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第一节
目录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一节
第十一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第十四章
第十五章
第十六章
第十七章
第十七章
第十八章
第十八章
第十八章
上一页下一页
高守一头冷汗地通知老丁,老丁没太当回事——就BAR来说,如果有哪个月不出事才不正常。老丁说,你们不是有个巡检的小伙在那里吗,马上让他终止巡检去现场排除问题。
高守表现出来的强悍体现在对外的名声上。小蔡说,他出去巡检的时候,和办事处的人聊天,说起BAR产品来,人家只知道两个人——丁总和高守。巩正仪是谁?不知道。出了事情第一反应是通知高守,第二反应是知会丁总。通知高守是为了解决问题,知会丁总却是行政上的流程。
第二天,运营商依然接到无数投诉电话,运营商对公司的投诉也逐渐升级,投诉对象从邓总转到了产品线的总裁袁总。
后来董延明才知道其实这是和工作分工有关,高守当时抓的就是BAR的对外接口,责任就是负责解答现场对BAR产品或者是通讯协议的疑问。他不负责维护,维护有运维部门的专门接口人。但是因为运维的人对BAR的了解尤其是对通讯协议的了解有限,所以高守慢慢变成了前方问题的最终解释人。
高守听到这种情况当即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他让现场的技术支持查了一下小型机的内存,结果发现可用内存越来越小……
老丁回去把熬了一夜的高守、潘安一干人也集合起来,他倒很有礼貌,客客气气地告诉大家:“老邓说了,解决不好就给我拿下,我要拿下了,临下之前也不会让你们好过。”九-九-藏-书-网
饶是高守见多识广也不知道这种情况怎么办,犹豫了几分钟最后建议小蔡还是按主任的话做比较好,毕竟里面的机器随时会宕机,等不了太久。
小刘在这个时候也混在人堆里,跟着大家一起叨叨“是不是这个有问题呀”、“不会是那里吧”。
老巩坐在一边看到熟悉的SE、PL里面混着一个不熟悉的面孔,有些好奇,一打听居然是高守手下的新人。大家都是研究了代码或日志一阵子就跑到白板上画来画去,被人推翻了自己的想法或者又被人启发了新想法后,又跑回自己座位上看代码或日志。人走来走去,只有小刘又没有代码又没有日志,只是混在人堆里,人时多时少,少的时候他还可以混到白板前也画上两笔。
最后老巩实在看不下去了,走过去拍着小刘的肩头说:“刘申奇,你行,你真有你们老大的风范,不过也不早了,你先回去休息吧,明天还要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
老丁和老王被邓总一顿臭骂,声称“再他妈不解决,我回家种地,你们也他妈也回家种地”!
董延明经常会臆想,高守的童年很灰色——总是被大一点的小朋友海扁。原因很简单:一个高大的小朋友走到矮小的高守面前,“你叫什么名字?”奶声奶气的高守说,“我叫高守。”“高手?你也敢叫高手?”……又几个高大的小朋友走到一脸淤青的高守面前,九_九_藏_书_网其中一个说:“这小蹦豆居然叫高手!”……
究竟是机房的门锁太烂了,还是小蔡从前有撬门的手艺,大家都不得而知,总之他顺利地用一张扑克牌进了运营商的机房。这些细节都使得这次突发事件增加了许多神秘的传奇色彩。
小蔡放下筷子用袖子擦了擦嘴,打车到了运营商机房所在地,结果在门口被警卫拦住了。他打电话问高守,高守问技术支持,最后搞到运营商负责机房的办公室主任的手机。
事情发生的那天,正是小蔡出门巡检的时候,他正好在西南省份几个城市跑来跑去,那几个城市都是盘山路,小蔡有时候为了去一个局点居然要颠簸六七个小时,苦不堪言。
谁知道这次狼真的是来了。
小蔡拨过去刚表明身份,就听到对方劈头盖脸一顿臭骂,说你们公司怎么反应这么慢,早上就有问题,一直到现在才有人出来解决。小蔡挨骂后被放进去后进入大楼,上到顶层机房,又发现机房大门紧闭。小蔡在楼里转了半天,没有一个开着的办公室。他打电话给办公室主任,说机房锁门了,自己进不去。办公室主任一听机房门锁着就大骂机房的留守人员,不过他也喊不回来人。最终,他给小蔡出一个主意,说一般机房门口都会散落着一些扑克牌,小蔡可以用扑克牌从门缝塞进去,然后在门锁的位置往下一划,这样可以打开机房的大门。
那天傍晚,就是小蔡跑九九藏书网到现场的那个傍晚,董延明跟往常一样慵懒地工作,慵懒地加班,虽然事后他觉得那天确实有些暗流涌动,到处都是跑来跑去的人和神色紧张的领导,可惜他没能在那天有明显的认识。
那天他可能是觉得累了,晚上八点多就走了,走的时候小刘还坐着不动,董延明也没有理会。他走后,九点钟左右,小蔡开始从现场发回日志,一直在阅读代码的高守这伙人马上开始着手分析日志,十点钟大家会聚在白板前写写画画,开始研究哪里出了问题。
现场客户对BAR产品提出的问题,如果现场技术服务人员解答不了,就会跟版本指定的运维人员联系,如果运维人员也无法圆满回答,就要回到开发这里做解答。所以高守的工作基本是维护公司形象的最后一道关。一般情况下,客户在现场会问些很古怪的问题:“为什么你们这个东西签了这个那个,就不能打电话了,是不是你们设计得有问题?”技术支持和运维都回答不了这种问题,高守一般都是哇啦哇啦地讲一通协议,把客户说得晕头转向,最后承认不是设计的问题,而是通讯流程的需要。
董延明想到这里就会得意地笑,他分享给小成几个人听,大家也觉得好笑——幽默就是落差,高守现在威风八面人莫予毒,小时候如果是青肿孱弱的,两相对照起来大家都忍不住笑。可如果现在故事说的是小刘小时候挨打……估计大家都笑不出来,只http://www.99lib.net能叹气,唉,可怜的孩子,人生真是悲惨。
小蔡觉得天旋地转,他理所当然不敢这么做,但主任除此之外再也没有其他主意。小蔡挂了电话在门口转了半天,用头撞了几次墙,最后给高守打电话询问对策。
就这样,小蔡一个转弯直奔那个事发城市。
就在他巡检的路上,前方还未巡检到的一个城市突然出了问题。很多客户无法接听电话,运营商的投诉电话都被打爆了。运营商责成技术支持立时解决,技术支持一查发现没有可以使用的借口,马上联系运维人员,运维无法解决就马上联系研发,BAR产品的对外接口就是高守。
这边深圳的BAR研发大办公室里,一宿无眠,老巩、老丁、老王三巨头坐镇定位问题。其实他们三个就是在办公室坐着,具体研究问题都是高守领衔的紧急攻关小组。
小刘笑呵呵地走了,那天晚上大家熬到了天亮仍旧没有发现问题所在,老丁等三巨头一直陪到天亮。
小蔡进了机房,查看了机器各项参数,发现除了内存泄露之外别的都还正常。他马上把日志打包,用E-MAIL发回公司。搞完这一切长吁一口气,看看时间已经快十点了,他又观察了一阵子机器,觉得今晚应该不会出事,这才拎着电脑返回酒店。一切似乎很顺利,家里的兄弟连夜研究究竟什么地方出现内存泄露,有了结果,有了对策,他明天打补丁修正了,这事就算圆满解决。
董延明几个www.99lib.net人听得情绪高涨,都觉得倍有面子,虽然细一想高守牛×跟他们一点关系也扯不上,但跟这样的老大似乎也从侧面证明了自己的能力似的。
这话其实已经是第二次说了,上次说就是厄瓜多尔出事故的那次。不过那次形势恶劣得多,是举国全部断线,都快影响国家邦交了,所以那种大事件让老邓紧张还有理由。这次一个地级市级别的小事情怎么会让老邓这么动肝火呢?高守昨晚熬了一夜,反应有些慢,他毕竟是见惯了BAR的事故的老人,所以这种级别的事故在他心里还远远算不了“天塌了”,因此他其实也在心里暗笑老邓的神经紧张——别动不动拿回家种地吓唬老丁,这招好用也不能老用啊,变成狼来了咋整。
小蔡赶到那个城市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他抵达的时候技术人员居然回了省会的华为办事处,小蔡找了家酒店,下楼吃饭的当口,高守打来电话告诉他马上去运营商机房——客户投诉电话都打到邓总那里了。
紧急攻关小组是个松散的组织,在客户现网出现紧急问题的时候临时组建的小组,成员包括熟悉协议的SE、熟悉产品的产品经理、开发产品的开发人员、测试产品的测试人员,还有一些有着丰富经验的牛人。
小蔡有了领导授意胆气也壮了,捡了一张扑克牌准备撬门,撬门前突然很有想法地又给主任打了电话,再次询问撬门的细节,一边打一边录音——他怕进去后被110当撬门小偷抓起来。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