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第三节
目录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三节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第十四章
第十五章
第十六章
第十七章
第十七章
第十八章
第十八章
第十八章
上一页下一页
散会后余波真的找到老巩谈V7R3的项目流程问题,老巩力挺曹贵阳又安抚余波,叫余波产生了对空气挥拳的无力感。余波又说起董延明提的“牺牲质量保证流程”问题,老巩也点头称是,表示这只是短期的问题,而他目前的首要工作正是狠抓BAR开发人员的素质,相信解决仅仅是时间的问题。
俩人谈了话,老巩让余波整理了两个人的谈话记录,发给了大家,提醒大家注意流程开发的重要性。余波为能把自己的名字和三级部门老大联系到一起异常开心,连夜加班整理出一份《BAR产品开发流程现存问题》,然后署上巩正仪和余波的大名,群发BAR开发部以及质量部。
余波看董延明扯到稳定的团队上就不感兴趣了,自己合起本子说:“我发现董延明说得就非常好,想得真挺全面的,这就是从大局着眼,不能光从你自己的角度,有时候大家也可以从PL甚至是PM甚至是老巩的角度看问题,真的呀,你换个角度看会发现很多问题的呀……”
董延明无所谓地点点头,继续说:“嗨,结果呢,我们现在根本就是牺牲质量保证流程,那你说流程重要还是质量重要,这是不是舍本逐末?”
华为公司的部门排列是矩阵式的,平行又交叉,质量部横贯所有的产品线,就好像余波就属于BAR产品的V7R3项目,但是人力上又仍旧在质量部,所以就算余波这种最普通的QA,在产品线内从气质上说也是很嚣张的。
刘自明在项目里的作用实在不大,本来PM和PL的设置是分工非常明确的,不存在职能上的倾轧——PL就负责自己项目组的开发任务,PM负责整个版本几个项目组的日常以及对外协调。但是V7R3这个项目属于小项目,除了刘自明的业务项目组有几个人之外,其余周边模块大多一个模块都只有一个人,而且工作量也都偏小,基本不需要设立PL去负责,也就更无须担心项目组之间协调了。按常理说,这种项目的PM是九-九-藏-书-网最清闲的,只需要做好协调、安排好项目计划等一系列宏观事件,具体到实处自然有PL去负责。只是曹贵阳刚坐上PM的位子,自信心严重不足,正需要不断的红色事件来坚定他以及老巩的决心,所以他干脆把手伸到了业务项目组,抓起了日常工作。
董延明众人听得哈欠连天,董延明实在受不了余波的轴劲儿,无限怀念从前的QA,他忍不住多了句嘴:“散会了再吵吵吧!”
曹贵阳说的事情是指评审UT的CASE时,董延明把自己发现的问题全都打上了“严重”等级的事情。当时曹贵阳订了一个规则来量化大家评审的工作质量——发现一个严重问题加五分,发现一般问题加两分,发现提示问题加一分。董延明本着“曹贵阳说的就是错的”这一原则大力反对,他说:“这样根本无法量化大家的工作,因为每个人分配评审的内容不同。比方说,我评审小成的,小成评审小刘的。假如小成的CASE质量好,我只能找到一个提示错误,我就只能得一分;如果小刘的文档质量不高,小成轻松就找出十八个严重错误,那么小刘就得了九十分——这什么意思,难道我的实际工作量只是小成的九十分之一?”
余波也不多说,面无表情地坐到会议室门口。大概PM和QA的争执由来已久,一个是保证版本完工,一个是保证流程执行,有时候难免会有间接冲突。但是开会敢不叫QA参与的,放眼全公司恐怕也只有曹贵阳有这个勇气和胆量了。
曹贵阳似乎觉得这话有针对他的嫌疑,挥手说:“哎,延明,项目计划是大家经过详细研究……”
这么官方的回答是余波没想到的,不过他也不知道这种问题该怎么解决,况且他本来就是希望引起老巩的注意,对问题的解决与否他并不关心,也确实不是他能关心得了的。
余波皱着眉头说了又说,反复强调CMM流程的重要性,他对V7R3很没信心,因为从曹贵九-九-藏-书-网阳这个PM的根上就不够重视。他说到后来只剩无奈地叹气,说这样做项目不行,时间点不能保证,也不能在项目中逐步优化流程,这还叫什么CMM。曹贵阳赶紧辩解说自己也很重视,余波就盯着他说,自己要跟老巩好好谈谈,这样下去肯定会出事云云。
董延明看了看周围,大家都很热切地看着自己,就更飘飘然了,再一看小龙女的眼神中简直带了些崇拜,更满嘴跑火车,他说:“老曹,我不是说咱们这个项目,我就是觉得现在所有项目都有这些问题,订计划的时候只想着怎么能压榨出所有的潜力……嗨,不说这个,说也没用。我就说哈,反正开发产品,要么你要给充足的时间让大家好好开发,要么就是大家都是轻车熟路举重若轻哈,所以说啊,我现在觉得稳定的团队特别重要,我跟小龙合作,她刚来我一点都不了解她,我分任务真不知道分多少合适,这样人力浪费计划失调……”
余波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看来QA长期以来奉行的流程就是上帝的信条被挑战了,他居然打开本子来做记录:“你说,你说,什么叫流程影响质量?”
董延明早就看过余波的工号,比自己只稍稍小一点,可是又轴又嚣张的样子却好像是比自己小几万号,小到跟老巩一个级别似的。董延明说:“余波,谁说我们不重视流程了?我觉得我们现在已经重视流程到了病态的地步了,现在为了这些流程已经影响质量了!”
他扭头用鼠标在电脑上比画,墙上的投影幕布上可以看出来他的鼠标点开了一个EXCEL文件,这是项目的风险事项书。他刚要开始说事,会议室的门被推开了,进来了一个男人,这人张嘴就说:“曹贵阳,你怎么开会老不叫我呀!”
曹贵阳笑嘻嘻地说不会,还强调大家都严格遵守了项目流程中的时间点。他一说完,余波就把椅子滑到桌子前,敲着桌子说,曹贵阳总是在糊弄他,时间点其实根本没遵守,评审的缺陷率等等指标也99lib•net完全是糊弄。
V7R3项目周期太短,大家按部就班的工作,一晃就到了测试阶段,整个开发流程缓缓蔓延,让董延明对这种似乎重复过的生活完全提不起兴趣。有时候他会突然产生恐惧感:我在做什么呢,我是不是永远都这样,就像现在这样,默默地做着录像机回放一样的工作呢。
项目进行到了测试阶段,曹贵阳循例召开阶段开工会,先是对上个阶段提出表扬,尤其是表扬了董延明,董大侠经常把开发中碰到的问题群发给大家,这无疑是帮助大家避免遇到同类问题浪费时间,提升了开发效率。
曹贵阳没有接纳董延明的意见,他认为大家的CASE一定会有错误,细心找的话应该各个文档的错误数量都差不多,不会存在巨大的差距。而且这只是个量化工作的方法,真正的尺度还是把握在他手里,在他心里。
余波居然笑了:“你说你说,我记一下,为什么说牺牲质量保证流程?”
其实这份文档也提到了董延明,只是用“一个开发人员”来代替,董延明觉得自己的真知灼见没有被合理重视,他不知道这种意见其实他不会是第一个提出者,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余波一打官腔大家就都没兴致了,董延明也跟泄气的皮球一样,余波说了两句,没人应声,他也意识到大家不是很买他的账,就不多说了。
董延明私下说曹贵阳没品,PM去跟PL抢活干,难成大器。可是那个月曹贵阳当选了月度之星,而且老巩的评语居然出人意料地说:“曹贵阳认真负责事必躬亲,是项目管理者的楷模。”
董延明又一次在和曹贵阳的斗争中全面胜利,洋洋得意之余也觉得自己有些过分,天天心里不安,等待着曹贵阳的反击。结果曹贵阳一直到开发阶段完工也没有做什么,每天还是嘻嘻哈哈,这种无视让董延明深受打击,他终于清醒地意识到,不管自己如何蹦跶,他目前依然无法拥有与曹贵阳比肩的地位,曹贵阳看似大度地不和他一般见识也是一种藐视。九*九*藏*书*网他想明白了这些,就自动自觉地约束自己不知所以然的孩子气,以免上蹿下跳的时候让人觉得像一只戴着帽子的猴子。
董延明没回头就知道是V7R3的QA余波——曹贵阳开会总喜欢忽略掉QA,为了这个事情余波向老巩投诉不下三次。
曹贵阳一看余波马上满脸堆笑,一边拍自己脑袋一边说自己“又忘记了”——他上次是一脸惊诧地说:“我给你发了开会通知你怎么会没有收到呢,是不是邮件服务器又坏掉了。”
“流程当然不会影响质量,”董延明看他要记录还真吓了一跳,不知道他要干什么,“我不是说CMM会影响产品质量,我肯定支持CMM,要是没有CMM,那这个产品开发出来也没法看了。我是说,我觉得CMM的存在是为了保证提升产品质量的,对不对余波?”
曹贵阳没有被余波打乱了情绪,还是接着说自己的项目风险,说到后来余波就说这些风险远远不够,如果真的仅仅是这样几个风险,那项目质量根本无法被保障。
余波斜睨了他一眼:“你让他说完。”
后来董延明一时性起,把自己在评审中发现的所有的问题等级都设成了“严重”,最后合计结果出来,董大侠整出了一百五十多分的超高分。曹贵阳不悦,让他合理设置问题等级,可董延明根本不听。曹贵阳既不想跟董延明把关系搞僵,又不想把明显弄虚作假的董延明评为评审工作的第一名,最后不得已只能废除了这个制度。
董延明无所谓地笑了笑,他通过观察发现曹贵阳的做人习惯——批评一个人之前一定要先给予充分的表扬,先让这人荣耀加身站在一定的高度,然后再提出批评,让这人不好意思耍赖。
在会上,曹贵阳轻描淡写地说了董延明一句,董延明也淡淡地点头表示接受,曹贵阳没有接着说下去,他大概也怕了董延明这种一点就着的炮仗型选手。
之前他想象过自己与刘自明的冲突,他觉得他这种失意人和得意人的冲突总是难免,可惜实际上俩人虽然在一九*九*藏*书*网个办公室,但工作忙起来连见面都不多,更不要说董大侠想象中针尖对麦芒的交锋。实际上,董延明和曹贵阳倒是有几次不算激烈的冲突。
余波没记这些,补充了一句:“还会在开发流程中不断完善改进流程……”
“我靠,每次安排的计划根本不按照现实情况来,每个时间点都恨不得向前向前再向前。结果呢,我七天能写好的文档,你让我三天完成,你说我怎么办?要么延期,要么就糊弄糊弄赶紧写完!你看,我比方说,正常的流程应该是SRS十天写完,然后写ST的CASE,大概一千行代码八个CASE,一算四十个CASE,那就写五天吧,这挺正常的。现在呢,SRS也是十天,ST的CASE也是五天,结果我刚开始写,突然又塞给我一个特性!一样的时间,工作量却增加了,你说我怎么保证质量?另一个例子吧,你说小龙MM吧,刚来公司不到两个月,我也扔一个特性给她写,让她五天写四十个CASE,你必须写完,为什么,因为我能写完你为什么写不完?好,她真写完了,你一看时间点,我和小龙都按时完成了,好,严格遵守流程了。但我们是怎么遵守的?我们为了跟得上你的CMM流程牺牲了什么?我还有一个例子,就好比V7R3吧,本来任务真不算重,也都是移植,如果正常开发周期我保证会完成得非常好。可是呢……”
余波说的话都是车轱辘话,不知道是什么信念支撑他每次开会都说同样的一番话,相比之下,从前V7项目的QA李娜美就很聪明,总是话到嘴边留三分。
果然,曹贵阳话锋一转:“但是呀,我得说呀,延明你那个UT的CASE评审得真不太认真,你可是老员工啦,是老巩都称赞过的牛人,这事情一定要注意哟,大家也要注意。”
余波一脸悲愤地转过脸来对着大家说:“你们大家也太不重视CMM流程了,BAR产品开发部的整体产品流程意识都太差了,我一定要和老巩好好谈谈,再向质量部部长好好反映反映。”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