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第四节
目录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五章
第四节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第十四章
第十五章
第十六章
第十七章
第十七章
第十八章
第十八章
第十八章
上一页下一页
SRS
但董大侠是干大事的人,短暂的喜悦是无法冲昏他的头脑让他失去理智的,而且就在他迈着四平八稳的步子走向厕所的时候,他那颗擅长居安思危防微杜渐的心里,依然隐隐约约保持着一些足以令他头脑清明的不舒服。那种感觉就好像……医生一身释然地走出手术室后,却发觉手上少了一只手套。后来董大侠身经百战埋雷无数,真正做到杀人不见血之后,这种感觉也没能消失,而且有愈演愈烈之势,那种感觉也随之演变,到后来几乎形成了一个完整的故事——一个英俊的外科医生成功地完成手术,走下手术台后却发现手套不见了,重返手术台如此这般一番后,取出手套又发现手术刀少了一把,再返回……最终医生一身轻松走出手术室,自豪地宣布:手术很成功,只是病人禁不住折腾死掉了。
老巩听完了董延明一通借题发挥,不叫也不跳了,拍拍董延明的肩膀说,我听你说完就觉得踏实了,你去搞吧。
那天中午,黄99lib•net大仙给所有CODE打上基线后,群发了一封邮件表示CODE基线化,这说明V字图完成了一半,接下来进入测试阶段的那一半,他还通知了明天上午九点到中午十二点半,在F1大楼A05会议室培训UT工具TCL。
扯回当天,董大侠心里想的是CODE阶段虽然基线了,但是他负责的特性其实仍然没有完成,而且最可怕的就是,他心里一点底也没有——到底还有多少遗漏的点没有处理。他回想了一下自己这段时间的工作,按照CMM流程来说是V字曲线中左边下降的那条线,可是他的感觉却是爬山坡一样的一条向上曲线,SRS写得又糊涂又累,STC更糊涂更累,LLD的时候完全超越了STC,等到CODE阶段突然不糊涂了,可惜的是仅仅明白自己从前的阶段写错了很多,结果自然是累上加累,这种步步登高让董延明恨死了CMM。他认为如果从SRS阶段开始他就直接藏书网写代码那现在应该不会有遗漏,他觉得他浪费那么多时间去写不知道对错的文档是真正错误。他从心里渴望传说中的无文档全面裸奔的开发流程,他甚至可以想象出那种没有负担的释放,那种与自然最接近的洒脱……
给董延明分配任务的时候,老巩跑到他座位上指天画地捶胸顿足,董延明一看架势就知道又是一次擦屁股。他经过几年的锤炼以及烘烤,早已淡忘了初入公司时那种凤凰的理想,就好像小孩子长大后总会疏离那些英雄的梦想,前进的动力由雄心勃勃变成了不由自主别无选择,他只能像鸭子一样被赶上架,而且再也无暇顾影自怜这只鸭子走起路来是不是很像凤凰。老巩有过一个很有趣的比喻,他说,我们就好像是鲨鱼,为什么像是鲨鱼,是因为鲨鱼特殊的生理构造使之停下来就会沉下去、就会窒息,所以只能往前游。所以我们没有选择,自然选择了我们只能向前游,不停地游,慢慢的我们只知道向前游而最终忘九九藏书网记了为什么要向前游。
董延明接下这个任务却拒绝了老巩裸奔的要求,他要求必须要有一个写SRS文档的阶段。当时老巩很意外董延明的态度。他以为大家对于文档写作都不胜其烦,一旦有机会摆脱还不感恩戴德感激涕零感动致死。
后来董延明还厚颜无耻地写了一个总结来鼓吹自己对开发流程的理解,满篇的举世皆浊我独清,文章的最后还很哗众取宠地用了饮水咒来描述部门产品代码的现状“佛观一碗水,四万八千虫”,然后又用骚诗“问渠哪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来表达自己的看法。文章出来后起初被传颂了几天很快就没声了,董延明开始觉得奇怪但略一思忖也意识到这似乎是否认前人工作呀,于是也不敢声张赶紧夹着鼠标线做程序员。
LLD
董延明看看表现在才三点钟,知道从现在开始到明天培训完后,都不会有实质性的工作了,立刻浑身通泰。他听着办公室里的声音,虽然大家看邮件的时间有差池,但是从藏书网办公室里慢慢变化的声音中,他能感觉到全项目的人都松了口气,于是办公室里的气氛一下子活泛起来了。董延明更是个中翘楚,连上厕所都要迈着方步,迎头看到走路带风的同事就恨不得拉住人家问,你们现在什么阶段啊,我们都UT了,哎哟,闲着的感觉太爽了。
STC——ST
UTC——UT
两年后董延明带一个突击小分队突击一个紧急开发版本,那个版本要求一个月交付商用版本,虽说荒唐却是王守义在运营商面前拍胸脯应承下的,因此这是一次典型的给领导擦屁股项目。
董延明解释说,SRS文档是个思考的过程,程序员写程序跟文人写文章一样,一挥而就的往往总会有这样那样不尽如人意的地方,所谓萝卜快了不洗泥。而且写完的代码总跟自己家孩子一样怎么看怎么顺眼,思维会在自己代码上面不可思议地转弯,明明是BUG就是看不出来。所以董延明的说法就是:“你得让我们想,想完了再讨论下,然后再写,怎么也得99lib.net有这么几步,要不脑子一热,代码写出来就不好改,因为修改也往往是顺着自己从前的思维去想,很难换个角度,太容易进入思维定式。代码要BUG少,怎么也要从根上就想好了再写,我是受够了咱们现在那个代码了,地雷都串成糖葫芦了,补丁摞补丁,摁下去葫芦浮起来瓢,就跟打鼹鼠似的,BUG突突突的往上蹿,恨得我真想把从前的开发抓过来当鼹鼠敲。哪来那么多地雷啊?还不是我们自己开发的时候片面追求速度,把问题留给将来。反正以后我经手开发的版本绝对不能这样。”
按照CMM的标准开发流程V字图,开发阶段从SRS开始到CODE结束完成了V字左边的一条线,之后测试阶段构成了右边的另一条线。
CODE
老巩让当时有大活人美誉的董延明来带这个小分队,老巩和员工沟通分几个阶段——考评沟通去小黑屋(学名沟通会议室)低吟浅唱,分配任务在自己座位上高谈阔论,分配紧急任务直接到员工座位上站着手舞足蹈。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