的官样文章,就和CCTV上经常看到的那种差别不大,推推责任表表决心。
于是无所事事的老丁在现场的主要工作就是整天拉着小蔡聊天,因为除了小蔡他也没别人可以聊了。客户的员工根本不把他这种乙方的领导当回事,当地办的市场人员对于研发的领导一向不感冒,毕竟隔着产品线呢。
谈判继续了几天,各种消息也漫天飞舞。有关上级政府对于这种事件的处理、移动对于公司的处理、公司对于部门的处理,大家茶余饭后倒是不缺谈资了,而且本该凝重的气氛慢慢变得有些奇妙。人就是这么有趣,不管多么严肃的事情,总会被人咀嚼出一些不严肃反倒轻松的东西来。
就在这么个当口,移动突然宕机半天,联通差点笑歪了发射塔:从前移动总说,联通便宜有什么用,我们移动信号强覆盖广。现在怎么样,反过来了吧,信号强覆盖广有什么用,能打电话的手机才叫手机。
老丁和老王都不在家,只有长吁短叹的老巩还总出现在办公室,但奇怪的是并没有董延明想象的天天暴怒状态,只是看人眼神带了点厌九九藏书网恶。
他刚跟董延明学会了几句粤语,就哪里都用,实际上他想问的是:“这些事情跟你有一毛钱关系吗?”
老丁到了现场没有事情做——哪有那么多新闻联播里说的“深入到一线作战”的领导,领导们如果到一线去,还咋咋呼呼的身先士卒,那不添乱就算不错了。实际上,即使老丁这种真正从开发岗位上提拔上来的懂技术的领导,也会面临今日不同往日的局面——从软件版本到小型机类型,老丁都没有用过。如果真有问题,那他只能干瞪眼,不过还好问题已经打了补丁,已经稳定了。
多待了一个星期,眼看再不回来,年都要在那边过的时候,小蔡才终于被释放了。
“实话实说呗。”
客户要求赔偿,书面道歉之类的都是应当应分的,经济赔偿是大家意见分歧所在。
“哼,心理肯定琢磨着,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董延明这么想。
谈判的结果跟高守预计差不多,谈了几天,解决很戏剧化,赔偿金额从上亿一路跌落到千万然后又到百万,究竟落实到多少,董延明居然一无所知,只知道几天之后宾主握手言欢,恢复了良好的合作关系。
这两天可聊的就太多了,小蔡也不会一一跟董延明细说,不过他说了最关键的九*九*藏*书*网:“丁总问我挣多少钱了!”
“太少了,还说给我整点股票吧。”
过了年,所有人都回来了,一晃眼就到了四月份。
“他怎么说?”
丁总回来就快赶上过年了,给这次事故写总结,给部门员工开总结大会,然后又着急忙荒地准备各种述职汇报,股票的事情没再提过。
董延明们听说的有趣细节是这样的。
老丁虽然是技术出身,但是也多年不曾摸枪了,一下被发配到现场确实有些发蒙,但是为了表达公司对于本次事件的重视,他以开发部部长的身份坐镇现场,无疑是最合适的人选,所以他义无反顾地去了。
这是在年终,组内聚餐上高守给大家透露的信息。大家把酒言欢其乐融融——虽然公司上空笼罩着云谲波诡的气氛,但那终究只会波及到大头目,董延明这伙人就和《西游记》里的那种叫“有来有去”的巡山小妖一样,面目模糊行为可笑,但是他们却是大难临头时,最安全和最有资格继续开心的人。
在事情还没完结、谈判依然继续的时候,在几个老板带着几个老总跟客户道歉的时候,老丁这个级别的小瘪三部长直接被某个老板随手发配到现场看守局点。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