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第三节
目录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五章
第三节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第十四章
第十五章
第十六章
第十七章
第十七章
第十八章
第十八章
第十八章
上一页下一页
潘安升职了,接替了金吉,同时成为最年轻的资源经理,手下十来条枪,其中便有黄大仙。黄大仙最近打击不断,先是PM失手,又是资源经理失足,当头一闷棍,背后一板砖,犹如暴露在流星雨下的太空船,一浪又一浪的击打,打得他连北都找不到了。于是他的V7PL似乎也做得有些心不在焉——虽说老板都说要有“板凳要坐十年冷”的良好心态,但是这话这心态肯定不是坐冷板凳的时候感悟出来的。
每天写CODE的时候,都要试图从与之相关的边边角角老CODE中,寻找与当下相关的地方,这种大海捞针的工作让俩人精疲力竭绞尽脑汁,但是又不敢停止不敢放松,因为细一想宋江之前的危言耸听,那就是掏心掏肺的金玉良言——俩人实在没有足够的信心,可以保证自己的CODE和从前的CODE之间没有冲突,如果有了冲突……
正当俩人惶惶不可终日时宋江又神经病似的跳出来说:“大佬,后面还有ST和UT呢,没关系,慢慢改吧,谁的代码没有点BUG呀。”于是董延明又放了自己一马,好像坐在滑梯上的孩子,禁不起别人一推,哧溜滑了下去。
自打V7进入了CODE阶段,大家的工作态度一下子产生了泾渭分明的变化。宋江一派的老员工神情轻松,击节赞叹说:“×他妈总算过去了,能喘口气了!”董延明这拨新员工却如临大敌,把肾上腺素的日均分泌量又提升了一个层次——不管文档写得如何,最终交付的还是代码,就好像董延明九_九_藏_书_网家乡的俗语,编筐捏篓全在收口。而且董延明始终没有转换思想,总觉得写代码才是他应当应分的工作,写文档总有些隔靴搔痒的意思,再加上整个流程中,董延明和方志久写的所有的文档质量都晕乎乎的,所以更重视代码阶段。实际上,董延明的这些文档写完后,他依然既不知道该怎么写,也不知道要写什么,更不知道写了后会怎么样,结果导致文档和文档之间的关系非常的辩证——既不是没有联系也不是很紧密的联系,可以联系起来看,也可以割裂开来看。
老黄有些落寞地叹了口气,抬头正色说:“小董,我发现其实有很多道理我不说你不明白,你就喜欢抖机灵。不过中国人讲究人际关系,讲究外圆内方都几千年了,把话说漂亮了这都正常。但是凡事都有个度,你身上有点社会气,我闭眼睛听你说话以为你是做市场的。不是骂你,咱们部门你现在拉出来一百个,有九十九个都想去做市场,剩下那一个不想去的是老巩。你说这帮人,也不知道犯什么邪了,都觉得搞技术没前途,我就不明白,你技术都搞不好就能搞好市场?哦,我跑题了。我是说,你呀,你身上呀,程序员应该有的稳重和实诚你都不太多。别胡扯,不是木讷,你知道我想说啥。那个谁说的那个……重剑无锋大巧不工你也听过吧?嗯,万言万当不如一默你没听过吧。”
董延明惭愧地点点头,听到长者说他的不是的时候他还是很虚心的,但如果是同学朋99lib•net友说起,他就死活也不认账。他已经习惯了同事朋友都随波逐流的混日子,大家蛇鼠一窝沆瀣一气,多少年没有人这么指出他的问题症结。他想了又想,觉得这些话似乎二十多年前老娘就讲过,只是自己没有认真听,再推广一下,董延明又发现,他成人之后看到或者听到各种让他深受启发的道理,其实早在童年时代便已经通过许多渠道有过了解,只不过人总是要自己亲身经历才肯接受,他又默默点点头,离去。
老黄不胜感慨的样子推推头发,接着说:“其实你说这个社会也好这个群体也好,咱俩也好,你想搞好关系怎么搞,不是光说漂亮话吧?你说各取所需?嗯,那你说,各取所需的话你要知道对方需要什么吧?就说老巩吧,他要什么?要能干活的,要关键时刻能举炸药包的!为啥?你说,同事之间最需要什么?肯定要实在人,能共事能承担责任的!下属需要什么?要有担当的领导。你说咱们部门吧,缺聪明人吗?高守那都是上学时候拿过奥数冠军的,刘自明参加建模大赛得了第一的。哎呀,至于我都算麻绳提豆腐了。聪明人一抓一把的时候,你说什么人最吃香?靠,不是笨人!靠,也不是蠢材!是实在人!如果你是老巩,你想要个干活实在的人还是总哭穷的人,你自己想要同事,你是要老老实实跟你一起干活的还是天天想着怎么推卸责任的……”
结果黄大仙白他一眼说:“小董,你行行好吧,你LLD我给你的评审专家是最好最负责的,你自己点没http://www.99lib.net写到所以才会有遗漏,你有上我这哭的工夫,说不定能出十行代码了!”
后来大家都讪笑董大侠,说他怎么不跟导师一起去三组当副组长,董大侠说怕被黄大仙掐死,大家笑得更欢快了。
后来老黄的话让他受益好久,董延明自称一日三省,时刻克制着自己的虚伪狡猾各种市民的小欲望,尽量令其缓缓蔓延,因为总是今日难过来日且长。
CODE阶段完工后董延明自己说,虽然他跑到黄大仙那里去哭诉LLD文档评审不利导致CODE寸步难行,但实际情况却是——在黄大仙真正将特性对应的评审专家落实之后,评审专家们还是非常尽心地评审了的,他们都秉持着程序员特有的执著和细心,对董延明的文档做了最大限度的评审。
宋江却说大家都是这样过来的,你必须把关系弄明白了才能写好,否则一定会引入新BUG。他看董延明不情愿就说,其实你写规格写SRS,写那么多文档加那么多班,还不是为了最后把CODE写好,你要是不把握好这临门一脚,那你从前那么多工夫、那么多辛苦不都白费了?
高守进入V7后也没见比金吉做得更多,也许是因为黄大仙管理项目时日太久,他不好多插手。老黄在CODE阶段结束后没有再开例会,以往各阶段他都会开一个针对所有人的阶段文档培训,给出阶段性的文档模板的同时,还会详细讲解本阶段的质量要求。可能是考虑到大家都会写代码了,老黄就只发了一份邮件附带公司的编程安全规范,嘱咐大九九藏书家要遵守安全规范来编程。
资源组周例会的时候,高守宣布潘安以后就是三组的资源经理,然后顺便加了一句:“我们部门与公司一起发展壮大,去年还一百人,今年就两百人了。在扩张和壮大中这种机会便会不断地出现,哦,是不断出现这种机会。有了机会我会给大家尽量争取,但是有个条件是大家一定要好好表现,好让我推荐的时候有筹码。潘安在V5的支撑工作中就有非常好的表现,老王就评价过潘安是大将之才,所以当有机会时我一推荐就成功。”
董延明一惊,从桌子上下来,尴尬的奉承马屁犹如潮涌——黄大仙明察秋毫电光火石目光如炬不怒而威风凛凛如万兽之王……
董延明和方志久俩人写起CODE非常郁闷,因为之前LLD文档中有太多遗漏的点,让他们手足无措。他们发现LLD对于写CODE帮助不大的时候为时已晚,掰着手指头一算七天的CODE阶段过了两天,俩人一下子汗如浆出。董延明故技重施,跑到黄大仙桌子前一屁股坐上去,诉苦说LLD文档评审的不充分,导致LLD文档没有起到伪码的作用,现在CODE阶段肯定完不成CODE,黄大仙如果不能派人支援那肯定要延期。
比方说宋江虽然每天总是很滑头的样子,却可以加班阅读文档,而且他居然会自己主动把相关的协议看完,并理解后再去评审文档,这一来二去所花费的时间往往不是两倍这么简单。他提出来的意见不仅仅是语法上的,更多的是设计和实现上的。他会要求董延明设计的九_九_藏_书_网时候考虑到其他特性,避免因为新特性的加入导致老特性出错。同时也要考虑性能,因为通讯软件追求处理速度,一个NEW的位置也会影响整个软件的速度。还有,董延明本来认为,自己无暇去了解本业务以外的代码逻辑是件很有道理的事情,但是宋江的评审意见却说,他的业务处理放置的位置肯定会让自动机提前结束了,因此,一定要把整个自动机的机制搞清楚才能添加代码!
董延明觉得有理,不过最终还是没能把全面阅读代码这个愿望落实,也因此导致CODE阶段才发现从前遗漏了很多点。董延明和方志久在别人优哉游哉的时候手忙脚乱,眼看七天过去了,仍然还没找完到底遗漏了多少点,总觉得好好一个特性让自己写得仿佛大眼筛子筛沙子一样泥沙俱下,俩人这才怀念起写文档的时候。
董延明头大如斗,因为BAR这种大型软件几百万行代码,使用自动机队列来处理业务,总共也有几十个类别自动机,一旦系统启动,同时存在的自动机数目就是天文数字。任何一个自动机都是几万代码数十个函数,处理了若干的细节、若干的参数。
总之,董延明和方志久的文档没有起到CMM流程中各个阶段该起的作用,属于真正的为了写而写,俩人到了CODE阶段脑子里还是一盆糨糊。哦,两盆糨糊。宋江之流就不同了,在流程的各个阶段,他们按部就班地将协议中的描述对应到文档中去,到了CODE阶段已经是瓜熟蒂落喷薄欲出,万事俱备只欠东风,拉过一张键盘就能浩浩荡荡倚马万言。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