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第二节
目录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二节
第八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第十四章
第十五章
第十六章
第十七章
第十七章
第十八章
第十八章
第十八章
上一页下一页
曹贵阳瞪着眼睛说:“要别人我也不能这么说,主要是你。项目里一定要立出一根标杆来,否则大家你看我我看你,都攀着比着,都不愿意多干。你先大家一步,也触动大家一下,三天能干完的活,兴许两天就能完成个差不多。你说这个标杆我不找你,我能找小刘?咱们这就四个人,你说谁最牛我不得找谁?”
大家看这么密的安排都有些傻眼,董延明看看手机——已经下午三点了,今天这不就要过去了么。
那天晚上董延明很晚才走,看协议看得满眼都是字母,晚上睡觉眼前就跟黑客帝国开场一样,一排一排的字母上下穿梭。第二天早上更不敢晚去,早早起床到公司把协议看了又看,看到中午时分肚子里终于有些腹稿,突然之间就觉得自己跟“希望之星”这几个字有点默契了。他站起来伸个懒腰,慢慢踱到高守座位旁边,希望能再听一遍类似夸奖。高守在跟客户通话,对他摇了摇手。董延明又踱到小刘旁边,小刘的脑袋又被他自己抓成鸟巢——他的协议还没看出结果。董延明觉得高兴,又踱到曹贵阳座位那边,结果曹贵阳老远就喊:“董大侠,写完了是吧,果然是希望之星啊,牛!”
董延明还没懂“大家一起抓”什么意思,高守就从旁边走过来了,站俩人旁边也不说话,笑眯九-九-藏-书-网眯地听着。
黄大仙在V7里有时候会说,大家工作要快,走路也要快,不要跟谁似的,天天挺着个草包肚子逛大街一样,结果一个问题单定位了一百多天。这个“谁”就是指曹贵阳,董延明想,看来这就能解释他草包司令的绰号了。
大家仰望他的背影——这是目前BAR产品全球主用版本的PM呀,新晋的资源经理呀。
高守笑说:“这可是我们组的希望之星,你要好好带。”
V7那边敲锣打鼓地进行着代码REVIEW,董延明新项目这边静悄悄的没有声音,大家闷头不语地打字,办公室天天都是一片劈里啪啦的声音。
董延明心里美得恨不得匍匐到地上滚几个圈,面上却还装作很有深度。他小跑凑过去说:“老大,你想弄死我啊!我是来问你今天能不能延期的,本来是计划还有两天设计文档才能完稿的,我今天写完了也不能保证质量啊。”
曹贵阳看潘安走了,就在黑板上画起了项目计划的示意图:“我们这个版本很特殊,本来项目计划要跟SE、要跟大家商量,等大家估出工作量才能做出计划。但是我们这个版本的交付时间是由入网测试来决定的,所以我们的交付日期就预先定下来了。既然最后的交付日期定了,那从后往前推——测试日期、CO藏书网DE日期也都定了,所以我们的项目计划也就这么定下来了。没办法,紧急项目就是这样,哈哈,好在大家都是牛人,都是老员工,也不怕这点任务,哈哈。”
董延明理解地点点头,实际上他也没经历过这种版本,又是紧急开发又是针对入网测试。但看曹贵阳说得推心置腹,他也不好不表态,他说:“是啊,不过工作这事一向是下河抓蛤蟆,能者多劳,你是能力越大责任越大!”
后来董延明和曹贵阳讨论了一次方案就知道黄大仙和他之间的矛盾在哪里了——曹贵阳的语言基础不好,分析问题时体现出来的逻辑思维能力也不强,工作时间虽然很长,可是对于BAR产品的架构似乎还不是很熟悉。不过他嘴好,平时嘴上挂着“牛人”两个字,见谁都夸,也不知道是不是真觉得大家牛。
“曹司令,刚看五分钟,金山词霸都没打开呢。”
董延明愣了,脑子里划过“牛人虎将”几个大字。
潘安什么也没说,站起来就走了。
董延明面露难色说:“我还没分析完呢,晚上前就写出草稿来太难了,你这是强人所难呀!”
曹贵阳跳下桌子,似乎还震到了脚,跳了一下,拍着董延明的肩头对高守说:“高老大,你手下真是牛人辈出啊!”
曹贵阳站起来呱呱地笑,拍着http://www•99lib•net董延明的肩头说:“你是希望之星,老高老黄都那么看好你,啊,老巩也是,我……就不说了,哈哈。你辛苦辛苦还能完成,换别人怕再辛苦也完成不了啊。你的工作量我都记着……”
草包司令叫曹贵阳,五短身材大腹便便,在部门的时间很长,不过一直都不受人重视。今年年初的时候,因为一个偶然事件才被老巩慧眼识珠,直接提升起来。黄大仙一提起他就马上换话题,愤懑之情溢于言表,似乎多说一句都降低了身份。
这个版本是个紧急开发版本,专门为了电信的一个入网测试而开发,开发人员四个,领导两个——曹贵阳做PL,潘安做PM。因为是针对入网测试,所以不走测试流程,开发完后直接发到现场。
最后循惯例,曹贵阳又给大家许了些请功之类的愿望,董延明和小刘几个人胡乱应承了几句就散会了——虽然到公司的时间不长,大家也都学会了分辨许诺真假的,就算老巩亲口下的承诺也不是那么诱人。
“董大侠,分析得怎么样了?”
董延明镇定地点点头,说:“那我尽量吧,我那的协议实在是太多,而且设计面也广,现在我还没看到一半,我现在头晕眼花的,唉,我真要让你扒层皮了。”
曹贵阳笑得像雨后的蛤蟆:“哈哈,那也不能让我一个人抓,99lib•net哈哈,大家一起抓,哈哈。”
后来高守走了,董延明还没有缓过来,脑子里使劲回忆刚才高守说“希望之星”的场景,不愿意切换。曹贵阳的要求他一口答应,仿佛不这样就对不起俩人的夸奖似的。等曹贵阳走后,他想了半天才想起来曹贵阳居然要他明天下班前就要完成协议分析,还要把协议分析结果写成设计文档,又要在晚上跟项目组同事讲解,立时惊出一身冷汗。
大家抬头看看他画的时间表,今天和明天是分析协议和代码,后天大后天写移植指导书或设计指导书,之后的两天写系统测试用例和单元测试用例,再之后两天写代码,再再之后三天做单元测试和系统测试,再再再之后一天做集成测试,最后预留了一天做现网测试。
曹贵阳也赶紧谦逊说,自己还要多靠潘安的指导。
曹贵阳接着说:“这个项目太紧了,我又要负责跟现场沟通,跟别的产品线要求帮助、申请设备,项目的事情根本就没时间管,忙啊!大家一定不能放松,要抓……”
董延明分析协议的时候心猿意马,可能是刚从V7里分离出来,还不是很适应。坐了一阵子,曹贵阳就过来了,一屁股坐到董延明的办公桌上,两条短腿悬在半空中晃来晃去。
曹贵阳还是笑:“哈哈,没关系没关系,你先写出来一个草稿,今天不必定www.99lib.net稿。你把草稿写出来,今晚跟大家这么一讲,大家一讨论,你这个方案有什么问题就都出来了。”
这个版本是北京电信的一个紧急项目,PL是部门新贵——草包司令。
因为人少,所以开工会是在部门沟通室开的,老巩没去,潘安就先说了两句。大意就是说,这个版本他不会投入太多,因为他还要重点看护V6。本来他提议就由曹贵阳担任PM,但是老巩的意思是要让他来镇场面。可是呢,项目最终还是由曹贵阳全权负责,所以大家以后就当曹贵阳是PM就好。
曹贵阳伸出胳膊拍董延明的肩头,因为手短所以身体用力前倾,差点从桌上滑下来:“董大侠,咱们这个项目就靠你啦,我可听老黄说了,你是一员牛将啊。”
后来曹贵阳又说了些注意事项:紧急版本一定要赶早不能赶晚,因为什么意外情况都有可能发生,如果到了测试才发现并解决问题,很有可能到了交付日期拿不出来。所以大家前期一定要压缩时间,最好能提前,多给测试阶段留时间,最低限度也不能占用测试的时间。
董延明好容易控制着自己的平衡系统走回座位去,一路怎么想都觉得曹贵阳是个很可爱的草包。
董延明听俩人当面夸自己有些不适应,觉得身体发轻,地球引力变小,当时有种恍然大悟的感觉——哦,原来我不知不觉成了牛人啦!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