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第三节
目录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八章
第三节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第十四章
第十五章
第十六章
第十七章
第十七章
第十八章
第十八章
第十八章
上一页下一页
大多数人看待自己不同阶层的人的时候,总会有“夫复何求”的想法。这就好像很多孩子一门心思要当明星,做技术的玩命地想做市场,当小兵的削尖了脑袋想做领导一样,似乎梦想中那个位置的生活是没有烦恼的。可是往往明星也好领导也罢,在被别人用“夫复何求”的目光打量的时候,心里想的却是“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
大伙都愣了,不知道为什么开发部门内要有民主,也不明白沟通不畅究竟是指什么。高守解释说:“这意思就是大家有意见只能憋着,不能快速有效地反馈到直接主管那里,这与公司优秀的管理制度是相悖的。所以,老王和老丁强调了周例会和民主生活会的重要性,周例会就是诉苦会,有任何工作上的困难要及时和资源经理——就是我,我叫高守,哈哈,跟我反馈,民主生活会就是骂娘会,大家有任何不爽不痛快的都发泄出来,不要憋着藏着影响工作,随便什么都能说,不光是工作方面,生活方面也可以。”
高守笑了笑,摆手说:“你这个绩效结果就不要跟大家讨论了,毕竟这是个比较敏感的话题。不过,延明这就说得不错,哎,这就叫言之有物,那个什么,有的放矢嘛!这个活动的事情我也觉得不合理,我就是我们四季花城那个健身中心的会员,我都已经可以去那里健身了,那我为什么还要参加部门的活动呢?这有点脱离自愿的意思了。这是第一条,我记下了,关于这个我会跟老丁强烈建议的。”
高守这一解释,董延明想起头一段时间确实有一个什么调查问卷,他好像随手填了些答案,依稀记得大多数都是对公司和部门不满,难道就是因为那次的调查问卷才搞出这些事情来?
董延明说的活动是他们组每周三的羽毛球活动,原则上要求大家必须参加的,如果不去要被扣分。董延明本来还挺喜欢玩的,后九-九-藏-书-网来觉得“这是部门强制我去的”就偏不去,结果季度考评这方面的十分就只有两分,他大为光火。
再后来,有人迟到被惩罚则完全是因为部门的另一个会议制度推行——老丁也突然不甘人后,继老巩的要求之后,也要求各个组每周一上午九点钟召开周例会。
宋江插话说:“然后曹司令请吃饭你就屁颠屁颠来了……”
一般情况下,到了需要真正当家做主的时候,习惯了被领导的人总是会左顾右盼,寻找一个可以让自己依附的对象,所以在此时大家又左顾右盼地等待别人发言。董延明腆着脸说:“活动太多了,打台球、打保龄球、唱歌、看电影,这不都是运动,这不都是TEAM BUILDING吗?太多年轻人玩的项目了,咱也用不着老玩这些中年人的活动……”
这都是高守在业务组例会上给大家透露的信息,实际上落实到纸面上,老巩的要求就只有两条:一、以后任何会议的开会时间都必须准时,任何人不得迟到,各组一定要制订相应的督促制度;二、这个督促制度,老巩本人建议,可以以罚款的形式来督促大家严格遵守时间观念。
高守也马上订了周二晚上七点半到九点的会议室,要求大家无不可抗因素必须参加。董延明是个爱想事的人,觉得这是个不正常情况,最近部门三个老大一反常态的频繁发号施令,就好像地震来临前老鼠蛤蟆之类的反常举动。他在中午吃饭的时候说出这个想法,结果被大家嗤之以鼻——领导能有什么事情呀,肯定是吃饱了撑的,拿大家涮着玩。
他顿了顿,等大家笑过了,说:“女生这个问题跟计算机专业的大环境有关,也不是我们部门能控制的,毕竟比例就这么样,我也就随口一说活跃气氛……其实我觉得我们部门的活动很有问题,有活动是好,毕竟身体是自己的,我们大家www.99lib•net工作的时候又不注意姿势,你看小成最近就经常脖子痛,经常锻炼肯定挺好,你好我也好。笑什么笑?我说真的。但是公司强制要求,而且跟个人绩效挂钩,这我觉得就是很无聊也很无耻的事情,凭什么在考评里面占十分,凭什么我不参加部门要求的活动锻炼就扣我的分,凭什么把活动安排在晚上还要求我参加?公司可只付给我八个小时的薪水。哎,老大,我上个季度是不是因为这方面被扣了八分才得了C的?”
高守接着说:“反正民主生活会就是让大家畅所欲言的,想说啥就说啥吧。会都开了,有啥意见就说吧,什么不满意的都可以说。本来老丁也要来,可是呀,他临时开个会来不了,不过大家的意见会以会议纪要的形式让他了解。这绝对是个机会,真的,让他听听我们群众的呼声,老是我一个人提意见领导也不信啊。都说两句吧,每次开会就跟我做演讲一样,说说,说说。”
老丁这个制度一推出,高守就把下周例会的会议室订好了,时间自然是九点钟开始,结果到了当天,一批人迟到或者没到——彻底忘记了。后来大家痛快地买了果冻,嘻嘻哈哈地吃了,都说老丁这个制度分明是坑人。
大家都不说话,高守就又说:“如果大家都无异议,那么这件事情就这么定了,如果有不同意见就马上提出来——老巩说的也不一定就对,我说的那就更不一定对了。要是有意见不说,那你就肯定要被忽略,那就是那个谁,鲁迅吧,还是谁说的,那个沉默的大多数。”
民主生活会上高守跟大家解释说这个会的由来——一般情况下,除了党政机关之外,很少有私企会有这么有中国特色的活动——他说,最近产品线的干部部做了一个调查问卷,根据反馈的结果,基本上可以推断出我们部门存在着上级和下级沟通不畅,甚至部门内的组织氛围很不透明www.99lib.net、很不民主这样的问题。
宋江在一旁附和说:“说呀,你看看,都是沉默的大多数。延明怎么不说了,天天就你话最多。”
高守说完,便问大家怎么看,大家都没了词,只能面面相觑。高守说:“那这样吧,部门的要求我们也不能不遵守,况且这些要求又并不离谱。实际上,遵守开会时间本来就是应当应分,这不光是提升效率的问题,也是对会议召开者和每一个参与者的尊重。这个……罚款又不好定……那就果冻吧。以后每次开会迟到者都自动上缴一包果冻,大家分享。这个,有人有意见吗?”
老巩在BAR产品里掀起了新的整风运动,起因还是上次V7代码出问题那次开的会。那次会议很多人都迟到了,老巩想,我召开会议都有这么多人迟到,如果是下面的人开会那迟到的还少得了?一个人一次会议迟到十分钟,十个人就是一百分钟,如果是一个人一天开一个会,那么一个月下来,整个BAR产品两百来号弟兄累计就浪费了、就浪费了……
高守带头鼓掌说:“下次活动就由你安排了,散会。”
后来再开会的时候就基本上没有什么人迟到了,大家提前十分钟五分钟就走,很少有人在座位上磨叽磨叽。
董延明觉得宋江乱插话特别讨厌,也不知道是挑衅,还是就是喜欢跟自己斗嘴,他没有理会,接着说:“反正特别打击我的积极性,真的,我一想起来就窝火。”
董延明不由得感叹,原来人的惰性也不是不可以战胜的呀。
后来民主生活会的气氛就活跃了,真变成了“骂娘会”一样,大家提了很多看法,这些看法最终有没有被开发部的领导重视,董延明也没有真的关注,毕竟在这样的社会环境生存了二十来年,耳濡目染加亲身经历,都对中国式的民主有了抗体。但是后来,许久的后来,董延明重新打量陈年往事的时候才意外地发现,那次民http://www•99lib.net主生活会以及之前几天的领导异动,其实都是有着不同寻常的意义的,只是在不同角度看来就有着不同的理解。在他看来,这只是让他碰到了一个让高守青睐的机会;在高守看来,这只是让他嗅到了风云变化的味道;在开发部的领导看来,应该便是非常真切的山雨欲来风满楼。
那天晚上董延明很没出息地半宿没睡,媚上的这种劣根在他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
高守说:“哎呀,忘了安排会议纪要了,蔡德岩你记一下刚才的那条和这条。你说的这个我也有意见,老丁就在开发部例会上说过,绝对不能出现开发人员要求加班领导不批的情况,因为这会打击开发的工作积极性的。真的,要说这个事情,真不赖老丁,你也知道,有时候落实的时候,啊……是吧,嗯,小成你都记下,都记下。”
大伙都笑了,高守又说:“骂娘会这可是老巩说的啊,这不是我说的。”
老王也突然变成了好事的人,要求各个资源组不定期召开民主生活会,而且从即日开始,一周之内必须召开第一次民主生活会。
会议结束前,高守突然提出个问题:其实部门的活动并不局限在羽毛球一项,只是因为从前大家没有什么可玩的,所以才变成了这么单一的项目。现在既然大家这么反感,那不如就改弦更张,换成大家喜欢的项目吧。
会议室里面坐了二十来个人,在灯光照射下一个个面色都被照得惨白,兄弟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噤若寒蝉。高守挠挠头说:“你看,又让我重复了,都成祥林嫂了我。你们老是有话不说就要被忽视,有意见不提那谁会当你们有意见……”
董延明被高守鼓励了一句,还是忍不住欣喜了阵子,于是接着说:“还有啊,我们上次那个紧急版本开发,天天加班,结果到了周末老巩不让我们报加班,我当时真不想干了,没劲透了,真的。”
本来华为的开发人员是有一小时九九藏书的弹性工作制,早上可以十点钟来上班,少工作这一个小时可以在下班后通过加班补回来。这个制度可能是公司内为数不多的让人交口称赞的制度,但是这个制度也让大家养成了对上班时间很放松的习惯。而且,周一早上……上过班的人都知道,那是一周内最痛苦的早晨,所以大家在这一天的早上往往起得比较晚。
他这么一启发,董延明就蠢蠢欲动,他也觉得不提出自己的意见就一定被忽视,你想要被人重视,就要表达出自己的看法,做沉默的大多数久而久之就会习惯被人牵着鼻子走,而且一旦被人忽视再想让人重视就有些难了。不过他张了张嘴却什么也说不出来——说什么呀,对这个事情他是一万个同意的,因为每次开会大家都习惯性地迟到十来分钟,仿佛不迟到就无法表现出自己工作勤奋,越是要开会大家越是舍不得放下手里工作似的。董延明却是个很有时间观念的人,每次开会他不是第一也是第二到,每次都要等十几分钟的时间,早就对此满腹牢骚。
其实每次开会董延明的话都挺多,但都属于插科打诨的废话,真让他说实质性意见的时候,他特别想表现却又说不出什么来,再加上他觉得高守最近对他不怎么待见,更加不太敢说话了。他摇了摇头,厌恶地看了眼宋江,但是瞥到高守居然也殷切地看着他,就立刻来了精神,大声说:“我觉得吧,我们部门女生太少了,太影响工作积极性了……”他说了一半大家就笑成一团,他看见高守摇了摇头,顿时心里就有点紧,然后突然之间产生了一种厌恶感,觉得自己怎么跟宋江一样成了高守的应声虫了,何必这么在意高守的态度呢。
高守看大家继续沉默,就点点头说:“那这事情就这么定了,既然现在大家都同意了,咱们就严格执行,而且这条规矩执行到某个人的时候,我就不希望有人在那个时候跳出来反对,因为你现在已经同意了。”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