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第一节
目录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一节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第十四章
第十五章
第十六章
第十七章
第十七章
第十八章
第十八章
第十八章
上一页下一页
黄大仙没看他,接着说:“我刚才看了看你的代码,问题太多了,最起码函数入口和出口都没有加打印日志,你这以后定位问题只能靠猜啊。太细的我倒没看,不过你基本功还是不错,可是这距离零缺陷还有不少距离。而且你能保证业务逻辑吗?……”
小蔡马上拘谨起来了,讪讪地说:“其实也没啥……就是……我那块第二轮测试也一个问题单也没有,两轮都没测出来问题。”
“你打算申报部门嘉奖了啊?我们那项目头几天老巩还通报表扬了!……唔?你申报嘉奖了?你申报什么嘉奖了?”
第二天测试部一早拿到安装包就马上安装测试,发现安装包里所有的都有,就是没有新版本的安装程序。测试经理马上把这一情况写成邮件发送给老黄老巩,又抄送所有领导,一面痛诉测试工作的艰难,一面幸灾乐祸等着看热闹。
下午黄大仙跑到小蔡那边询问零缺陷代码的事情,董延明也跟过去听热闹。小蔡这个时候已经不像中午那么坚定了,很犹豫又很忧郁地说:“黄老师,我就随口一说……”
董延明在一边恍然大悟“哦”了一声,满脸“我九九藏书网猜就不会这么简单”的表情。
中午吃了饭,回到办公室,大家铺开床垫子,各自坐下继续讨论,连行政服务之窗都没看。毕竟零缺陷只是传说,况且七千行代码又不是单纯的“HELLO WORLD”程序,这其中包括了对大型软件架构的理解和通讯协议的掌握。后来高守也插进话来,询问代码的情况。
董延明摇摇头,觉得公司太过小气了,神话一样的零缺陷却只值这么少的钱,这摆明了不让大家有精益求精缘木求鱼的动力呀。
BAR产品太大了,一个紧急开发的版本说过去就过去,大家忘了这件事情就好像工作忙了忘记喝水一样正常,除了老巩的一封立功喜报仿佛在湖面推开一些涟漪之外,余下的很快都淹没在日常忙碌的波涛中。
他想了想,又觉得缘木求鱼这个词语用的不对,但再一想,公司要求的不正是让我们努力努力再努力,咬牙咬牙再咬牙,出十分力气给八分钱做十二分的工作,这词……贴切啊贴切。
第二轮测试快收尾的时候,小蔡被黄大仙任命为伪PL,就是代替他做PL,主要是交付阶段九九藏书网完工文档以及版本安装文件等繁琐的工作。
“你们V7也挺忙的哈,我头几天那个版本也老忙了,我们这项目生产率差不多三百行一人一天了……”
“老黄又让老巩骂了啊?真可怜,我们头几天那个版本就挺好,老曹一次也没挨骂……”
高守就笑说:“你们就说这个啊?这也还够不上零缺陷啊。光测两轮不出问题哪能代表零缺陷啊,一段功能复杂的代码,尤其是我们做通讯的,绝大多数都要在实际应用中才能检验出问题。很多时候,缺陷甚至不是来自我们对代码的设计,是通讯协议,是现网应用,是实际操作。”
老巩收到邮件倒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只是喊来老黄暴骂了一顿,他也知道测试部根本就是借题发挥小题大做,因此骂得比较轻松顺手,也没有波及到小蔡,只是提了小蔡两句——“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这么不稳重,不踏实,不堪重任!”
被黄大仙说了一通,小蔡就彻底打消了申报奖励,而且反倒开始惴惴不安了,因为老黄透露,测试部也收到消息,说业务组这边出了一个七千行零缺陷代码,大家憋着九九藏书劲要看看怎么个零缺陷法。
董延明这顿饭吃得没有滋味,“七千行零缺陷代码”是个神话一样的存在,如果这神话降临到大家平时一般齐的小蔡身上……就反衬得董大侠黯淡无光了。
大家一哄而散,董延明留下来多说了一句——刚才测试部一家伙还跟我打听呢,说咱们这边有个小子号称七千行代码零缺陷,问那个小子是谁,代码是哪个特性,怎么这么不把测试部放在眼里,简直就是小母牛坐电门。
紧急项目来得快,结束得也快。仿佛一场黑夜行军的遭遇战,董延明们两眼漆黑的拔刀硬砍,稀里糊涂地就过了关,浑身是血一地断肢,但刚才发生了什么不清楚,后果怎么样也不太了解,如果不是心有余悸,那刚才发生的事情便好像没有留下一点痕迹。
黄大仙皱着眉头说:“你知道零缺陷的含义吗?就是禁得住鸡蛋里挑骨头的检查。鸡蛋里挑骨头你知道吗?就是你多写一个空格都算缺陷!”
高守一说教,大家就犯困,董延明第一个翻身睡去。睡醒后就收到高守转发的光网络产品线零缺陷的代码通报表扬邮件。董延明很猴急,直接越过了藏书网中间的主体部分,跳到了最后面的物质奖励——每行代码两毛钱。这段代码五千行,发了一千多块钱,作者是两个人,不知道这两个人怎么分的。
小蔡脸都绿了,挥挥手让董延明别再挑火了。
后来老巩在多个场合提起这个事情,大意就说,大家对待工作一定要认真负责,不能敷衍了事,不能像业务组的兄弟一样,出版本居然给人家一个空安装包。于是这件空安装包事件,也变成老员工给新员工讲述的BAR产品历史掌故中的一个。
结果那天晚上,小蔡一边出版本,一边抓紧时间看自己的代码,心里充满恐惧,结果一紧张打安装包的时候把编译后的可执行文件丢了。
大家都说老黄让PM给旱到了、饥渴了,非给自己整个下属PL,纯粹是为了过一过PM的瘾。然后大家都去恭喜小蔡,说他平步青云,一起来的几个兄弟里面头一个做PL,这是要请客吃饭的。小蔡说:“你们别添乱了,这他妈是人干的活吗?好几份文档,我一份都不会写,急得头皮都挠红了。明天要出版本,今天你们几个还没有合入问题单,你们不合,我怎么编译、出版本、出安装九九藏书包?”
紧急项目开发完后的一个星期里,董延明都无所事事,V7再忙他也闲着冷眼旁观,因为高守要留着他这几个人力做后备。所以他得以悠闲地隔岸观火,这让小成们一个劲讽刺他命好什么活都不用干,董延明头一段时间也是狗撵兔子的光景,所以对小成的话总有些不爽,中午大家一起吃饭的时候,话题有意无意总要带到刚完事的紧急项目上。
时间过去两年,董延明离职的时候,老巩让他客观地评价一下组内的同事的能力,董延明首推小蔡,结果老巩一阵摇头。他觉得小蔡能力很好,也很上进,可是总让人不放心,然后又说起了当年空安装包的事情。董延明也没有争论,毕竟是要走的人了,只是很替小蔡惋惜。
狭巷短兵相接处,杀人割草不闻声。
申报嘉奖的是小蔡。V7第二轮测试快要过去了,他的那部分代码,居然没有一个问题单。他算了算自己代码行数居然有七千行之多,马上有种任重而道远的感觉——“我觉得我这种楷模不竖立起来,不利于年轻同事的成长进步。我自愿为大家做大海航行的灯塔,人生追赶的方向,于公于私我都责无旁贷……”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