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第四节
目录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四节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第十四章
第十五章
第十六章
第十七章
第十七章
第十八章
第十八章
第十八章
上一页下一页
曹贵阳很不高兴地说:“当然是你的了,你这么早走,那工作能搞定吗?”
这时候距离过年也就不到一个月,董延明去订了机票,回家有八折,返程就是全价——初七就回来那还能不全价吗?
董延明又吹嘘了一顿项目那边如何稳定,大有“局势已经被我控制”的意思。
曹贵阳琢磨,不允许人家请假回家过年似乎也不是个事,而且他实在懒得和董延明斗气,索性也装大度,欣然同意:“我对你肯定是放心,不过你要注意呀,不光是时间点上要保证,不能阻塞了别人的工作。其实我挺支持大家年后请假的,因为年前可以把工作多赶赶,自己心里有数,在家里休息也休息得安心。呵呵,那你年后还请不请假了?”
当梦想照进现实,他很失落。
董延明说:“什么工作?我的工作还是你的工作?”
董延明审视自己的过往人生,总会发现许多让自己恨不得用头撞墙的蠢事,就好像这样的事情,冲动加自以为聪明的结果总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可是谁知道就是这次巡检出了事情,而且是轰动BAR乃至业界的大事情,董延明觉得自己真是吃屎都赶不上热乎的,他总是想起《花样年华》结尾那句很无聊的对白九九藏书网——如果有多一张船票你会不会同我一起走?他也特别想问高守,如果我坚持要去,你会不会也让我去?
他还是每天都看曹贵阳不顺眼,总觉得他是个草包,连绣花枕头都不算,简直就是败絮其外败絮其中。几年后,他可以客观看待这件事情的时候,他承认曹贵阳有自己独到的能力,而且他也愿意去观察和发现一个可以做到领导位置的人的能力。但当时的他很直接武断地断定曹贵阳就是尸位素餐的典型,半点能力也没有却忝居高位。曹贵阳催他工作,他觉得曹贵阳拿谱,曹贵阳不催他,他觉得曹贵阳装×,年轻人不知所以然的好胜心和优越感,莫名其妙地齐刷刷地对准了曹贵阳。
但是董延明几年后更困惑的是,这几年总还有和从前一样的层出不穷的传奇财富故事诞生,不断提醒着他,其实机遇远远没有挖掘完——那个百万格子的事情,他刚听到的第一反应是“这哥们缺心眼吧”,但是当高守告诉他这个创始人真的赚到一百万美元的时候,他马上就明白一件事情——生活中从来都不缺少机遇,缺少的只是发现机遇的能力。这种事情积累多了,他也终于承认,即使他可以生活在他自己九九藏书网认为的黄金时期,他也是没有能力发现那些可以给他带来财富的热狗或者橡皮铅笔的。
董延明很怪异地觉得自己被忽视了,先在背后说了阵子曹贵阳的坏话,又决定要做些什么来证明给大家看,自己是不会被曹贵阳打败的。他选择了跟曹贵阳请十天假提前回家,这可把曹贵阳吓坏了,他说:“延明,怎么请这么多假呀,工作呢?”
高守说,那你就早点订机票吧,还能便宜点。
他以前觉得,在他有这些想法之前的那段时期无疑是创业的黄金时期,那段时间就好像发明个面包夹火腿、铅笔绑橡皮都能发财,似乎是个点子、有条路子都会迅速发家。那时候董延明还听说过好多富豪发家的轨迹,而且简直就是奇闻——引进了国内第一台冰激凌机,一个夏天赚了十几万;北方还没有电褥子的时候从南方进了一大批电褥子,结果获得了十倍的暴利等等,不一而足,这些都让年轻的董延明非常困扰,他觉得空子都让人钻光了,自己剩下的就只有撞墙或者面壁了。
曹贵阳不为所动,觉得如果节日都要算风险的话,那工作就不用做了,因为一年四季三百多天几乎每天都能轮到一个节日。
过了几天,高守安排人出九九藏书去年底巡检,这事董延明最早就跟高守打了招呼,强烈要求让自己出次差。不过眼下的情况是董延明走得太早,高守也就没有安排董延明出去。他跟董延明说:“巡检就一个星期,可是要走好几个城市,随便哪个城市一耽误就怕你赶不上飞机,反正也就是西南那片,没什么重要的地方,下次我再安排你去别的好地方,这次我先安排小蔡去。”
董延明得意洋洋地说:“我肯定会规划好我的工作,到了时间点交付给你就完了呗!”
发这些感慨的时候董延明还年轻,有无数的幻想和满腹的牢骚,说起未来总是皇图霸业,说起现况总是怀才不遇,说起别人总觉得占尽天时,说起自己总觉得错过了最好的时机。等到再过几年,董延明赫然发现其实永远没有最好的时机,也永远都是最好的时机。
董延明还没出过差,当出差是公费旅游,心里一百个想去,不过他也知道高守说得不错,只好作罢。
这是董延明万万没有想到的。从他踏入华为的那一刻起,他认为自己的人生起了变化,是量变到质变的那种变化。他曾经下过决心要像公司鼓励大家的一样,努力发奋,甚至他还幻想过自己干到昏天黑地、努力到奄奄一息、瘦藏书网到皮包骨头、累到口喷鲜血,最终的结果是他变成了一个重要的人、伟大的人、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但实际上,几个项目下来,董延明适应了这种生活节奏,有时候还觉得不过尔尔,而且他本人依然是一个普通的人、懒惰的人、任人摆布的人。董延明终于发现自己没能够借华为而改变自己的人生,或是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种改变。公司是给了他机会的,问题是他根本就没能力做到自己想象那么好,或是想象那么努力。
但在当时,他是不相信,也不会承认这种结论的。
就好像高守进BAR的时候,可以说只有四十来人,其实还可以说还有四十多人;老丁发展BAR虽然只有两个人,但是公司当时也有一万来人;任老板创建公司的时候同类公司多如过江之鲫,结果呢?大浪淘沙泥沙俱下,董延明暗自揣度,认定了自己就是那种随波逐浪又逐渐沉沦的泥沙。
董延明对自己的工作计划也没什么底,不过话说到这分上也不好意思退缩,硬着头皮说自己的工作质量好,保证不会阻塞别人,至于年后……就不请假了,初八准时上班。
中午吃饭的时候,董延明一边喷着饭粒,一边给大家讲解早起的鸟儿有虫吃的范例,大家习惯了九*九*藏*书*网董延明的夸夸其谈,无可无不可地点头称是,董延明讲到兴起还用了一个形象的比喻“早起的鸟儿有虫吃,起晚的吃屎都赶不上热乎”,搞得大家扔了餐盘,集体拒绝与他同桌吃饭。
那时候V7R3进行到了测试阶段,工作量变小,流程行进速度也变缓慢,也赶上年终岁尾春节在即,董延明在项目例会上郑重地提出一个风险——每到大节日之前,大家的开发效率便会下降,尤其到了中国人最关键的春节更会影响工作。
董延明跟曹贵阳打了招呼,又跟高守说了一下,高守笑嘻嘻地说:“你知道的呀,只要你们项目那边没问题,我肯定没问题。”
从前老丁刚进BAR的时候,BAR一共三个人,老丁后来就是BAR的开发部部长。
从前任老板刚开公司的时候……
从前高守刚进BAR的时候BAR一共四十多个人,高守后来做到了业务开发的大头目。
他进公司时间不算短了,一直没能有自己想象中的那种出人头地,更不消说李一男一样的青云直上。即使在他所在的小部门里,他也说不上崭露头角。而且日子往前继续,感觉也是越来越重复,有时候他有些恍惚,有种梦里不知身是客的感觉,跟从前在研究所的日子其实也差不多。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