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第一节
目录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一节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第十四章
第十五章
第十六章
第十七章
第十七章
第十八章
第十八章
第十八章
上一页下一页
小成不知道从哪个电视剧里搞那么多词,一口气喷出来,结果说得太多,大家都没听清楚,一点反应也没有。小成摇摇头嘟囔了一句“没文化真可怕”就不说了。
曹贵阳连忙说:“大家有问题要多和我们沟通,多和小刘沟通,一个项目的PL非常重要,如果PL没有尽职责,那么这项目注定要失败……”
小成赶紧在一边补充说:“可不,他简直就是唯恐天下不乱呀。他混进了我们部门这么久,在公司发展形势一片大好的今天,他按捺不住反革命野心公然从阴暗的角落里跳了出来,扇阴风点鬼火,或造谣于街头,或策划于密室,拉少年下水,诱少女上床,唯恐天下不乱,企图乱中夺权,大有炸平庐山、阻止地球转动之势……”
吴海波想了想,敲敲桌子让大家安静,直截了当地说:“你们刚才说的问题,应该真实存在,但是不能成为我们的理由。说实话,这些也不是我的工作职能之内的事情,更是我能力范围之外了……不过……我会和刘彻反映的……就跟老巩说的一样,就说这事吧,你接受能接受的,不能接受的你要么去改变,要么……如果没有能力改变,那,还是就接受吧。你看,我们工作就这么回事——工作就这么多,现在情况也已经这样了,你不干还想干什么,干不完谁干,除了努力干之外……还会有第二条路吗?”
大家脑子里出现老黄把腿掰到头上的场景,都倒吸一口凉气,一身鸡皮疙瘩。
刘自明笑说:“我没什么说的了,大家有问题可以随时找我。”
曹贵阳说:“你看啊,V7没发布就已经被判了死刑,大家都是开发过V7的,再怎么说,我们辛辛苦苦忙了几个月的版本让人否定,都够郁闷了。我和刘自明也讨论过,为什么V7会这样,怎么才能不这样。是不是,小刘?”
他一口一个项目管理者,像是告诫大家他的地位,又像是嘲笑老黄的失败,总之是让人很不舒服。
刘自明点点头,大家扭头看看刘自明,这才意识到他的存在。董延明忽然觉得一阵暗爽——让藏书网你跟我抢PL,老曹这么爱显摆,一个人把PM和PL全兼了,把你撇开了吧,哼!
董延明用压住大家的声音沉痛地说:“你是不当家不知柴米贵呀,太久不跟项目了,现在的项目……唉,真是曹操他妈过年,一年不如一年啊。”
也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没毅力的董延明居然把这个活动给坚持下来了,过了一段时间脖子和脊椎居然也不痛了,但是也在部门里留下一个不好的印象——总是站在办公室里面摇头摆尾不知所谓。
公司里很多人都办过健身卡,但是大多数人都把钱打了水漂,真正能坚持规律健身的人少之又少,这可能也是健身会所年卡便宜的原因吧——绝大多数人都会想:“我还有一年呢,明晚(或是下周一)再去健身也不晚。”
小成、小刘几个人都点头,也七嘴八舌地表述自己的观点,大意却驴唇不对马嘴的扯到老黄PL失职上了。
董延明赶紧向左右打眼色:“你以为就我一个人吗?大家都不熟悉,我们大家也都没有时间熟悉呀。我从V7开工开始,完整地参与了整个版本开发,但是却不太知道自己干了什么。我天天加班搞这些东西,就为了完成时间点,你不完成,老黄就天天黄世仁一样催,你说就V7的那个开发周期够我学什么的?根本就没给我时间,根本不让我学会了、看明白了再做。总跟我说,在工作中学习,以后会有时间系统学习。结果呢?V7结束了,V7R3开始了,你老人家一张嘴就问我们,‘你们怎么不会呢,不应该啊,你们都一年了,都干什么了,不是都干了一个版本了吗,怎么能还学不会呢’,是不是?”
曹贵阳见反对的人多就打了个折,给每个特性都安排了两个后备,就不要求所有人都要弄懂所有特性了,但是这两个后备必须搞懂特性,要和特性负责人一样懂。然后他又笑眯眯地解释说,大家反对也是他意料之中的事,但是这件事情实际上并没有想的那么可怕或是麻烦。每天下午抽出十几分钟开一个短会,能给大家九九藏书网重新理清思路的时间,而且就当是一个休息,走走活动活动也是一件有益身心的好事。他拿董延明举例子,说董延明每天都非常注意活动,结果人家就气色很好。然后又拿老黄说事,老黄每天晚上回家,还原地跑十分钟,每天早上起来还压腿十分钟,到现在一抬腿就能举过头顶。
平心而论,这个计划不错。从前的版本开发完成后就有这类问题出现——前期设计思想缺少交流导致设计失误,后期维护工作中又因为大家对其他人的模块不熟悉,造成人员大面积释放之后,留守的维护人员无法迅速解决问题。确切地说,老黄就正在为这些事情挠头,挠到头破血流,大家都看在眼里又怎能不引以为戒。
开工会完后大家就紧张地开工了,董延明看了看自己的代码部分,准备自己的规格文档。虽然头几天高守透露出来的信息让他一度很消沉,但是工作总是无法逃避的,而且他反复打量自己也实在找不到让人同情的理由。
董延明、小刘一干人以及V7里面被释放的好几个人都投入V7R3这个版本,项目一开始大家照例跟着SE准备规格。
吴海波说:“顺杆爬,我发现董延明就喜欢顺杆爬。我说工作量大,你就赶紧说干不完。我说代码多,你就说看不完。那怎么看不完呢?V7你也参与开发了,V6和V5代码有差别,不过90%的相似度还是有的,谁让你看多少了?我刚才说话那意思是大家要仔细、谨慎、细心地把前期工作做好,你这就叫危言耸听!”
董延明看小成停了,就摇头对吴海波说:“大佬,你以为我是你呀,我才来公司多久啊,你看看这几个人,都来公司才多久啊。熟悉这么个大型软件要多久啊?我一点不吹牛,这事要是换成你或者高守、宋江都行,闭眼睛一想就知道大概往哪里加,一看代码就能估计出会跟另外一部分有冲突,那确实行。可我现在看代码真是天天都有惊喜呀,真的,每天都能从代码里找到我没见过的东西。唉……”
曹贵阳说了两句就突然停了,拍了九九藏书网拍刘自明说:“小刘你说两句吧。”
董延明也是这类人,办卡的时候兴致勃勃,跟健身教练一聊就浑身热血沸腾,恨不得马上脱了衣服就跑个昏天黑地。可等卡办下来了,晚上也有时间健身的时候,立刻给自己找了无数的理由,最后的结果是他花了一千多办的年卡用了不到三十次。他恍然大悟的是,难怪健身会所注册会员好几百人,可是每天晚上锻炼的只有几个,肯定都跟自己一样懒着不愿意动弹。
曹贵阳第二次做PM,看得出来很兴奋,每天在办公室里面挥舞着短胳膊短腿,仿佛精力无限的人一样密切关注着每一个下属的工作进展。他要求大家每天下午三点钟到他座位上碰一下头,开一个简短的会议,轮番给大家讲述自己工作的心得以及进度,他认为这样有助于大家交叉掌握对方的知识点,也可以互相检视对方的设计思想。
吴海波这段话其实也是老生常谈,董延明在不同时间、不同场合听过针对不同工作任务的不同的人说过无数次。其他同事大概也耳熟能详,所以也都没有太认真。董延明提出了不同意见,“海波,你说这事吧……其实我,不,我们,我们真想干好,也真能干好,但是你觉得我有时间吗?好家伙,曹贵阳给我分了一万行代码呀,居然还不是一个特性的,就算是看我也要看几天呀。而且移植一万行,我就光看这一万行啊?V6跟这一万行代码有关的代码起码也有一万行,V5也有差不多这些,我这搞不好就有三万行要去看。我能看完吗?等我看完了,看明白了再写,曹贵阳那儿不能干哪。”
大家听了不得其意,董延明接着说,这个故事有个中国版本:耶稣说完后,大家也都沉默了,这时候有个草包站出来说,大家扁她,谁扁她谁就没罪了,于是大家一拥而上……
吴海波把惊诧的目光从小成脸上拉回来,他愣愣地看着董延明:“你都到公司一年了,怎么代码还这么不熟悉啊?”
不过,明白是一回事,真干起来又是另一回事,大家觉得曹贵阳一定是脑子进水九-九-藏-书-网了,而且是开水——大家都很忙,忙到自己都不能保证完成工作,还花费时间关注别人的特性,这明显是不切实际的。小成第一个跳出来大喊反对,声称每天下午都开会,这太影响效率。小刘也附和说,下午三点钟正好是脑子最流畅的时候,如果这个时候被打断思路,那会多花一倍的时间来接续的。董延明负责煽风点火,满脸打牙和血咽的表情表示,人家老曹是PM,人家说啥是啥,我们这些小家伙有什么资格反对。
健身卡虽然没有起到应该有的作用,但也不是一无是处,最起码教练针对他的脖子和脊椎提出了建议——工作的时候最少每隔一个小时站起来,做做简易的健身操,活动脖子和脊椎。
吴海波有些意外,他皱眉说:“怎么会这样啊,为什么会这样啊,我记得从前不是这样啊。”
散会了大伙前前后后地往回走,董延明给大家讲一个故事。说好像《圣经》里有个故事,从前希伯来还是哪里的有个妓女,让城管抓住送到耶稣面前,他们说,这个女人犯了淫乱罪,要被大家扁死。耶稣说好,你们开扁吧。于是大家跃跃欲试,这时候耶稣又说了,你们谁没有罪的就扁这个罪人吧。于是大家都沉默了。
曹贵阳接着说了些话,大意也都是分析V7前期老黄对于文档和检视的力度不足,导致前期文档不过关,后期开发出现了许多偏差,又加上与测试没有统一意见,这才导致了转测试后的第一次差点被打回。后来因为人员陆续释放,留守人员又不能迅速掌握所有特性,导致问题单处理过慢,这才导致问题单积压过多,来不及回归。一来二去把好好的V7搞得姥姥不亲舅舅不爱的,现在所有开发过V7的人出去说自己开发过V7都抬不起头。
董延明最近身体不好,晚上睡觉脖子痛,有时候还脊椎痛——程序员似乎都有些这里那里痛的毛病。董延明对自己的身体很注意,估计是职业病,就跑到龙卷风健身会所去办了健身卡。
曹贵阳看大家难得地一起点头,误以为自己有了一定威信,非常开心,一http://www.99lib.net开心就满嘴跑火车:“V7这样啊,主要责任肯定要归项目管理者。是吧,要是将来咱们这个版本做坏了,那谁也不用说,责任肯定在我,我不会怪别人的,你说对不对。你说一个版本做坏了,那肯定是项目管理者没有管理好啊,这是管理能力的问题呀,因为大家都是好同志,你怎么说我怎么干,所以项目管理者……”
V7R3吴海波开了个小会,他反复强调,“大家不要觉得这次主要是移植V7代码就放松了,V7的基线是V5,我们现在的基线可是V6呀!要注意呀,这两个版本差别不小,绝对不是简单的复制粘贴,很有可能某个特性因为V5到V6之间的修改,而不再适应或者要重新编排。所以移植说明书非常重要,大家前期做好分析,想清楚如何移植、如何测试还有原代码是否有不合理的问题。我跟大家说啊,一个优秀的开发,最累的阶段应该就是现在这个阶段,因为这个阶段你要把所有的工作都做到成竹在胸,后期你按部就班就好,完全不用走脑子了,真的,看你自己的文档就够了。可是如果你前期没有做好,那你到了后期再想修改,需要投入的恐怕不是两倍这么简单了,而且打乱你的计划那可……”
董延明默然,这话老巩说过,不过说的时候太过激情四溢让人没办法认同,吴海波用无奈的语气一说,大家明显都无奈接受了。
在BAR产品如果有人问起,“哪个是董延明”,大家一定会毫不犹豫地告诉他,“站着晃来晃去的那个就是”,如果那人没看到有人站着,大家就又会解释:“你观察一会,五分钟后保证就站起来。”
曹贵阳拉拉杂杂讲了很多,说的也都是刚发生不久的事情,大家也都认同,所以少见地没有反对。曹贵阳很开心,觉得自己已经初步建立了一些威信。他做PM的时间太短,又因为是被老巩一下子从基层提到了PM,很多人都不服气,明里暗里总会被人奚落嘲笑。高守、老黄这类人也就不说了,连董延明这种资历尚浅的都敢跟他叫板,这都使得曹贵阳急于为自己建立威信。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