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第二节
目录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二节
第十一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第十四章
第十五章
第十六章
第十七章
第十七章
第十八章
第十八章
第十八章
上一页下一页
大家都笑,老实说,这种事故严重是严重,但是总好像是理所应当一样,大家紧张归紧张,却没有觉着恐惧。
最终晕头转向的小蔡被命令死守机房,外面的事情不用他管。三巨头面面相觑,一个头两个大,三个头六个大。如果小蔡的话是真的,那么这将是整个BAR在华为历史上留下印记的大事件之一。“靠,又是一次厄瓜多尔。”坐了半天,老丁就很有见地地说出了这样的话。
BAR的代码怎么也有千万行,根据日志里分析出来的结果,攻关小组定位工作的范围大大缩小,缩小到了百万行代码,高守这一拨人把代码看了又看,熬了一个通宵却仍然没有结果,第二天下午轮换着回家睡个觉洗个澡换个衣服,准备晚上接着熬。
老王扭头就走,一边走就一边叨叨:“还讨论个屁啊,赶紧去他妈现场不就完了吗!”
后来高守说,要说事件的影响之类,那这次的事故远远没有从前中东或者厄瓜多尔的事情糟,但是这次是发生在“稳定压倒一切”的我国,发生在世界上最强悍、最不讲理的雇主中国移动身上,那这就不是小事了。
尽管大家熬夜熬得比较辛苦,可是客户关注的永远是结果,所以家里再怎么辛苦也没法缓解小蔡在现场的压力。
下午四点多,现场的电话又打来了。先是高守接到小蔡电话说,主备机一直在倒换,至今仍没有起来,而且听说现场事故又升级了,省办事处的人说,好像是客户的营业厅被砸了。
然后是老王接到当地省办技术服务部一把手——九九藏书孙主任的投诉电话,说他已经对产品线投诉了BAR产品开发部,因为这次事故完全是因为产品质量而引发的重大问题,投诉中也包括BAR开发人员的反应速度和解决时间。老王是PDT经理,所以对外自然是他负责,他见惯了大公司部门间的龌龊——事到临头的推诿责任。他其实窝了一肚子火,还想投诉现场的技术支持,因为如果他们能早些发现问题,给研发多留一些时间,也许补丁早就出来了,怎么会搞到现在这样被动。但是理论上说,后方是不可以投诉前方的,所以BAR开发部最有权势的老王也只是生闷气。
高守说,不会吧,你确定吗?小蔡说不准了,因为机房和营业厅不是一座楼,他也没人问。
他赶紧给家里拨电话,家里也慌了,一方面联系小型机的供货商及厂家——IBM,一方面老巩赶紧给老王打电话,拉他回来主持大局。
小蔡在第二天早上就抵达了机房,先被办公室主任召见询问问题解决情况,小蔡说,总部正在通宵达旦地解决问题。主任的脸马上就黑了,正要发作,手机响起了。看他笔直的腰杆和狂点的脑袋,小蔡就知道电话那边的是更大的领导——看来这位主任承受的压力也不小。
深圳总部,老巩还坚守在办公室,老王开车回家休息,老丁陪邓总去袁总办公室汇报此次问题。
似乎只是一次平常的事故,但是中午却突然起了变化。
老巩拍了下脑袋看窗外,老丁自己拿起电话拨IBM去现场工程师的手机,挂http://www•99lib.net了电话说:“关机了,估计上飞机了。”老王看看手表说:“八点钟也许能到。”
高守跑过来跟BAR的三巨头说了小蔡刚才的话,三人都严重震惊,怎么会有这种情况发生?老丁半天没缓过神来,老王反应倒快,拍桌子指着老巩说:“你愣什么愣,蔡什么的不是你的人嘛,你赶紧给我打电话确认去!”老巩迫不及待地拨通小蔡的手机,可是小蔡也只是“听说”,机房和营业厅根本不在一起,他又不知道问谁好。老巩怒了,对着电话喊:“你他妈死人啊,你不会打车去看看啊!”老王大概觉得被老巩抢了台词,骂了老巩一句:“你他妈死人啊,他去了谁看机房啊!”
IBM那边听说这种事情也毛了,也成立了一个攻关小组,又派了个专家来到华为安抚大家。
所以宕机出现后小蔡也没太心慌,十五分钟的切换时间在客户关系好或者在我国这种特定国情下、特定运营商经营手段下,都不是太大的事情。他给家里通报了这个情况,高守也通报给了老巩,大家都有一种“早就该宕了,怎么才宕”的心情,齐刷刷心里石头落地。
上次他也喊过类似这么一嗓子,结果边上的人吓得不敢说话,他看没人应声就骂人家:“你是死人啊,不会去找他们啊!”所以这次正好在他发飙地点附近的董延明学乖了,赶紧战战兢兢地接话:“巩总他们去了会议室,好像是和IBM的专家讨论解决方案……”
老巩安抚攻关小组的人:“前方总算宕机了,大家加九-九-藏-书-网把劲找出问题来,打好补丁。这次的事情说明我们的产品实在是太不稳定了,如果保持这样的质量,我们被扫地出门是迟早的事情——明摆着,业界有很多公司的产品都是号称一年停机不超过一秒钟。我们这一次宕机把几百年的配额都用光了。”老巩说着说着还又挥手又骂娘,“他妈的,抓住搞出内存泄露的家伙,我肯定要抽他!这家伙搞出这次事故不光是要赔钱,还赔了我们公司太多的信誉。”
高守后来描述这事,他说,虽然当时并没有现场人员确认到底出了多大的事情,但三巨头依然都面无人色,估计心里都以为这种事情闹大了的话,怕自己的位置都保不住了。老巩最沉不住气,他说:“咱们要不要打电话去省办问问?”老王瞪了他一眼,说:“问什么问,有事你能跑得了?没事问出事来怎么办!”
谁知道,在现场的小蔡突然发现备机没有完成启动的迹象,而且连续启动三次都失败了,系统又将刚刚才切换了的主备机又重新切换回去。他一下子就晕了——这一个来回正常情况下就要三十分钟,三十分钟怕客户不会答应啊!但最严重的情况还不止如此——如果主机还起不来呢?那就又重新切回备机,然后备机依然起不来呢?
中国移动是个很有趣的公司,总公司下有各个省公司,北京移动、广东移动等等。原则上说各个省公司有相对独立的决策权,但是省公司的老总同时又非常依赖总公司的任命,这就搞出和某些政要一样的政绩工程、面子工程。衍生出很多奇怪99lib.net的事情,比如一个老总上台了,通常都要更换一批设备或升级系统,用以表示“在我的任期内,我省内的××指标上升了××百分点,用户××××……”更换了设备又不给钱,一般都要推到下任。为了这个钱,好多人想方设法绞尽脑汁地要,松不行紧不行。据说阿尔卡特就干过一次蠢事,强行要钱,结果钱是拿到了,却被省公司老总找个由头搬迁了很多套设备。
中午的时候小型机终于宕机了,小蔡如释重负,因为当初就预料到会有宕机的情况,而且本来的打算就是如果今天不宕机,那就等到下半夜两点钟手动进行切换,通过这个动作来缓解内存泄露的压力。小型机都是主备两台,当主机宕机,系统会马上切换到备机,这个过程小蔡在实验室看过很多次,大约需要十五分钟的时间。
虽然对于通讯行业来说,大家力图做到的都是六个九(99.9999%),甚至更多的无宕机安全保障,但是宕机这种事情却总还是难免。尤其在我国,遇到系统升级之类的事情,有一个半个小时通讯故障也不算新鲜。
所以这种情况下,出现了捣毁营业厅这种恶性事件,这无疑是往省公司领导头上泼屎、在人家的仕途上埋雷,这在我国,简直就是把年轻有为、正等待平步青云的某领导一棍子打到十八层地狱里,还要跺上两脚啊。对这种人这种事情,领导们一般都是沿袭慈禧老佛爷的做法,“你不让我今天好过,我让你一辈子不好过。”
老巩后来在一次部门会议上回忆那次的事情,他说熬到第二个九*九*藏*书*网通宵的时候,下半夜他上楼去SE的办公室,发现刘彻还在,两眼通红的。他说:“我眼泪都差点掉下来,当时就想着,谁他妈搞得内存泄露!找出来谁是责任人,我非抽他两个嘴巴子不可!”
小蔡正担心主任受了上头的气,撂下电话拿自己撒气,门外进来了公司省办事处的几个人,小蔡见过其中一个。省办事处平时做的就是客户关系,所以在客户这里多少还是有些面子。这几个人给小蔡解了围,中午把主任拉出去吃饭,小蔡不想去也不敢离开机房,只好一个人无聊地坐在机房里。
下午老王、老巩和老丁一碰头,然后和IBM一商量,决定马上派IBM的工程师去现场解决问题。安排好了这事,三个人都继续傻眼坐着,绞尽脑汁地想,如果一直都起不来怎么办?
老王回公司的路上出了点车祸,把人家车给挂了,他也没敢多耗费时间在这种事故上,赔了钱赶紧来到公司。到了办公室一看,座位上居然没几个人,连老巩都没有在座位,他站在过道大骂了一句:“巩正仪呢,其他人呢,都他妈死到哪里去了!”
两个老大喊了两句,声音不算大,但是足够让身边两个格子的人听到了,没有一分钟整个办公室里都鸦雀无声。董延明那时候正在搞V7R3的工作,这事里没有他的关系,应该很轻松才对。但是突然之间,办公室的空间里有种被灌进水泥的感觉,所有人大气不敢出,动作不敢做,工作低头,走路踮脚,只敢小声询问:“怎么了怎么了?哪里又出事了?老王怎么又跟多久没吃人肉似的?”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