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第四节
目录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八章
第四节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第十四章
第十五章
第十六章
第十七章
第十七章
第十八章
第十八章
第十八章
上一页下一页
董延明在中午吃饭的时候,给大家绘声绘色地描述V7R3的由来,来源都是道听途说,他连究竟是老王还是老巩的主意都没有搞清楚,但是这些细节上的模糊,并不影响听众的兴趣,大家听得啧啧有声,连饭都不那么有吸引力了。其实大家都知道V7没有传说中的那么差劲,只是人的第一印象很难改变,老黄算运气差,一步错满盘输,最终只便宜了这帮看客多了些茶余饭后的谈资。
高守说,老巩就说他们再研究一下,后来就和潘安、曹贵阳他们决定让刘自明来干。这事又着急落实,我又不在公司,所以……呵呵,没办法的事情了。不过,以后肯定还有机会,你好好表现,最少你在老巩心里……
其实曹贵阳和刘自明的客气有两个原因,一个是因为V7R3的开发人员太少,十个都不到,大家又都是入职一年左右甚至不到一年的新人,左扒拉右扒拉,蜀中无大将呀。另一个原因是高守度假归来后告诉董延明的。
董延明被曹贵阳以资深元老身份对待,开会总是延明长延明短的,刘自明跟他说话也客客气气。董延明自然喜不自胜,他想了想,自己已经好久没有被人叫董大侠了,大家都是又亲切又客气地称呼“延明”,他隐隐约约觉得自己仿佛也成了重要人物一样。
高守说,这个我也不好说,所以我就说俩人应该差不多。
他在小组例会上宣布这事,大家赶紧用掌声欢送他,高守安排了宋江代理组长便飞去了海南。
高守结婚一年,潘安头几天才刚结的婚。华为的风俗是结婚不请同事吃饭,也不收礼,原因可能是人员流动性大吧,但是喜九_九_藏_书_网糖总还是要发的。潘安发喜糖那天背着一个大口袋,早上一到公司就碰见董延明,俩人只是互相挥挥手就走过去了。到了傍晚,潘安才到董延明的座位上扔了一小盒喜糖,这时候董延明才明白早上看见潘安背的大包装的都是喜糖。
老王或者老巩就一头冷汗地想呀,马来西亚那是V4的版本,质量过关测试充分,还会有这样的问题,V7测试时就出了这么多幺蛾子,真要上网了替换一百六十个主用局点……那还真算是“把华为的红旗插遍全球”了,到那时候费老板恐怕真要……
不过,最终董延明下定决心,还是怪潘安,怪他不给自己徒弟争口气,并决定以后连老潘都不叫了,就叫他潘安!
高守结婚一年,一直都被各种事务缠身,连法定的婚假都没有时间休。最近才抽出时间来,计划度那份迟到的蜜月。
董延明听出来自己当初曾经无限接近这个PL,心里有些翻腾,他觉得高守回答得也太圆滑了,不过却无可指责——自己确实没有足够的实力证明自己肯定就比谁谁谁强——这个谁谁谁可以换成刘自明、小成甚至任何人。他在这事的刺激之下,忽然之间就明白读了十几年书都没有读明白的道理——绝对实力的重要性。
董延明在华为待了两年,梧桐山爬了两次,东西冲穿越了两次,大甲岛也去过三次,大康溪谷、桔钓沙也都没落下,这让董延明对深圳周边地理环境有了深刻的了解,也从此深恶痛绝那些挂恐龙头卖蚂蚁肉的旅游景点。
高守说,他这一个假期就收到一个工作电话,就是老巩打来询问他有关V7藏书网R3的PL人选。高守强调说,我在老巩面前早就推荐了你,说你是个可以培养的人才,这事老巩那里都有备案。老巩打电话说,PM就定曹贵阳了,PL有两个人选,你们组的董延明和三组的刘自明。他问我你们俩中间哪个能力强一点。
不用怀疑,他肯定是在拍马屁。但是高守的安排确实很严谨,组内上至部门领导接口,下至软件安装盘接口,都有专门的负责人。他在的时候没有感觉,他走后二组的事情仍旧按部就班地进行,没有一点影响,这就很说明问题了。而且如果不是V7R3开工,那么高守整个假期都不会收到任何工作电话。
表扬这事是在组内例会上高守传达的,他说:“老巩让其他组向咱们组学习,丰富一下小组活动的手段,几十年如一日的一样运动,难怪大家不感兴趣。呵呵,还说如果其他组不会组织就向咱们组取经。”大家的集体荣誉感还是有的,于是一同大笑,最后高守还很领导方式的打趣说:“这个功劳还要归功延明,欢迎你继续勇敢站出来搞风搞雨……”
但转念一想又都说不通,高守的表现无可指责,毕竟他不在公司又不能参加会议,老巩能给他打个电话也是给足了面子,但毕竟这种事情拍板的人还是老巩。曹贵阳和刘自明都是三组的,自己平时对曹贵阳白眼给得多笑脸给得少,人家只是绰号草包又不是真的草包,没有道理蠢到为自己说话。
怪潘安?人家是三组的组长,难道不该给自己的子弟兵争机会?想来想去好像该怪自己,没有绝对的实力支撑,事事都要看运气。
高守一早上就拿到了潘安的http://www.99lib•net喜糖,董延明下午才拿到,这说明潘安这人把送糖的次序也做了排名——部门人多,搞不好糖发完了还有该拿的人没拿到,所以要先送重要的人——那么,下午拿到的肯定就是路人甲级别的同事了。
董延明知道老巩表扬的不是自己,也知道搞风搞雨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所以也就没有往下接话。他组织这次看电影花了很大力气,大家的抵触态度是他所没想到的,他原先预想的十几项活动中看电影已经是极限了,KTV甚至酒吧根本连十分之一的响应都得不到。大家似乎热衷户外,但是户外又仅仅局限于深圳附近的山山水水,活动方式又仅仅是走走看看,最过分就是个烧烤,这种程序员式的刻板让好动的董延明很无奈。
V7R3开工得非常快,小道消息刚传开,开工会还没开呢,董延明一干人已经开始着手准备规格了。准备了一个星期,开工会才召开。但也就是个过场,老巩可能觉得上次V7开工会他说得太多了,结果V7的效果不好,所以这次根本就是宣布了一下版本负责人的任命便草草结束——PM被定成曹贵阳,SE是吴海波,PL是来自三组的刘自明。
董延明心跳加速,特别希望高守说自己能力强,不过马上明白了,既然刘自明做了PL,那高守肯定说刘自明强啊。
他跟龚明明打电话,装作不经意地透露出自己已经是活动经理,龚明明当然不明就里,光从经理二字就判断出这是董延明职场的一次飞跃,于是马上酸唧唧甜兮兮地开始马屁。
董延明一愣,心想:测试经理,你做测试才几天呀,不是听说我做了活动经理九_九_藏_书_网你就吹牛说自己要面测试经理吧。不过还好,龚明明自己也觉得没有信心,这才让董延明稍微安心了一点。
董延明组织了一次集体看电影,这在BAR算很新颖的小组活动,还被老巩在BAR部门例会上表扬了。
老王或者老巩在痛苦绝望中拍打着自己的脑袋,拍着拍着就灵光乍现——延长V7的测试周期。但是作为具备完整开发流程的公司来说,当一个版本投入了那么多人力物力,在开发阶段接近完结的时候,宣布延长产品发布肯定是做不到的——这一定会被归咎为部门领导的失职。所以老王或者老巩决定马上开发V7的增补版本——V7R3,该版本以V6为基线,收纳V7所有特性,另外再补充几个V7遗漏特性。V7R3的工作量小于V7,所以开发周期也比较短,而且可以在V7R3的测试工作中将V7重新测试一遍,这样细细地筛过了V7之后,再以分外成熟的V7R3作为全球主干版本……然后……哈利路亚!
董延明倒没觉得自己多重要,只是这么明显的被忽视也很难再保持良好心态。他恨恨地想,我要报复,我要报复你!我……我……我以后再也不叫你老大或者师父了,就叫你老潘,哼!
刘自明就更没错了,谁会把到手的肥肉拱手让人,能客气对你已经是最大的尊重了,否则怎样?难道像电视剧里面的反派一样,处处刁难你才是正常?董延明想,我谅你也不敢,V7R3里面一大半都是我的好兄弟,你整我我整你,回头项目出事看看谁怕,嘿,那剧情真白痴。
高守走后组内一切如常,后来董延明拍高守马屁的时候说:“老大,九*九*藏*书*网你走后我才知道什么叫垂拱而治、什么叫无为而治……”
董延明心里已经翻江倒海了,无论怎么深呼吸都再也没法恢复平静,酸水一股一股地在心里盘桓。他觉得高守太不上心,曹贵阳太没眼力,刘自明太虚伪,潘安太无情。
董延明很有面子地问小龚最近的发展怎么样,龚明明长叹说,不怎么样,最近苦练英语,现在准备应聘IBM的测试经理呢。
V7R3开工是个很仓促的决定,起因似乎是老王或者老巩的一次拍脑袋——他们被V7愁得吃不香睡不着,觉得V7这个版本简直就是BAR产品的世界末日——头几天在马来西亚BAR又DUMP一次,这次搞得挺大,惊动了费敏,也不知道费敏在什么场合说了一句话:“这个BAR产品真的需要吗?我看如果不是很重要的话可以砍了吧。”
董延明嘴里说的老大已经专指高守了,从前这个称谓是指高守和潘安的,但是现在潘安做了三组的组长之后和他越走越远,他也在自己心里把称谓专属了高守。
后来过不了几天,龚明明应聘IBM测试经理失败,不无遗憾地跟董延明汇报说,差点就拿到那份一万六的工作了,眼下也只好屈尊去北软应聘QA了。董延明心里窃喜,嘴上安慰他说,不拿就不拿吧,拿得越多,压力越大,像我老大,结婚一年了,居然还没有休婚假,为啥?还不是走不开。所以说,某种角度上说,做小弟还是有一定好处的,因为能力越大,责任越大,职位越高,血压越高。
电影这事以后,董延明被高守封为活动经理,按道理说,这就跟上学时的值日组组长一样,但这毫不影响董延明跟外人打马虎眼。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