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第一节
目录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一节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第十四章
第十五章
第十六章
第十七章
第十七章
第十八章
第十八章
第十八章
上一页下一页
董延明应声说:“就算有老员工也不能保证REVIEW的质量啊,大家都很忙,并不是有那么多时间去检查与自己工作无关的文档啊!”
小蔡提了一个,他说,新员工对代码完全不熟悉,勉强写LLD会有很多问题,建议要加大老员工对LLD文档的检视力度。老黄当即表态说,这个风险提的好。他打开RMP添上了这个风险,状态标成OPEN,解决日期写到了明天。他解释说:“会后我会确定评审专家,明天下班前,我会发出新的评审专家和对应特性的表格,最起码保证每个新员工负责的LLD会有两个老员工REVIEW。”
黄大仙说:“这个问题我也考虑了,我会累计评审专家的发现问题数目,会选出评审之星进行通报表扬。最主要的是,我会亲自跟他们沟通!评审也是工作的一部分,直接跟他们的季度考评挂钩!”董延明和小蔡都不说话了,觉得这种保障明显是黄大仙自我感觉良好,实际上也仍然是靠大家自觉,不免有些气馁。
高守也没惯他那毛病,上来就扔出来一个配九台试验机风险让老黄限期解决,老黄去哪里搞九台试验机?折腾了几天最后还是要求助高守——高守名下有二十多台试验机,随便一拨就拿出九台来,马上就让老黄颜面扫地,迅速分清楚谁领导、谁该被领导。
高守和黄大仙一点都没有湿,他们是在深圳在坂田基地过了几年的人,他们懂得下大雨的时候可以走地下车库,从F4大堂下去再从F1大堂冒出来,果然跺一跺鞋子不沾上一点雨水。
每次例会都会有QA娜美的发言时间,娜美对已经完成的阶段循惯例表示不满,认为REVIEW的力度不够大,会http://www.99lib•net将风险遗留到后期。虽然她每次都会认为本阶段完成得不够理想,但是也从来没成功地阻止过流程继续。娜美让大家提出下一个阶段的风险,结果大家都噤若寒蝉。娜美很困惑地说:“我同时跟几个项目,固网那边的项目只要提风险,大家都拼命地提,把所有的问题都提出来,比如试验机不够、人员不足等,然后让PL提前去解决、去规避,否则时间点一定会延后,为什么咱们部门的项目的风险那么少呢?”
据说,金吉走了腾出来V7产品经理(PM)的位置,黄大仙觉得自己本身就是金吉组里老员工,又是V7版本的PL,非他莫属,结果却变成了高守,他有种近水楼台变竹篮打水的感觉。而且在年终奖上,PM和PL有很大差异,老黄干了那么长时间的PM兼PL,结果成了为人作嫁,心里难免不甘。
墙角的数据组和平台组总共也就三两个人,都面无表情地点点头。高守又看看表说:“大家要各司其职,配合好老黄的工作。做好自己的本分最重要,你们的工作老黄监控,老黄还有数据组、平台组的PL的工作我监控,如果你们对老黄的计划有意见,我建议你们在执行中理解,如果理解不了可以找我来反映,如果我不能让你理解,你可以找老巩。我们的项目里绝对不允许出现消极怠工这种情况,你可以和任何你觉得对你有帮助的人反映,就是不允许憋着生闷气,影响工作效率。第三,其实我们有个风险大家刚才没有提到,就是试验机的问题,老员工还好,但是现在我们V7有九个新员工,都没有试验机,如果项目CODE结束进入UT阶段的话藏书网,将会出现人力大量闲置的情况。老黄,请把这个添进RMP,解决日期就是CODE结束的时间点。好了,我的话就这么多,老黄如果没有什么补充的就散会吧。”
老黄讲了版本进度,总的来说都符合项目计划,文档质量也不错,只是规格、SRS阶段完工后没有几个人交总结,老黄说:“大家要善于总结,发掘自己在工作中的不足和经验教训,这样才能持续进步。董延明就进步得很快,每个阶段都有总结输出,这种积极的态度可能进步不大吗?老巩会不喜欢吗?不过我们做项目是为了做好,也不是为了老巩。我重申一次,写总结是两个目的:一是总结出你在项目中遇到的问题和解决方法;二是提炼出你在项目中发现的工作技巧,利人利己,提高项目的工作效率。我在项目的VSS库里面创建了大家的日常表现表格,红心就表示加分事件,黑心就表示减分事件。比方说,董延明总结得好,我就给他加了红心,大家如果也被通报表扬了就加红心,被通报批评了就加黑心。”
这也是高守私底下说老黄这个人手伸得太长的原因。
后来项目进行到转测试阶段,测试部的测试用例和研发组的测试用例对应不上,研发这边明明没有问题的特性在测试部也测得千疮百孔。究其原因是项目前期研发和测试没有讨论规格,结果两方面的人对同一份规格产生了不同的看法,而且各执一词死活不退步,本来就互相较劲的两个部门更是一步不让。那个时候黄大仙刚在CODE阶段受了一次沉重的打击,看到这么复杂的局面更一筹莫展伤心欲绝——转测试后再大量修改代码肯定不可以,但是测试部如果咬死99lib.net了,那么就肯定过不了测试点,那这个版本结局就是一个失败。这时候,半隐身状态的高守又站出来谈笑风生一通电话解决问题,颇有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的意境。
黄大仙和高守一路走进来的时候还谈笑风生,一坐下来就满脸严肃,就好像谁欠了他钱一样:“V7项目的PM现在换成高守,以后他就是我们的PM。下面我们来说这次项目进度……”
黄大仙赞同娜美的意见说:“你们怎么不提啊,平时私底下不是满腹牢骚么!你们不说,如果时间点延后,那就是你们的问题,你们说出来了,我没有解决,那就是我的问题。赶紧提啊!”
这想法被老巩拒绝了,原因很简单:“员工在项目里就你打考评?那还要资源经理干什么?你把高守这样的资源经理放哪里?员工都是这个项目接着那个项目,考评都给你们打了,项目之外的工作怎么控制?你只管负责项目,资源经理负责协助你,有问题你可以去资源经理那里投诉,不要想搞乱局势。你这么大岁数了,怎么还……”
2007年高守跟董延明吃饭,说,我有很多无形资产,能左右部门任何一个项目,你信吗?
据上过幼儿园的小成说,他在幼儿园的时候,也被老师贴小红花、点小红点的表示奖励,他当时心潮澎湃地要做有红花的好孩子,现在也是心潮澎湃地要做有红心的好员工,所以说现代管理学也并没有脱离幼儿园的管理方法。
金吉离开的时候总是下雨,那时V7刚刚结束STC协作阶段,全面进入LLD阶段。项目例会选在F1大楼的十四层,雨滴劈里啪啦地敲在厚厚的落地玻璃上,让人很难集中注意力。会议室打开投影仪,关闭所有的灯,黑九-九-藏-书-网乎乎的,雨打窗栏听得清清楚楚,让人总要联想起“夜阑卧听风吹雨”这样苍凉的诗句。
“今天的会议人来得还很全,QA也来了,测试经理也来了,咱们自己兄弟也一个不漏都来了,这在咱们部门的会议里可不多见呀,由此可见老黄对项目的控制能力。我接替这个PM也是很费思量,原因是这样的,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老黄在V7里又当PL又当PM,而且干得风生水起,所以我是不愿意做这个PM的,我希望老黄可以兼任,就好像他一直以来做的那样。但是老巩不同意,他觉得没有这个先例,而且他也希望我可以来分担一下老黄的压力,因此呢,我才迫于无奈接手了这个项目。”
董延明心想,我提了,可是没用啊!我这个特性风险很明显:人力投入少嘛!黄大仙也知道可是没给我解决阿。
这时候会议室的门被人推开了,推门的人是预订了下一个时段的人,高守回头说:“五分钟,马上就完事。”那人没说啥,见怪不怪地关上了门。
黄大仙说得很快,仿佛宣布的是楼下保安换岗了,他说完了也没有给大家鼓掌欢迎的时间,就继续说项目进度,高守坐在他后面倒没说什么,只是引得一众新员工互相交换眼神,老一点的员工神态自若。
高守看看时间,接着说:“长话短说吧。我跟大家强调几个事情,第一,项目的事情还是老黄负责,我不了解这个版本,也对人力安排不太熟悉,所以大家仍然要以老黄为核心,有事情要优先请示老黄。第二,我听老黄说,大家对于项目经理的很多计划安排的执行力都不够,这是不行的,我们部门乃至我们公司要求的就是执行力,你抵制老黄就是抵制我、抵制公司。所以我要http://www•99lib•net重申一下老黄的职责,以免大家无意地抵触。老黄是业务组的PL,这个项目的大多数人都是业务组的,当然数据组、平台组也有自己的版本PL,但是我们部门的惯例是以业务为主,数据组和平台组跟从业务组,所以老黄这个V7业务组PL也会承担着整个V7项目的职责,会对数据组和平台组工作进行分配和指导。我说的大家都明白吧?”
项目例会不定期召开,一般都是阶段性完工开一次。有时候黄大仙觉得有必要,也随时会把大家集中做个培训或者重申一下项目的进度之类。
据宋江说,黄大仙觉得大家对他的管理意见都表现出一种执行力上的亏欠,简单来说就是不听他的。因此他异想天开了一回,他要求老巩把V7项目组里的人的季度考评权限留给他。因为按照公司的制度,PL仅仅有权力对项目组里的同事打评语,各资源经理在季度考评的时候,会根据这些意见来斟酌员工的考评成绩。这种评语的影响力和直接主管的主观意志还是有很大的距离,所以有时候PL的地位也不是很被人看重,命令会被打折,所以老黄才有这样的想法。
订了一个小时的会议室,五十九分钟会议进程完事了,老黄回头问高守还有没有什么要跟大家说的?高守说,有。
F4大楼和F1大楼距离也就两百多米,董延明打着伞来的,裤子仍然全湿透了——今天的雨太大了,有点风,于是伞也只能顾头不顾腚,搞得他裤子沉甸甸的,坐下来也猛往下坠。
董延明鸡啄米一样的点头,高守本就高大的形象立刻如金刚一般耸立。结果没过几个月,高守被老巩调离业务组,名下所有资源全都转移出来,从前的资源组被拆分,不知道还有没有无形资产了。
更多内容...
上一页