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第二节
目录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二节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第十四章
第十五章
第十六章
第十七章
第十七章
第十八章
第十八章
第十八章
上一页下一页
高守禁止大家讨论乔帮主的前尘往事,说那都是道听途说,会影响公司形象,他又说,他不禁止大家无聊的时候做顺风耳,但是非常不推荐大家做顺风嘴。
据高守说,乔帮主没去深究老巩是否真的如他所说的那样,他走得异常坚决,同时公司的流程也尽全力配合,从申请到彻底离职两天就OK了,和金吉的两个月漫长等待不可同日而语。在一年后,董延明才体会到两天是一件多么疯狂的事情,尤其是对于在入职和离职都以冗长繁琐的流程著称的华为。
董延明说,这个故事漏洞太多,比如,在华为大家是上不了外网的,而且研发人员的公司邮箱也是默认没有外发权限的,乔帮主就算申请了邮件外发权限也会在离职前被取消掉,他是怎么发送出去测试用例的呢?而且测试用例……天哪,你不发代码居然发测试用例,乔帮主,难道两年华为就把你待傻了吗?测试用例拿出去连一毛钱都不值,代码才是真金白银的宝贝,没有人会连这两者都能弄混吧。
据董延明说,他在当时是有些伤感的,这是他第一次送走并肩战斗的战友,与后来习惯了迎来99lib.net送往的心情大不相同。据他说,乔帮主是被老巩逼走的,或者是被老巩给骗走的,或者是被老巩气走的。老巩答应兢兢业业的乔帮主,这个季度打完考评后就给他转华为。有了这种底子,乔帮主果然如有神助,HP、MP全面爆发,V6的重担一个人挑了一大块,结果季度完事,高守也打了A,老巩却一翻本子说:“哎呀呀,学峰呀,你怎么是专科呀?!我一直以为你是本科呀,这可难办了呀,呀呀呀……”
高守还在一天晚上吃夜宵的时候小声说,乔帮主走的那天犯了事……
据董延明说,他记得胡君这事在当初来说算偶然事件,举公司震惊,后来接二连三的自杀才让他以及一众旁观者都有些无奈的恐惧。甚至天涯上有人揶揄,难道华为有英年早逝的传统吗?
故事情节犹如悬疑片一样紧张,传说乔帮主临走前把整个V6的系统测试用例发送到了自己的163邮箱里了。匆忙回家打开邮箱准备下载之际,然后我干警从天而降破门而入,将乔帮主擒获于电脑前,从此乔帮主也成了公司的罪人、蠹虫、害群之马。
九-九-藏-书-网部门同事甲乙丙丁说,金吉走了是要过“生活”去了,他嫌公司里面工作每天都那么大压力、都那么亢奋、都那么紧张。据说老巩给他开多少钱他都不要,只有一个条件:要下班时间可以回家,周末不用加班。老巩尽力挽留却怎么都留不住,还曾经对金吉说,你再多看一眼代码吧,就一眼。不过董延明认为,这口气好像怨妇一样,不太可能出自老巩的嘴巴。实际上董延明在两年后,觉得下班就回家、周末不加班不是什么难事,那么如果是这个原因导致金吉的出走,那就只能解释为这两年间华为的变化——有管理的进步也有执行力的下降,也许还有更多不为人知的原因。
据高守说,金吉在腾讯待了几天觉得企业文化不好,还是有点忙,又跳到移动下属的研究院,天天闲得要命,终于找到了“生活”。
据高守说,金吉算是他的导师之一,当初也教过他很多东西,BAR产品硕果仅存的首个版本的开发人员。据说定位问题不用看代码,胸中雄兵百万,一个人顶三个开发团队,程序员里的战斗机,男人里的擎天柱。因此他走了藏书网,BAR的损失没法计算。
得知胡新宇君撒手尘寰的时候,天还是下着雨,董延明和小刘下班就走,因为那天是周五。俩人第二天报了加班,所以都不愿意晚上再加班了。俩人打着伞走到研发区南门,只见一片雨伞撑满了整个南门口。每到站一辆公交车,便拥上去一伙人,可车开走后,南门外还是没腾出一丁点空间,这样的情况在下雨的周五一般会延续到七点钟。
据董延明说,他和金吉不熟,一直到金吉走的时候才知道他是朝鲜族——基本上朝鲜族跟董延明都能扯上小同乡关系。金吉和董延明的交集仅仅限于工作——V7PM和V7的开发人员。金吉这个PM在V7版本中是隐身的,因为金吉从V7开始之前便有了去意,老巩和老丁苦苦挽留,金吉的态度也几番变化,最终还是下定决心离去。这几番挣扎再到离职流程完结,中间就过去了两个月,这正好就包括了V7开工到即将进入CODE阶段,这也造成了V7版本的PM真空期。金吉给董延明留下的印象是没什么精神,喜欢叫错新员工的名字。新员工们不知道他要离职,只看他每天不www.99lib.net工作不管理,自己猫在桌子上看《读者》,大家都很奇怪这人在部门的定位。而且因为他总讳莫如深的样子,导致了董延明总觉得项目就是PL当家,PM仅仅是抵挡高层压力的挡箭牌。
至于胡君,他在去世两年后依然被屡屡和华为一同提起。董延明想,胡君应该是永远被绑在了华为这个名字上了吧,他是真正做到出尔反尔的乔帮主经常说的“生是华为的人,死是华为的死人”的战士。
据说公司有制度,华为技术员工必须是本科学历,但是这种制度有没有转圜余地不好说,反正老巩是说自己没有能力转圜,但同时也表态了:乔学峰你继续这样表现下去,我巩正仪是肯定不会亏待你。
据小刘说,胡君是他的校友,人称胡板子。董延明以为板子和瓜娃子、锤子一样都是骂人话,可是小刘解释说,因为胡君上学时专攻硬件,画得一首教科书似的好板子,名动本校,所以才美称胡板子。
不管怎么样,乔帮主以后还真的只出现在大家的传说里。后来董延明屡次看到公司的内部通报,“张×王×盗窃公司代码获利××万元,公司提出起诉,两人被判……九九藏书”他都很希望可以看到“乔×”的出现,可惜从没出现过。
金吉离开那天下着雨,不过这不是电视剧里面的煽情,只是深圳这鬼天气,到了那个时节就天天下雨,想不煽情都不行。
小刘说完后,董大侠想想自己从前的偶像吴海波,鄙夷之情油然而生——吴海波依然健在,胡君却已作古,说俩人不相伯仲就有失公平,董延明自动地把吴海波的工作态度拉低了一个档次。
他说,胡君这样的牛人进了我司也一样牛,四个季度拿了三个A,最后一个季度还是因为领导怕他太出风头,出于保护目的给了他B。据说胡君工作积极,刻苦程度跟吴海波不相伯仲,热爱公司的床垫子更胜于自己的席梦思。他把别人上厕所喝热水的时间都用在了工作上,真正的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据宋江说,金吉去了QQ,一个月工资两万。
据董延明说,大家都传说金吉去的地方又轻松又高薪,却都缺少佐证,也不想佐证,这似乎是个激励大家的梦,让大家工作有方向,不会总想起胡君。
乔帮主走的时候也在下雨,雨已经把人下烦了。董延明跟乔帮主握握手,目送他坚决的背影消失在公交车上。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