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第二节
目录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二节
第七章
第八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第十四章
第十五章
第十六章
第十七章
第十七章
第十八章
第十八章
第十八章
上一页下一页
董延明一直很崇拜老黄,甚至觉得老黄会在四十岁的时候,半夜睡不着觉,硬憋出一本《深入浅出×××》或者《×××编程思想》来,然后声名鹊起。不枉他这么多年热屁股贴着冷板凳,也不枉董延明工作这么多年却总是抱怨身边没有一个能让自己吹吹牛的同事。
不活生生的难道还死翘翘的?董延明想,你干吗不做你的SE呢,轻轻松松还有时间钻研技术,出点成果多好。难道做PL就要跟领导拍桌子,高守也没拍过呀,我怎么就看老巩还让他三分呢。你跟老巩拍什么桌子呀,拍完了怎么样?看每次把老巩气的,要是杀人不犯法他马上就能杀了你,如果不是项目中间又换PM又换PL影响开发,早换你去扫厕所了。他幻想黄大仙穿着保洁服的样子就嘿嘿地笑。
《兄弟连》里面有一个情节:小女孩问,爷爷,你是英雄吗?爷爷回答,我不是,但我跟英雄并肩战斗过。董99lib•net延明就特别盼望这种场景,希望将来有一天有人问他,明哥,你是英雄吗。明哥面不改色回答,哦,我不是,但是我把英雄弄死了。
其实哪怕轻描淡写的一句“我们原来一起并肩战斗过”,也足够让明哥自我满足一阵子的了。这种思想其实归根结底完全是自己没有做牛人的资本所导致。
老黄是董延明工作这些年来遇到的第一个有资本成为大牛的人,也是董延明热切盼望他成为大牛的人。可惜老黄不知道哪根筋出了问题,非要舍本逐末去做PL,结果举步维艰,摔得鼻青脸肿却不知悔改。他每次被老巩喷得狗血淋头之后,仍然兴趣盎然地跟大家说:“大家还有勇气,要愈挫愈勇,要不畏强权,要敢于跟老巩拍桌子,要咣咣咣地拍。你们看,我每次都去拍,现在不还是活生生地站在这里吗?”
后来在老巩的怒值即将达到临界点的时候,高守出手了九*九*藏*书*网,跟测试部一沟通就解决了问题。原来是对于规格文档的理解有差异,测试部设计用例的时候没有和开发人员做足够的沟通,自己认为读懂了规格就设计CASE,所以测试结果是一张一张的问题单。根源找到了,解决就很简单,高守先安抚住测试经理,又组织开发人员集中有序的给测试人员培训了各个特性的规格,通过讨论把意见彻底统一了,再往后的测试工作就没起什么风浪。
董延明也觉得黄大仙冤得慌,想想又觉得他还真没有更好的选择,一步步被逼到这费力不讨好、赔钱赚吆喝的位置上,然后高守就天天笑嘻嘻地双手插在袖子里站在他背后。董延明想了想,只能说句,这就叫功夫在诗外吧。
董延明以为只有自己这么想,后来发现老巩居然也是这么想的。
第一轮转测试总算风平浪静,老黄也在一个周五的晚上兑现了请大家吃饭的诺言。地点选在九_九_藏_书_网万科城的湘村老橱,这名字让董延明想起那部恐怖片《山村老尸》,还觉得老板怎么不知道避讳呢。吃了饭一结账,三桌人吃了两千多,董延明立刻觉得这名字也没起错。具体那顿饭的细节董延明已经完全不记得——饭吃得太多,各个版本各个阶段都要吃饭,小组还时不时要TEAMBUILD吃一次,华为周边吃饭的地方又太少,所以吃来吃去总是在万科城。那里菜价都很贵,但大家别无选择,所以吃饭的时候环顾左右,经常会愕然发现原来都是公司的员工啊。因此董延明回忆起以往聚餐总是会有时间和空间的错位,分不清楚哪次是哪次,因此次次都是大同小异,连背景都是同一派和谐景象。
不过这些都不关董延明的事情,他只希望自己那块不要有太多问题,至于版本会不会被打回、老巩会不会发飙,他一点意见都没有。
这顿饭后,宋江给小董普及了一下公司的
九九藏书
吃饭文化。大凡版本完结,PM都要请版本相关的所有人吃顿饭,意为感谢大家这段时间来累死累活给他打工,也洗脱一下自己周扒皮的恶名。这顿饭大多是PM掏钱,PL会象征性地掏点,如果请到了老丁老巩或者老王这级别的领导列席,那这些领导也是要掏钱的。但是V7版本又不相同,因为高守最后阶段才入主V7,大家也都不算给他干活,所以他是死活不愿当这个冤大头。可是这顿饭又不能不吃,不吃下面人肯定觉得项目负责人太抠,所以老黄只好咬牙硬顶上,在冤大头这个位置上过了一次PM的瘾。
开发和测试的矛盾越来越多,测试提的非问题问题单也越来越多,所有的开发人员都和测试人员吵过架了,这时测试经理又扬言要退回版本,黄大仙一筹莫展,只好天天长在测试部,协助开发和测试的沟通。这是所有项目经理都做过的工作,潘安之前也是这样,可是测试一点不买老99lib•net黄的面子,该吵一样吵,吵大了直接把邮件抄送给老巩,投诉开发不配合测试工作。这样的邮件累计三封后,老巩一看见黄大仙就把脸刷黑,而且随着测试部的投诉增多,他的脸也黑得越来越具水准,到后来就算没看见老黄,只要有人聊天时提了句“老黄”,他也马上从晴空万里变成乌云密布,就跟条件反射似的。
董延明觉得高守很牛,因为之前老黄也是这么解决的,可是谁也不给他这个面子,想法有了,却根本推不下去,这就叫知易行难吧。这让董延明想起小时候,他跟表哥一起踢球,表哥就能踢进门,他就能踢到别人头上。有时候事情就是这样,只看结果往往是人比人气死人,捅破了就是窗户纸,捅不破就是鸿沟天堑。
据宋江说,已经快到老巩发飙的时候了,大家都注意最近别犯错,而且千万别离老黄太近,溅一身血还是次要,关键是老巩发起飙来毫无人性,攻击范围之内即使NPC也不放过。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