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第二节
目录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二节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第十四章
第十五章
第十六章
第十七章
第十七章
第十八章
第十八章
第十八章
上一页下一页
董延明听出高守话中的不满,估计着如果不是中午吃饭,高守还会加上一段“你别再让我给你擦屁股”之类的话。
董延明被吴海波借调去写了一个月的规格,因为是个很复杂的规格,所以给的分析时间也很充足。结果董延明天天揪住各个SE问问题,弄得大家自己的工作都快不能正常完成了。几个SE不胜其烦地问吴海波,这个董延明是来捣乱的吧,他什么都问别人,还用他写什么规格,他以为他是打字员了吧。
董延明觉得桑军挣得不算多,他总觉得年薪十几万甚至几十万都是距离自己很近的东西,而且随着时间的推进,应该如探囊取物一般简单。可是他在华为一待一年,却一分钱都没有涨过,这让他有些气馁。尤其另一个同学龚明明问起他涨了多少工资的时候,他更是郁闷,只能打九_九_藏_书_网肿脸充胖子,给龚明明胡扯些“年轻人讲什么赚钱”、“要看发展”、“将来有的是赚钱赚二奶的机会”等鬼话。
宋江插话说:“嗯,开了新版本,赶紧给延明扔进去,让他去亮剑,好好亮亮他那天下第一剑……”
董延明真的很生气,可是又拿宋江没有办法,毕竟是自己的前辈,所以只当没听见,殷切地看着高守。
董延明笑笑称是,高守接着说:“你要我说呀,其实你做什么工作倒真没关系,问题不是做什么,是给谁做。你要能给我解决问题,我是不管你潇洒地亮剑,还是拔出杀猪刀乱砍,都没关系,最主要就是给我解决问题。”
再后来,这话不知怎么就演绎成了“整个系统组最黑暗的一个月”,董延明甚至怀疑,他那个季度考评打C也是被这些舆论给波及99lib.net的。
他中午吃饭就盯着高守,高守坐哪他就坐哪,坐下就开始聊天,然后七扭八拐扯到自己身上。
吴海波只好让董延明自己多看,结果时间到了,董延明给出结论是这个特性不适合现在开发。本来分析是没有错误的,这个特性涉及的网元太多,业务逻辑又太复杂,如果开发起来,怕要专门成立一个版本,而且还要和对应网元的部门紧密接口——对应网元的部门已经明确表态,半年内都不会有资源来进行这方面的开发工作,所以真的不适合现在开发。但是因为董延明前期太过扰民,大家都有种被这小子耍了的感觉。吴海波被耽误的时间最多,拖了很多工作债,却换来这样的结果,也很不甘心,愤愤地说,他到系统组后最黑暗的一个月就是董延明来工作的这个月。
旁边宋江插九*九*藏*书*网话说:“我靠,你还救火呢,你简直是放火啊,吴海波都说了,借你去写规格那个月是系统组有史以来最黑暗的一个月。”
董延明的大学同学桑军从日本回来,请所有的同学吃了饭唱了歌喝了酒,董延明远在深圳没有占上便宜。桑军在日本年收入有几十万,嫉妒得其他同学眼睛喷血。
董延明用“杀你全家”的眼神看了看宋江,满脸无辜地说:“你说那能怪我吗,那个特性的规格实际上也很难写,我最终分析出来这个特性不适合现在开发,这也算圆满的结果,吴海波那家伙说话简直没法听。”
高守说:“你也没打杂啊。你那些工作都很重要,呵呵。不过呀,要我说,任何工作都能做得好做得差,关键是看你怎么做。你没听老板说嘛,公司来个博士,然后让他去复印文件,别人打印完99lib•net了就完了,撒手不管了,人家分门别类,还装订成册。结果老板怎么说,看看人家博士,哪怕复印文件这种工作都能干得与众不同。”
董延明点点头,低头吃饭,没有再说什么。他估计高守可能对自己有看法了,大约前一段工作让他觉得不满了,他努力回忆也想不出个所以然,心里有些惴惴,他倒不担心高守挤对自己,大不了爷不干了,他只担心高守上个季度许诺的事情没有结果。他想着想着,慢慢的高守眼角眉梢带出来的都是不满,举手投足都是愤怒。
高守对董延明去系统组工作那段时间倒没什么微词,听宋江说起这话也就是笑笑。董延明说:“老大,我这一身武艺的,老打杂施展不出来啊,什么时候开新版本啊?”
“老大,从紧急版本完后这几个月,我全当救火队员了,哪里需要哪里去,连99lib•net打俩C了,你愁不?”
他把这些都归结为自己这一段时间来没有完整地做一个项目的缘故——跑来跑去地打散工,哪里缺人就往哪里补上,这样的工作怎么能凸显出董大侠的能力呢?最起码要让董大侠带一个项目,这才能让长袖善舞的董大侠亮剑嘛。从北京移动的紧急版本之后,董延明晃荡了两个月,都是这里干点那里干点,成了高守手里的预备队,哪里需要就往哪里顶上。好处是始终不太忙,坏处是总是没有能拿出见人的业绩——第二次考评他又是C(胜任),他连自己给自己辩驳的力气都没有了,因为很明显他的劳累程度比不上小成小蔡之流,他功劳、苦劳、疲劳都被人打败了,自尊心严重受挫,想起刚入职时的雄心壮志,恨得跺脚——这分明是不肯把董延明大侠放到袋子里呀,这怎么能让董大侠脱颖而出呢?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