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第三节
目录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三节
第七章
第八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第十四章
第十五章
第十六章
第十七章
第十七章
第十八章
第十八章
第十八章
上一页下一页
老王在傍晚临近下班的时候收到邮件,被震惊先石化,后风化,最后恨不得自己火化了。产品线从来没有过这么失败的产品,而且这产品还是明年全球的主干产品,最主要的是他对这个产品寄予了厚望——那可是老巩以人头担保,可以替换全球所有局点上现有的五花八门的版本的重点产品啊。
董大侠温言相劝,说滚你妈,你死不死的我才不管。然后俩人又倾诉衷肠,互相吹捧了一番。志久君夸董大侠有责任感,有情义有担当。董大侠夸方志久是优秀的程序员,一手代码写得四平八稳人见人爱。
代码飞检是公司某些产品线的特色,从字面上看是飞起来检的意思,实际上也差不多。代码飞检小组是由几个C++的大牛随意组成的,他们随意选择时间,随意抽取版本,随意抽取部分代码,只针对C++语言进行检查。
当初这个构思刚出台的时候,老王很高兴,老丁作为开发部部长对该版本的人员需求提出过异议,当时老巩是拍着脑袋打包票,说他会负责到底。老王也是http://www.99lib.net被多个分支版本整得精疲力竭,听信了老巩的蛊惑,出现了一幕反常的局面——管产品的PDT经理力压管开发的开发部部长,强行开工了一个大版本。
方志久V7的时候因为被违反编程规范被通报批评,董延明也揪住这事,夸他基础扎实,从不会写出古怪的代码。
检查的打分机制也很简单粗暴,分为严重问题、一般问题、提示问题几种。其中指针没有初始化、没有释放内存等问题规定为严重问题,如果飞检中发现此类问题,扣二十分。使用了TAB键、使用==时将常量放在左边此类问题算一般问题,一经发现扣五分。还有些IF之后的空格以及命名比较烂等问题算提示问题,不扣分,但是会点出来,对部门的负责人通报批评。满分一百分,达到八十分算及格,也就是说一个版本,顶多只能出现一次严重问题的机会。
董延明和方志久初接到这样的变动,完全不知所措,只能在老巩的忽悠和高守的授意下被九九藏书网动接受,不知是好是坏、是喜是悲。俩人心里都很茫然,方志久多了些惴惴,提醒他这多半是不祥的预兆。董延明在临走时拍了拍方志久的肩膀,又说了句“壮士啊”,权当安慰。
在第一轮测试后V7有幸被飞检小组抽中了,一个下午后,人家就把报告直接发送给老王和老巩这些版本负责领导,并抄送了产品线质量部部长以及二级部门等一干高层领导——飞检专家看了几千行代码就发现了五个以上的严重错误,直接打了零分,还附加了一句“完全没有遵守编程规范,此产品建议重新开发”。
其实这种人员变动在任何公司都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只是这次稍微有些不同的是,变动之后V7就正好碰上了“代码飞检”。
V7第一轮测试的时候董延明抽调出来做新特性,方志久就喜欢揪住这事,每次总能扯到董大侠没情没义没担当。
插一句V7版本的背景,BAR产品在全球有上百个局点,可是因为各个局点的需求不同,也造成了二十个以上的分支版本,每个版本九九藏书网都有自己有别于其他版本的特性,也都有自己的后方支持人员,造成了版本、人员、资源乃至精力的大面积铺张浪费。
董大侠离开华为的时候是V9版本即将开工的时候,董大侠离去的原因自然很多很复杂,但是他自己的官方说法却是,“这PL没法干了!V9全面移植V7代码,加上新代码开发,累计几万行的工作量。实验局又压着,还要不停地合入新单子。还要……啊,还要不停地把客户的新需求往里面加,这么大工作量结果就给我八个人,就是黑煤窑也没这么狠啊。从前高老大总给老巩开玩笑说,你这么安排工作,我没法接,你要非让我接就不干了。老巩还总觉得我们是开玩笑,我就让他看看我是不是开玩笑!”
V7版本的出台就是要囊括所有分支版本的所有特性,日后全球所有局点统一替换,之后就可以用一小撮人、一小撮设备支持从前一窝人和一窝设备才能支持的工作。
声音洪亮穿云裂石,一个大办公区的人马上都趴在桌子上做假死状。
方志久说,董大侠让别藏书网人收拾自己的烂摊子的坏习惯那是由来已久,从前V7的时候董大侠就干过这事,这臭毛病可害人不浅。
2008年的一个晚上,董延明接到方志久的一个电话。志久君喝高了,说躺在百草园门口淋雨,让董大侠赶紧去接他回家一起睡。
V7第一轮测试即将结束的时候,董延明被抽调出来参与北京移动的一个紧急版本开发,把整个特性留给了两眼雪白的方志久。
董大侠觉得好笑,因为其实当初老巩给了董延明十五个人力,董延明还是拒绝了。不过为了凸显他离职的理所应当,他对外宣扬的时候自己打了折扣,可万万没想到,方志久相信了他的谎言,而且跟老巩讨价还价的时候也是基于他的折扣,这才造成眼下的局面。
因为这个原因,老王才会被飞检的结果震惊,继而雷霆震怒。当时快下班了,老王的座位距离老巩的座位还隔了一段距离,他三步并作两步奔过去,恨不得从隔扇上翻过去。他奔到老巩座位上发现老巩居然不在,他梗着脖子问旁边的人:“巩正仪跑哪里了?”
老王突然http://www.99lib.net爆发了:“你他妈是死人啊,不会去找啊!”
再后来方志久就接了V9的PL,老巩给了十二个人力,其中有两个人力是四个新入职的新员工抵的。整个开发流程方志久如同风箱里的老鼠——两头受气,苦不堪言的时候他就会大骂董大侠,说董大侠不负责任,丢了个烂屁股给他擦。
这好像是飞检小组的头几次飞检,所以经验上工作方法上都有很大欠缺,不经过当事人认罪就直接发给领导,极大地挫伤了当事人脆弱的心灵。后来经过几次交涉后,飞检小组终于软化,学会了先让当事人沟通,双方达成共识后才交付领导,这才皆大欢喜。不过,当时的那次,飞检小组还没有这么先进的工作方法,所以V7便成了在不恰当的时机出现在不恰当的位置的倒霉蛋。
那人抬头看看他,茫然地摇摇头。
这些话一说就是两年,一直到董延明离开华为。
这些话俩人说了两年了,都变成车轱辘话,所以俩人说了一阵子就无趣地挂了,董延明也没理方志久说自己躺在百草园门口的事情,因为他已经离开深圳好久了。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