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第一节
目录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一节
第七章
第八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第十四章
第十五章
第十六章
第十七章
第十七章
第十八章
第十八章
第十八章
上一页下一页
他说的就是这次V7版本的UT阶段,他总是祥林嫂一样重复那段时间,“哎呀,活人真差点让尿憋死啊”,“哭都不会哭了”。究竟怎么度过了那个阶段的,董延明已经记不清楚了,似乎是靠着厚脸皮熬过去的,又似乎一个字母一条语句那么实打实的挺过去的,不过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董延明以后都再没有遇到过这种压力了。
产品线里有个转发率颇高的邮件,叫“产品线史上最牛开发人员”。邮件转到BAR部门时,大家才发现这么拽的名字说的居然是董延明的事迹。邮件里是个问题单的地址链接,发邮件的人注明了要看“打回问题单原因”那一栏开发人员的注释。大家打开一看发觉是董大侠的一张单子,董大侠在那张单子的注释栏用加红加粗的字体嚣张地写着:“请测试人员用眉毛下面的窟窿看清楚,你们种族叫这个是问题?!”大家当时都笑得不行了,后来董大侠还在例会上被点名批评了。
项目阶段完工会上,老巩很诚恳地跟大家说:“辛苦了两个多月,我为大家感到自豪,接下来这几天大家可以休息一下,请几天假吧!老员工可以休年假,新员工没年假可以休事假,我都批,不过要轮着请假,别一下都走光了。”
高守和董延明说:“跟测试部一定要搞好关系,吵没有用,人家说不让你问题单回归,你就回归不了,把问题说明白就好,一手软一手硬,别总觉得人家是找你毛病。就算找你毛病怎么了?人家本职工作就是找你毛病,难道还找不得了99lib.net?你下次打问题单回去的时候,注意点语气,别再让人当最牛的开发人员了。”
他看看身边的人,大家都完成得七七八八,只有自己被逼得连吃奶磨牙的力气都用出来了,居然还落后别人一头。这种进度上的差距最终总要理解为能力上的差距,这在崇尚能力和效率的华为是令人沮丧的。董延明真的累了,觉得浑身无力,想想这两个月的付出就心酸,想想以后还有望不到尽头的付出,就死活也不想再写一个字母了。他就好像长跑运动员到了长跑的困难期,之前老巩的鼓励、自己的雄心都被生理和心理的不适打垮了,他就好像登陆的鱼,张大嘴巴却呼吸不到环绕在四周的氧气。
他想起那个笑话,一个人吃大包子怎么吃也吃不到馅,干脆用铁锹挖,挖了半天挖出个“此处离馅还有三十里”的石碑。董大侠现在就是看不到馅也吃不到的阶段,连前面有没有馅都不知道,完全迷惘了,不知道自己在干啥。他算算自己这两个月加班数量,心想以后有了吹牛的资本了,谁敢说自己自虐过我就抽他。
董延明想,我这两月累死累活怎么也给我放两天假吧,怎么让我们请假呀,这也太无良了吧,你早说这话……我干慢点啊,累死累活就等着完事能休息两天,靠。
他这么一说就搞得董延明连续几天都是下半夜回家,可是又怎么都完不成似的。他那几天精神状态不好,白天脑子运转太多,晚上也停不下来,闭上眼睛满天都是一条条TCL语句九九藏书,脑子里一直有个声音催促自己“快快再快点”,总是忍不住回头看后面,总觉得有冷风在吹,心总在嗓子眼上悬着,打喷嚏都能喷出来似的。
董大侠一开始以为是有人针对他,追查之后又觉得不是——邮件的源头发现居然是外产品线,估计是谁无意中在问题单数据库中发现了这个单子,然后出于娱乐目的转发,结果让董大侠吃了一闷棍。
到了ST阶段,董大侠又摔到自己挖的坑里面了,先前文档写作和CODE阶段所有遗漏的点在这个阶段哧溜哧溜的都冒出来,每一个CASE都会牵出来几个遗漏点,那真是坑连着坑,坑摞着坑,坑外有坑,坑中有坑,董延明哀叹:真是吐口吐沫都砸个坑啊。
董延明爬起到楼下买了烧烤麻辣烫和两瓶啤酒,算计着即使自己是海量,喝了两瓶多少也该有点困意了。结果上楼一顿吃喝,把吃的吃光了,啤酒却喝了一瓶就撑得下不去了。他看看时间已经一点多了,看看另外那瓶酒和圆滚滚的肚子突然放声大哭——想喝多了睡觉都能计算失误。
好容易熬过了ST,熬过了BBIT,转了测试,董大侠和大家一样如释重负,有种两世为人修成正果的感觉,就在这个时候,他又被老巩打击了一下。
董大侠在UT阶段栽了一个大跟头,主要是因为TCL语言不熟悉,把测试用例转换成语言脚本进行得很慢。大家叮叮咣咣把测试用例都写好了,测都快测完了,他还没有写到一半。黄大仙说:“你别着急,你现在也就是把整99lib•net个项目时间点拖住几天,没什么大不了,你慢慢写。”
董大侠想想最近的倒霉事就火气一冲,喊了句,我落厕所里了。说完自己跑回厕所找个坑蹲下,那人也没敢追进厕所,悻悻地离去。
从前他的大学同学桑军说自己在日本累得要吐血了,董大侠还背后说人家娇气,觉得再累也只是磨上的驴,转几圈习惯了就好。眼下自己遇到这种情况,他才发现,虽然大家都是上磨的驴,但自己这盘磨却越来越重,身后挥鞭子的人也越来越急,与此同时被蒙住双眼的小驴在不知道拉到何处是个头的时候,这种打击是会让人,哦,让驴绝望的。董延明想起桑军他妈跟桑军说,太累了就别干了,回家待着妈养你。顿时特想找个人也这样安慰自己,可惜董妈鉴于小董读书这么多年养成的干吆喝不出力的习惯,推测小董现在一定闲得腰疼,死活也不会说出这样的话来。搞得董大侠英雄一世,却满脑子都是想大哭一场、宣泄一次的冲动。
董延明搬了座位,坐到高守附近,这样方便日夜聆听领导教诲,也方便让领导观察自己的工作——他晚上加班再也不用担心高守看不见,再也不需要大晚上的搜肠刮肚寻找名目群发邮件,以示自己加班多刻苦。
高守笑说:“那肯定也不行,任何事情都有个度。测试他们是以问题单数目为考评依据,你要是不限制他们,肯定天天给你提非问题单,你光打回都累死你了,还干什么工作啊。你要一拉一拽,保持好这个距离……”
2006年董藏书网延明终于在部门声名鹊起,成为了大家茶余饭后喜闻乐见又经久不衰的话题。事实上董延明在这一年里,对于公众人物这词有了深刻的理解,一举一动都被暴露在公众面前,一言一行都成为大家谈论的作料,这让他感到恐慌。董大侠最受群众喜欢的谈资当数以下几个:“产品线史上最牛开发人员”、“吐口吐沫砸个坑”、“喝口凉水都塞牙”、“大活人真让尿憋死”。每每穷极无聊昏昏欲睡的时候,众人拿出来讲讲都能哈哈大笑重振精神,气得董大侠一佛升天二佛涅槃。
深圳是过夜生活的城市,董延明的楼下全是大排档。五元一份炒米粉,十元一份炒田螺,楼下满是早早出来打工的少年,过剩精力伴随着叮咣的炒勺一直翻炒到凌晨三点多。
董大侠此后的问题单语气都缓和了很多,但是总还隐隐约约皮包骨头,让人不舒服,“你要改我便改”、“你敢提我敢改”、“为了和你们搞好关系,这张单子我认了”。
董大侠哭不出来,翻来覆去睡不着,越睡不着越担心明天没精神,任务更加完不成,一边敦促自己赶紧睡,一边又想到睡醒了就要去单位去面对永远完不成的任务,于是又特怕自己睡,怕见到明天,这样一挣扎就完全不知道要不要睡觉了——董大侠矛盾到无以复加的地步。
几个回合下来,董大侠有些吃不消,觉得全世界都在跟他作对一样。这时还有人在一旁煽风点火呢,小成就总说“董大侠,挺住,给孙子们瞅瞅纯爷们是啥样”。他不说小董还不觉得自己有问题,他说九*九*藏*书*网完小董才赫然发现,“整了半天大家都跟测试部对着干,可就我一个人冲最前面啊?这不让我一个人挑一个部门嘛!我说怎么这帮家伙都光见龇牙不见叫好呢,都等着看热闹呢吧。”
董大侠后来算算,居然没日没夜的忙了两个月了,每天工作十多个小时不打紧,关键是这十多个小时都精神集中到老僧入定的程度,就差把影子在墙上刻出痕迹来了。他天天想的都是如何更快,累得狗伸舌头之后居然发现才刚上路,原先以为自己到了极点,结果只是爬上了一座微不足道的小山峰,后面峰峦叠嶂望不到边。
董延明想,还吹拉弹唱呢,我做个程序员怎么这么累啊!
测试部对于这种人自然上下一心同仇敌忾,齐心协力保佑董大侠的问题单比其他人的更多更爽更闹心。董大侠天生是不能吃亏的人,隔三差五都要找回气,只要发现问题单提错了,他就要打上门去,逼测试工程师承认自己错了。
董延明讪讪地说:“行,我当最菘的开发人员他们该满意了吧。”
完工会之后董大侠去上厕所,结果出厕所时被干部部的一个小子堵住了,问他为啥不戴工卡。董大侠是忘在桌子上了,不过看那人的架势似乎要把这个事情当个事故来处理,搞不好要弄个通报批评什么的。
后来董延明跟他侄子说过,你他妈别跟我说你吃过苦遭过罪,我们这拨都不算吃苦,顶多受委屈自己憋屈,要说憋屈……你啥时候憋屈到哭不出来,睡不着觉,一定要喝瓶酒才能哭出来睡着觉,那你才跟我有一拼,但也是有一拼而已。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