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第一节
目录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一节
第八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第十四章
第十五章
第十六章
第十七章
第十七章
第十八章
第十八章
第十八章
上一页下一页
老巩骂老黄骂得顺口了,几天不见老黄有些奇怪,一问才知道搬了座位,于是也有些无趣,从此改口骂V7。这一骂就是几年——“V7这种版本如果发行了,我们大家都等着天天通宵擦屁股吧”最后都成了口头禅了,不分时间场合都要拉出来说两遍。后来造成了BAR开发部的一句打招呼的口头语:“最近加班多不?”
方志久在这一轮REVIEW中被罚了一百元,两个错误,一个是IF语句后面没加空格,一个是异常退出没有释放内存。他一个人负责从前董延明和他两个人的代码有些忙不过来,而且董延明写的代码又很不规范,到处空格,到处乱摁TAB键,他改这些格式都改得头晕眼花,所以排查异常退出的时候也没有多留心,当做正常RETURN一样处理了,忘记增加释放内存的语句。结果老黄火眼金睛,一眼发现了这个问题——该函数在正常退出的时候
www•99lib•net
,在几层函数调用之外、几次指针赋值之后,会由一个类的析构函数来完成释放,但是异常退出则完全没有处理。
于是这段代码作为了一个典型案例抄送给全部门,虽然没有指名道姓,却保留了代码的注释——那上面有作者“FANGZHIJIU”,于是方志久就成了老黄邮件里说的“很多急需增加基础知识的不合格程序员”的带头大哥——这一笑柄被董延明笑了很久,一有机会便夸赞方志久一手代码写得四平八稳。
据围观者说,俩人围绕着“入参需不需要判断、返回值需不需要判断、申请内存需不需要判断”等问题展开了激烈争论,论据跨越公司编程规范、C++理论基础、公司现状乃至唯物辩证法,最后老黄一拍桌子下了结论:“不用争了,我说怎样就怎样!”这才简单粗暴地结束了这种无谓的两老儿辩日。
九_九_藏_书_网黄不同意,他觉得五块十块的大家印象不深刻,五十对大家来说其实也不是很多,但是足够让大家长点记性。
黄大仙第二天开了会,臭骂了大家一顿,不过董延明因为恰巧头几天被抽调出来,所以不参加V7的项目例会所以没能沾到雨露。
高守笑笑说:“这不成了大跃进了吗?我们的工作不是机械重复,盲目追求时间只会牺牲质量——毕竟我们还不是产品线上的工人。方志久的能力和对原始代码熟悉程度只能写一千行,你让他写三千行,这就好像海绵里有一滴水,你非要挤出十滴水,没有怎么挤?”
后来黄大仙申请项目延期,打算用一个星期的时间去REVIEW代码,但因为项目计划一旦确定,任何理由的延期全都是事故,全都需要从部门到整个产品线、到市场、到客户全部修改计划,也因此会被归结为开发部部长、PDT经理以及开发代表的失职,99lib•net所以老巩没有同意,所以……黄大仙又被老巩喊到座位上早午晚地狂骂了几顿。
老黄在V7这次事件中也受了严重的刺激,管理方式突然变得极端了。这次全民REVIEW中,他规定了头两天是自由修改期,后一天是交叉修改期,最后由他来统一检查,由他发现的问题一律严惩——问题不管严重与否,只要与编程规范相违背一律罚款五十元,而且同类问题一律累加处罚。
“不多,V7不是还没有发行嘛!”
于是大家都战战兢兢不眠不休地检查,经常在检查自己代码的时候发现了别人的错误,赶紧都慷慨地互相知会,革命友谊飞速滋生。老黄天天除却被老巩喊去挨骂的时间外,几乎全都不苟言笑地坐在屏幕前看代码做记录,大家谁也不知道他记下了多少个问题点,只知道他发现的问题最后都会一个一个地检查,所以又增加了一层恐慌。
说早午晚是因为老巩早午晚三餐藏书网的前后总会有些时间,都把老黄叫过去询问一下V7代码的近况,一般情况下是不管好坏先骂一顿,搞得老黄天天躲着他走,最后一狠心直接把座位搬到了七楼和刘彻坐一起,让老巩彻底看不见他。
方志久对此很不满,他跟董延明诉苦说他刚毕业,从前一行代码没写过,所以有些眼高手低也都在可原谅之列。董延明就怂恿他去找高守诉苦,方志久诉苦的结果是高守让黄大仙把罚款额度降成五元——“毕竟是人民内部矛盾,罚款只是方法,不是结果。五十太上纲上线了,我怕大家光记住五十块钱,忘了为什么被罚款。”
高守耐心跟老黄解释说:“这五十块钱作秀的意思太重了,而且这种罚款根本不受法律保护,搞不好又让人说成血汗工厂什么的……况且,你给大家REVIEW的时间太少了,这么多新员工呢,方志久这种刚毕业的硕士一行代码都没写过,一上来就是几千行的代码,他出错99lib•net是正常的,不出错才不正常。”
据说黄大仙是加了一夜的班,把所有特性的代码都大致看了,然后每个特性都找出几个毛病,在会上把每个特性的人都拎出来大骂一顿。大家有的被自己的代码雷到,满脸愧色哑口无言,也有不服不忿的家伙和黄大仙争辩。小蔡就拿出了问题少年的劲头来,跟老黄扯着脖子对喷了半天口水。
老黄觉得高守的话有责怪他没有控制好人力安排的意思,一想方志久又是高守组员,更觉得高守在护短,立时冷着脸说:“时间少没有办法,时间就像海绵里的水,挤就有了。”
项目时间不变的情况下,老黄只好要求大家自己找时间REVIEW自己代码。他打算把董延明这类抽调到其他版本的V7前开发人员喊回来,让代码作者REVIEW自己的代码。这事引起了其他几个PL很大不满,都把这次的事情算作自己项目的严重风险,后果是老巩又把老黄喊过去早午晚地骂了几顿。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