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第四节
目录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四节
第七章
第八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第十四章
第十五章
第十六章
第十七章
第十七章
第十八章
第十八章
第十八章
上一页下一页
“嗯,你别心急,老王把火发他身上,他发我和老黄身上了,我们再慢慢发给你们,说什么也要叫你们雨露均沾呀。老黄已经订了会议室了,明天上午他再给你们开会,你们等着挨骂吧……”
三点半一到,老巩一拍桌子说:“看看这个效率!三点半开会,三点四十分都还没有来齐人。资源经理都站起来,看看自己人来全了没有!”
大家跟随着高守的演讲一同徜徉在回忆里,对比一下V5和V7,都暗自摇头。
会议的头一天晚上,王守义把老巩骂了个狗血淋头,老巩第二天就召开了这个会。会上点名批评了V7项目组,详细描述了编程规范的重要性,口沫横飞讲了大半天,举了多个公司级的事故,这些事故的共同点都是因为一个编程规范的小问题而导致了一次足以载入人类史册的大事故。老巩一路讲,一路挥手拍桌子,情绪居然还都保持稳定,完全没有昨天王守义的激动,董延明啧啧称奇。
老巩又一拍桌子说:“别点了,来晚的都站着。从今天开始,开发部所有的九九藏书会议必须按时间开始。你们几个,说的就是你们几个刚来的,别出去搬凳子了,就站会儿吧!反正这个会议也比较短,就站门口,告诉后来的也别去搬凳子了。”
“我们在时间这么紧的情况下,每个人浪费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是可耻的,况且是所有开发人员集体开两个小时的会议!你们都在心里算算你们的工资,除到天,除到小时,算一下,这两个小时该是多少钱。一个人两个小时,我们这有四十多个,就是八十多个小时,整整十多个工作日的时间!这随便开个会,实际上这就是一个兄弟半个月的工资被浪费了啊!十多个工作日,好家伙,这时间都足够出一个小版本的了!如果这个小版本卖出去了呢?那又会赢利多少钱?我为这两个小时感到痛心,这是成本,是钱,是本该发给我们大家的奖金啊!”
俩领导检讨完毕,老巩总结了一下说,前事不忘后事之师,总结是为了端正思想以后不再犯错,同时也敦促着大家亡羊补牢,哪里跌倒哪里爬起来才是
99lib.net
华为人。他看看手表说:“五点多五点多了,还有十几分钟才到时间,不过话是说不尽的,我不想浪费大家的时间,如果让我说,我能说到明天早上也说不完,那工作谁做?算了,散会吧。啊,等等,我再强调两点,一个是以后开会,无论大小都必须准时,不要拖拖拉拉浪费时间;一个是以后会议能短则短,原因同上,大家都要记住,尤其是资源经理要把握好。”
老巩语重心长地开始了长篇演讲:“时间。我没有时间,你们更没有时间啊。兄弟们啊,我巩正仪跟你们说啊,我们最没有的就是时间哪,你们知道不知道啊。我今天开这个两小时的会议,我自己都很犹豫,但是又没有办法,最后我真的是一咬牙一跺脚才决定召开。”
高守笑笑说:“昨晚都冲我和老黄发完了,哪那么多火。再说,对你们发火有什么用。你们是大爷,我们得哄着惯着……”
老巩说了会儿,又让靠前面的几个老员工也说了几句,又让老黄和高守当众读了检查。老黄的检查九_九_藏_书_网读得结结巴巴的,头半段说项目时间紧,中间说新员工多,后半段又说部门的编程规范推行力度不大。董延明看看老巩的脸一点表情也没有,很有过去拉拉他的脸颊看看是不是戴了面具的冲动。老黄的检查几分钟就读完了,最终总结性地说了一句:“我看到飞检结果的时候吃了一惊,老实说,我没想到会这样,我以为作为一个程序员,编程规范是不用强调的,结果我错了。我说完了。”
董延明看看手机,心说,好家伙,差点半小时,他这顿口水的成本也不低。
大家都愣了一下,没来得及品咂他这话的意思,是埋怨大家还是埋怨自己?高守开始讲话了。高守说话还是很有滋味的,条理清晰语句通顺,对比之下让人很怀疑老黄是开会前十分钟写的稿子。高守谈话的重点集中在自我批评上,痛陈了自己没有尽好PM的职责,而且不可原谅的是自己对自己的放任——在V5版本中,他可是逐行逐行地检查CODE,这才有老王说的“BAR产品有史以来最健壮的版本”这一金藏书网句,但在V7,他没有做到。
大家或站或坐,都面面相觑不知所云,简直不敢相信他说的是一周能开八次会的华为。
大家从会议室出来,一路小声议论,董延明屁颠屁颠的跟高守走一块,想套瓷却不知说啥,走了几步觉得俩人闷头不响走路有些尴尬,就说:“老大,我还以为老巩能发大火呢,人家小心肝还等着被吓得扑通扑通的呢。”
“我们公司这几年的发展大家也都知道,我们部门在海外拓土开疆的情形大家也知道,我们现在市场有了,最缺乏的就是拿得出手的产品。我们现在加班加点,没白没黑,夜以继日地干,结果还是跟不上市场需求,客户天天催着要我们的新特性新版本。我每天想的事情都是怎么能加快项目进度呢?怎么能合理安排人力资源呢?怎么能激发大家的斗志呢?怎么能在一个版本里多实现客户的需求呢……”
老巩也看看手机,他没戴手表。董延明环顾了一圈发现,除了高守外大多数人都很习惯不戴表——毕竟手机已经替代了表的时间功能,而程序员又大多朴素http://www.99lib.net得不把多余的手表当做饰物。老巩说:“我说了这么多了,意思无非是一个——这个会议的重要性!让我不得不忍痛浪费大家的时间,浪费公司的资源来开这个会。我相信大家对这次会议的主题有所耳闻……”
大家纷纷点头,觉得老巩这几句话确实没有说错,他确实天天都在致力于压榨大家的劳动时间。
“哦,火都发完啦,我说呢今天怎么这么冷静呢,我还以为他让老王骂完了要喷我们一顿呢。”
下午三点半,老巩黑着脸坐在F1大楼十四层A8会议室里,会议室标注能容纳二十五个人,也就是只有二十五把椅子,可是老巩却把开发BAR产品的四十多个开发人员全都叫到这里。
董延明和小成们都被高守一早就带来了,所以都围着桌子坐着,来得稍晚的都靠墙坐着,再晚的人见没了椅子就去隔壁会议室搬椅子。
门口刚进来的几个人愣了,站着没动,他们心里大概犹豫着——这个会议不是两个小时吗?
几个资源经理都站起来,左右晃头地点起数来,只有高守坐着没动,说:“我的人都在。”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