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第三节
目录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三节
第八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第十四章
第十五章
第十六章
第十七章
第十七章
第十八章
第十八章
第十八章
上一页下一页
果然,没有两分钟,曹贵阳的电话就过来了,好言相劝,又不忘加了一堆希望之星之类的高帽。董延明一边听,一边特别没出息地同意了。突然之间想明白了——难怪曹贵阳见我就夸,这莫非就是利用了我的虚荣心——我夸你牛了,你不能说这个工作做不完吧?这跟老巩的方法殊途同归异曲同工啊,这叫捧杀吧?咦,这家伙也不傻呀。
人到齐后,曹贵阳开门见山地解释了为什么会给大家申报周末的加班。他说,项目紧是一方面,主要原因是想帮大家谋点福利。
就算迟钝如小刘也已经明白了老巩的意思了,嘟着嘴凝视着自己的脚尖。董延明看看手机,已经到了晚上下班时间了,办公室里众人都收拾东西,吃饭的吃饭,回家的回家。
说完大家都笑了,然后看见曹贵阳的眼神大家就都不笑了,董延明眼角余光往后一扫,更是惊出一身冷汗。老巩好像没有听到,对曹贵阳挥了下手,直接把声道切过来:“我来说两句吧。兄弟们最近都辛苦了,不过恐怕还要辛苦一阵子,年轻人咬咬牙,就辛苦这么几年,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曹贵阳的邮件我看了,我没有同意。我明确我的态度,我是不希望大家加班,我希望大家周末都可以好好休息,但是如果大家非要加班我也可以批,你们说,你们需要吗?”
他话一出口大家都一脸鄙夷的表情——周扒皮就周扒皮呗,还他妈想当最佳雇主,这比当婊子立牌坊可恶劣多了。
曹贵阳直接就用董延明的座机拨通了小刘的电话,直接就问:“申奇啊,你那部藏书网分的代码是不是估得有误差呀,延明这部分代码才一千五百行呀,你再估估看。”
老巩也没有真的征求大家意见的意思,紧接着说:“我觉得大家不需要这个加班。因为我所看到的是大家没有完全调动起积极性来,没有把自己的效率发挥到最高,如果效率高了,这些工作根本就不需要加班,我们每天八小时的时间完全可以完成。你说是不是,曹贵阳?”
七点十分,老巩一挥手让大家走了,董延明如蒙大赦,扭头就走,生怕老巩在后面还追问“你需要吗?”。
曹贵阳仍然笑眯眯地解释:“咳,别老合计我圈着你们加班,你们加班我一样要陪着。你们都还没结婚呢,我一个结婚男人也跟你们一样呢。你以为我愿意加啊?我真的是考虑给大家谋点福利,没半点骗大家的意思。你看啊,咱们的工作要做到下周,这个周咱们加班加得怎么样?天天都在加!小刘好几天都加到了后半夜了,多吧?累吧?结果呢,一分钱没有。”
老巩叹口气说:“我知道大家辛苦,但是我希望的是——大家可以通过提高效率来提高完成的工作量。我们的产品交付日期肯定不能变,我们的项目计划定下来肯定也不能变,对不对?曹贵阳,这个你要控制好。”
老巩扭过头对董延明们说:“这对曹贵阳是机会,对你们也是。不是经常出现这种机会,危难时节方显英雄本色——这种紧急开发正是出人才的时候,我希望你们可以涌现出吴海波式的人物。吴海波就是效率高,你给他个任务,他闷头不响,藏书网结果比别人更快就干出来了。当然了,他也加班,但他加班都是自己学习,你们看,你们需要加班吗?你们现在可以看看,办公室里人都走光了,你们往那边看,系统组那边,看见没有,吴海波那个绿格子衬衫。对,他还没走呢,他每天吃饭都比别人晚二十分钟。如果你们也跟他一样,那你们报什么加班我都批,为什么?你肯定把效率发挥到极限,我再不给你报加班你还会给我干吗,我不给你加工资股票还有天理吗?你看看吴海波,再想想,你说你需要吗?”
董延明想想觉得有理,心里打定主意,明天要七点钟起床就跑过来,晚上十二点以后再走,这样一天就有十几个小时——工作是次要的,多拿点钱才实惠,一定要好好把握能挣钱的机会呀。
“如果大家效率高,那么我怎么没有看到大家在办公室里很投入地工作?我告诉你,我一看大家的状态就知道你们的投入程度。你们可以观察下,你看看吴海波工作时候是什么样子,你们看看高守是什么样子。你看看他们晚上都是几点走的,我怎么都没有看到大家晚上像他们一样工作呢。噢,我不是要求大家晚上加班,我希望下班了咱们办公室里面一个人都没有。我希望的是——大家每天提高效率,每天都可以早点回家,就像费老板说的,啊,高效工作,享受生活。大家明白我的话没有?我希望大家再提高一点自己的效率,不要总把希望放到加班上。大家说,这个周末的加班,需要吗?”
董延明见惯了曹贵阳每天都是打了鸡血九_九_藏_书_网似的亢奋,也没有留意他的情绪又上了一个台阶,嘴里随随便便就说了句:“行了吧曹司令,瞅你那操行,就跟老巩上了身似的。”
小刘那边答得也干脆,不知道看什么电视剧看出了一嘴天津话,“董延明那块一千五百行代码也碍我吗事?我这就只一千八百行,你要不信自己查呀。”
大家频频点头,曹贵阳一见更说得兴起,站起来挥舞着短胳膊,仿佛开仓赈灾一样。
董延明撇嘴说不可能,他很自信他负责的这一部分是四个人里代码量最多的,小刘(申奇)那部分一千二还差不多。
曹贵阳走后,董延明赶紧去找小刘解释了一下,说自己没有在曹贵阳面前说小刘的代码估多了。小刘也表示理解赞同,然后俩人骂了一顿曹贵阳的大肚子和走路姿势。
傍晚要下班的时候,曹贵阳给老巩发了申请加班的邮件,给大家都申请了明天后天的加班。本来PL申请加班之前都要先发邮件征求一下大家的意见,曹贵阳这样直接通知大家加班自然会引人反感。董延明一怒就直接发了个邮件说自己身体不舒服,周末要在家休息。
曹贵阳一脸苦笑,频频点头。
曹贵阳点头,老巩拍了拍他的肩膀接着说:“这个项目不要看小,却非常重要。你现在就是PM,你就是开发代表,你懂吗?你就是我,你对着客户,你就是我们BAR产品的开发部部长,所有的事情都要靠你,这是挑战,这也是机会,我看着你,曹贵阳,我看着你。”
曹贵阳让董延明估一下代码行数,一会报上来,董延明随口九*九*藏*书*网就说了句一千五。曹贵阳诧异地说:“这么少?刘申奇他那块代码一千八呢。”
在当时,公司刚刚开始推行“降成本”这一活动,上至公司用车下至一支圆珠笔都在计划之列,IT部为了降成本都把大家电话的来电显示取消了,说这样的话每人每月省了六块钱。申请加班费也已经不是从前那样像掏自己兜一样方便了,必须经PL申请、开发部部长的审批才能生效。所以小董这类思想落后、周末不肯平白加班的同志想要钻钻空子,弄点加班费,也不是那么容易了。
曹贵阳呵呵傻笑,咬牙咬到肥厚的脸蛋子上出现个深深的酒窝。董延明没搞懂老巩怎么从加班问题扯到曹贵阳身上,他看看小刘,小刘仍然在关注脚尖,充耳不闻的样子。
他这边一想事情就出神了,那边曹贵阳还喋喋不休呢,说了半天没听到董延明的回应,也就不说了。曹贵阳想了想说:“延明啊,你喊一下小刘他们,都到我座位上,我给大家开个小会,现在就过来。”
董延明愣了,没太听明白老巩的意思,寻思着这是不让我们来加班,还是让我们来加班但是不给报呢?怎么还问我们需要吗?
“那我就想了,我们现在的工作量这么饱和,下周不加班是不可能的,而且极有可能每天都要加班。大家这么辛苦,除了晚上拿两盒酸奶就再没福利了,我是不好意思,不过我又没有能力给大家谋更多的福利——除了让各个资源经理在考评的时候给大家倾斜。啊,但是仅仅这样我又不甘心……”曹贵阳兜兜转转说了小十分钟,小刘已经听得99lib•net眼冒金星了,董延明总算明白了他的意思。他让大家周末加班的目的是把平时加班的工作挪到周末——平时干到几点钟都没钱,只有周末加班是有加班费的。曹贵阳举例说:“比如说,小刘从周一到周五,每天加班三个小时,一周就做了十五小时的工作。可是如果周末来加班呢,一天工作七小时,一天工作八小时就可以,然后还赚了十五个小时的加班费。早一天干完,咱们也能早一天歇歇……”
转眼一个星期过去了,董延明和小刘几个开发人员好歹把文档、CODE都写完了。他们几个人来的时间都不长,董延明和小刘更是刚来了半年,对整个代码架构都生疏得很,所以CODE写完了却依然没有底气,总觉得自己在某些角落遗漏了些什么。
那是周五的下午,曹贵阳晃悠到董延明的座位。董延明这几天对曹贵阳很不满意,因为他身为PL一点开发的工作都没有做过,除了协调关系和项目文档基本什么都没做,讨论方案的时候曹贵阳也是从系统组找个SE,又从测试部找个测试经理,跟大家一起讨论。他在一边不大搀和,偶尔有了争论问他意见,他张牙舞爪地扑到黑板上又写又画,结果马上迫使意见相左的两方面达成一致意见——“老曹你别画了,刚才你到底都听啥了,根本就不是你说的那件事!”
大家纷纷点头,小刘更是点得让人担心他的脖子。
老巩无声无息地走过来,董延明背对着他没看见,曹贵阳老远就看见了,说得更兴奋了,“努力……奋斗……”等慷慨激昂的词汇从嘴里川流不息地喷射出来。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