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第三节
目录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三节
第十一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第十四章
第十五章
第十六章
第十七章
第十七章
第十八章
第十八章
第十八章
上一页下一页
原来小蔡听说的传闻是真的,西南那个地方是少数民族聚居区,民风剽悍,也不知道这几个小时手机不通影响了什么事情,反正当地居民暴怒,冲击了营业厅“要说法”。不知道现场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要说法”变成了“要出气”,营业厅门窗都被打烂了,连110都出动,才制止了这次行动升级。(董延明猜测是营业员态度太牛了。这也正常,越小地方的营业员越牛,一张扑克脸,说话冷冰冰,客户来办业务就好像是来向他们借钱一样。)
小蔡结结巴巴给家里通报这个消息,他是发自内心地兴奋,因为宕机这段时间客户的工作人员都恨恨地盯着他,他脸皮再厚也禁不起这几个小时十来只眼睛的凝视、仇视、蔑视、敌视。
似乎事情就这么过去了,和谐稳定,一切如常,老王也一厢情愿地相信,所谓捣毁营业厅之类的都是小蔡听错了或者有人危言耸听。他和蔼地走到办公区的白板前,询问问题定位工作的进展。吴海波说,缩小的范围比较小了,不过越看越奇怪,实在是推测不出来哪里出了问题。老王浅笑说,你们
九*九*藏*书*网
是看复杂问题看多了,说不定这就是个特别白痴的问题,是你们觉得永远不会出问题的地方。
据说移动总公司的领导亲自抵达现场指挥,虽然不知道有什么需要他的指挥,但是他高屋建瓴地裁处了几位当地移动公司负责人,这一举动立刻对善后工作起了火箭助燃一样的作用。当时被撤职的几个人有当地市公司的老总,有省公司的副总,有负责技术的主任,也有负责攻关的处长。总之,跟此事有关的人员就好像一排提线木偶一样,让人一扽线,齐刷刷一排倒下。
这种恶性事件已经超越了通讯的范畴,上升到社会治安的层次。可以想象当地地方政府会受到上级怎样的压力,当地移动公司会被上级怎样的狗血淋头。风暴在酝酿,结果是无数人仕途完结,当然,始作俑者自然也不会置身事外。
老王让老巩回家去休息,因为老巩已经连续两天没有回家,更不要说休息了,老巩也没有推辞,自己开着车就走了。
那天晚上受了莫大压力的高守、吴海波最终一鼓作气将问题找到了,果然如老王九-九-藏-书-网所说,是一个白痴问题,一条IF(VALUE==NULL)被写成了IF(VALUE=NULL)。实际上攻关小组所有人的目光都在这条代码上巡视过了,但是都很程式化地忽略了==和=号,都不太相信是这样的白痴低级错误。
问题出来了,攻关小组的人也轻松了许多,出了补丁给测试部测试,除了几个观察的人外大多数都散去了。测试部枕戈待旦地等待了好几天,总算拿到了工作,马上加班加点地测试,天还没亮宣布所有测试用例通过。小蔡第一时间拿到了补丁,赶紧打上,心放回了肚子里,觉得这件事情该圆满解决了吧。
老丁嘱咐高守继续攻关,如果再出现宕机,那谁也遮不住,所以今晚务必要出补丁。然后他又跟老王和老巩打个招呼,就去向邓总汇报眼下的情况了——这种事情肯定会被客户投诉,提早知会领导,多少也让领导有个心理准备,省得客户投诉不期而至的时候,让领导措手不及,再导致什么不可预期的后果就不好了。
家里听到这个消息也是欢欣鼓舞,老王拍着老巩说:“九*九*藏*书*网你看,我就说没事,不让你打电话没错吧。”
IBM工程师还没到现场,小型机便在小蔡的强大人品感召下启动了,不过这时候已经是傍晚六点钟,前后累计宕机时间四个多小时。
同一个战壕的战友互相捅刀子,这在很多公司都是屡见不鲜的,说到底也不外四个字——推卸责任。这种程度的投诉在开发部看来简直就是日常三餐一样,所以也没谁当回事,但是客户的投诉就不是这么简单了。
邓总就是被这样的一封通告信给惊动的。实际上这封信的收信人是华为七大金刚之一的费敏费老板,费老板收到信,从产品线一直骂到开发部,邓总就是这样被骂到了开发现场。他到了开发现场也是一顿臭骂,从老王一直骂到吴海波,骂了一圈发现老巩居然不在,一问知道老巩回家休息了,顿时怒不可遏,打电话过去骂。老巩被骂得最凶,邓总还说:“你算个球东西,我都没回家你就敢回家,你他妈的×××。”老巩后来跟许多人聊天沟通的时候都说过,当时他就想辞职了——我大小也是个领导,却让邓总骂得像个孙子一样,太受侮辱九*九*藏*书*网了。他说,他忍了这口气,想把这次事情圆满解决了再说,怎么也不能给人留下临阵脱逃的形象。但是他为什么没辞职呢?所以这事情说来说去又绕回到“耐得住寂寞,坐得住冷板凳”。
那次事件首先发难的是公司的当地办,非常严厉地投诉了开发部,大意也就是说因为开发部的开发人员不专业,导致产品出现如何如何的大漏洞,虽然最终在当地办的斡旋下事情被解决了,但是仍然给客户造成了巨大的损失,并且也让当地办和客户之间出现了无法弥补的裂痕,为当地办日后的工作造成了很大的麻烦。
老王马上就知道出大事了,不顾自己腿肚子转筋脚后跟发软,小跑迎上邓总。
老王觉得自己的话说得又有高度又有深度,看到吴海波几个人频频点头,承认自己可能着眼点有问题,他刚要兴奋地再吹两句自己做开发的“想当年”,就看到邓总和老丁风风火火地走过来了。
问题找出来,老巩也食言了,他没有抽写代码那人的嘴巴子,因为代码注释中的人已经离开公司好久了。老巩仿佛泄了气的球,说标称规范简直就是白推了!编程规范里九九藏书面有关此类的要求——凡是用到==号,一律要求常量写左边,变量写右边,目的就是杜绝开发人员少码一个=而导致的此类问题。
实际上当地移动并不只是投诉这么简单,在一条线连根拔起一排领导之后,当天就直接越过开发部通告公司总部——“要把华为公司产品从××省移动公司扫地出门”。事情到了这一步就好像很多人说的一样,“这不是钱的事,关键是丢不起那个人”。
其实没有,对公司来讲,解决问题仅仅是所有善后工作的开始,与客户交代才是个大难题。第二天一大早,费老板带队,袁总、邓总、老王、老丁还有其他市场部的一干领导全部起驾当地省办。
这事情后来还有一个花边,大约一年后,老巩一次出差,在飞机上和旁边的人聊得不亦乐乎,下飞机后俩人依依不舍自报家门。那人听说老巩是BAR的头头后,态度顿时急转直下,指着他鼻子:“原来是你呀,要不是因为你,我他妈现在还在移动做老总呢!”老巩听说人家就是那次事件波及的移动某领导之后,也特别惭愧,回来跟大家说,以后一定要注意,千万不要再伤害无辜的人了。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